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更梦见君。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这两句经典诗句是白居易与元稹的和诗,彼此诉说朋友的思念和祝福!
元稹于元和十年(公元815年)遭败谪任通州(今达州)司马,迄今已1194年。元和四年,元稹任监察御史,相当于现在的中央纪委书记或监察部长,由于他性锋锐,刚正不阿,疾恶如仇,敢查贪赃枉法的大案要案,接连劾奏已故剑南东川节度使严砺私加税收以及涂山甫等八十八综冤案,遂招致奸党谗毁,被唐宪宗召回长安,责令他分务东台。元稹锐气不减,又接连奏浙西观察使韩皋杖杀湖州安吉县令孙懈等,引起宦官当权者的嫉恨,昏庸的唐宪宗不问青红皂白,将他贬谪到江陵府作士曹参军,元和十年贬至通州任司马。“司马”一职大家早有耳闻,有白居易“江州司马青衫湿”一句广为流传。司马在刺史、别驾、长史之下,差不多是一个只穿青格掌管军事的副职、闲官。

就连白居易自己在元稹谪居通州不久的元和十年元月,因上疏为遭暗杀的宰相武元衡鸣不平,遭受现任宰相张弘靖、韦贯之等的嫉恨,在朝廷蒙受诬陷,被贬为江州刺史,权贵仍不解很,是年八月贬为江州司马,后有《琵琶行》一文流传千年。远在通州的元稹听到这不幸的消息,无异于雪上加霜,心情异常沮丧灰暗,他抱病命笔,写下了七绝:

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间居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白居易在上任途中受到元稹的书信问候,由于当时交通不便,白居易只好尽快赶到江州再回信。白居易一到任便些了首诗回复元稹:

梦微之 十二年八月二十日夜
晨起临风一惆怅,通川湓水断相闻。
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回梦见君。

元稹在通州害过一场严重的疟疾,病后一直身体很坏,就在这时首道好友白居易的诗,于是立刻磨墨又些了一首诗回复白居易:

酬乐天频梦微之
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

白居易和元稹两个人都写了梦,但写法截然不同。白诗用记梦以抒念旧之情,元诗一反其意,以不曾入梦写凄苦心境。白诗用入梦写苦思,是事所常有,写人之常情;元诗用不能入梦写心境,是事所罕有,写人之至情。 做梦包含了希望与绝望之间极深沉、极痛苦的感情。元稹更推进一层,把不能入梦的原因作了近乎离奇的解释:我本来可以控制自己的梦,和你梦里相逢,过去也曾多次梦见过你。但此刻,我的身心已被疾病折磨得神魂颠倒,所以“惟梦闲人不梦君”。这就把凄苦的心境写得入骨三分,内容也更为深广。白、元之间关于友情的和诗长达三十年之久,这份友谊已经通过了距离的考验、人生了打击、时间的穿越,并且还会一直穿越下去,有更多的后人歌颂这俩千年前的“伯牙、子期”!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