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鹧鸪天·别绪如丝睡不成
别绪如丝睡不成,那堪孤枕梦边城。

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
 
书郑重,恨分明。天将愁味酿多情。

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
  
仍是思念。诗歌的永恒的主题。
人生为什么会有很多的缺憾、很多的伤痛、很多的别离,也许就是未来创造美吧。如果有情人终成眷属,如果世界上只有团圆和欢乐,大概在人类世界里就不会出现艺术了。
艺术中的美,往往是现实中的悲剧的升华。莱德 岗曾对叶芝说:“世人应该为我一直拒绝你的追求而心生感激。”同样的道理,也许我们该为容若生活中那么多的别离、那么多的错位而心生感激,虽然这样的想法很不厚道。

首句“别绪如丝睡不成”,化自梅尧臣“别绪如丝乱”,别后情怀最难堪,寝寐思服,辗转反侧,但这还不是最难过的,最难过的是“那堪孤枕梦边城”,孤零零地躺着,在“梦边城”。
“梦边城”殊为难解,按照常规的句法,这应该是说:“梦见边城”,但联系后文,这里却应该是“梦于边城”。容若此刻正在边城公干,孤枕难眠。

“边城”这个赋予诗意的字眼,我们会想到沈从文,会想到边城浪子,会想到那里的风景迥异、人情各别,远离繁华,僻居一隅,有一个个的过客,有一支支的商队,别样风情,让人着迷。——这就是词语的幻觉力量。
??? 是的,词语是会创造幻觉的,这也正是词语的魅力之一。试想,如果换成一个近义词,“边塞”,或者“边疆”,感觉就更不一样了。——在诗人华兹华斯最为着迷的英国湖区,大侦探波洛深一脚浅一脚地缓缓慢蠕动着,咧着嘴说:“我承认这里的风景很优美,但只要来几个画家把这里的风景画下来,供我们在美术馆和客厅里欣赏也就够了,我们付钱给这些画家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好了,画家代替我们来到了泥泞难行的湖区,容若代替我们来到了“充满诗意“的边城,在这个边城之地,他越发地思念家乡远人,越发地难以入睡。—–美国大兵在外国战场上,在枪林弹雨的间歇,拿出未婚妻的照片翻来覆去地看着……电影里常有这样的镜头,但没有哪个大兵因此写过什么诗词。

如果他们真的动笔写的话,也许会这样写:半夜里,听着掩体外边的雨声,不知怎么,心却回到了未婚妻的小楼下边,看着楼上白色的窗帘微微透出淡黄的灯光。夜深了,她还没有睡,她一定是想念我吧?—– 这些意思用传统诗词表现出来,也就是容若下边这句“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 

紫塞,即边塞,语出鲍照《芜城赋》:“北走紫塞雁门。”紫塞原本实有其他,就在雁门关附近,但后来被诗人们用来泛指边塞了。雁门关曾就是边塞之地,但在容若这个时候,实际意义上的雁门、边塞都已经算是内地了。 
另外的说法也是有,比如秦朝族长城土色发紫,汉代关塞也有这种情况,所以边塞也称紫塞。也有说长安土色发紫,所以紫塞指代长安的,这一解至少在这里肯定是不成立的。
  
下片“书郑重,恨分明”,化用李商隐“锦长书郑重,眉细恨分明”。李商隐原诗是一首《无题》:

照梁初有情,出水旧知名。

裙钗芙蓉小,钗耳翡翠轻。

锦长书郑重,眉细恨分明。

莫进弹棋局,中心最不平。

这首诗的背景是李商隐新婚不久之后,在仕宦旅途上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诗的前四句是描写妻子王氏之美,后四句很传神地写出了妻子对自己的深切关心以及为自己所遭受的而不公的忿忿不平。容若极截取“书郑重”“恨分明”二语,语义有些让人迷惑,大概容若是要把我们引向李商隐的原诗也说不定。至于引导李商隐原诗的哪一步,这就是不好说了,也许只是引到“妻子对丈夫的关切和命运与共”,这一层,也许容若仅仅是断章取义,是说自己正在给她写信,写得郑重其事,相思只恨也甚是分明;也许这个“书”是自己收到的书,“恨”是指书信里的恨;也许,还有更深的什么含义……但无论如何,这又属于“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事了。

接下来,“天将愁味酿多情”,真是无限多情的一笔,把“愁”和“多情”用“天”关联起来,就是天生的一对。我现在很愁,因为我对你多情;我对你多情,所以搞得我很愁。一个“酿”就更显匠心。

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 以一个小细节、小动作为收尾,愈显巧妙。封题,是古代书札封口处的签押。容若转战反侧,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思念,起来写信,写好后,因为天冷,所以呵着手给信笺签押,偏偏签押到鸳鸯两字的时候,毛笔的笔尖被冻住了。

“偏到鸳鸯两字冰”,从字面看,可以存在几种解释,至于“鸳鸯”明显比较奇怪;在书信封口上签押,为什么签“鸳鸯”两个字呢?—-也许有什么特殊讲究,也许这只是寄信人和收信人的名字吧?那个“冰”字,可以理解为手,也可以;理解为毛笔,字面上都讲得通,但真正“冰”的那个应该是心才对。

边城的冬天,滴水成冰,思念是远远的,心里也是冰—-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相见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