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唯消一局棋。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
0

是《全唐诗》记载的李远留下来的两句残句。

这两句诗其实意思比较浅显易懂,但是表现出的忘忧意境令生活在嘈杂现世的人们十分向往。写的是文人雅士的两大爱好——品酒和弈棋,酒生灵感,棋如人生,颇为传诵。

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
大意:人情世事的一切曲折奥妙仿佛可以在品味美酒中悟出,人一生的光阴也就像一局弈棋,变幻无常百态尽彰。

青山不厌三杯酒,长日惟消一局棋。
(青山——在古诗中经常指代隐居之地,暗喻一种与世无争的生活态度)
(不厌——说明作者很向往这样的生活。)
大意:找一个清幽宁静的地方喝喝酒,下一局棋日子也就过去了。

附赠一个小花絮:唐宣宗原本要派遣李远去填补杭州刺史的职位,却看见李远的诗句“青山不厌三杯酒,长日惟消一局棋。”他说,这种整天只知道喝酒下棋的人怎么可能能治理好地方呢。幸好宰相站了出来说,不能凭借一句诗就判定一个人的为政能力,再说这两句诗说不定是李远在暗指自己怀才不遇。后来李远走马上任,治理有方,十分出色。
唐代大诗人中,李白鲜有围棋诗,好像只有“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的诗句流传至今。恐怕围棋入诗最多的要数唐代写诗最多的白居易了,他留下了十几首有关围棋的诗。

白居易出身书香门第,家中素有下棋传统。他在《孟夏思渭村旧居寄舍弟》回忆兄弟二人弈棋的情景:“前年当此时,与尔同游瞩。……兴发饮数杯,闷来棋一局。”而且白居易绝对是属于棋瘾特大的那种,唐代诗人中少有匹敌,通宵对弈那是常事,“晚酒一两杯,夜棋三数局”(《郭虚州相访》),又如《与刘十九同宿》“红旗破贼非吾事,黄纸除书无我名。唯共嵩阳刘处士,围棋赌酒到天明。”极为洒脱豪放。

老白对自己棋力也相当自负,如《舍张云举院》一诗中说:“棋罢嫌无敌,诗成愧在成。明朝题壁上,谁得众人传。”能自称自己无敌,也不知道棋力真高?或者是对手太臭,但老白的狂放和对自己诗和棋的极度自负在这首小诗中一揽无余。

晚年的白居易亦弈棋不断《官舍闲题》中说:“职散优闲地,身慵老大时。送春唯有酒,消曰不过棋。”

如今,作为一个围棋爱好者,我们读起白居易的这些围棋诗,虽然不像诗《长恨歌》《琵琶行》等黄钟大吕之作那样令人心潮澎湃,但却另有一种情致。

与白居易并称“元白”的元稹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副总理),也酷爱围棋,其《酬孝甫见赠十首》其七吟道:

无事抛棋侵虎口,几时开眼复联行。

终须杀尽缘边敌,四面通同掩大荒。

元稹还曾主办过一次诗与围棋结合的“沙龙”。在《酬段丞与诸棋流会宿弊居见赠二十四韵》中记述了他和朝中棋友围棋赌诗的情形。他们“眠床都忘置,通夕共忘疲”,一直下到第二天清晨。分别前还“俯仰嗟陈迹,殷勤卜后期”,预约再会之期。

唐文宗以后,晚唐围棋的发展呈现出一种十分矛盾的现象:一方面则棋诗是格调靡弱。一方面单就爱好者之多来说,晚唐时期是空前的,上至帝王,下至三教九流,都风尚围棋。帝王中如唐僖宗李儇;文人士大夫中如杜牧、李远、段成式、温庭筠、李商隐等,唐晚期的著名文人或多或少均能从诗文中找到与围棋的交集。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杜牧、李远。

李远,字求古,少有大志,诗风飘逸。官至杭州、江州刺史、御史中丞。爱好围棋。李远最著名的一句诗是“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唯消一局棋”,至今仍被诸多棋书引用。有一个小故事能说明这句诗影响之广:有人推荐李远任杭州刺史,唐宣宗问是不是“青山不厌三杯酒,长日惟消一局棋。”的李远,他说,这种整天只知道喝酒下棋的人怎么可能能治理好地方呢。宰相令狐陶劝谏道:不能凭借一句诗就判定一个人的为政能力。后来李远走马上任,治理有方。成就了文坛和棋坛的一段佳话。

著名诗人杜牧与唐文宗时代著名国手王逢交谊甚厚。杜牧和王逢分别时作《送国棋王逢》和《重送绝句》二诗:绝艺如君天下少,闲人似我世间无。别后竹窗风雪夜,一灯明暗复吴图。杜牧的围棋水平也是极高,达到了当时国手让先的水平。他在一诗中写道:“玉子纹楸一路饶,最宜檐雨竹潇潇。赢形暗去春泉长,拔势横来野火烧……”

这些著名的诗人,因而棋以人显,或棋以诗显。他们对待围棋的态度和高雅而又有个性化的围棋情趣,对围棋在文人士大夫中的传播推广,对提高围棋的地位,起了十分巨大的作用。天元棋院供稿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