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的最佳归宿怪论——妾归许氏

竹清松瘦 目录 缘系新白
0

(一)

白蛇传流传至今,有个值得关注的发展趋势是小青的作用越发地显著了。青蛇原来只是白蛇的丫环,陪衬的小配角儿;现在却俨然有“喧宾夺主”的势头,有很多改编作品都好用青蛇的角度来重新审视“白蛇传”这个经典的传说。

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笔者以前也讨论过,青蛇其实反映了白蛇作为蛇性的另一面[1]。白素贞现在已被塑造成一个极其完美的女性形象,但毕竟又不能无视她作为蛇妖(蛇仙?)的本源;于是在白素贞越来越人性化的同时,就将其蛇性逐渐移植到了小青身上。正因为白素贞太完美了,一些试图改编重述白蛇传的文艺作品就会感觉若还以白蛇为主角就会有多方掣肘,而换以青蛇的视角就容易打开局面;即使不能让小青成为“女一号”,也要当个华丽的“女二号”吧。更何况现代的年轻人崇尚自由、叛逆的个性,而小青那种活泼可爱、敢作敢为又有丝丝邪气的“妖女”形象正能满足这样的观赏心理。

当白蛇成为绝对主角时,人们多半只关心她与许仙爱情的结局;而当青蛇也成为“白蛇传”的另一焦点时,人们也必然要关心小青的归宿问题。当小青陪白素贞与许仙走完那段众人皆知的爱情历程时,她自己又将何去何从?从目前的相关改编作品来看,不同的作品自有其不同的理解与理想。然而笔者几经比较、思索却认为,小青的最佳归宿却是陪嫁于许仙为妾——尽管我自己初“发现”这个结论时也感到震惊,但本着客观求实的态度,我还是要为之申辩。

在早期的白蛇传流传中,当封建社会等级森严时,小青作为白素贞的丫环,陪嫁于许仙那也是很正常且合情合理的大团圆结局。在梦花馆主所编的《后白蛇传》中,小青就成为了许仙的“青娘娘”,还为许仙成了一子名“梦龙”(白蛇所生子为梦蛟)。到了近现代,由于女性思想的自觉醒悟,以及男女平等的呼声,还有一夫一妻婚姻法的规定,反映到文学作品创作中,像上述“陪嫁”的作法,自然就被当作封建糟粕而遗弃了。然而天道反复无常,谁能说“糟粕”一定就是糟粕;我觉得已经没能为小青找到更好的归宿了,那么还是让她妾归许仙吧。

先回顾一下目前最近一些白蛇传文本、作品对小青结局的描述。李碧华或徐克的《青蛇》是“没有结局”;电视剧《青蛇与白蛇》(张玉燕版青蛇)是化为佛珠,皈依法海;李锐写的小说《人间》太残忍了,不提也罢;罗怀臻所编的越剧《蛇恋》[2]小青后来是“抛弃”离开了白素贞与许仙,自个儿回山去了……再说两个网络玄幻小说改编版的例子:夜燎原的《我是许仙》,小青虽也不乏追求者,比如梁王世子梁连(雷人吧?)、林和靖(鬼魂),但到最后她都还是个“快乐女孩”,屁颠颠跟在白素贞与许仙后面当作“拖油瓶”与“电灯泡”;另一位叫极情极道写的《重生武仙》倒是坚持把小青嫁给许仙了[3],虽也有些读者表示“遗憾”与“惋惜”……现在人们最熟知的可能是《新白娘子传奇》了,小青终究无法与张玉堂走到一起,后来也只能孤家寡人飞升当神仙去,不像白素贞还能捎上许仙同登仙界。

2003年酷奇思公司开发一个单机游戏《青蛇之法海恩仇录》(一般叫《青蛇I》)[4],就是以小青为主角,大部分剧情取材于传统白蛇传;又由于是游戏的缘故,它提供了非常丰富的不同结局(条件选择)——即便不能说网罗了一切可能性,也大可作为参考吧。其中结局除了悲惨地被法海打回原形外,其余都貌似不错的结局(打败法海),比如成为女神、仙女、侠女、魔女、女尼(皈依法海)、女神医、女财主、女国师、妻隐侠、节度使夫人(嫁顾公子,张玉堂之原型)……也包括嫁于许仙为妾的结局。

如此琳琅满目的种种结局,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各个具体的文艺作品来说,水到渠成地构建它符合自身特色的结局,都有可能达到非凡的艺术感染力。不过这不是笔者本文想讨论的问题,本文想讨论的是白蛇传的“一般问题”。作为传说,人们总是期待它能给出一个结局(《青蛇》的没有结局也许是明智的),而且不能是悲剧(《青蛇与白蛇》、《人间》的悲剧也是震撼的),中国传统的民众心理是希望有个大团圆结局。看到白素贞与许仙有情人终成眷属,当然希望我们的小青姑娘也能找到一位有情人、如意郎君。

(二)

在白蛇传这个传说“元题”中,白蛇、青蛇、许仙、法海这四个人物形象是可以构成“最简自封闭系统”的。如果要在这个系统之外再虚构一个人物来与小青配对,那便破坏了这个系统,即使这个“未知郎君”是如何完美的白马王子,也不一定能在白蛇传中得到广泛的认同;除非要写的是十足的“青蛇传”,而不顾“白蛇传”,但若无“白蛇传”,“青蛇传”也就成了无水之源,无本之木,成不了大气候。

在这种“精简精致”的情况下,当许仙已被白蛇选走了,青蛇似乎也就只能选法海了——但这个想法是危险的,说贻毒无穷也不为过。看现今的一些改编做法,为了满足青蛇能选法海的愿景,一无例外地让法海“返老还童”。笔者很不赞成法海的年轻化,因为这个世界绝非只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的世界,这样就削减紧缩了白蛇传的意义;也许让法海与青蛇陷入情欲的纠缠能够夸张而扭曲地突出某一点意义,但此举损失的却多得多。更危险的是怕一发不可收拾,法海爱了青蛇还不够,还要爱上白蛇,那岂不彻底乱套了。所以,如果一定要让小青选个男人,还不如重选许仙,也比纠缠法海更合传统道德。

把视野稍微放宽点,昆山顾锦云,可算是个半游离的人物,毕竟“小青迷顾公子”的情节单元也随白蛇传流传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惜的是,顾公子也没那个福气成为小青的良人。按梦花馆主的《前白蛇传》,小青会迷上顾公子,其原因也是由于姐妹俩为许仙争风所致;小青负气离家出走,这才遇上顾公子,可见小青多半是意气用事,才成就那段短暂的孽缘。这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对应的就是小青与张玉堂那段恋情——huoyun曾著文分析了这段“最莫名其妙”的爱情,认为小青找上张公子,无非是把他当作了许仙的替代品而已。无论如何,种种迹象表明,小青在长期与许仙、白素贞生活在一起时,耳闻目濡,从而对许仙产生感情依恋是完全可能的。“勾引男主人”这种事,在以人性为主的白素贞身上不可能发生,但在尚有蛇性的小青身上却极有可能爆发。

如果小青要出嫁于顾公子或其他什么公子哥儿,还有一个危险的“陷阱”,就是小青必须离开白素贞!这又是一个难以解开的心结。我们说小青重情重义,但她绝非“重色轻友”之辈,她不可能轻易离开白素贞的。在电影《青蛇》中,很多观众认为,小青之所以勾引许仙,只是因为她觉得是许仙“抢”走了姐姐的心,这才是让小青难以忍受的。如果小青一辈子不离开白素贞,那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法也只好让她嫁于许仙为妾了,否则岂不更委屈了小青。

也许有人觉得这对白素贞与小青都不公平,但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么?话说笔者也是女权主义者,想到川剧《白蛇传》曾说青蛇本来也是男的,那么可否干脆让白素贞嫁两个丈夫呢,许仙与小青?显然这是更加荒谬、更令人不能接受的胡思乱想。白素贞既然已经有了许仙,那小青的命运只能是化为女身,侍候着白素贞,陪嫁给许仙。至于他们三人如何处理关系,则不足向外人道了,只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白素贞与许仙都不会亏待小青的。再说这也符合中国传统的婚姻制度,不是“一夫多妻”,而是“一妻多妾”,许仙也就娶那么一个妾,也不至于挨口诛笔伐吧。

(三)

不可否认,有人写出白素贞、小青俩姐妹同嫁与许仙的结局,或有男人们心底深处本性好色不足的印迹。不过这也无可厚非,看许仙与白娘子传说之母题,不也像一个穷生讨不起老婆就幻想某天“天上掉下个仙女姐姐”来么?

从人的自然属性来看,男人的“花心”是有来由的。由于物种之间残酷的生存竞争,使得每种生物的性行为都遵循着“遗传最大化”的铁律。就如人及其他大多数哺乳动物的生殖特性来说,雄性的滥情多交能增加他子嗣延续的机会,但雌性的滥情却不能同等地增加她延续子嗣的概率;而且雄性者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他的雌性配偶所生孩子就是他自己的,但雌性者却没有理由怀疑自己怀胎所生的孩子。所以说女人对爱情比男人更专一,这也是遗传基因所决定的。在传统社会允许男人“多妾”,主要也是为了“多子”,而主流社会道德对纵欲也是持否定态度的。但现在的爱情婚恋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育的目的降为很次要的地位,更主要的却是对享受欲望的追求,否则“避孕”这门“科学技术”就不会有那么广阔的市场。

扯远了点,这里只想说,白蛇传是属于爱情神话传说,不同时代的作品必然会受到各时代社会思潮的影响。所以现在的人们看白蛇传若乍闻小青也要嫁于许仙,定会感到不可思议,一时难以接受;并抛出一个貌似“真理”的言论说,“爱情是自私的”,像白娘子与许仙这样美好的理想爱情,怎容他人分一杯羹呢,即便“第三者”是情如姐妹的小青,小青也应该去追求她自己的幸福才对。殊不知,“爱情是自私的”这一论断,本身就是一剂危险的迷魂汤。

爱,有大爱、小爱。大爱者,遵循的是“人爱我,我爱人”的传递律;小爱却局限于“你爱我,我爱你”的互反律,典型的就如男欢女爱,或美其名曰“爱情”者。大爱无私,小爱有私。过分沉湎于小爱是危险的,像白娘子水漫金山,就是“因小爱而害大爱”的结果。笔者对白娘子是无比景仰的,我觉得她下嫁许仙,不是为了欲,就是为了报恩[5],说俗一点就是为了给许仙生孩子;只是后来为情所累,为情所羁,才犯了些罪过。当然她那点过失,大家都能理解,也很能博得大家的同情——骤然想起另一个“传说”,包青天,历史传说,看他那般断案如神,也正反映了民族对法治与人治的完美结合,情与法的完美结合的司法理想,当然也只是“理想”而已。

所以小青要嫁许仙为妾,关键不在于小青,也不在于许仙,真正的关键乃是白素贞——古人纳妾也正是要征得妻的同意,妻不妒也是为人妇者之美德。设若白素贞最终能从容接受小青也嫁于官人,也就打破了“小爱自私”的命题,我觉得丝毫不会影响白素贞她那光辉的形象。事实上白素贞与小青本来就是一体的,小青固然离不开姐姐,白素贞又何尝不想能时时刻刻督促、引导那个有点顽皮而鲁莽的小青妹妹呢。所以让小青也嫁许仙,实不失为良策,如此,姐姐还是姐姐,妹妹还是妹妹,自乐得一家亲。

笔者其实也非无条件地鼓励男人三妻四妾,对一些古典文艺作品中所描绘的三妻四妾也不都是认同的,那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的。譬如读《儿女英雄传》时,那个女主人公侠女十三妹何玉凤,到后来竟与人一起嫁于一书生,作者还故作公正地声明“不分大小”,我就很气愤,差点当场把书给撕了。(插一句,若白素贞与小青一同嫁于许仙,那是应该有先来后到,必须分大小的)另一个很不甘心如梗在喉的是《再生缘》,梁德绳所续之结局(不能全怪她,或许是必然之势呢),三美同归于皇甫少华,仅管孟丽君是正室,总觉得是太委屈了,真真无可奈何也。当然也有可接受可理解的情况,比如樊梨花,我一直认为是比穆桂英还伟大的巾帼英雄,在《薛家将》中,她也只是嫁于薛丁山作为第三房小妾;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观点,就很少看到有人为梨花这样的归宿喊屈抱不平的。可能像樊梨花这样的敢爱敢恨的奇女子,作为异族,也不管中原礼法的约束,只想嫁心中所爱的人,又何必在乎名份呢——我想这一点也适于小青吧。

综上所述,在白蛇传故事中,让小青嫁于许仙为妾是最经济的做法,也未尝不是小青心中梦寐以求的最佳归宿。踢开法海,让白素贞、许仙、小青三人恩爱、和谐地永远在一起,岂不妙哉,没有比这更大团圆的结局了。小青嫁许仙,主要不是因为她爱许仙,而是因为青蛇一生所至爱者,是白蛇。白素贞爱许仙,许仙爱小青,小青爱白素贞,正构成了一个最小的大爱流转环……

——————————————————————————–

注:
[1] 参见拙作《论蛇性的转移:青蛇是白蛇的另一面》
[2] 也有其他一些剧作家写的《蛇恋》,或以其他题名,剧情、思想多有相通处;最让笔者震撼的是宁波小百花越剧团杨魏文、金梦超所演的青春越剧《蛇恋》
[3] 其实笔者也正在在读过极情极道的《重生武仙》后才诱使我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最终觉得嫁许仙,可行
[4] 关于《青蛇I》的更多介绍,可参见百度帖吧“青蛇法海恩仇录”吧
[5] 参见拙作《白蛇为啥嫁许仙?——追寻“报恩说”的原型意义》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