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心尚永,故心人不见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0

《和王主簿季哲怨情诗》
  ——南齐·谢朓

?? 掖庭聘绝国,长门失欢宴。
?? 相逢咏蘼芜,辞宠悲团扇。
?? 花丛乱数蝶,风帘入双燕。
?? 徒使春带赊,坐惜红妆变。
?? 平生一顾重,宿昔千金贱。
?? 故人心尚尔,故人心不见。

这是一首将王昭君、陈阿娇、班婕妤三位历史美女联在一起,诵吟哀悼的乐府诗。

“掖庭聘绝国”,汉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春三月,由于甘延寿、陈汤在西域康居城斩杀郅支单于,使匈奴呼韩邪单于心中畏惧汉廷,自请入朝谒见,并乞求为汉女之婿。汉元帝刘奭恩准,命人将后宫美人图取来,随手圈了一位宫女,钦点为汉家公主,下嫁给呼韩邪单于为阏氏(匈奴称王后为阏氏)。于是,在汉宫妃嫔的居住处掖庭,一位绝色美女应运而生,她就是中国“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奉皇命远嫁绝国,流传下一段十分悲凉的千古佳话。

“长门失欢宴”,讲述了陈皇后失宠的典故。陈阿娇失宠,奉黄金百斤,请司马相如写下一首《长门赋》,令汉武帝刘彻阅后伤感,再次亲幸于她,犹如补上一席失欢之宴。

“相逢咏蘼芜,辞宠悲班扇。”是指汉成帝刘骜宠信班婕妤时,与其一起采摘、歌咏蘼芜(一种秋天开白花的草本植物),而后有了赵飞燕,便将她冷落于王太后的长信宫。班婕妤辞宠之后,悲情于秋扇,写下一首《团扇诗》(也称《怨歌行》):“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花丛乱数蝶,风帘入双燕。徒使春带赊,坐惜红妆变。”这是借景喻事,哀叹汉帝重色,君恩易变,“生平一顾重,宿昔千金贱”,过了一宿,昔日“千金”也会变成一钱不值。

谢朓至此,重复使用了“故人心……”,以“人心尚尔”、“人心不见”,倾诉出郁积于心的一腔怨情!

谢朓(公元464—499年),字玄晖,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高祖谢据,系谢安的二哥;祖谢述,任吴兴太守;父谢纬,拜散骑侍郎。

谢朓少好学,有美名,文章清丽。在齐永明元年(公元483年)二十岁时,“解褐入仕”,靠着祖荫,担任了无关紧要的闲官,过起了轻裘肥马、广结诗友的士族生活。当时,齐武帝萧赜的次子、竟陵王萧子良酷爱文学,广召天下文士,谢朓、王融、任昉、沈约、陆倕、范云、萧琛、萧衍等八人,相聚相识,结为“竟陵八友 ”。他们创作的诗歌,在体制与声韵上都独树一帜,开创了“永明体”新诗。尤其是谢脁的五言新诗,充分发展了谢灵运的山水诗;因为与谢灵运同宗同族,他被世人誉为“小谢”。

谢朓作为“永明 ”诗人的代表,在南朝就享有盛名。萧衍说:“三日不读谢(脁)诗,便觉口臭。”而当年久负盛名的刘孝绰也非常推崇谢眺,“常以谢诗置几案间,动静辄讽味。 ”(《颜氏家训-文章》)谢朓关于声律对仗和写景状物的新诗技巧,对于唐代诗坛亦有深刻的影响。杜甫曾说:“谢脁每篇堪讽诵,冯唐已老听吹嘘。”(《寄岑嘉州》)而李白一提到谢脁,更为倾倒:“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金陵城西楼月下吟》)“三山怀谢脁,水澹望长安”(《三山望金陵,寄殷淑》)“我吟谢朓诗上语,朔风飒飒吹飞雨。”(《酬殷明佐见赠五云裘歌》)“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故而,清人王士稹在《论诗绝句》中戏说李白:“一生低首谢宣城。”

附记:
安微宣州谢朓楼

谢眺楼位于安微宣州市区。在南齐建武二年(公元495年),谢眺出任宣城太守,于城关陵阳山顶建造一室,取名:“高斋”。他在常在此楼吟诗作赋,自娱自乐。

唐初,宣城人怀念谢朓,于“高斋”旧址新建一楼,因位于郡治之北,取名“北楼”。李白一生曾多次来宣城,登楼凭吊,赋诗抒怀,写下许多传世佳作,故北楼又被传为“谢公楼”、“谢朓楼”。此后,楼的周围陆续建有条风、清署、迎春、观风、双溪、怀谢等亭阁。历代文人慕名而来,登楼观赏者络绎不绝,赋诗题咏者难以计数。而历代宣州刺史或知府,也均慕名对此楼作过修葺。至今,人们将谢朓楼与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并称为:江南四大名楼。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