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刘三姐》歌词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
0

前段时间特迷《刘三姐》。影片看了一遍又一遍,有些段子我都会唱了。尽兴之余,把歌词逐字逐句给抄录了下来。为那段痴迷岁月做个见证吧!

电影《刘三姐》 雷振邦曲 乔羽词 长影乐团伴奏

刘三姐:山顶有花山脚香,桥底有水桥面凉;心中有了不平事,山歌如火出胸膛;心中有了不平事,山歌如火出胸膛;山歌又像泉水流,深山老林处处有;若还有人来阻挡,冲破长堤泡九州;若还有人来阻挡,冲破长堤泡九州;虎死虎骨在深山,龙死龙鳞在深潭;虎死虎骨在深山,龙死龙鳞在深潭;唱歌不怕头落地,阎王殿上唱三年;如今世界实在难,好比滩头上水船。唱起山歌胆气壮,过了一滩又一滩;财主刁,半夜举起杀人刀,害我不死偏要唱,唱的大河起浪涛。浪滔滔,河里鱼虾都来朝,急水滩头唱一句,风平浪静姐逍遥。

初遇李老汉和阿牛
李老汉:脚下葡萄藤,手中青竹杆,请问姑娘是哪一家的神仙?
刘三姐:不是仙家不是神,我是山中砍柴人。只因生来爱唱歌,四方漂流难安身。
李老汉:砍柴的姑娘为什么会流落到江上呢?
刘三姐:上山不怕石崖高,手攀青藤好砍樵;财主到来砍藤短,我落石崖顺水漂。
李老汉:渔船虽小能安身,老汉不是陌路人;猛虎再起伤人意,老汉敲它牙三根。
刘三姐(心唱):真像笨鸟不开声,忽然变成分水龙;隔着船舱喊一声,五尺汉子脸也红。
阿牛:小小鲤鱼不吞钩,摇头摆尾江中游;知道我家客来了,跳出水面碰船头。

蜜蜂过岭为花开

蜜蜂过岭为花开,清潭起浪引鱼来,一心来会刘三姐,八方歌手四路来。四路歌手会歌来,哪管船来是路来,船来摇断几支橹,路来磨烂几双鞋。

三姐与乡亲们对歌
刘三姐: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今没有好茶饭,只有山歌敬亲人。
乡亲:山歌好呢,好似热茶暖头心。世上千般咱无份,只有山歌属穷人。
刘三姐:莫讲穷,山歌能把海填平。上天能赶乌云走,下地能催五谷生。
乡亲:好歌声呢,三姐开口赛洪钟。歌声还似钢刀利,难怪四方都闻名。
刘三姐:取笑多,画眉取笑小阳雀。我是嫩鸟才学唱,绒毛鸭子初下河。

莫府管家来请李老汉
李老汉:不欠租米不欠债,无亲无故无往来。我家不是财神庙,财主哪会进香来。

莫管家威胁李老汉
刘三姐:天下怪事样样有,敬酒不吃吃罚酒。山中老虎都见过,难道怕你这条狗。

刘三姐骂莫怀仁
刘三姐:不种芝麻他吃油,不种桑田他穿绸。穷人血汗他喝尽,他是人间强盗头。

采茶歌
三月鹧鸪满山游,四月江水到处流。采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飞向白云头。草中野兔窜过坡,树头画眉离了窝。江中鲤鱼跳出水,要听姐妹采茶歌。采茶姐妹上茶山,一层白云一层天;满山茶树亲手种,辛苦换得茶满园哟依哟。春天采茶茶抽芽,快趁时光掐细茶,风吹茶树香千里,赛过园中茉莉花哟依哟。采茶姑娘时时忙,早起采茶晚插秧。早起采茶顶露水,晚插秧苗伴月亮哟依哟。
刘三姐:采茶采到茶花开,满山接岭一片白。蜜蜂忘记回窝去,神仙听歌下凡来哟依哟。

对歌
男方:好歌才呢,只有三姐唱得来。心想与姐唱几句,不知金口开不开?
刘三姐:心想唱歌就唱歌,心想打鱼就下河。你拿竹篙我拿网,随你撑到哪条河。
男方:什么水面打跟斗呢,什么水面起高楼呢,什么水面撑阳伞,什么水面共白头?
刘三姐:鸭子水面打跟斗呢,大船水面起高楼,荷叶水面撑阳伞,鸳鸯水面共白头。
男方:什么结果抱娘颈呢,什么结果一条心,什么结果包梳子,什么结果披鱼鳞?
刘三姐:木瓜结果抱娘颈,香蕉结果一条心,柚子结果包梳子,菠萝结果披鱼鳞呢。
男方:什么有嘴不讲话,什么无嘴闹喳喳,什么有脚不走路,什么无脚走天下?
刘三姐:菩萨有嘴不讲话,铜锣无嘴闹喳喳。财主有脚不走路,铜钱无脚走天下。

莫怀仁下令封山严禁采茶,刘三姐带领众乡亲反抗。
刘三姐:别处财主要我死,这里财主要我活。平常看见锅煮饭,今天看见饭煮锅。
常进深山认得蛇,常下大海认得鳖。常给财主流血汗,谁不认得莫老爷。
罗秀才:刘三姐,你太放肆了,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竟敢唐突莫工?
刘三姐:好笑秀才酸气多,快回书房读子曰,子乎也者学会了,才好摇头晃脑壳。
刘三姐:狐狸跑来修鸡窝,恶狼摇身变外婆;世上也有人一等,好吃人肉念弥陀。
莫怀仁:奉劝乡邻们一句,千万不可听人挑唆啊
合:如今世界荒唐多,水牛生蛋马生角。满腔怒火压不住,哪用旁人来挑唆。
莫怀仁:威胁不许唱歌
刘三姐:好笑多,好笑田螺出了壳,好笑田螺露了尾,你的弯弯人晓得
合:州官出门打大锣,和尚烧香念弥陀,皇帝上朝要唱礼,种田辛苦要唱歌。
莫怀仁下令封山
阿牛:你凭什么不让采茶?
莫管家:你头顶着莫家的天,脚踩着莫家的地,莫公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让采茶就不能采,怎么样?
刘三姐:众人天,众人水来众人山,劈开荒山造茶林,哪有莫家一滴汗。
合:穷人造屋富人住,穷人织布富人穿,哪根线是富人纺,哪块砖是富人搬?
十担香茶九抵税,十箩稻米九当捐,剩下一箩养儿女,财主又把饭碗端。
莫怀仁:我们同个村子同条河,我知道你们吃的是这片茶林,穿的是这片茶林,但我这也是不得已啊?只要你们不再跟着刘三姐唱这些反歌,好话好说
刘三姐:算你嚣,算你主意出得高,一人能唱两台戏,杀人会使两面刀。
合:怕了老虎不养羊,怕了南蛇不过江,凭他刀来有刀对,茶要采来歌要唱

舟妹怕三姐不去对歌,
刘三姐:山歌不唱忧愁多,大路不走草成窝,钢刀不磨生黄锈,胸膛不挺背要驼

刘三姐与陶、李、罗三秀才首次对峙
刘三姐:隔山唱歌山答应,隔水唱歌水回声,今日歌场初会面,三位先生贵姓名?
百花争春我为先,兄红我白两相连,旁人唱戏我挨打,名士风流天下传。
刘三姐:姓陶不见桃结果,姓李不见李花开,姓罗不见锣鼓响,蠢才也敢对歌来。
李:赤膊鸡仔你莫恶?你歌哪有我歌多?不信你往船上看,船头船尾都是歌。
刘三姐:不懂山歌你莫来,看你也是一蠢才。山歌都是心中出,哪有船装水载来?

与莫怀仁对歌比赛

莫怀仁首先就下马威,嘲笑你若输了,可不要后悔啊?
刘三姐:没(谁)后悔,你会腾云我会飞,黄蜂歇在乌龟背,你敢伸头我敢锤(锥?)。
李秀才:小小黄雀才出窝,谅你山歌有几多。那天我从桥上过,开口一唱歌成河。
刘三姐:你歌哪有我歌多,我有十万八千箩,只因那年涨大水,山歌那个塞断九条河。
陶秀才:不知羞!井底青蛙想出头,见过几多天和地,见过几多大水流
刘三姐:你住口!我是江心大石头,见过几多风起(卷)浪,撞破几多大船头。
罗秀才:一个油筒斤十七,连油带筒二斤一,若是你能猜得中,我把香油送给你
刘三姐:你娘养你这样乖,拿个空筒给我猜,送你回家去装酒,几时那个想喝几时筛
罗秀才:三百条狗送给你,一少三多四下分,不要双数要单数,看你怎样分得均?
舟妹:九十九条集上卖,九十九条腊起来,九十九条赶羊走,剩下三条,财主请来当奴才
李秀才:见你打鱼受奔波,常年四季打赤脚,不如嫁到莫家去,穿金戴银住楼阁。
刘三姐:你爱莫家钱财多,穿金戴银住楼阁,何不劝你亲妹子,嫁到莫家做小婆
陶秀才:你发狂,开口敢骂读书郎,惹得圣人生了气,从此天下无文章。
刘三姐:笑死人呢,劝你莫进圣人们,若还碰见孔夫子,留心板子打手心。
李秀才:真粗鲁,皆因不读圣贤书,不读四书不知礼,劝你先学人之初
刘三姐:莫要再提圣贤书,怕你越读越糊涂,五谷杂粮都不分,饿死你个人之初
陶秀才:你莫嚣,你是朽木不可雕,常言万般皆下品,自古唯有读书高
刘三姐:笑死人,白面书生假斯文,问你几月是谷雨,问你几月是春分
合:富人只会吃白米,手脚几曾沾过泥,问你几时撒谷种,问你几时秧出齐。四季节令你不懂,春种秋收你不知,一块大田交给你,怎样耙来怎样犁
罗秀才:听我言,家有千顷好良田,耕田耙地我知道,牛走后来我走先(众人大笑)

对歌第二回合

男青年:什么生来头戴冠,大红锦袍身上穿?什么生来肚皮大,手脚不分背朝天?
李秀才:中了状元头戴冠
陶秀才:大红锦袍身上穿
罗秀才:莫公享福肚皮大,见了皇上背朝天
刘三姐:你发癫,人家问地你答天,天上为何有风雨,地上为何有山川?
陶秀才:刘三姐,谁跟你讲天讲地,我们要讲眼前
刘三姐:讲眼前,眼前眉毛几多根,问你脸皮有几厚,问你鼻梁有几斤?
合:唱歌莫给歌声断,吃酒莫给酒壶干,酒壶干了有钱买,歌声断了无人还
莫怀仁扔歌书下河
刘三姐:这里是条清水河,你的歌书臭气多,莫把歌书丢下去,免得弄脏这条河
莫怀仁老羞成怒
陶秀才:劝你休要惹祸灾,莫家有势又有财,官家见他让三分,阎王见他要下拜。若你顺了莫公意,莫公自有好安排。在家让你日不晒,出门三步有人抬。
刘三姐:莫夸财主家豪富,财主心肠比蛇毒,塘边洗手鱼也死,路过青山树也枯
莫怀仁生气跌下河
合:好笑多,好笑老牛跌下河,若还老牛泡死了,拿起尖刀慢慢剥

对歌胜利后刘三姐和舟妹织渔网
合:上河涨水水推沙,下河鱼儿摇尾巴,打得鱼儿街前卖,换得油盐换得茶
刘三姐:拿起镰刀会割禾,拿起竹篾会织箩,如今遇上渔家妹,手攀渔网学穿梭。姐学织网(舟妹)妹学歌,(合)姐妹二人梭对梭。砍柴女儿渔家妹,患难结交情意和。

刘三姐缝绣球唱腔
刘三姐:花针引线线穿针,男儿不知女儿心。鸟儿倒知鱼在水,鱼儿不知鸟在林。看鱼不见不怪水,看鸟不见不怪林,不是鸟儿不亮翅,十个男儿九粗心

刘二哥说要立即离开李老汉家,刘三姐不愿,说“天底下地上头,哪里没有莫怀仁,哪里能让穷人安身?”刘二哥说,咱们穷人的命可真苦啊
刘三姐:不是命,不是生来就贫寒。不是生来就命苦,财主有把铁算盘

砍柴歌
合:砍柴过岭又过坡,岭上山鸡尾拖拖,岭上山鸡尾摆摆,展翅飞过虎狼窝。
舟妹:姐砍柴来妹相帮,问你砍柴砍几长?
刘三姐:长长短短一下砍,哪个带了尺来量
刘三姐:砍柴莫砍岭上松,小小松树有大用,有日松树撑天起,敢挡东南西北风。
合:进山听见斑鸠叫,出山又闻鹧鸪啼,一声山歌唱出口,气死深山老画眉。

刘三姐被莫怀仁抓去
刘三姐:入山莫怕虎狼多,下海莫怕蛟龙恶,剥下龙鳞当瓦盖,砍来虎头垫柱脚
莫怀仁:我劝你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刘三姐:多谢了,多谢你这好心人,谢你拦路刀一把,谢你捆人绳一根
莫怀仁:你来到我家,莫某并没有亏待你啊,好茶好饭绫罗绸缎,你还想要怎样?
刘三姐:多谢你的好茶饭,三姐不吃富豪筵;多谢你的好绸缎,是人谁把狗皮穿
莫管家:刘三姐,你傲气得很啦!
刘三姐:这点傲气你没有,你是财主桌下狗,亏你生来牙齿利,能啃几根剩骨头?
莫怀仁:你不要撒野,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刘三姐:这里原是老虎口,这里又是野狼窝,仁义道德好门面,杀人宰房不见血。

群众伺机营救三姐
阿牛:哎,亏了亏,不见画眉岭上飞,不见画眉树头站,清早出窝夜不回。哎,亏了亏,画眉飞去不飞回,你今歇在哪棵树,你今落在哪兜梅
刘三姐:画眉困在八角笼,八角笼门锁重重,八角笼门重重锁,眼望青山难出笼
阿牛:笼里画眉莫乱飞,草动只有等风吹,三更半夜风才起,风吹草动再飞回。

哎,才把金钩丢下水,起杆钩得癞头龟,拿去送给财主佬,养在灶角好扒灰。
哎,好篮从来不装灰,好人从来不做贼,今天碰上刘三姐,红薯落灶你该煨
一只小船轻悠悠,月儿弯弯在当头,人看明月当头挂,我看明月顺水流

刘三姐和阿牛共结百年之好
阿牛:哎,我走东来他走西,放出金鸡引狐狸,引得狐狸满山转,日头出东月落西
刘三姐:哎,日头出东月落西,行人要谢五更鸡,鸡叫一声天亮了,狼虫虎豹藏行迹
阿牛:妹莫忧,黑夜也有人行走,人人都讲山有虎,妹呀,特地拿刀拦虎头
刘三姐:妹不忧,浪大也有打渔舟,手把舵杆稳稳坐,哥呀,哪怕急浪打船头
阿牛:风吹云动天不动,水推船移岸不移,
刘三姐:刀切莲藕丝不断,斧砍江水水不离
刘三姐: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青藤要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竹子当收你不收,荀子当留你不留,绣球当捡你不捡,空留两手捡忧愁
合:连就连
阿牛:我俩结交定百年,
刘三姐: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阿牛: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合:等三年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