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使残年饱吃饭, 只愿无事常相见。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
0

病后遇王倚饮,赠歌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麟角凤觜世莫识,煎胶续弦奇自见。
尚看王生抱此怀,在于甫也何由羡。
且遇王生慰畴昔,素知贱子甘贫贱。
酷见冻馁不足耻,多病沈年苦无健。
王生怪我颜色恶,答云伏枕艰难遍,
疟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
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
惟生哀我未平复,为我力致美肴膳。
遣人向市赊香粳,唤妇出房亲自馔。
长安冬菹酸且绿,金城土酥静如练。
兼求富豪且割鲜,密沽斗酒谐终宴。
故人情义晚谁似,令我手脚轻欲漩。
老马为驹信不虚,当时得意况深眷。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

意思是:
“麟角凤嘴世莫识,煎胶续弦奇自见。”如果将鳞角凤嘴和常物混合在一起,世人是很难把它们分辨开来的;如果用它们煮胶续弦的话,它们的奇异立刻就能显现出来。(以煮胶续弦隐喻交情。也就是说,杜甫现在身患重病,但是王生还不惜一切的来照顾他,他觉得很难得。);

“尚看王生抱此怀,在于甫也何由羡?”我看王生有这样的胸襟情怀,站在我的立场上换位思考,十分钦佩羡慕王生的德行;

“且过王生慰畴昔,素知贱子甘贫贱。”这么多年来的遭遇,一肚子的积怨,除了向王生倾诉之外,还能向谁排遣呢?王生与我素来知心,知道我不慕富贵,甘守贫贱;

“酷见冻馁不足耻,多病沉年苦无健。”挨饿受冻都不以为耻,多年如此,早已成习惯了;

“王生怪我颜色恶,答云伏枕艰难遍。”王生问我:“你的脸色为何这样难看,你是不是生病?”我回答说:“这些日子我几乎都是卧病在床,辗转床第,受尽煎熬。”;

“虐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交相战。”到了秋天,得了疟疾更为凶险,咬牙忍耐,哭不堪言。百日来寒来热去,交相轮换的折磨。

“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头发也白了,老眼也花了,连屁股都长出老茧;面黄肌瘦,好象只剩下一线生机一样。

“惟生哀我未平复,为我力致美肴膳。”听过我的倾诉,老朋友王生很是难过,他殷切地留我坐,尽力地为我置办一顿美食;

“遣人向市赊香稉,唤妇出门亲自馔。”他派人到市集上购置香粳(稻米的一种,此处也引申为各类食材),还跑到内室叫他的妻子出堂亲自下橱为我做饭;

“长安冬葅酸且绿,金城土酥净如练。”长安冬天的泡菜又绿又酸,金城的土酥洁白如练。

“兼求畜豪且割鲜,密沽斗酒谐终宴。”割来的猪肉特别的新鲜,还就近买了一斗酒;

“故人情意晚谁似?令我手足轻欲旋。”看着老友为我准备这桌美食,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此时我顿觉手脚轻便了很多,竟然忘了我还带病在身的,我竟情不自禁想要跳起胡旋来;

“老马为驹信不虚,当时得意况深眷。”“老马可以象马驹一样狼吞虎咽”,这并非是假语虚言啊。正逢饥馁之时,却有老友热情相款待。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长相见。”我老了,在也没有别的心愿,只希望能够吃顿饱饭,闲来无事的时候,和老友常常见个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