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
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

---《鹧鸪天》代人赋 宋 辛弃疾
昨日的繁华如烟而逝,化作今日如影随形的孤独;浓浓的雾霭氤氲成簌簌的离人眼泪,打湿了梦语呢喃的江南。恍惚中,那摇曳的烛火渲染出一道不沾尘俗的素白风景。盛极而衰的蔷薇,慢慢凋零。时间,封住心中汩汩的情思,用无情的流沙掩埋了爱恋。佛说:“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幻尘灭故,幻灭亦灭。幻灭灭故,非幻不灭。”“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月满西楼,雁无归路。北国的阡陌,秋风阵阵;江南的田野,荒草萋萋。对月长歌,唯有三人的暗影交叠错落。“两颊红潮增妩媚,谁知侬是醉槟榔”。那烂嚼的红茸,如今也全部零落成哀伤的泪水,追忆昔日梦的点滴,唯有影子记录着哭过的心碎。

“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再凌厉的紫电青霜也无法赛过那恒定的玄铁。所以那曾经的一袭红裙,恰似那随风而逝的焰火,倏忽间湮灭。过往的浪漫,一如断了的琴弦,再也无法续接,心中的愁苦,仿佛抽扯无尽的蚕丝,缠绕于心间……“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寒蝉凄切,暮霭沉沉。逐水而逝的流年,拈花微笑的昔日,宛如天边的一抹云霞消失在无尽的苍茫之中。肠已断,泪难收。雁声阵阵,黄叶飘飘,相濡以沫处于陆,不如相忘于江湖。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