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0

  《柏舟》
  《诗经.国风.邶风.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前几篇,都是男子对女子的倾慕相思。这一篇,反过来了。
  关于这首诗,有很多种说法,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首不得意者的忧愁之作,被群小所欺之后愤懑不平的抒发。
  我想换一个角度去看这首诗。
  假如,不得意的原因是因为一段无望的爱情呢?《汉广》,也许依旧可以看成一首求不得的情诗。
  《毛诗说》对不能奋飞一句有注解:若如三家言,贞女不二,何奋飞之有?按此说法,此诗好像应该是一个失去丈夫的女子在爱上了又一个男子之后的心声。
  忧愁、愤懑、还有无奈,还有决心。
  她写下了这首诗。
  不得意是真的,被欺辱也是真的,无兄弟亲人的依靠还是真的。群小的不屑和谣言,一样,也是真的。
  只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因为遇到了你。
  因为爱上了你。
  谁让我对你,一见钟情。“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其实谣言和阻力,甚至于孤立无援的处境,都不能让我不爱你让我离开你,我的悲伤在于在这一切的面前,你的旁观不言。
  悲伤,无望的交织,这样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无望的悲伤绝望好像是不能洗的衣裳。
  那麽的痛!却不能改变我的心意。我的心——“我心匪鉴,不可以茹,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暗夜寂静无人的河流,柏舟之上。
  那份爱,如此的惨烈悲伤。
  爱情面前,很多时候,女子的刚烈,比男子更甚。
  只可惜,真的很可惜,那个男子不如她坚决,否则也不会有这一句诗了:“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可是,到了最后,再坚决,又能如何呢?在沉寂之后,也不过只有这一句了——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那么沉痛。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