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深浅

竹清松瘦 目录 好文欣赏
0

“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出自《金刚经》。

月亮、太阳、风、山河,它们永远如此,古人看到的那个天,那个云,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天和云,是一样的世界。未来人看到的也是。风月虽是一样,但是情怀有浅深。都是个人自己唯心所造。在科学上的了解,时间是相对的,在佛法上时间是唯心,不是绝对的。

在《读者》上看到这样一句话,让我觉得有一些悲哀。讲到作家杨沫和学者张中行的爱情,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版本众多。杨沫去世时,朋友给张中行打电话问其是否参加葬礼,却得到这样的回答,去送别,无非是两种原因,或者情牵,或者敬重,或者兼有之,对于她,我两者皆无。

看到这样的话,仍是悲哀。那些爱情呢?那些疯狂的爱情呢?那些痴缠呢?都到哪里去了?

有人说都到时间的夹缝里去了,那时间的夹缝又是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呢?是立体的吗?有一个空间吗?

有多少爱情能够永恒?爱情可以永恒吗?什么是永恒?瞬间的情感也可以算做永恒吗?

永恒就是永远吗?永远有多远?这些问题,我想我永远也不知道答案。

小时候看小说看故事,让我向往。

期待完美的爱情,期待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童话毕竟是童话,用一句简单的结尾就可以让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生活,谁来用一句简单的话让她完好?谁可以?

近来,喜欢上了坐车,尽管有不轻的晕车毛病,但还是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汽车,火车,人跟着车身摇晃,慢慢享受这种在路上的感觉。不去想目地的在哪里,在车上,可以随意的想,随意的看,随意的问自己,随意的跟自己对话。感觉很好,原来,孤独也不是那么可怕。不置身于朋友堆中,不需要人陪伴,一个人也可以随意自在。这种感觉,很好。我想我又长大了一些,不去强求那么多结果。目的,只是由过程累积起来的一个结果而已。小时候最害怕坐车,因为在车上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觉得很孤独,总是早早的盼望到达目的地,在车上的每一秒钟都是度日如年。而现在,却开始喜欢上了坐车,喜欢上了这种一个人慢慢思想的感觉。既然人的一生也就是在从生到死的路途中前行,我们要坦然面对,不急不缓的前进,那在这些一次次小小的路途中,何不也坦然去享受?在路上,感觉很好。

有人问我,对婚姻有何看法?我说,无看法,婚姻是人生大事,完成了总是好的,值得高兴,值得庆祝,更重要的是能有一个机会,把身在四方的朋友聚在一起,闹一闹,喝喝酒,谈谈天,何乐而不为?

婚姻,应该守住.

如果踏入了婚姻,爱情就换了另一种形式,爱情用婚姻承诺了天长地久,许诺的人,要记得自己的诺言,要守住。

或许没有永恒的爱情,或许爱情在激情过后就已经变成了习惯,男女之情变成了亲情,不管到最后是爱情还是亲情,都应该珍惜。从爱情到亲情,需要多长时间的磨练?这期间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我们不能太贪心,在拥有过美好的爱情归于平淡后,又渴望新爱的开始。所有的女子,看起来再美好,最终仍是个平淡的女子,都有着不光鲜的一面。

婚姻是婚姻,爱情是爱情,有婚姻的爱情要尽一切能量去守。

可没有走入婚姻的爱情,要怎么守呢? 需要守么?可让她任意流动么?

爱情是流动的,不由人的,何必激动着要理由。

爱情或许是变数最多的情感,我们害怕她流逝太快,所以想用山盟海誓想把她固定住。可是,有多少人可以守得住那些誓言?于是,我们又开始害怕许诺,可那些没有诺言的爱情,是不是又少了一些美好?

满世界都在唱着爱情的歌,可是,真正的爱情是什么?

每个人都在细数自己的伤,可是,快乐又到哪里去了?

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

那些风花雪月几千年几万年都更古不变,可那些感情,深深浅浅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