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0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这首绝句写于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这时苏轼刚刚因为“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今湖北黄冈)。此诗前两句写环境,后两句写爱花心事,成为写海棠花的名篇,后两句更是广为传诵,当然也引来了不少猜测。有人认为苏轼这哪里是写花,应该是写美人,写一个名叫海棠的侍女。苏轼是有一个侍女叫海棠,但这种猜测其实是毫无道理的。

这里先宕开一笔,说说海棠花。海棠花花姿潇洒,花开似锦,自古以来是雅俗共赏的名花,素有“花中神仙”、“花贵妃”、“花尊贵”之称,但海棠花有一缺点,就是花开不香。宋僧惠洪有《冷斋夜话》,其卷九有记载:“(彭)渊材迂阔好怪……又尝曰:‘吾平生无所恨,所恨者五事耳。’人问其故……乃答曰:‘第一恨鲥鱼多骨,第二恨金橘大酸,第三恨莼菜性冷,第四恨海棠无香,第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著名作家张爱玲也在《红楼梦未完》中写道“人生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未完”,看来海棠无香的确乃人生之大憾大恨,竟与不会作诗和红楼梦未完相提并论!

那为什么东坡笔下的海棠不仅“泛崇光”,而且是“香雾空蒙”,阵阵幽香在氤氲的雾气中弥漫开来,沁人心脾呢?

苏轼被贬黄州最初住在黄州城东南的定惠院,因为是罪臣,众人有些回避他,他也回避众人,整天闭门谢客,过着孤独寂寞的生活,借酒浇愁。就在此时,东坡先生发现,在定惠院的东面,杂花满山,其中有一株名贵的海棠花,当地人却并不知道她的名贵。苏轼深有感慨地写道:“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深谷。自然富贵出天姿,不待金盘荐华屋。”好一个“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尽管花不香,但这香味香在作者的心中,时刻萦绕在自己的心田。显然苏轼把这株海棠当成了自己身世的写照。此时此刻,他不正像“幽独”的海棠一样处于“粗俗”的桃李之中吗?她天姿自然,不追求华屋金盘。尽管在黄州无事可干,但总可以过着闲适自在的生活:“先生食饱无一事,散步逍遥自扪腹。不问人家与僧舍,拄杖敲门看修竹。”

突然在“地瘴蕃草木”的“江城”看到这样一株美丽的海棠,苏轼自然是感慨万千,他不禁问道:“忽逢绝艳照衰朽,叹息无言揩病目。陋邦何处得此花,无乃好事移西蜀?”海棠盛产于其故乡四川,这里怎么会有呢?大概是好事者从西蜀移来的吧?史书记载,原来海棠盛产于蜀地,没有香味,唯有嘉州的海棠有一种奇香(此种海棠已经失传,如今嘉州再无香味的海棠了),先唐诗人薛能曾做《海棠》一诗,诗中有云“四海应无蜀海棠,一时开处一城香”。但苏轼接着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千里迢迢,无法移栽,一定是鸿鹄衔来的种子:“寸根千里不易致,衔子飞来定鸿鹄。天涯流落俱可念,为饮一樽歌此曲。明朝酒醒还独来,雪落纷纷那忍触。”

“天涯”一句出自白居易《琵琶行》中的“同是天涯沦落人”,面对此情此景,苏轼觉得这是大自然给予自己的恩赐,情不自禁地感叹自己的命运正好与海棠相似,难怪在《海棠》一诗之中,作者说“香雾空蒙月转廊”:月亮已转过回廊那边去了,照不到这海棠花了!作者仿佛在暗示夜已深,人无寐,但读者更可以从诗中读出一层隐喻:先生处江湖之僻远,不遇君王之恩宠,不就是这月将离去的海棠吗?

“只恐夜深花睡去”,这一句写得极痴极绝,是全诗的关键。此句转折一笔,写赏花者的心态。当月华再也照不到海棠的芳容时,诗人顿生满心怜意:海棠如此芳华灿烂,怎忍心让她独自栖身于昏昧幽暗之中呢?这蓄积了一季的努力而悄然盛放的花儿,居然无人欣赏,岂不让她太伤心太失望了吗?夜阑人静,孤寂满怀流放至“江城”的“我”,自然无法成眠。花儿孤寂、冷清得想睡去,那“我”如何独自打发这漫漫长夜?不成,能够倾听花开的声音的,只有“我”;能够陪“我”永夜心灵散步的,只有这寂寞的海棠!一个“恐”写出了作者不堪孤独寂寞的煎熬而生出的担忧、惊怯之情,也暗藏了诗人欲与海棠花共度良宵的执著愿望。一个“只”字极化了爱花人的痴情,现在诗人心里只有这花儿璀璨的笑靥和萦绕心中的幽香,其余的种种不快都可暂且一笔勾销了:这是一种“有我”的境界,更是一种“忘我”、“无我”的超然。

“故烧高烛照红妆”一句,将爱花的感情提升到一个极点。“故”照应上文的“只恐”二字,含有特意而为的意思。此句运用唐玄宗以杨贵妃醉貌为“海棠睡未足”的典故,以花喻人,点化入咏,浑然无迹。“烧高烛”遥承上文的“月转廊”,这是一处精彩的对比:月光似乎也太嫉妒这怒放的海棠的明艳了,那般刻薄寡恩,不肯给她一方展现姿色的舞台,那就让我用高烧的红烛,为她驱除这长夜的黑暗吧!此处隐约可见诗人的多情、侠义与期盼。“照红妆”呼应前句的“花睡去”三字,极写海棠的娇艳妩媚。“烧”“照”两字表面上写诗人对花的喜爱与呵护,在内心里流露出的却是对郁郁寡欢的贬居生活的美好期盼。作者期盼在欣赏海棠中获得对痛苦的超脱,哪怕这只是片刻的超脱也好。虽然花儿盛开了,就向衰败迈进了一步,尽管远离了高高的庙堂,但这种我行我素、自得其乐的生活又有谁可以阻挠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