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着我透骨髓相思病染,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0

  初读《西厢记》,那已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还很年轻,正是多情时节。而今,人虽未老,心似已老,却是无情之人了。无情之人偏又想起了当年读过的这本多情之书,以及这书里的多情之人,多情之事。
  却说当年读“西厢”的念头是由读“红楼”而来的。当初读“红楼”时,发觉有多处提及“西厢”,似乎这《西厢记》是才子佳人们的必修课。于是,便起了一观之心。而今,只记得那句“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只不知这两句话勾起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事。
  《西厢记》也像《红楼梦》一般,也有一群学者在天天考证,研究。某,不过一草根耳,谈不上什么研究,说来说去,亦不过是乱弹一通,而已。
  如学者云,这《西厢记》的作者到底是谁,还有待商榷。虽然现在都说是王实甫,但是持关汉卿等论的也大有人在。这里,不予讨论。
  其实,读古代文人的这些作品,很容易使人对爱情产生一种美好的憧憬和无尽的遐想,这想入非非的感觉,很好。特别是很容易让人相信“一见钟情”——它是存在的。像《红楼梦》中宝哥哥对林妹妹说的那句很经典的话: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人家有木石前盟,整上这么一句,也便罢了。可这张生,乍一见小崔姑娘就迷三倒四,神魂颠倒,痴迷至此,不能不说是爱情界的奇迹。着实匪夷所思,发人深省。且看《西厢记》中道:
  饿眼难望穿,馋口涎空咽。空着我透骨髓相思病染,怎当他临去秋波的那一转?
  不得了,不得了啊。爱情这东西,真是难说得很。不过对比一下《牡丹亭》,会发现,这有一个现象,很有意思。像小崔姑娘与张生,小杜姑娘与柳梦梅都不过是一面之缘,话都没说几句,竟然就订了终身。以我俗人的眼光来看,实在是不可思议,简直有些不可理喻。也许大姑娘独守绣楼多年,寂寞难耐,遇到一男子,一看还过得去,便思托付终身,这也未可知啊。
  但是,这过程虽然潦草了些,情意却是不带掺假的。牡丹亭中道:情不知所起,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后来小杜姑娘居然真的就起死回生了,不简单!也许,这就是文艺作品的魅力吧:怎么吹都不犯法。
  而小崔姑娘对张生的一往情深更是没的说。虽然,中间的过程是曲折的,但前途终归还是比较光明的。且看“长亭”中的一段:
  荒村雨露宜眠早,野店风霜要起迟。鞍马秋风里,最难调护,最要护持。
  别的那些华丽的句子,也就不多引用了,但看这两句:为妻的想得着实周全!
  后来看越剧“西厢”,方亚芬演崔莺莺。小方阿姨的扮相,那叫一个漂亮,我想这要小崔姑娘若果真生的是如许模样,我若是张生,只怕也当不了“他临去秋波的那一转”。
  尝读“红楼”,可看出曹公深受《西厢记》,《牡丹亭》的影响。然而,黛玉却比小崔,小杜都幸运的多,毕竟宝玉是真的了解黛玉,是黛玉知音之人。至于张、柳二人能做到此种程度否?未可知也。而黛玉又不比小崔、小杜,她不会迁就,不会苟且,非我知己,宁守寂寞。她太骄傲。
  毕竟,这是书里的爱情,云里雾里的,太玄乎,虽不可不信,更不可全信。前几天,我家兄长去上海读研,说:如果我在上海碰到一个富翁的女儿,如果她比较叛逆,如果她恰好喜欢上了我……且住!你偶像剧看多了吧?这东西,我不大信,也没遇到过。不过如果有幸遇上一次,兴许我便信了……
  对于世间之人,我喜欢自重的女子,欣赏骄傲的男子。若能娶前者为妻,交后者为友,此生无憾矣!至于张生,亏得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却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咋能这样呢?八成也是个“银样蜡*头”!至此方知,子曰:食色,性也。诚不虚言!
  至于“西厢”的结尾,却俗不可耐,是个大团圆的结局,“王子与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专家道:这是张生向封建社会妥协的表现。因为张生毕竟仍是按照老夫人的意愿,考取了状元才与小崔成亲的。老夫人的目的达到了,从这个方面讲她赢了,封建社会胜出。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哈。
  不过,我觉得最后一个小插曲比较有意思:
  说:小崔与郑恒曾有婚约,可人家小崔早就是张生的人了,奈何?奈何!于是郑恒想出了个下三滥的招数,说是张生变心,作了卫尚书家的女婿。可是后来张生回来跟他对质,阴谋揭穿,郑恒撞死。
  其实郑恒这么做反而使以后小崔和张生没了心理负担,更放心的过他们的幸福生活。但是,如果这么写:
  郑恒与小崔早有婚约,但小崔却嫁给了张生。郑恒于二人大喜之日前来祝贺,且送上厚礼一份,以示诚意。随后,把酒一盏,贺前女友大喜,且深情款款地对小崔道:我尊重你的选择,祝你幸福!而后面带微笑,飘然而去。
  嘿嘿,且看你老崔夫人,小崔姑娘心中能安否?
  也可以这么写:
  郑恒与小崔早有婚约,奈何家境破落,又加上小崔**于张生一事,老夫人遂决定将小崔嫁于张生。然而崔家三代不招白衣女婿,须得考上状元,才能娶得了小崔。郑恒听闻,于是奋发图强,考取状元,而张生却名落孙山。最终,郑恒抱得美人归,张生赔了夫人又折兵,岂不妙哉?!
  如此一来岂不是一部杨版“西厢”乎?
  2008.9.4草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