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竹清松瘦 目录 品读红楼
0

看过《红楼梦》有谁不喜欢天真开朗的史湘云呢,在冻云阴雾低压,病柳愁花缭绕之下,忽见一片鲜艳的朝霞,辉煌天际,人们会顿然觉得眼前一亮,心胸开朗,要深深地呼一口气。

大家在吃酒行令,忽然不见了云姑娘。众人直到山石后头一看,原来她吃醉了,酣睡在一个石凳上;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满脸和衣襟上红香散乱,手中扇子掉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地围着。这是多么出人意料的一幅美妙图画啊!大家在芦雪亭赏雪吟诗,独不见了湘云和宝玉,原来他们在商量着吃鹿肉,她自己把那生鹿肉切着,围着火炉烧着吃,宝琴说:“怪肮脏的!”黛玉说:“罢了!罢了!今日芦雪亭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亭大哭!”湘云说:“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

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的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只这几句话就批倒了一切矜持,多么痛快。

湘云在大观园诸少女中能发出新鲜的不同流俗的光彩,就在于她既天真又热情的性格,湘云听见别人结社吟诗,就抢着参加,对自己的兴趣和才华不加掩饰。吃了别人的酒,就要还席,也不计算自己有钱没有。得了几个绛石戒指,就真诚分赠给朋友们,也不管别人是否看得重。

这是至情至性的湘云留给人的可爱的一面,其实在湘云的内心深处,还有值得仔细体味的另一面。

一、湘云外在单纯率直,内在则是含蓄浑厚的。

湘云的单纯率真表现在湘云从不掩饰自己对宝玉的感情,即使在黛玉面前:只见湘云走来,笑道:“爱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玩,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会儿。”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上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湘云道:“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会挑人。”……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嚼舌头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呀‘厄’的去!阿弥陀佛,那时才现在我眼里呢!”

在这种活泼娇俏的嬉戏声中,荡漾着深重的妒忌的波纹。但是这还是一种初期性的暗潮。由此逐渐发展到第二阶段明显的冲突——

贾母深爱那做小旦和那做小丑的。凤姐笑道:“这个孩子扮象活像一个人”,湘云便接口到:“是像林姐姐的模样儿。”宝玉听了,忙把湘云瞅了一眼。——晚间,湘云便命翠缕把衣包收拾了,——湘云说:“明早就走,还在这儿做什么——看人家的脸子!”宝玉听了这话,忙近前说道:“好妹妹,你错怪了我。——我怕你得罪了人,所以才使眼色。”湘云摔手道:“你那花言巧语,别望着我说。我原不及你林妹妹。我本也不配和她说话,她是主子姑娘,我是奴才丫头儿。——少信着胡说这些没要紧的歪话,你要说,你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激烈的言语,却是真情的流露,在这一点上,湘云和黛玉一样的真实可爱。

有人说,在太虚幻境的《红楼梦曲》中说湘云“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所以湘云对宝玉并无感情。这种判断是多么武断。殊不知,儿女私情,是指狭隘的男女之情,而湘云对宝玉的感情,是源于男女之情而又超过男女之情的一种高洁的情感。所以词里又说“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

湘云内在的精神世界,在她的诗作里表现的最为充分。

《红楼梦》中以花喻人,宝钗是牡丹,黛玉是芙蓉,湘云是海棠,所以在海棠诗社的活动中,湘云姗姗来迟,却独作二首。对这二首诗,就值得仔细体味。下面分析其中一首借以领会湘云曲折的内心世界。

?其一

??? 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
??? 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
??? 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
??? 却喜诗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

“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表面的意思是说,本来就是霜雪之神,偏爱寒冷,你同倩女故事无关也会离魂。有人说这二句诗说的是和宝玉关系密切的宝钗和黛玉,我不这样认为“自是霜娥偏爱冷”是说湘云在精神上纯洁无暇,与一般的世人俗人格格不入,天性中就是偏爱与世俗对立的高洁的精神(情感)之美。“非关倩女亦离魂”湘云在许配给卫若兰之后就已退出宝钗、黛玉和宝玉的关系之外了,所以和“倩女离魂”的爱情故事无关了,可是在内心深处魂牵梦绕、依依难舍的人还是宝玉,或者说是宝玉身上的一种情感(精神)之美。“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是说真诚美好的情感,或者说一种纯洁无暇的精神世界,常常遭到世俗的打击与愚弄。所以“雨渍添来隔宿痕”。作者的态度呢-——“却喜诗人吟不倦,肯令寂寞朝昏。”在现实之中,明知越是纯洁真诚的东西越会遭到践踏和蹂躏,可就是痴爱难改,吟咏不倦,从早到晚,这是多么深沉的迷醉啊。黛玉的诗自怜自艾,湘云的诗忘却了自己的痛苦,真诚的迷恋热爱一种纯洁的精神(人格)。我觉得她在精神上超越了黛玉,是一种更高的、超越了爱情的情感。

二、湘云理智与情感的矛盾,更表现了湘云追求的执着与坚韧,情感的广博与纯洁。?

历来人们批评湘云世俗的例子,就是湘云对宝玉的一交规劝。

湘云笑道:“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惊动他的好处,他才会会你。”宝玉道?“罢罢!我也不过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罢了,并不愿和这些人来往。”湘云笑道:“你还是这个性儿。改不了,你就不愿意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会会这些为官作宦的,谈讲谈讲那些仕途经济,也好将来应酬事物,日后也有个正经朋友。让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的出些什么来!”宝玉听了,大觉逆耳,便道:“姑娘请别的屋里坐坐罢,我这里仔细腌攒了你这样知经济的人!”湘云的这交规劝,就让人把她划到了宝钗一边,认定她也是个世俗功利的人。殊不知,人的内心世界也常常是矛盾的。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将进洒》都展示出了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从现实的角度讲,想走仕途,建功立业;从心灵自由的角度讲,又痛恨仕途,远离仕途。苏轼亦然,内心也都有过挣扎。湘云从灵魂上深爱宝玉的那种气质精神,可面对现实又说出了相反的话,人生的悖论随处可见,正象石牌坊上的对联云“假到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湘云的矛盾,正反映了湘云的真情,湘云疼惜宝玉,知道宝玉一味这样下去,将来必将承受巨大的痛苦,喜欢宝玉的精神,却担心宝玉的现实生活,希望他在现实中能过的好些,所以才规劝他。从湘云的行径来看,湘云自已从未有过功利之想,正相反湘云是个心地善良,宁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也不肯去趋炎附势,同流合污的好人。可惜宝玉没法曲折地体会湘云的苦心,也不能理解她的矛盾之处,湘云的真情真意,作为最善解人意的宝玉竟理会差了,岂不是造化弄人,让人可悲可叹。

有人认为湘云的为人与她的诗作反差太大,于是揣测,湘云写诗是受了黛玉的影响,所以诗歌的精神内蕴好,至于她本人呢,一味天真纯朴,对是非缺乏判断,人云亦云。这是对湘云多么大的曲解啊,文如其人,言为心声,湘云本身具有诗人的气质,诗就是诗人之心,湘云的诗,怎么会是简单的受人影响,诗歌反映的恰恰是湘云真的灵魂。

? 对? 菊

???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 箫疏篱畔斜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湘云珍爱的东西是惟一的,毫无选择的,正是傲对世俗的纯洁的情感与精神之美。而宝玉是最具有这种精神的人。“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湘云的内心深处,是多么珍惜与宝玉相处时时刻刻,珍惜彼此间纯洁的精神与情感。

????? 菊?? 影

???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亦空。
???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由爱菊花而爱菊花的影子,“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亦空。”梦境一般的迷离虚幻,因为美,因为纯洁,所以象梦幻一般,湘云深知愈美的东西愈脆弱,愈美的东西愈容易破碎,所以发自内心的写出了“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如此广博与浩大,如此真诚与高洁,让人感慨留连,嗟叹不已。

三、湘云与苏轼的精神追求相似。

黛玉和湘云在酒阑人静,万籁无声的深夜,一同到临水岸边,“只见天上一轮皓月,池中一个月影,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晶宫鲛室之内。微风一过,粼粼然池面皱碧叠纹,真令人神清气爽。”凹晶馆这样的景,她二人相同的身世感情,真是大观园联诗前所未有的。她们这首五言排律的前一段也并不怎么清新,甚至也未能免俗。可是到了后来,客观的景物越幽寂,主观的情感也越集中,在两个人争快争奇,愈趋愈紧的形势中,终于联吟出人人传诵的名句。

湘云方欲联时,黛玉指池中黑影与湘云看道:“你看那河里,怎么像个人到黑影里去了,敢是个鬼?”湘云笑道:“可是观鬼了。我是不怕鬼的。等我打他一下。”因弯腰拾个一块小石片,向那池中打去。只听打得水响,一个大圆圈将月影激荡,散而复聚者几次,只听那黑影里“嘎”的一声,却飞起一个白鹤来,直往藕香榭去了。黛玉笑道:“原是他!猛然想不到,反吓了一跳。”湘云笑道:“正是这个鹤有趣,倒助了我了!”得到这一新鲜的启发,湘云竟脱口而出地吟道:“寒塘渡鹤影。”这样的佳句,竞使得黛玉认为了不得,

又叫好,又跺足。对上一句“冷月葬诗魂。”两句诗十个字,多少读者为它心动神驰。看这段描写竟和苏轼的前后赤壁赋有着惊人的相似,苏轼在赋中最美的意象就是白鹤凌江而过。苏轼又有诗云:“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又云“人生到处应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可见苏轼对这一意象的钟爱,它代表了苏轼孤独而又自由的灵魂。湘云的灵魂亦如这鹤一样,追求与俗人不同的高洁情感,无人理解共鸣,也象鹤一样,在孤寂中执着地坚守着,飘渺地掠过寒塘,只留下凄美的身影。曹雪芹的名“雪芹”就取自苏轼的一首诗,可见雪芹内心对苏轼的喜爱,在湘云身上,也确实体现出苏轼的豁达洒脱的一面,也体现出苏轼心灵既孤独又自由的一面,大概曹雪芹把对苏轼的喜爱寄意于湘云了吧。

总之,湘云比黛玉更博大更深沉,比宝钗更醇厚更真情,是个介于黛玉和宝钗之间的灵魂更美妙的精神追求更执着的一个女性形象。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