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青楼韵语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
0

《青楼韵语》原名《嫖经》,或称《明代嫖经》。朱元亮辑注校证,张梦征汇选摹绘,刊印于明代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这部书不仅成为古代嫖界的指南,而且从很多方面反映出明代士人和妓女的心态。此书的一大特色是辑录了大量古代妓女诗词,辑选晋、南齐、梁、隋、唐、宋、元、明约一百八十名古代名妓的诗词韵语共500 余首,读之多有不凡之作。

《青楼韵语》原名虽《嫖经》,但绝非诲淫之作。书中内容的主体架构是古代士子们嫖妓的原则、方式及行为思想等等,但整部书却是充满矛盾的:嫖妓宿娼本来是买卖关系,却提倡双方要以情为重;嫖妓本来是不大道的,却提倡人道主义精神;嫖妓本来是男子压迫与玩弄女子的典型表现,却又提出女人也是人,在人格上、爱欲上男女平等。这种种矛盾反映出当时社会生活中的现实矛盾,不少人在相互矛盾的思想下生活与彷徨。还应指出的是,嫖经之类的作者、支持者与拥护者大都是程朱理学、封建礼教的叛逆者,他们对礼教、对官场科场彻底失望,于是玩世不恭,把经书看得一钱不值,针对明代统治者把《四书》、《五经》以及程、朱等人的注疏作为科举考试内容的现实情况,故意依样画葫芦,为风月界作《嫖经》,也逐条加以注疏,这也是对当时官场科场及封建礼教的一种嘲弄与讽刺。

书前附有十二幅精美插图,均出自张梦征手笔,这些绘画作品,无论在人物的处理上或背景的衬托上,都发挥了极大的匠心。郑应台在原书序文中说:“梦征少年,胸次何似,何以晋唐宋元之师法无不具,山形水性,夭态乔枝,人群物类无不该,淋漓笔下,绝于今而当于古也。”不仅绘画如此,就是图版的刻工刀法,绝对堪称古代版画杰出的代表作。郑振铎在《中国版刻图录序》中说:“歙县虬村黄氏诸名手所刻版画盛行于明万历至清乾隆初,时人有刻,必请歙工。”而《青楼韵语》,正是于万历丙辰(1616)由歙县虬村黄桂芳、黄应甫等人合刻,十二幅插图,人物在版面上的位置成比例地缩小,整个画面繁杂的人物和背景被处理得十分匀称,精雕细刻,图文并茂至臻完美,不愧于“徽刻之精在于黄,黄刻之精在于画。”
明、清《青楼韵语》的善本极为难寻,电子版有两种民国时期版本。若论印刷之精美者,当属民国三年(1914)的“隐虹轩”版,尤其是原书插图,无一遗漏,且印制精美,书页均为大字。次之则为民国二十四年(1935) 中央书店作为“国学珍本文库”第一集第九种的铅印版,插图不全。但中央书店“国学珍本”版另有佳处,这个版本将《青楼韵语》分二册出版,上册为《青楼韵语》原书,下册则辑录了清人同类著作《燕台花事录》、《珠江名花小传》、《白门新柳记》、《白门新柳补记》、《白门衰柳附记》等内容。

青楼韵语 (明 朱元亮辑注校正)

青楼韵语

卷一、二  王伯春整理

青楼韵语卷一

武林环应居士朱元亮辑注并校正

六观居士张梦征汇选并摹像

◆男女虽异,爱欲则同。男贪女美,女慕男贤。

客与妓,非居室之男女也。而情则同,女以色胜,男以俊俏伶俐胜,自相贪慕。

◆鹁子创家,威逼佳人生巧计。撅子爱钞,势摧妓子弄奸心。

鹁鸟性淫,与百鸟合,以名妓家妈妈。撅丁,妓家当家男子也。妓之巧计奸心,非由性生,皆威逼势摧习成耳。

◆且如寻常识见,皆由绳准之中。设若奇巧机关,更出筌蹄之外。

此皆奸心巧计做成,岂寻常识见可到。

◆若不运筹,定遭设网。

古人著嫖经,盖为后人遭网者运筹也。一一明列于左。

◆调情须在未合之前。允物不待已索之后。

未合而调最有味,不待索而允最动其喜。

调情 诗二首

答赵生红梨花诗 谢金莲

本分天然白雪香,谁知今日却浓妆。

秋千院落溶溶月,羞睹红脂睡海棠。

赠张梦征 维扬妓

广陵风雨骤,未理合欢衾。

密约传青眼,芳期托素心。

画眉劳属笔,逆意数挑琴。

此夕相倾倒,三生结契深。

索物 诗八首

十索曲 丁六孃

裙裁孔雀罗,红绿相慕对。

映以蛟龙锦,分明奇可爱。

粗细君自知,从郎索衣带。

为**风光,偏憎良夜促。

曼眼腕中娇,相看无厌足。

欢情不耐眠,从郎索花烛。

君言花胜人,人今去花近。

寄语落花风,莫吹花落尽。

欲作胜花妆,从郎索花粉。

二八好容颜,非意代相关。

逢桑欲采折,寻枝 懒攀。

欲呈纤纤手,从郎索指环。

含羞不自持,送眼劳相望。

无那关情伴,共人同心帐。

欲防人眼多,从郎索锦帐。

兰房下翠帏,莲帐舒鸳锦。

欢情宜早畅,密意须同寝。

欲共作缠綿,从郎索花枕。

酬郭蕳州寄柑子 薛涛

霜规不让金黄色,圆质仍含御史香。

何处同声情最异,临川太守谢家郎。

十索 景翩翩

叶叶傍柔荑,芳心故未吐。

染作小松花,并坐施郎股。

展转当耐劳,从郎索兰谱。

◆初耽花柳,最要老成。久历风尘。岂宜熟念。

此道原无惯家,初耽者更须斟酌。

初耽 诗一首

嘲友 徐惊鸿

春风何处觅王孙,日日鸣鏣到市中。

不是司空频见惯,蛾眉才见便消魂。

久历 诗一首

赠友 赵观

风期夙擅少年塲,遍处青楼醉羽觞。

纵是相逢倾国艳,也知无梦到高唐。

◆若要认真,定然着假。

若辈为经营计也,岂可认真?!

认真 曲一阙

赠陈生曲—黄莺儿 顾长芬

一自结盟言,感卿卿心最专。西陵松柏时相念。

祝苍天见怜,愿和谐百年。守坚贞肯逐风花转。

结良缘,今生永好,比翼效鹣鹣。

◆对新妓谈旧妓之非,则新妓生疑。调苍姬怜雏姬之小,则苍姬失意。

前传就是后船眼,故疑易生。老者妓所最忌。对老怜少,不堪之甚。

苍姬 诗一首

有感 马月娇

怅望铅华不易留,残妆犹带旧风流。

传香尚忆窥青琐,览镜那堪渐白头。

寂寞朱颜羞闭月,萧条纨扇欲藏秋。

近来不分诸年少,夜夜 向凤楼。

◆痛酒勿饮,寡醋休尝。

痛酒者,烂醉不支,淋漓可厌。吃醋亦趣事,但寡则无味,岂不腻脸。

吃醋 诗二首

寄郑光业 楚儿

应是前生有宿冤,不期今世恶姻缘。

蛾眉欲碎巨灵掌,鸡肋难胜子路拳。

秪拟吓人传铁券,未应教我踏金莲。

曲江昨日君相遇,当下遭他数十鞭。

诘顾生 刘元

朝登垝垣上,往事已非今。

新燕舞未歇,前鱼泣不禁。

岂知青眼盻,翻作白头吟。

葑菲拚相弃,何论夙昔心。

◆宁使我支他,莫教他闪我。

他既生心,我即预为之计。庶不着闪。

闪 诗三首

继进士李标作 王苏苏

怪得犬惊鸡乱飞,羸童瘦马老麻衣。

阿谁乱引闲人到,留住青蚨热赶归。

谢友 赵琐

感郎情意坚,尺素时相送。

妾已谢乘鸾,君犹数题凤。

翠袖卷郎当,瑶琴能拈弄。

夜久倚空床,无复阳台梦。

病中寄人 董贞贞

璇闺几日抱沉疴,相对闲屏减笑歌。

纵使郎心能见惜,芳期无奈转蹉跎。

◆初厚绝非本心,久浓方为实意。

一见称奇者有之,然不可多得。

初厚 曲一阙

喜裴生见过—懒画眉 董贞贞

相逢花下乍停鏣,便觉倾心爱楚腰。

春情能不为君抛,片时相对相倾倒。

何必琴心暗里挑。

久浓 诗一首 词一首

示友 苗素

忆昔相逢意自亲,于今婉恋更情真。

侬心到此郎知否?不似杨花解误人。

赠友—调驀山溪 徐惊鸿

白头如故,肯把须臾负。缱绻几年余,无日不性随影顾。

好时偎倚,病里扶持。比翼鸟,连理枝,难并双心固。

拥衾联臂,细细和卿诉。暗想结交初,经受过许多折挫。

锺情在我辈,得常伴多情,烦恼也成欢度。

◆欲买其心,先投所好!

好色,好货,好诗,好酒,具诸种种好尚。须量自己力量,投之,何患心不可买。

投好 诗一首

蓝桥诗为张生赋 马绶

自别仙郎已数秋,宁期玉杵暗相投。

缔姻深感裴航意,肯逐蓝桥逝水流。

◆志诚感默,叫跳动狂。

此亦投所好之一端也。彼此情性相投,方能感动。

志诚 词一首

寄友—调感恩多 杨晓英

感君情最契,执手西陵誓。共渐杨柳枝,逐风吹。

佳期莫漫成虚谬,愿绸缪。愿绸缪,更祝檀郎百年思好逑。

狂动 诗一首

公孙大娘舞剑行赠周公瑕 赵燕如

自昔盈盈初十五,独敛羞蛾颦靥辅。

学歌学舞可耐劳,弃去不学学剑舞。

芙蓉气溢秋水寒,星文电转霜威繁。

羞匀粉黛小埀手,宛转惊燕还翔鸾。

生平任侠多自许,聂隐红线吾谐侣。

掌上翻飞懝翠盘,随风旋旋空中举。

公孙剑术夙擅场,见之眉宇都飞扬。

超悟独推张长史,一时笔阵增锋芒。

◆爱饮酒杯,常备刘伶之具。擅知诗句,多谈杜甫之才。

投所好种种如是。

爱饮 诗五首

司觴美人为陈琼芳徐惊鸿

华廷毕上宾,女使独司巡。

纤手评量审,明眸盼睐亲。

含娇頩含怒,忍笑俨微嗔。

一到关情处,惺然倍有神。

答诗 陈琼芳

当盃多赏会,纠酒独称宜。

今日侬为政,此时君莫辞。

卿无用卿法,侬岂顾侬私。

即看如约者,便是有情痴。

司酒 赵观

花亭月榭酒肠宽,醉杀词人自足

但有青樽司命在,何妨觴政虐如残。

独酌二首 薛素素

香尝花下酒,翠掩竹间扉。

独自看鸥鸟,悠然无是非。

好鸟鸣高树,斜阳下远山。

门前无客过,数酌自酡颜。

知诗 诗四首

酬祝十三秀才 薛涛

浩思蓝山玉彩寒,冰囊敲碎楚金盘。

诗家利器驰声久,何用春围笺上看。

校书 赵观

东壁余光影乍流,曲房披卷夜如秋。

却惭名落娼家籍,满架牙签妬邺侯。

分韵 赵观

刻烛分题每夜深,此中端可托侬心。

不贪彤管千秋业,自羡长城五字吟。

谢王征君叙诗 薛素素

一篇劳见赠,字字气凌云。

秀圃应无我,词坛独有君。

偶会吟拙句,何竟辱雄文。

争似山阴客。鹅群报右军。

◆更要出语随时,亦忌转喉触讳。

子弟家称在行二字,半在谈吐及时。

出语 诗一首

赠友 卫紫英

相逢才片语,座上觉春生。

胜致君应擅,心期妾转萦。

诙谐推曼倩,唇舌藐君卿。

曲室从倾倒,偏宜说丽情。

◆伴黑者休言白者之莹,对贫者勿誇富者之奢。

黑与贫,大略所讳,况可相形也。

诗词无

◆大家规矩,自是不同。科子行藏,终须各别。

居移气,养移体。一见便决龙蛇矣。

大家 词一首

赠李昭—调念奴娇 王玉英

凤台鸾镜,照云鬟高髻,内家妆束。独倚雕栏多俊朗,掩映碧梧翠竹。

羞逞娇痴,撩云拨雨,温香软玉,最宜闲雅小窗,时话心曲。

月下素质飘扬,舞衫歌扇,向风前羞缩。自爱芳兰时纫佩。雅称冰肌

玉骨。笑语翩翩,衣裳楚楚,懒向烟花逐。端详丰韵殊,是贮来金屋。

◆驽骀遭遇,必藏骐骥之良。蚌蛤生辉,决蕴贝珠之贵。

所谓何地不生才者此也。陶鋳识扳,是在大善知识。倘鱼目溷珠,则伏枥之叹,豪杰所不能已。

遭遇 诗一首

赠东河郭一妹 赵观

茅檐委巷任幽楼,门径萧萧决马蹄。

说与风流须自省,莲花原是出污泥。

◆合意人出言便及,忤情客失口不谈。

心心念念的人,不觉冷处着热,闲处着忙。惹厌者不须提起。

合意 词一首

独夜怀人—调更漏子 杨晓英

绛蜡残朱扉冷,细把那人思省。矜柳媚,惜花妍,相依情最怜。

九肠迴,千番想,何计重欢畅。鸳枕上解侬心,如君难更寻。

◆敬事而及主,睹物以思人。

珍重玉郎亲纸笔,几回读了又重封。是敬事及主也。长共短思量着样子。窄和宽想像着腰肢,是睹物思人也。(旧注)

睹物 词一首

寄友 郭湘云

忆昔投璚期繾綣,尽日相思欢不见。

郎情珍重妾难忘,掌上擎来时把玩。

双壁南紧应不羡,灯下偷看肠欲断。

思君无计共追随,睹物依稀如睹面。

◆偷鞋惹讪,剖帕见情。

创寡门者,专以取妓物为得意,而不顾其讪,庶几妓有剖帕之赠,略可见情。

偷鞋 词一首

戏题—调临江仙 徐惊鸿

自爱凤头能窄小,踏春纤草刚填,绮徙倚尚称艰。只堪莲上步,最懊酒中传。

岂是飞凫仙子鞋,到今零落人间。无端窃去惹人嫌,球场荒踘蹴,乐事罢秋千。

剖帕 诗一首

裂帛赠人 李素芳

一握轻绡手共分,绿窗剪破带兰芬。

应知不是轻机杼,半束侬心半系君。

◆屡问不言由意背,才呼即应为情亲。

此中要识得真,不然恐絮烦惹厌。

情亲 诗一首

寄答吴兴友人 赵观

胜地何当君独游,别情知己付盟楼。

长才为识骅骝步,新句先题燕子楼。

◆胶膝即投,倘遇言差休见责;云萍初会,如逢失礼莫生謓。

交深则宜相谅,交浅则不宜认真。总之以衬为主。

诗词无

◆憎中曾致爱,讪久却成非。

憎中致爱,必有一种爱不能释,憎其波澜也;至讪不解而成非特其常耳。

致爱 诗二首 词一首

坐中即事 李冠

爱久情偏忤,期多信转渝。

灯前羞对语,背掷绣香襦。

语陆仲文 杜飞飞

欢来两意浓如酒,自拟如君情未有。

君貌君才妾独怜,妾悲妾喜君知否?

怨君冷眼肠偏热,怨君情多语更别。

一心直把掌中擎,一心番作刀头折。

相将共起合欢床,啼笑缘君两不忘。

柔肠万转难凭着,除却思郎却恨郎。

闷中寄人—调蝶恋花 凌双

数日兰闺增懊恼,倦启葳蕤,恨蹙双蛾小。薄倖不来音问杳,为伊

常自伤怀抱。

几度寻思空自讨,记得当时密约成欢好。为报风流重绝倒,莫教望

断王孙草。

◆行事太宽,却为宽中而见侮;存心稍窄,多囚窄处反投机。

专为经纪嫖而说。

诗词无

◆逢人夸盛德,是乃常为,对友数归期,亦其熟套。

背后言语,常人最见真情,此则假中做出真也。

对友 诗一首

致念 卫紫英

离亭风叶送君归,无奈双鱼日渐稀。

此际逢人问消息,番令愁泪欲沾衣。

◆自薄渐厚者久,初重后轻者疏。

渐厚者情,后轻者利。

诗词无

◆事要乘机,言当中节。

烟花阵机关,在阵中人,识之颇难。乘机亦大费手也。出言中节,慧心者可得。

诗词无

◆偏宜多置酒,莫怪不陪茶。

妓家惟酒为宜,朝朝暮暮,不可暂撤。不陪茶是其旧例也,何足怪?

置酒 诗十五首 词一首

中秋夜同黄吉甫坐月 赵令燕

月从今夜满,秋向此时分。

莫惜金樽数,清光喜对君。

春日诸社丈过小园赏牡丹各赋绝句见投用韵和答四首 马月娇

露滋绣萼弄轻寒,把酒同君带笑看。

忆昔汉宫人去远,阿谁今倚玉阑干。

其一和张白门

春来百卉让娇姿,欢赏年年在此期。

月上酒深花欲睡,朱栏斜倚醉西施。

其二和柳二余

石桥流水是行窝,春暖花开喜客过。

玉斚谩飞淮浦月,锦筝还趁郢人歌。

其三和程孺文

春风廉幕赛花神,别后相思入梦频。

楼阁新成花欲语,梦中谁是画眉人。

其四和王肖淮

秋日邀何侍郎饮得行字 薛素素

石头城里莫愁乡,深愧侬家得擅场。

江润水晴鸥对浴,天空云静雁成行。

绣衣半借芙蓉色,绿酒平分蓞菡香。

不是与君交意气,敢将汤饼啖何郎。

中秋夜同蔡幼凝集杨姬舜华馆中 薛素素

宫漏迢遥夜未阑,当筵讵减慢亭欢。

论交莫厌情如水,投分真成气似兰。

鹦鹉杯怜同姐把,凤凰琴喜对君弹。

姮娥解妬佳人面,不放冰轮出广寒。

长桥宴客 薛素素

一尊聊卜夜,鳌背恣雄谈。

才减诗难得,情深酒易酣。

点衣花片片,拂面柳毵毵。

倾倒欢无尽,秋更报忽三。

何侍御席上书事 薛素素

中朝附马解怜才,比海清尊日日开。

共说绣衣能任侠,故教红拂得追陪。

高明杂遝龙门敞,佳气氤氲凤阙回。

自愧芳年心未灭,年年风絮舞章台。

春日同友饮秦淮舟中 薛素素

二水龙光绕,三山王气连。

舟浮桃叶渡,人醉杏花天。

玉管随歌扇,金釵坠舞筵。

幸逢同调客,不减挾飞仙。

桃叶渡头同吴中翰坦愚饮 薛素素

何因蒲柳质,邂逅紫薇郎。

歌吹回云影,杯盘带夕阳。

漫游思转望,清兴在濠梁。

不尽秦淮水,君心似箇长。

夏日饮吴太学载伯齋中 薛素素

杨柳廉櫳绿荫多,黄鹂庭院午风和。

共怜酒似秦淮水,痛饮频听玉树歌。

饮陆山人无从斋中因赠 薛素素

尊酒淋漓宴,何因大陆家。

腹中藏二酉,头上戴三花。

云歇清歌度,词惭白雪誇。

共怜成雅会,情兴若为赊。

同蔡长卿孝廉饮因赠 薛素素

漫吟新句赠,聊当一枝春。

豪饮如无敌,成文似有神。

侬惭花比貌,君似玉为人。

会见传臚日,芳名遇等伦。

赠陈有光 苗素

花下高歌夜月悬,佳人风度更翩翩。

当杯欲效平原饮,金钏时将作酒钱。

独坐偶念与吴生畴昔畅饮辄成却寄—调醉蓬莱 尚紫兰

记中宵灯下,共掩流苏。缓斟佳酿,偎倚郎怀。正朱颜半醉,亸云鬟口脂

香泽,漫污青衫上。尚依稀别时,记得夷犹清赏。

午晌低佪,曲阑深处。半怯余醒,倍增离况。檀板轻讴,更鸳帏欢昵,笑

语温存,浑疑似梦儿中。片时相向,为谢多情,鸾笺试展,不禁惆怅。

陪茶 诗一首

品茶 赵观

读罢茶经一试茶,月團何处觅春芽。

怀人欲作金莖露,只恐相如渴转奢。

◆串可频,而坐不可久。差宜应,而债不宜询。

频串已不趣,况可久坐乎? 此辈唯喜见银到手。若代他完债,即极力周旋不见人情也。派差则酌而应之,

还未失策。

频串 诗一首

嘲友 吕楚卿

晓妆初试镜,客至罢铅华。

旧识章台柳,频探杜曲花。

到门题凤字,入座试龙茶。

几度逢柳罢,空庭日影斜。

◆举止轻盈,终于卖俏。行藏稳重,乃可从良。

今从良者比比矣。若无驾驭之法,宁取稳重,庶几易驯。然轻盈而有真性,则卖俏从良,同一辙也。

从良 诗五首 词三首

叙怀 徐月英

为失三从泣泪频,此身何用处人伦。

虽然日逐笙歌乐,常羡荆钗与布裙。

咏白鹦鹉求脱籍 周韶

陇上巢空岁月惊,忍看回首自梳翎。

开笼若放雪衣女,长念观音般若经。

送周韶落籍 龙靓

桃花流水本无尘,一落人间几度春。

解佩暂酬交甫意,濯缨还见武陵人。

送周韶从良 胡楚

淡妆轻素鹤翎红,移入朱阑便不同。

应笑西园旧桃李,强匀颜色带春风。

自叹 徐惊鸿

掩袂长叹好独居,懒将脂粉斗名誉。

曲中幼女当知惜,莫望瓜期十五初。

自陈词—调卜算子 严蕊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乞除乐籍词上苏州太守限九字—调西江月 苏琼

韩愈文章盖世,谢安才貌风流。良辰开宴在西楼,敢劝一杯芳酒。

记得南宫高过,弟兄都占鳌头。一门玉殿御香浮,名在甲科第九。

帅府席上求脱籍词—调木兰花 尹温仪

浣花溪上风光主,燕夕桃源开幕府。商岩本是作霖人,也使闲花沾衣露。父

兄世业传儒素,何事失身非类侣。若蒙化笔一吹嘘,免得飘零飞绣户。

卷一完

青楼韵语卷二

◆初会处色,久会处心。困妓慕财,时妓慕俏。

色由心造,久会而新益坚,不必以色取也;俏不待财,即俏而财不竭,不但困妓慕也。

慕俏 曲一阙

赠张生—醉扶归 马绶

向幽窗坐忆河阳貌,筭风流不数六郎娇。

乍时相见便相抛,好教人镇日萦怀抱。

笑情痴空自闷无聊,怕君心不恋我闲花草。

◆情不在貌,色要择人。为情者,嫫母可以同居;为色者,西施才堪并处。

俗云情人眼里出西施此可合看。

情不在貌 诗一首

戏成讯友 郑秋容

朱颜绿鬓多狼籍,倦倚香奁衿粉泽。

问郎何事独钟情,尽日相依偏见惜。

◆约以明朝,定知有客。问乎昨夜,决对无人。

首句恐失了主顾,次句防吃醋也。

约 词一首

期人—调千秋引 郑娇

数整莺期,重寻燕侣。谁信明河隔牛女,君情尚怀交甫佩。侬心敢忘蓝桥杵,

筭佳期,经几度心相许。

无奈情缘多龃龉,无奈欢娱成间阻,恨杀难逢伊共语。今宵乍冷秦楼月,明朝

好逐阳台雨。诉衷情,鸳帏启,杯重举。

◆走死哭嫁守,饶假意莫言易得。

五事最易动人,哭嫁守者,缠绵萦系,已不可解。走死更非好声息,愈真愈不可解也。子弟至此,须放一段真识力,真主张,方不堕网。

链接——明代的嫖经《青楼韵语》

《青楼韵语》不仅成为古代嫖界的指南,而且从很多方面反映出明代士人和妓女的心态。

现代的嫖客除喜欢吹嘘自己睡过多少女人之外,还注意她们的籍贯,恨不得和中国所有省份的女人都有那么一腿,然后还要很“专业”地品评一番,某地的姑娘如何如何,而另一地的姑娘又如何如何。

嫖要嫖出心得来,嫖要嫖得“专业”、“敬业”的风气并不自今日始,而是从唐宋就有了讲究,到了明朝,此风更是愈演愈烈了。

明代妓女之盛,首推南北二都(北京、南京)。《新都梅史》描述北京的妓女,“燕赵佳人,类美如玉,盖自古艳之。矧帝朝建县,于今为盛,而南人风致,又复袭染熏陶,其艳惊天下无宜。万历丁酉(二十五)到庚子(二十八)年间,其妖冶已极”。至于南京,则有更多的记载,如钱牧斋《金陵社夕诗序》云:“海宇承平,陪京佳丽,仕宦者夸为仙都,游谈者据为乐土。”

除此之外,其他地方也形成自家独到的招牌菜。明代地方妓女首推大同的“婆娘”。《五杂俎》云:“九边如大同,其繁华富庶,不下江南。而妇女之美丽,什物之雅好,皆边寨之所无者。市款既久,未经兵火故也。谚称‘蓟镇城墙’、‘宜府教场’、‘大同婆娘’为三绝云。”

其次则是扬州的“瘦马”。“维扬居王下之中,川泽秀媚,故女子多美丽,而性情温柔,举止婉慧。固因水泽气多,亦其秀淑之气所钟,诸方不能敌也。然扬人习以为奇货,市贩各处童女,加意装束,教以书画琴棋之属,以邀厚值,谓之‘瘦马’”。

所谓的“扬州瘦马”,多是良家女子,因父母迫于生计,将其卖与人家为妾为婢为娼。为了获得最大收益,生意人往往会对自己售卖的商品进行深加工。扬州多妙女佳丽,从唐朝以来口碑就一直很好,于是很自然就出现了一种专门做“瘦马”生意的牙婆驵侩,人数多达数十百人。他们或是带买主到“瘦马”之家亲自挑选,或是先将童女购进,居为奇货,集中训练后再加以打扮。

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宠爱的田贵妃便是“瘦马”出身,足证扬州的品牌,不唯民间买账,宫廷也乐意买单。

《青楼韵语》就是明代嫖客“专业”、“敬业”的产物。这是一本充满恶搞精神的奇书,书的体例模仿四书、五经以及程、朱等人的注疏作,故意依样画葫芦,为风月界作“嫖经”,逐条加以注疏。它不仅成为古代嫖界的指南,而且从很多方面反映出明代士人和妓女的心态:明明嫖妓宿娼本来是买卖关系,却提倡双方要以情为重;嫖妓本是男子对女性的玩弄和侮辱,却又一条条地要求嫖客爱重妓女。

它记录了男子嫖妓的原则、方式、技巧以及注意事项等等,还不忘提醒嫖客“须是片时称子建,不可一日无邓通”,如想流连风月,没有一点的文学才华和经济基础是不行的。

它指出,青楼之中也有知己:“子弟钱如粪土,粉头情若鬼神。”又指出,妓女的无情,并非出自本心,而是受龟鸨的唆使、逼迫所致。例如该书第二条云:“鸨子创家,威逼佳人生巧计;撅丁爱钞,势催妓子弄奸心。”而要认清龟鸨的真面目,并不是一件难事:“夸己有情,是设挣家之计;说娘无状,须施索钞之方。”

除此之外,妓女也是女人,也有人格,因此“男女虽异,爱欲则同;男贪女美,女慕男贤”,并没有区别。

在注疏中更进一步指出:“客与妓,非居室之男女也,而情则同。女以色胜,男以俊俏伶俐胜,自相贪慕。”“初会处色,久会处心”虽是人情之常,但是随着对彼此的了解,则“情不在貌,色要择人。为情者,嫫母可以同居;为色者,西施才堪并处”。

如果希望在风月场地赢得真心一片,便要对女人言语尊重,“事要乘机,言当中节”;还要平等对待,“莫将势压,当以情亲”。

当然,该书也描写了不少妓女爱钞、谎话连篇的恶习,如“约以明朝,定知有客;问乎昨夜,绝对无人”。

又由于妓女过惯了奢华的生活,很自然就有描述妓女心理的句子:“抱枕昼眠,非伤春即病酒;挑灯夜坐,不候约便思人。”流露出对妓女的同情与惋惜之心。

就总体而言,《青楼韵语》虽然矛盾重重,但还是对妓女们的向往和追求,做了很深刻的刻画:“虽然日逐笙歌乐,常羡荆钗与布裙。”她们虽流落风尘,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期望能够从良,过上平常人的普通生活。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