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
0

究竟是始有先兆,还是后人演绎?

传说李季兰六岁时,就作《蔷薇诗》:“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因架却谐音嫁却,其父见曰:“此女聪黠非常,恐为失行妇人。”于是,将季兰送入道观之中。然而,唐朝开放之风盛行,前有鱼玄机,那么后有李季兰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语成谶,李季兰一生正应了“经时未嫁却,心绪乱纵横”这10个字

史书上看,李季兰留下的故事并不多,但是这些故事很鲜活很生活化,让我对这个在史书上如此清浅的女子发生了兴趣。

《唐才子传》卷二介绍李季兰说:“季兰,名冶,以字行,峡中人,女道士也。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当时才子颇夸纤丽,殊少荒艳之态。后以交游文士,微泄风声,皆出乎轻薄之口。夫士有百行,女唯四德。季兰则不然,形气既雄,诗意亦荡。自鲍昭以下,罕有其伦。时往来剡中,与山人陆羽、上人皎然意甚相得。皎然尝有诗云:“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其谑浪至此。

李季兰和当朝名士知河间刘长卿开过一个黄段子,因为妙不可言也被《唐才子传》收录其中。季兰又尝会诸贤于乌程开元寺,知河间刘长卿有阴重之疾,诮曰:“山气日夕佳。”刘应声曰:“众鸟欣有托。”举坐大笑,论者两美之。

这说的是,刘长卿患有疝气,症状是腹股沟凸起或阴囊肿大,时有剧痛。刘长卿需要用布兜托起肾囊,以减少痛楚。季兰以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五》中的“山气日夕佳”谐音疝气与刘开玩笑,结果,刘长卿机智应对,同样以陶渊明《读〈山海经〉十三首其一》答曰:“众鸟欣有托。”

这个段子,即便是换到今天,也够大胆,所以,隐在史书记载中,才子颇夸纤丽,殊少荒艳之态。美姿容,神情萧散的李季兰究竟是怎样的形气既雄,诗意亦荡?引人遐思无限

而李季兰的诗,统统都是指明道姓,而且赠予不同的男士,表达思念、喜悦、怨艾等各种复杂的感情。也许是因为女道士的身份,也许是因为洞彻情缘,看透男女之事,所以她不在乎,不在乎如此直接,不加掩饰的表达自己当下的感情。

比如《湖上卧病喜陆羽至》中的“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寄朱放》中的:相思无晓夕,相望经年月。别后无限情,相逢一时悦。

《送韩揆之江西》:相看指杨柳,别恨转依依。湓城潮不到,夏口信应稀。唯有衡阳雁,年年来去飞。

《送阎二十六赴剡县》:离情遍芳草,无处不萋萋。妾梦经吴苑,君行到剡溪。归来重相访,莫学阮郎迷。

《得阎伯钧书》:情来对镜懒梳头,暮雨萧萧庭树秋。莫怪阑干垂玉箸,只缘惆怅对银钩。

《明月夜留别》: 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

《春闺怨》:念君辽海北,抛妾宋家东。

我读李季兰的诗,最喜欢的句子是自己拼装的《相思怨》:携琴上高楼,相思渺无畔

以及她写的八至: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我常常暗自猜测,李季兰在写“至亲至疏夫妻”这句时候,心中想的是什么?又是什么触动她生出“至亲至疏夫妻”这样的感慨,在写作的时候,她究竟是过尽千帆的平静,还是无可奈何的接受……?夫妻可以情比金坚、誓同生死,也可以反目成仇,不共戴天。这其中爱恨微妙,若非曾经沧海,决难指点归帆。

史书上还有一个关于李季兰的记载:在李季兰40多岁的时候,就是天宝年间,唐玄宗闻其诗才,诏赴阙,季兰念及自己容颜已衰,不免又悲又喜,作诗道:无才多病分龙钟,不料虚名达九重;仰愧弹冠上华发,多惭拂镜理衰容。驰心北阙随芳草,极目南山望归峰;桂树不能留野客,沙鸥出浦漫相峰。
史载玄宗留宫中月余,优赐甚厚,遣归故山。评者谓上比班姬则不足,下比韩英则有余,不以迟暮,亦一俊媪。有集,今传于世。

后,德宗时期卷入政治斗争,一代名媛被仗杀。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