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唱段分析哟~~

竹清松瘦 目录 缘系新白
0

《新白娘子传奇》在电视连续剧的基础上成功的糅合了中国传统戏曲中“唱白念做打”等艺术,创造出独具特色的现代歌剧式的表演形式。这种表演形式的特点之一,就是音乐在剧中所占的比重较大,突破了一般电视连续剧中仅渲染气氛的背景作用,对于情节的发展、形象的塑造、主题的突现,都具有重要作用和意义。

《新白》取材于中国古典小说和传统戏剧《白蛇传》,编剧有意借鉴戏曲的表演形式,剧中人物的念白大胆运用黄梅调,形式新颖。

一、对白唱词的使用。对白是电视剧的重要构架形式,剧情的推动就是由大量的人物对白来实现的,《新白》剧中部分对白采用唱词代替,突破了传统电视剧的念白形式,如“舟遇”一段,小青代白娘子与许仙互报家门,“前世今生调”二句一段,唱词的对答,避免了AB问答形式的枯燥拖沓;随着剧情的推进,一曲随着湖波荡漾的“渡情”,暗示了许仙和白娘子一见钟情,借用民歌问答由配角梢公和小青一唱一和,把“渡情”从背景音乐中提升出来,使其成为剧情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独白唱词的使用。独白并不经常适用于电视剧来刻画人物内心,因为它破坏了剧情发展的连贯性,但仅仅依靠人物的表情和动作,尚嫌不足以表现人物心理活动,独白是电视剧的矛盾形式,《新白》运用具有舞台欣赏性的唱词,成功的解决了这一矛盾。如“库银风波”一段,许仙遇祸,白娘子的焦虑、忧伤甚至误解许仙的犹疑,通过 “雨伞是媒红”、“想不透,推不开”等独白唱词层层体现,形式即不呆板又不冗长,至于“看他孩子一模样”、“望儿面,泪涌泉”等经典独白唱词,词曲优美,切情恰当,在剧中更是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三、背景唱词的使用。背景唱词与背景音乐不同,在渲染气氛的同时,还起到了移步换景和交代剧情的作用。如“断桥重逢”一段,为了与“水漫金山”相连贯,用“一支金钗续前缘”过渡,既点出了地点的转换,又巧妙的为“重逢”做了铺垫。又如“仁心仁术许汉文,慈悲为怀白素贞;造福乡邻来义诊,夫妻同获好名声”四句漫漫道来,轻松交代了许仙与白娘子在杭州城重开药铺的营生,剧情安排疏密得当。再如“山明水秀半偈心,法海修禅不清净;白云寺中待满月,收妖镇塔不容情”闲闲几句就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四、念白与唱词的结合。这是“情与法”曲调的特点,利用这一曲调,根据剧情安排了大量的rap,如许仙的:“九泉之下我做鬼呀我做鬼……”;白娘子的:“官人心肠柔又软……”,节奏跳动,体式灵活。 《新白》中的唱词不仅与剧情融为一体,黄梅调的形式又使普通的念白具有了生动的艺术表现力,配上戏曲舞台的身段动作,令人赏心悦目。

与唱词相结合的曲调,在《新白》中有十四种之多,各曲又有变奏,生发出的繁杂多样的曲式,适用于剧中,能满足表现各种场景、各种人物、各种气氛的需要。

如小青试探许仙有无家室,许仙张口即来“孤家寡人许汉文,从来不曾结过亲”,基调“渡情”,但旋律急切,一如许仙当时急欲辩清的迫切心情。“天降好音到许门”与“上穷碧落下黄泉”同是基调“情与法”,前者活泼跳跃,欢喜之情油然而现;后者无奈略带哭腔,灰心丧气却又带有喜剧色彩。合钵关塔前后,有大量的“悲情面具”曲调的唱词,如“望儿面,泪涌泉”、“恩爱回忆不曾停”、 “天与多情”等,时时暗示着悲剧气氛的加深,烘托出人物忧伤哀痛的情感。 单纯的背景曲调,对于情感气氛的渲染准确有力,如“化为人形”一曲夹杂着潺潺的流水声,传达出神秘的气氛和美好的愿望。“寻亲无人但有影”延续着上一段唱词的忧伤曲调,强烈地渲染着许仙思念白娘子的哀伤之情。再如关塔时直锥人心的重音弦声,有如大势压顶;又如许仙出家后的“犹记当初相逢时”,缠绵悱恻,脉脉含情。

《新白》中的部分唱词,可以独立成为小型的“歌剧”,如“洞房花烛”、“端午对饮” 等片段,曲词和谐,动作优雅,体现美感。甚至“王凤山辨药”与“陈伦断案”等都运用唱词,讲究走步,注重和声,具有纯表演的性质。歌剧式的舞台表演,使《新白》具有了音乐剧的特点,从而在结构上更具特色。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