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
1

荷叶杯
韦庄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
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1.荷叶杯:《荷叶杯》是唐教坊曲名,唐人夏季临水饮酒,常以荷叶为杯,故名《荷叶杯》。后用作词调名。2.谢娘:唐代歌伎的泛称。白居易诗“素娥小谢娘,白发老崔郎。”3.音尘:消息,音训。
犹记当时初相见,深邃的夜晚,青衫少年沦陷在花下的玲珑笑靥。水堂西面低垂的画帘,卷起了月色朦胧的情事,暗藏下心手相携,生死契阔的誓言。
只是晓莺催人起,残月伴远行,惆怅不已。一夕相别,竟永无归期。从此音尘相隔,青涩的情意停滞在那夜月华照耀的瞬间。而今客守异乡,相遇更无力。思念无从投递,却如此刻骨铭心。

还记得那一年在一个深夜的花下,与谢娘初识,水堂西面,画帘低垂,彼此倾诉衷怀,相期永好。
那天早上,晓莺催人起,残月伴我行,心中无限惆怅。从此天各一方,许多年中,声问渺然,打听不出对方的下落。如今我们都已成为漂泊天涯的异乡人;如果想再度见面相见,恐怕将毫无机会了。
韦庄,唐末五代诗人、词人。字端己。长安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武后时宰相韦待价之后(一说为玄宗相韦见素之后,其实并非一房),诗人韦应物四世孙。至韦庄时,其族已衰,父母早亡,家境寒微。
韦庄一生经历,可分前后两期。
前期为仕唐时期。广明元年(880)他在长安应举,适值黄巢起义军攻占长安,未能脱走,至中和二年(882)春始得逃往洛阳,次年作《秦妇吟》。后去润州,在镇海军节度使周宝幕中任职。光启元年(885),僖宗还京后,又因李克用逼迫,出奔凤翔、兴元。韦庄出于拥戴唐室之忱,离江南北上迎驾,中途因道路阻塞折返,后在婺州一带客居。景福二年(893)入京应试,不第。乾宁元年(894)再试及第,任校书郎,已年近60。后昭宗受李茂贞逼迫出奔华州,韦庄亦随驾任职。乾宁四年,奉诏随谏议大夫李询入蜀宣谕,得识王建。后又在朝任左、右补阙等职。这一时期的创作主要是诗歌。今存《浣花集》所收作品即止于光化三年(900),此后无诗作留存。
后期为仕蜀时期。天复元年 (901),他应聘为西蜀掌书记,自此在蜀达10年。天宝四年 (907),朱全忠灭唐建梁,韦庄劝王建称帝,与之对抗,遂建立蜀国,史称前蜀。他被王建倚为心腹,任左散骑常侍、判中书门下事,制定开国制度。后官至吏部侍郎平章事。在蜀时,他曾于成都浣花溪畔杜甫旧居重建草堂作为住所。这一时期的创作主要是词。今存韦词大部分作于后期。
韦庄的代表作是长篇叙事诗《秦妇吟》。此诗长达1666字,为现存唐诗中最长的一首。诗中通过一位从长安逃难出来的女子即“秦妇”的叙说,正面描写黄巢起义军攻占长安、称帝建国,与唐军反复争夺长安以及最后城中被围绝粮的情形。思想内容比较复杂,一方面对起义军的所谓“暴行”多所“暴露”,另一方面在客观上也反映了义军掀天揭地的声威及统治阶级的仓皇失措和腐败无能;一方面揭露了唐军迫害人民的罪恶,另一方面又夹杂着对他们“剿贼”不力的谴责。它选择典型的情节和场面,运用铺叙而有层次的手法,来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复杂矛盾,布局谨严,脉络分明,标志着中国诗歌叙事艺术的发展。韦庄因此诗而被称为“秦妇吟秀才”。由于某种忌讳,韦庄晚年严禁子孙提及此诗,也未收入《浣花集》,以致长期失传。20世纪初始在敦煌石窟发现。
韦庄又是花间派中成就较高的词人,与温庭筠并称温韦。温、韦词在内容上并无多大差别,不外是男欢女爱、离愁别恨、流连光景。但温词主要是供歌伎演唱的歌词,创作个性不鲜明;而韦词却注重于作者情感的抒发,如《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 5首。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开篇便自不凡,话匣子一打开便点明现在要讲的是往事,而后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皆一一列出,不蔓不枝,极为简约。通观词人当年遭际与传世华章,端己曾经历不少良辰美景,而晚年回想往事之际,对那年深夜之花下记忆犹新,只缘当时有幸认识谢娘(谢娘,不妨理解为心上人之代称,并未见得就姓谢也)之故。
“初识”便能在“花下”相谈竟至“深夜”,非一见钟情而何?这也难怪词人历尽忧患之后对谢娘仍旧深情款款。“下”,“夜”,“谢”三个上声韵则极为适切地表达了词人对谢娘念念不忘之情。“下”,“夜”二韵与词人打开话匣子之际之激动极为吻合,而后换成较为低回之“时”韵,则可见词人稍稍激动过后便已完全沉浸在对美好往事的回忆中了。
同时,“那年”一词也有值得解说者。词人于此处仅用较为模糊之“那年”一词,而不像在《女冠子》词中那样说得那么确切“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原因约有二端:一者,此词所写者,乃饱经忧患之后对睽隔久远之爱人未曾断绝之怀念,而“那年”正予人似远还近之感,而彼词所写者,乃思妇对游子“欲织相思花寄远,终日相思却相怨”(李商隐诗句)之情怀,此一情怀于特别日子终于爆发出来,故写出确切时间,以示相思之苦,相怨之深。二者,此词用游子之口吻,而彼词拟思妇之声情,女子细心而男子大意(大意并非薄情之代名词),所谓结婚周年纪念日大抵只有女方记住,此理或可相通。男方虽未能记住结婚周年纪念日,韦庄虽未能记住与谢娘相识于何年,然则,于其时之情事必未曾忘怀也。
故韦庄随后便写下一直萦于脑际之动人情境:“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这实在是两句绝妙好词,寥寥几笔便把明丽多情的谢娘刻画了出来,这是韦庄词他人难以企及处。水堂,给人的感觉是何等清凉;画帘,给人的感觉是何等温馨;画帘垂,给人的感觉又是何等静谧。水堂后接西面而不说东、南、北三面,似仍有值得解说者。一者,“西”之一韵,上承“时”下接“垂”“期”,四韵相押,更见词人当时今日沉浸之情;二者,两位有情人夜深相恋之际,四目相对之外,自会不时抬头望月,则所见者,必为水堂西面之画帘,迨无疑问。
面对如此良辰美景,两位有情人心有灵犀,默默携手相期永好,一切尽在不言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认真考究起来仍有一厢情愿之嫌,而“携手暗相期”就不同了,给人两情相悦不用语言之感。韦庄何幸,身处战乱之中仍能遇见明丽多情之意中人,虽说未能与之偕老,然而这一美好遇合毕竟成为永恒。我也何幸,生于千百年之后,仍能通过此阕小令感受永恒之爱!
谁知好景不长,刚刚相识相期之人不得不就要分别了。“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莺声平日何其婉转动听,这时也变得恼人了,月色刚才何其温柔多情,现在也变得冷清了。晓莺催人起,残月伴我行,能不令人惆怅万分么?而我们这样一别之后,就再也没能联系上。词人于此处很自然地换成特别激越之入声韵“月”,“别”,表现了词人今日思之犹难以自已之情怀,是则又可见词人当时之惆怅。词人于“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之后更补上一句“从此隔音尘”,遂把生离之境之情定格于脑海中了。
“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如今我也流落他乡,你也流落他乡,想来,我们再也没法相见了。前句连续三个去声字把音吊得极高后再接两个平声字,后句连续两个去声字把音吊得很高后再接两个平声字,给人极为沉重的失落感。而“人”,“因”与“尘” 这三个韵脚把这两句与上一句打成一片,则可见词人与心上人分别之后一直未曾忘怀之挚爱深情。同时,这三个韵脚还隐约透露词人对无常人生无可奈何之沉重低回之情怀。
相知相期之人竟不得不相别,是什么造成的呢?联系历史,我们不难得知,是战乱使词人与他的知音不得不分离。如果说当年端己写“咫尺画堂深似海,忆来惟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时还心存希望的话,那现在写“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时便心断望绝了。其间沧桑,大概很少有人会得了。
端己词之所以如此动人,原因大概就在这里:在追怀人世间最美好最动人的感情——爱情时,充满沧桑、充满忧患,低回而又激切,深沉而不做作,将忧患意识与爱情悲剧揉合一起,通过写爱情的美好,遇合的短暂,生离的无奈,追忆的缠绵,从而写尽人世的悲欢与无常,可以说到了爱情词的极至,其五阕《菩萨蛮》如此,这阕《荷叶杯》亦如此。
其实,端己这首词也可以当作慨叹遇合之作来读。古人最为讲究遇合,如君臣遇合,爱情遇合:遇而合者如孔明玄德,可歌可羡;遇而不合者如陆游唐琬,可泣可叹。而端己此词写的正是爱情遇而不合者,以弥漫的笔力写相遇之激动难抑,相期之默契和谐,相别之依依不舍,相忆之绵绵不绝,相见之遥遥无期,如泣如诉,不绝于缕。由此遇合之难得更可见遇合之可贵,想想我们确实应该珍惜上天赐予我们的一切而好好生活。
《荷叶杯》一词凄楚哀怨,那是怎样铭心刻骨深深热恋过的一个女子!轻柔的风拂过树梢,月华如水,倾泻在花上.谢娘的衣衫随花影一同摇摆,她秀美的面庞被月光照得更加明亮.藏情含笑,“我”与她一见倾心.画帘低垂,谢娘面露羞色.“我”怯怯地牵起她的手,只见她半羞还半喜,两片红云飞上了脸庞.两人互生爱慕,暗相期许.
多情总被无情恼.又是一夜,月已残,灯已尽,夜色像一只黑大无边的巨兽,要将一切吞没.“我”与谢娘依依惜别.仿佛又回到两人初相识的那晚,“我”告诉她,短暂的分离过后一定与她长相厮守.却哪想,这一别,竟是音信隔绝,再无讯息.到如今,“我”和谢娘都身在异乡别处,恐怕再也无缘见上一面.“我”总是试着从心灵深处唤出她的身影,哪怕只是一闪而逝,但无奈,那昔日恋情点点滴滴都已化作追忆...
夜,寒夜,
青衫少年醉倒在那女子的玲珑笑靥,
藤萝花架,西堂画帘,
心手相携,铭刻心田,
曾以为这是一生一世的诺言,
谁知,一挥手,
便是此去经年。
从此,
漫漫长夜,谁共婵娟,
幽深寂寞,有谁能解?
岁月染褪了青裳,
思念绕成了离殇,
时光镶嵌在墨苔染迹的小轩窗,
那切切等候的女子是一抹开到荼靡的芬芳。
非是你我不能相守,
只是离别太过久长。
如今,
晓莺残月依旧,
独我一人,
对月惆怅。
又一次的,悲伤的情绪泛动起来,不为别的,只为那些渐行渐远的曾经,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梦……
时光为何总是不能把捉,那些欢快明媚终于成了记忆,渐次模糊……
曾几何时,我漫步在大学弯曲的幽静,伴着如水的月色,徜徉在温和的古典中,和二三子欢笑畅谈……
曾几何时,我穿过浩浩人流,凝眸着广场的塑像……
犹记得,刚入大学的兴奋,军营里的一幕幕,幻灯般的来回轻晃。那首《宁夏》,至今还时时萦绕耳边。可是,我终于是回不去了,那些被我错过无数的,曾以为,我很坚强,曾以为,我不会迷恋,那苍茫中的夕阳,雨后的轻烟,朦胧昏黄下的桃花林,如今也惟有在梦中得以亲近了罢。谁为驻东流,年年长在手。我的朋友,如今天涯零散,类若飘蓬,相见更在何日。人生因缘际遇,诸多变幻,沉沉浮世,为欢几何?如有相见之日,又当是何种情景呢?或许人生的流离,正是参悟的考验罢,只是你我已是异乡人,彷如五代的红颜,相见更无因。
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两人一别而成永远,如东坡悼亡妻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之切肤之痛。惆怅晓莺残月与柳屯田“杨柳岸,晓风残月”意境颇相似。落花人独立时,谢娘却是不再逢,从此两地异乡,夜夜思君君不见。
韦庄说“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是呀,“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大家都成了异乡人,想来真没有什么理由再见面!难怪李白也要发出“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感叹。
或者,有些人,是注定漂泊,注定孤独,或者这样,是可以令他们在漂泊中懂得更多,获得更多。如此想来,还有什么遗憾的呢?就让我们用纪伯伦的话结束吧:我们这些漂泊者,永远地寻求更寂寞的道路。
一座沉静的水堂,一幅低垂的画帘,就将年少的爱情与离别的往事说尽。佳人,少年,在如此朦胧的意境中相约,并相邀人世并肩,但终究逃不过晓风残月般的变幻。相携的誓言易诉,却不能改变相聚别离的时间。新安江漂走了远去他方的小船,渔梁坝送别了清波之上的白帆。渔梁坝是古歙县八景之一,它静静地橫卧在新安江支流的练江上。那数百年水流的冲刷在坝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它送走了徽商,也衔接了苏杭各方的水路航道。时光栖息在它的身上,是晚来的钟声,夜泊的浪涛,江畔鸥鹭的轻啼,夜归人的脚步。少年远走他方,佳人身居故乡,徒断两地的衷肠。一季的相遇之后竟然是漫长如一生的告别,情意无从开口,只轻轻地问一句:“走了这么久你变了没有?”
断断续续的听了一会的雨声。细雨把窗外的景色润的一层一层的!李义山说:“留的残荷听雨声。”贾哥哥都说很喜欢。忧伤很多时候比快乐更能直入人心。昨天见到韦庄的《荷叶杯》:“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感慨。
“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如此低回而又激切,多少沧桑?遇合的短暂,生离的无奈,追忆的缠绵。张信哲在《白月光》里面苍凉暗哑的唱:“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如若数年以后再读此词?茶院的云天树影是否俱到心头?你是否还会记得有我这样一个男子曾经试图感受你的温度,走近你的生活?所以纳兰性德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爱情的九个阶段,从刻骨铭心到心如止水。
1.相遇–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苍茫两相顾。一个偶然,一个邂逅。需要理由吗?
2.相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今时相识亦恨晚,往昔种种岂虚度?从陌路到相识,殊不知经历多少风雨。第一次的对视,我已砰然心动。
3.相知–结交在相知,骨肉何必亲。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把酒言欢,秉烛夜谈。永远有说不尽的相思,道不完的心事。
4.相爱–得成比目何辞死,顾作鸳鸯不羡仙。缘分将至,有若春暖花开,水到渠成。执子之手,日夜相伴。愿化比翼鸟,日日与君好。
5.相怨– 虚牖风惊梦,空床月厌人。红颜易逝,千金易尽。不变的是人,难道变了的是心?
6.相疏–身近如形影,咫尺却天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日的旧人,昔日的新人,早已同床异梦。
7.相离–原本同心结,散落黄尘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8.相陌–一曲肝肠断,两处半月明。若是无缘,何须誓言?明夕何夕,君已陌路。可故人虽不在,爱却埋心中。
9.相忘–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曾痛苦,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曾抱怨,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曾自勉,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但,时间最终把爱消磨,可谓:一朝浮云散,万事皆成空。



« 上一篇: :下一篇 »

One Response to “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