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0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摧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新雨月,也难如钩也难圆。

评:郭德纲用得最多的一首定场诗,出处不详,诗写得很工整,是不是哪个傻小子失恋了,对着清风凉月在发感慨,有点儿意思。

这是定场诗中少有的才子佳人婉约调儿,追其出处不太容易,没人知道是谁写的,所有人都是打郭德纲嘴里听到的,要么就是打从郭德纲嘴里听到的人嘴里听到的。那么多定场诗大都是劝人方,而且大部分都是出自冯梦龙那帮人之手,走通俗路线,比方说什么“曲木为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坚。蜜浸黄莲终必苦,强摘花果不能甜。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那一类的,这首我却觉得与众不同。也难如钩也难圆,半圆不圆半残不残的月亮,破了千百年来咏月的俗套。从古至今诗人的浪漫性情一发起来,凡事多用其极,不是凄凄惨惨的一弯残月,就是银盘一般饱满的圆月,然而是这种大悲大喜,倒也把心中情绪宣泄一空,落个痛快。最是这种也难如钩也难圆的心情叫人堵得慌。可不怎的?在梦中卿还带着泪念着咱,可耗了半天咱和卿也没这缘分,这能不窝心么。
春光明媚不宜听这种悲凉调子,不过就像喝茶品清苦上瘾一般,曲艺里面还就这种词最会打动人的心。“冷雨凄风不可听,乍分离处最伤情”,阎秋霞这两句唱得婉转曲折,着实有味…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