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 。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
0

九月一到,天气便渐渐地凉了,几场秋风秋雨过后,落叶纷纷,让这个季节又多了几丝萧杀之气。夏日里争奇斗艳的花朵,早已不见了往日的风姿,只有不知什么人遗落在院子角落里的一盆金黄色的菊花,犹自开得灿烂,开得热闹。难怪历代的文人墨客都喜欢把菊花作为歌咏描绘的对象,赞美它“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傲霜挺立,凌寒不凋的风骨,以及“凌霜留晚节,殿岁夺春华”高洁清雅,坚贞不屈的品格。

九月正是登高赏菊的最佳时节,杜牧曾有诗云:“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酒上翠微。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试想在天高云淡,秋风吹,秋叶飞的季节里,邀上一群知已好友,登高、品酒、吟诗、赏菊,当真可谓人间第一等的风雅盛事。古人以菊为高洁之物,谓之“花中君子”、“花中隐士”。难怪那位视浮名如蔽履的晋代诗人陶渊明一生不坠对菊花的热爱,并写下了传诵千古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名句。生性淡泊、天生傲骨的菊花是诗人的知音,诗人对它赞美不绝:“秋菊有佳色,衰露辍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与菊为伴,让崇尚气节,注重清名的诗人多少淡忘了世事的纷扰。也让我们有幸了解诗人身处乱世,虽因不满当时朝政官吏的腐败,不愿随波逐流,不得已归隐山林,却仍心怀“大济苍生”抱负的高尚品格,以及淡泊名利、洁身自好、保持自身孤高的情操。

古人爱菊多是因为菊花坚贞隐忍的品格。黄巢也爱菊花,但这位农民起义军的首领,却赋予了菊花更多顽强、不畏环境险恶的豪情:“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在他的眼里菊花是与他一样是为生存而战、身披金甲的勇士。他爱菊,因此为菊花“蕊寒香冷蝶难来”的处境而愤慨不平,他信誓旦旦:“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若有一日他能够主宰自然界,定会把春天的温暖给予菊花。

菊是隐士,菊是世外高人,人们因此常借菊花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留下了无数哙灸人口的名篇。战国时期的爱国诗人屈原著《离骚》中有“朝有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王勃有“九月重阳节,开门见菊花”;孟浩然有“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白居易有《重阳席上赋白菊》诗:“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还似今朝歌酒席,白头翁入少年场”;宋人郑所有:“花开不并百花从,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就连元稹也有“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的句子,真是说不尽菊的风采,道不尽对菊的喜爱。

世间有爱菊成狂的男子,也不乏诵菊如痴的女子。“人比黄花廋”的李清照自不必说,红楼梦里的女子们更是专门举办了盛大的菊花诗会,林黛玉“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的《问菊》,薛宝钗“谁怜我为黄花瘦,慰语重阳会有期”的《忆菊》,史湘云“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的《对菊》,这些清新出尘的诗句,将菊花高尚的品格,赏菊、赞菊、诵菊、爱菊的风趣,淋沥尽致地展现在现代人的眼前。

菊花盛开之时,往往万木摇落,百卉调零,可越是露浓霜重,看惯了秋风,听惯了秋雨的菊花就越发地展现出“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的风采,越发地开得精神。此时赏菊饮酒,吟诗作赋,自是别有一番情趣。在古代,每逢重阳有插菊的习俗,直至今日,许多地方仍保有赏菊的古风,每年九月会举办“赛菊会”、“菊花会”等一些观赏活动。菊花令萧杀的秋天变得不再寂寞。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