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批金庸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0

作者:金冈

(之一) 男女观

查老先生退隐之后,武林群雄无主。后来的古、温之流,功力相差太远。不值一提。最近听说查老先生久封越女剑,重操吴王戈,改行写历史小说。不知成就会不会超过高阳、南宫博、及当今大陆最走红的二月河,再建一代霸业。

金庸武侠小说,东邪兄有专评,网上诸位大侠亦曾有拥戴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之盛举。所以轮不到在下来妄加评论。瞎说几句,只能算是歪批胡侃。

新武侠以写人物、写故事见长。人物、故事,当然无非儿女情长,悲欢离合。高手如查老先生,也脱不了此俗套。从《书剑恩仇录》起、到《鹿鼎记》止,七部长篇,可以说是查老先生半生“功力”的总结。也是他男女观的一个侧面。

基本上查老是重男轻女的。

你看他书中的大英雄们无不有二三美女环绕于侧,争风吃醋。而众“英雌”们却或是从一而终,或是未嫁而死。侥幸嫁了别人,也只让她做“名义夫妻”。

假装正经的如《书剑》的陈总舵主,有霍青桐、香香公主姊妹。老实憨厚的如《射雕》的郭大侠,亦有黄蓉、华筝公主。更不用说三心二意的张无忌(《倚天屠龙记》),风流倜傥的杨过(《神雕侠侣》)、令狐冲(《笑傲江湖》),到处留情的段誉(《天龙八部》),油腔滑调的韦小宝(《鹿鼎记》)。

对“英雄”们的一群情人,则生怕她们“失节”。霍、香姐妹,一个叫她殉情而死,一个让她终生不嫁。华筝公主亦“依长兄而居”,不肯让她嫁人。小昭去了波斯总教做教主,处女终身是打了保票的了。周姑娘只是假新娘。殷离恋着的是“少年无忌”,算不得移情。杨过的几个“红粉知己”则或是殉情而死,或是终身不嫁。连当时只是小娃娃的郭襄也不放过。后来写《倚天》时让她在遍寻杨“大哥哥”不着后出家为尼。仪琳原来便是尼姑。段誉的几个“姐妹”都给他娶回宫当妃子了。韦小宝更是“通吃”。

查老开始还谨慎,严守“一夫一妻”制。到后来,就渐渐明目张胆了。《书剑》、《射雕》还要装装样子。《神雕》的杨过就开始占口头便宜了。《倚天》
便含糊其辞半遮半掩了,认了殷离做“前妻”,又留下周芷若一句话。到《天龙》则公开三妻四妾。但还不敢大张旗鼓,最后用段誉继位称帝做挡箭牌(做皇帝总要三宫六院)。到了《鹿鼎记》则完全“胡天胡地”、肆无忌惮。连有夫之妇也“通吃”。人数也增至七个半(有一个属“妾身未明”)。但利用了男子感情的
如朱九真,就让她死得很难看。岳灵珊移情别恋,嫁了林平之,也只让他们做“名义夫妇”。有名无实。且下场很惨。

众英雄中唯一的例外是乔峰。既无父母之命、又无媒[女勺]之言,只为了阿朱姑娘的一份情,生死相守,此情不渝。真正大英雄者自本色。不愧北国好男
儿!

(之二) 英雄榜


当年投票,网上众人多喜欢《射雕英雄传》。此书可以说是金庸创作生涯的里程碑。老先生武林盟主地位由此奠定。所以排定“金榜”英雄谱,郭靖郭大侠
自然当列榜首。

但在下更偏爱契丹英雄萧峰(乔峰)。

你看他:

为天下苍生计,视功名富贵如粪土,生死荣辱为浮云。当得起一个仁字。

杏子林中,恩威并施,夷平帮中反叛。集贤庄里,杯酒绝交、再战天下英雄。当得起一个义字。

少林寺前,一双降龙掌,力敌三大高手,生擒慕容公子。一声冷笑:“我萧某大好男儿,竟与你这种人齐名!”干云豪情,凛然正气,羞煞南朝英雄。当得起一个勇字。

突逢大变,半世英名付流水。回归父母之邦,英雄本色不改,再创一代王霸业。当得起一个毅字。

“北乔峰”威名远播,中外皆知。连西夏深宫之中亦有所闻。却为一丫环侍女,生死相许。当得起一个信字。

侠之大者,亦不如也。

查老先生有民族偏见。后来有所改进,但仍不彻底。外族英雄,仅萧峰一人,且是辅线。(主线写段誉。)至于韦小宝,查老先生说他是杂种,其父是那一族
的可能性都有(见金庸为三联大陆版写的前言)。可他只算无赖而已,谈不上英雄。至于新疆、西藏一带的武林高手,无一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几乎成了定式。(除了霍青桐。但她也只是“英雌”罢了。)

查老对蒙古民族还算公平。郭靖生长在大漠,受蒙古人影响,为人正直,侠骨热肠。一代大侠,当之无愧。

北丐洪七公,一对降龙掌、一条打狗棒,扫尽天下不平事,打遍世间霸道人。性情豪爽,大义凛然。也算得上一代英豪。

“北丐”、“北侠”、“北乔峰”,降龙十八掌一脉相承。三人占尽天下英气。南国好汉虽多,无一能及此“三北”。中华民族的阳刚之气,恐怕真是多在
燕赵悲歌之地,大漠荒原之上,白山黑水之间。

查老先生不喜欢佛教。天下武林正宗少林寺,在查老先生书中基本上是被贬的。《射雕》三部曲,《射雕》中只见全真教之声势,不闻少林寺之大名。《神
雕》也只是到了最后,才在给郭襄姑娘送寿礼的名单中提到一位少林和尚。从此查老书中才见到有关少林寺的事迹。《倚天》中少林先是蛮不讲理,逼走张三丰(君宝)。又逼死张五侠夫妇。再中赵敏之计,高僧束手就擒,寺庙惨遭洗劫。(此间有一事不明。赵敏假冒明教血洗少林,三大神僧坐视不救。为了看管谢逊的区区小事,反而大打出手。不知为何?)住持又被成昆挟持,险些再次全军尽墨。《笑傲》中更是有高僧“盗”书还俗,一部辟邪剑法,惹起连环仇杀,死者数以千百计。《天龙》中少林住持先是因轻信滥杀无辜,最后闹出丑闻自尽。《鹿鼎记》中更是不堪。屈从于皇权之下,让个无赖太监做上僧。丢尽了脸。

查老先生偏爱明教。《倚天》中明教光明二使、护法四王,各个英雄了得。比少林佛门弟子们强过百倍。《笑傲》中日月教任教主艺高胆大,天马行空。气
魄胆略,武功计智无不在“正派”群雄之上。向问天忠肝义胆,光明磊落。任盈盈情真意切,心地善良。都为“正派”诸人所不及。

郭靖祖籍山东,传到其父郭啸天方“移民”江南(见曲灵风揭破郭杨身世的一席话)。郭靖本人生于大漠。所以无论按中国算法(籍贯说)还是美国算法(
出生地说),郭靖都应算北方人。其母李萍是浙江姑娘(萧山人?)。所以铭愿的基因论也言之有据。

对书中人物的喜好乃至对查良镛先生本人思想、成就的评价,见仁见智。在下不过抛几块烂砖头(别误会,不是蚁兄的板儿砖),为的就是引出诸位的金玉
之言。

(之三) 群芳谱

“金榜”群芳,首推“小妖女”黄蓉。

但黄蓉婚后,性情大异。《神雕》里的郭夫人,一改《射雕》中黄蓉天真活泼的形象。评家多不喜欢《神雕》,原因可能就在此。看来查老先生也是贾宝玉
派:女孩儿家都是水做的骨肉,清纯柔洁。出嫁成了女人,就变得面目可憎,龌龊不堪。

查老大概独钟有“邪”劲儿的女孩子。除了刚出道时写的《书剑》不作数,几个长篇中女主角几乎不是“小妖女”,就是“邪”姑娘。黄蓉、赵敏、任盈盈、殷素素自不待说。《天龙》的阿紫,若不算第一女主角,至少也是与王语嫣平分秋色。韦小宝诸妻,最有本事的当数苏荃。活脱一个江青。(后半截写她性情大
变,没有道理。实在是一败笔。)建宁公主更邪乎。属“虐待狂兼受虐待狂”一路。唯有小龙女,出身“名门正派”。可脾气古怪,世间罕有。

配角的女高手中也以“妖”、“邪”居多。

《射雕》的瑛姑火候还不够。写到后来,“邪”得炉火纯青的俯拾即是:《神雕》的李莫愁、《倚天》的金花婆婆、灭绝师太、《天龙》的十恶不赦、《笑
傲》的蓝凤凰、《鹿鼎记》的毛东珠。

但查老也会落俗套。一例就是公主、郡主太多。西方童话是落难公主等她的白马王子。金庸小说是公主、郡主追她的武林大侠。如《书剑》里霍、香姐妹,
《射雕》的华筝,《倚天》的赵敏,《天龙》的虚竹子太太,及定南王的一群私生女。《鹿鼎记》的建宁、阿珂(李自成做过几天皇帝)、沐剑平、加上一位俄罗斯公主。成群结队。(漏了阿九)

查老的另一俗套是:英雄得美。十五部小说,几乎篇篇如此。《书剑》第一美人儿香香公主是陈家洛的“第一情人”。《射雕》的黄蓉、《神雕》的小龙女、
《倚天》的赵敏、《天龙》的王语嫣、《笑傲》的任盈盈都是书中第一美人儿。知道为什么霍青桐、华筝、绿萼、程瑛、陆无双、周芷若、仪琳一干人情场失意,终身未嫁?!长得不如人!王语嫣的两位异母姊妹运气好。赶上查老不装正经了,得以荣升“姨太太”。《鹿鼎记》是“通吃”,不必多说。但韦小宝生不逢时,没娶到书中第一美人儿。只好看着流口水。

“金榜”美女,艳冠群芳的大概就是这位陈圆圆了。真正“倾国之色”。“大顺国”被她“倾”了,“平西国”又被她“倾”一回。历史上恐怕只有“倾”了四回国的西晋最后一位皇帝(晋怀帝)的羊皇后可以与之相比。

(之四) 奸恶图

“金榜”奸恶之人,首推岳不群。

查老写大奸大恶之人,常常脸谱化。象什么“四大恶人”,直通通的就点出来了。不是恶贯满盈、便是十恶不赦,再不就是无恶不作、穷凶极恶。唯有岳不
群写得与众不同,不白叫作“不群”。你看他,江湖人称“君子剑”,又是名门正派的掌门。矫矫不群,卓然君子。但都不过是遮人耳目的。实际上是恶贯满盈、
十恶不赦、无恶不作、穷凶极恶,通通占全了。恶在明处的恶人好提防,这种恶在暗处的奸人则是最难斗的。阴险毒辣者如左冷禅亦非其对手,何况他人乎?

《笑傲》其实是写史讽今。书中那三位半男不女的奸人,看了叫人冒冷汗。三人走到那一步,都是心机太深害的。连初出茅庐的小林子也如此。若仅是为报
灭门之仇,忍辱负重,倒也罢了。明知岳灵珊与令狐冲两情相悦(在衡阳城中偷听到的),却不动声色,暗插一脚。可见此人原来便心术不正。?

武林中奸恶之人多善使毒,也是一特色。说来还算是“化学家”,那“解药”便是为“中和反应”准备的。或是“生物学家”,精通遗传变异、物择天竞之道。
西毒欧阳锋杖上两条毒蛇,便是杂交变异而来,剧毒无比。?

另一特点是大江东去,恶人西来。前面已经总结过了。西来的诸恶人,不少是“番僧”。此为查老先生不喜欢佛教的又一旁证。

恶人不比邪人。黄药师自号“东邪”,但并非奸恶之徒。令狐冲的“邪门歪道”朋友也不少,但其中奸恶者屈指可数。辨奸识恶,并非易事。岳不群便是一例。“金榜”奸恶图,虽说脸谱化者居多,有此一嘴脸,也就算是见识不凡了。

(之五) 武功籍

“金榜”武功,以“独孤九剑”为尊。

降龙十八掌、落英神剑掌、黯然销魂掌,打狗棒法、弹指神通、六脉神剑,先天功、互搏术、一阳指,全真玉女合璧剑、明教乾坤大挪移、少林七十二绝技,
以至九阴、九阳真经,加上蛤蟆功、吸星法、葵花典、辟邪剑,各有所长。但毕竟有招有式。唯“独孤九剑”以无招胜有招,深得《孙子兵法》“兵无常势,水
无常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之精要。是以独孤求败仗剑横行天下,欲求一败而不得。而有“群雄束手,长剑空鸣”之叹。英雄寂寞,古今一人而已!

张三丰创太极拳、太极剑,“四两拨千斤”,借招破招,与独孤九剑殊途同归,且更胜一筹。可惜后人仅得其皮毛。不然武当山下一战,谁胜谁负,亦未可
知也。

“自古英雄出少年”。查老亦喜少年英雄。书中主角皆后生可畏。或遭逢际遇,得奇人指点,或深山古洞,得武林秘籍。年纪轻轻,便身怀绝技,武功高强。其实世间少年得志者,更有几人?毕加索早年也很画了几年“工笔”,功力深厚之后,才改“写意”,挥洒自如。张三丰、风清扬积毕生之功力,才成武林之泰山北斗。几位少年英雄,不过修习前人传下来的武功而已。风清扬一代宗师也不过如此。而张三丰创太极拳、剑,自非余人所能比也。

与其他武侠小说家不同,查老先生还会几套阵法。最有名的自然是全真教的北斗阵。到《神雕》时已演变成“北斗大阵”。可惜对付一流高手并无用处。重阳宫前一战,被郭靖双手互搏降龙掌打得落花流水。丐帮的打狗阵好象更厉害。有点象《水浒》里的连环马。但机动灵活,不象连环马用铁索相连,打倒一个,带倒一片。而是挽臂相连,可分可合。但不知为何只用来对付好人(郭黄)。其它尚有非人力所结之阵。如桃花岛上的奇门八卦,欧阳峰的蛇阵。奇门八卦是死的,如诸葛亮的江边石头阵,通者自破。西毒的蛇阵才真正厉害。交起手来,洪七公的“满天花雨”也只能略挫其势头。只有黄药师的“碧海潮生”可与其抗衡。

这位老毒物欧阳先生算得上武学大宗师。黄老邪所学太杂,不能专一。洪七公虽承前启后,却不能独辟蹊径。段皇爷连看家本领都没学全。只有欧阳峰,凭
着郭靖几句胡言乱语,逆练九阴真经,竟也练到天下无敌。二次华山论剑,独当三大高手。若非黄蓉耍赖,这“武功天下第一”当非他莫属。即使王重阳再生,
恐怕也非其对手。

“金榜”武功另一特点是一代不如一代。《天龙》(北宋)、《射雕》(南宋初),高手们尚空手过招(洪七公虽有打狗棒,但从来不用),只有二、三流
人物(如全真七子,江南七怪)才动兵器。当然老毒物偶尔也用蛇仗伤人,占点儿兵刃上的便宜。但终非正派高手所为也。到《神雕》(宋末),小一辈的已经拿起武器。《倚天》之后,更是全靠手中利刃。令狐冲离了剑,简直废人一个。要不怎么后来兴“唯武器论”了呢?!当年乔峰、郭靖赤手空拳打遍天下的武功大概早已失传了。

(之六) 佳肴宴

过年了,先讲讲美味佳肴。

听说国内有人开“红楼饭店”,照大观园菜谱上席。其实开一家“桃花岛菜馆”或“黄蓉饭庄”,也是一条生财之道。一套“郭黄相识菜谱”、一套“黄蓉
拜师菜谱”,保证叫座。

黄蓉是江浙姑娘,点的、做的,想必都属“苏扬菜系”。少了川、湘菜的辣,粤菜的怪。但在美国住久了,吃多了川、湘、粤菜。江浙菜的精致反倒更令人垂

涎。

虽说内子是浙江人,在下却从未吃过正宗的江浙菜。网上的行家,不知能否介绍一二?

从黄蓉点的菜看来,江浙菜谱颇有特色。第一个不同就是先上甜食:四干果、四蜜饯。不象其它中、西餐(包括日、韩饭馆),先斟酒、上凉菜,最后上甜食。
江浙菜谱的主菜(MAINCOURSE)想必讲究精致。黄蓉点的八个菜限于北方做得出的,尚不十分新奇。只是其中江瑶柱一味,说是满城只有陈货。想来定是南货。在下从未听说过此菜。内子竟也不晓得。网上诸美食家能否指点迷津?在下先谢过了。

黄蓉自己做的,想来必是正宗。一道“玉笛谁家听落梅”、再添一碗“好逑汤”。不仅菜做得精致,名字也起得精致。那道火腿豆腐,当是地道的浙江风味。
不是嘉兴火腿,便是金华火腿了。(那年在下去浙江走亲戚,曾在嘉兴一饱火腿粽子的口福。可惜后来再未尝此美味。)美中不足的是查老先生此处有一败笔。
为套古诗,查老这道火腿豆腐取名“二十四桥明月夜”。说是只有黄蓉家传的“兰花拂穴手”才削得出这二十四只圆圆的小豆腐球。但如此做来,岂不成了“二
十四月昔月液”了?!

黄蓉的这道“火腿豆腐丸”可以做一谜语的谜面,打一日子、或打一成语。猜出来的价钱可打五折。

(之七) 历史考

金庸小说大多放在历史的大背景下写,且书中许多角色历史上实有其人,以增加人物故事的真实感。这是查老先生与古龙的一大不同之处。也是以金庸、梁
羽生为代表的新武侠小说家的一大特点。

但武侠小说毕竟不同于历史小说。所以作者也常常随心所欲地“打扮”一下历史。这也未尝不可。只要不过分。当然其中分寸因人而异。在下所说,管窥而
已。?

《书剑》全篇,以乾隆身世之野史传说为本。

雍正一朝,诛杀甚多,民心不服。造成各种野史传闻。前有夺嫡谋位之说,后有乾隆身世之谜。梁羽生小说多以此为背景,自成系列。查老先生的第一部长
篇亦取材于此。但乾隆出于海宁陈家一说,无从查考,不足为凭。且陈家二少爷,首领红花会,反抗朝廷,更是杜撰。陈家乃浙江大族,海宁一支更是历百年而不衰,到清末民初才破败。若有任何勾结“反贼”之举,岂不早已满门抄斩了?乾隆游江南,屡次御驾亲临陈府,且广为张扬,不过为笼络江浙官僚。若果真出身陈家,便会避讳,岂能如此大张旗鼓。

《鹿鼎记》中,以康熙功业为主线。

但将康熙一朝几乎所有文治武功都加到韦小宝头上,连远在莫斯科的火枪手政变(历史上实有其事)也说成韦小宝所策划,似乎有些过分。顺治出家,已属
奇谈。若老皇帝尚在人世,鳌拜岂敢跋扈?毕竟这顾命大臣的权力是顺治所授。太后专横,亦是杜撰。当时太皇太后孝庄尚在人世,擒杀鳌拜即是她一手策划。岂容儿媳胡闹?说起孝庄后大玉儿,真是清史第一奇人。《鹿鼎记》中对她只字不提,实在不该。传说她初恋多尔衮,但为皇太极横刀夺爱。无从查考。但她为满清招降洪承畴确有其事。皇太极驾崩之后,她周旋于诸王之间,借助多尔衮之力,使福临登基。立满清三百年父子相承之规。满清入主中原,功在多尔衮兄弟。多尔衮由摄政王而叔父摄政王、乃至“皇父摄政王”,到死后追尊“成宗皇帝”(成者,得天下也),但终于没有篡位,全仗这位孝庄太后从中周旋。致有“太后下嫁”之说。多尔衮死后,她又借谋反为名,削其封号,将正白旗精兵收归天子自将,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顺治驾崩,托孤顾命大臣。鳌拜专横跋扈,再次危及皇位:满清原有四大贝勒共同执政,以贤者(功劳大)为君之旧规。但三藩在外,反志已萌,唯惧鳌拜。所以孝庄暂时容忍,直到康熙长大成人。才授计于康熙,将其剪除。由此可见,满清皇位继承制度的两次危机,都是靠孝庄化险为夷。从此才有三百年父子相传。待到康熙晚年,已不再有权臣对帝位的威胁,而转为诸皇子对帝位的争夺。

孝庄崩于康熙二十六年。其时三藩之乱已平,台湾重归版图,中俄界约勘定,满清基业稳固。海靖河晏,天下太平。避而不提这样一位女中豪杰,可算查老轻
视女性的又一旁证。

(之八)情节辨

与一般小说家不同,查老先生不喜故弄玄虚,亦不擅开门见山。长篇之开端总是缓缓道来,然后才峰回路转,书归正传。但总体结构写得波澜起伏,引人入
胜。算得上大手笔。

当然这种大部头的作品,免不了在细节上出现纰漏。以查老先生之功力,亦不得免。最明显的便是黄蓉年龄的错算,已有不少人指出,不再赘述。也有人指出《射雕》中说降龙十八掌一半是洪七公自行参悟出来的(见《射雕》第十二回《亢龙有悔》),但北宋时乔峰就已会使。还有一事不明:洪七公的打狗棒法是丐帮镇帮武功,在华山上“使”出来,精通“逆”九阴真经的欧阳锋都要绞尽脑汁才想得出破解之法(见《神雕》)。说是若比武时真正使出来,哪容西毒细想,必定一败涂地。所以打狗棒法胜过“逆”九阴真经。而“逆”九阴真经又胜过九阴真经(见《射雕》二次华山论剑)。九阴真经又胜过玉女剑法(见《神雕》)。玉女剑法又胜过王重阳的武功(见《神雕》)。为何第一次华山论剑洪七公不使打狗棒法去夺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另外象前面提到的赵敏血洗少林时,无人可当。后来却突然出来三大神僧大战天下高手,连何太冲夫妇、白眉鹰王都命丧其手。显然也是顾前不顾后之“漏着”。

由郭黄年龄计算,有人认为华山论剑之期当为二十五年。但若真的翻翻历史,这论剑之期应为四十年才对。

铁木真于公元一二零六年称成吉思汗。是年郭靖南下赴嘉兴烟雨楼十八年之约(见《射雕》第六回《崖顶疑阵》)。所以当时郭靖应是十七岁。而第一次华
山论剑至少应是一一八八年之前的事。《射雕》一书终于一二二七年(成吉思汗驾崩),正逢第二次华山论剑,已是四十年之后了。是年郭靖三十八岁,黄蓉应至少三十九岁了。

此外,《射雕》一书始于南宋宁宗庆元五年,即一二零零年(见《射雕》第一回《风雪惊变》)。但从蒙古纪年推算,是在铁木真称汗之前十八年,应为一
一八八年。那时南宋还是孝宗皇帝在位。中间还隔了个光宗。

即使从一二零零年算,到结尾处成吉思汗驾崩,也是二十七年了。其时郭黄年龄至少应在二十六岁以上了。

草草写了几篇,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其实查老先生的小说在下是百看不厌的。他老先生在武侠小说方面的成就前无古人。以后有机会,再正正经经地评述
吧。

(之九) 清史案(上)

在下歪批金庸诸篇,多为游戏之作。贴出后时有朋友来信,说没有看到全文,希望送太阳升。近日得闲,拿出来整理,发现《历史考》一篇尚须补充。这里再
写一篇,凑足九篇之数。

前面说了,金庸、梁羽生二位,多用清史故事做小说背景。

有清一朝,疑案很多,题材取之不尽。关系皇帝的疑案便有顺治出家、雍正夺嫡、乾隆身世、同治病案、光绪之死。清宫十二朝,君临天下者十帝而已。上
面五帝就已占了一半。关于后妃的疑案更多。其中最著名的亦是五位:永福宫庄妃(即后来的孝庄太后)[注]的“下嫁”之说、董鄂妃身世之谜、香妃身世之
谜、慈禧血崩及慈安暴死之谜等等。孝庄之事,前文述及,略过不提。同光时两宫皇太后之事,金书不曾提及,所以亦不属本文范围。而董、香两妃,一为《鹿鼎》张本,一是《书剑》主线。本文便考证两妃身世,与金书作一比较。

福临六岁登基而入关据有天下,摄政王多尔衮之功也,故追尊其为“成宗”。或因大权旁落?顺治本人沉湎声色,宠信宦竖。若不是死得早,花花江山,终败
其手。此等风流皇帝,总有一二如玉环、飞燕之妃。在顺治便是死后追封孝献后(端敬)的皇贵妃董鄂氏。

清史载董鄂妃乃内大臣鄂硕之女,十八岁“入宫侍世祖”。先册封贤妃,顺治十三年十二月晋皇贵妃,明年十月生皇四子。其子早殇,封和硕亲王(王爵中
最高),无名,史称荣亲王。妃恸而致病,没于顺治十七年八月。追封孝献皇后,

葬孝陵。

董鄂妃辞世后,顺治茶饭不思,放纵淫逸,几至疯狂。终于闹到“削发礼佛”,要出家当和尚(《汤若望传》)。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二,福临亲自驾幸西郊法
源寺,为其亲信太监吴良辅祝发。但正月初七,便出天花而崩。至于吴良辅是代帝出家,还是为顺治自己到五台山当和尚打前站,则无从查考了。这便是《鹿鼎记》中“顺治出家”的本事。

当然顺治的确是死于天花,此由康熙登基因汤若望“皇三子出过天花”一言而定,可为旁证。又有太皇太后孝庄主持,为大行皇帝下“罪己诏”,有明亡皆
因委任宦寺,“朕明知其弊,不以为戒…是朕之罪一也”之款。又顺治死后仅一月,便有康熙圣旨,将吴良辅处斩。可知当时顺治的确已死。

“顺治出家”的起因便是荣亲王、董鄂妃之死。《鹿鼎记》中亦曾提到。而这位使皇上“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妃子,据说便是当时的名妓董小宛。

董小宛时归著名才子,又是美男子的冒辟疆。史载董小宛死于顺治七年。时冒辟疆正被祸于多尔衮。但后人据清初《同人集》中《行路难八首存三》,及吴梅村诗集中《古意六首》,考证出董小宛并未曾死,而是于顺治七年先归豪门(很可能便是多尔衮),后没入宫(于顺治八年)。“天生丽质难自弃”,为顺治
所爱,冒名董鄂氏以封妃。听起来实在是悲欢离合,催人泪下。无怪百年以来,文人骚客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后有孟心史先生作《董小宛考》,指出董乃崇祯时名妓,顺治登基之时,董已是二十许人。顺治八年入宫之时,董已二十八岁,顺治不过十四幼童,年长于
倍。指董小宛为董鄂妃,有悖常理。

但今又有高阳老先生做翻案文章(见所著《清朝的皇帝》),言顺治十三年纳董鄂妃,时帝已十九岁。董小宛天生尤物,以三十三岁之龄而得宠,亦非奇事。

且考证出小宛于顺治八年没入掖庭,先在慈宁宫孝庄处。成为照顾当时年方十一岁的太宗幼子博果尔(后封和硕襄亲王)的宫女。顺治十三年福临“夺弟之爱”,纳小宛为妃。以致手足相残,有掌掴襄王,导致博果尔自尽之说。

高阳先生写史旁征博引,言必有据,是在下十分佩服的。但此一翻案文章,漏洞甚多,似为千虑一失之笔。

首先高阳先生书中说心史先生之误,起于将董小宛“死去”(入宫)年龄错算为二十七岁(高说为二十八岁)。此似强词夺理。且高自己亦将董小宛“真死”
年龄误计为三十四岁(董鄂妃死于顺治十七年,其时董小宛应已三十七岁)。以此推翻别人的考证,似嫌失之轻率。

其次,若小宛顺治八年入宫(是年顺治大婚。顺治十年,废后另立。)到顺治十三年共五年之久。顺治每日去慈宁宫请安,亦应常常过问幼弟功课、起居。
为何不见小宛?一定要等到顺治十三年才突然发现?若其间小宛已“侍世祖”,则顺治十三年“夺弟之爱”,逼死襄亲王,又做何解释?

查清制,除大婚之时立后册妃,其他宫人须由贵人、而嫔、而妃。绝无一幸而妃者。董鄂妃事世祖必在顺治十三年之前。而顺治手足参商则必非如高阳所考,
而是另有原因。这里略过。

吴梅村《读史八首》,为咏贞妃而作。贞妃者,顺治之另一董鄂妃也。此董鄂妃非彼董鄂妃,而是上面所说董鄂妃(皇贵妃)之从妹,亦出董鄂氏。吴诗之
二,有“玉匣珠襦连岁事,茂陵应长并头花”句。“玉匣珠襦”,见《西京杂记》:“汉时送葬者,皆珠襦玉匣,形似铠甲,连以金缕”,即今人所谓“金缕玉
衣”也。“连岁事”当指皇家丧事不断:荣亲王、董鄂贵妃、世祖、董鄂贞妃。世祖死,贞妃自尽殉葬,亦附孝陵。所以有“茂陵应长并头花”,明指两妃姊妹,
同附孝陵。故董鄂贵妃非董小宛,至此昭然。

然贞妃为何自尽?吴诗之三曰:“昭阳甲仗影婵娟,惭愧恩深未敢前;催道汉皇天上好,从容恐杀李延年。”此处用汉武帝李夫人故事,真史笔也。“未敢前”、“催道”五字,明写贞妃乃是被迫自尽的。事关董鄂氏身家性命,“从容恐杀李延年”!

为何?!高阳先生的考证是可信的:顺治废后自尽殉主,希望附葬孝陵。大行必有遗诏不许。废后乃孝庄嫡亲娘家侄女,其家势力很大。不愤之下,必欲董
鄂家亦死一女。

为何一定要董鄂家死一女?

废后为孝庄胞兄之女,聪明美丽。顺治大婚所立。两年后因奢侈,善妒而废。奢侈是借口,善妒是主因。所妒何人?吴梅村有《古意六首》悼废后,第四首有
“银海居然妒女津”及“君王自有他生约”句。显然,废后所妒非他,必为董鄂妃。至此,高阳先生的考证天衣无缝,令人叹服。

但立即有一个问题。顺治十年废后,而据高说,董鄂妃顺治十三年方得幸。废后缘何妒董鄂妃?所以高说不确。董鄂妃恩承雨露必在顺治十年。后妒之而触
怒世祖,因此被废。后家由此与董鄂家结怨。而废后自尽殉主,又因“君王自有他生约”而不得附葬。后家的愤怒是可以想见的。所以才有“催道”贞妃速死,
“从容恐杀李延年”,祸及娘家。若董鄂妃实为董小宛,后家何以迁怒董鄂家?!

由此可推知,董鄂妃当在顺治大婚时入宫,但并未选为后妃,恐怕家世不够显赫。后家博尔济吉特氏,与皇家三世通婚。皇太极一后两妃(宸妃、庄妃)皆
出其门。但董鄂女不久即得到宠幸,使皇后生妒。终致顺治十年有废后之举。从此董鄂女平步青云,至顺治十三年已封贵妃。她何时得封贤妃,史无明文。当在顺治十三年封贵妃之前。而世祖兄弟参商,似另有因。

清 史 案(下)

金庸小说里涉及的另一桩清史疑案便是香妃其人其事。

据野史传闻,香妃乃新疆回(维吾尔)部大、小和卓的香香公主。乾隆年间,小和卓木霍集占(传说为香香公主之父)起兵造反。满清出兵镇压。霍集占兄弟
被杀,香香公主被献俘北京。乾隆爱之,纳为妃。但香香心怀族恨家仇,身藏利刃,欲刺杀乾隆。为太后得知后,将其处死。一说埋香北京陶然亭。又传葬于新疆喀什香妃墓。金庸的《书剑恩仇录》,增加了香香公主的姐姐霍青桐,横插一段“三角”。但基本情节取材于上述野史故事。

但据近年的考证,关于香妃的传说,多属无稽之谈。

新疆南北两路,自成吉思汗西征花刺子模,便入蒙古版图。明朝时仍由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汗之后裔统治。明朝末年,伊斯兰教始祖穆罕默德之二十六世孙
东来,在新疆南路发展伊斯兰教势力,称二十六世和卓。乃霍集占兄弟之高祖也。香妃乃二十九世和卓之女,所以应是大和卓木布那敦、小和卓木霍集占的妹妹。

康熙年间,新疆北路漠西蒙古准噶尔部大汗噶尔丹叛乱。为争取回人支持,迁喀什地区察合台汗之后裔诸王于伊犁,改立伊斯兰教白山派教主为汗。和卓木
遂掌新疆南路政教两权。乾隆十九年,准噶尔部复叛,并出兵驱逐两和卓出喀什。回部大、小和卓木乃求助于满清。乾隆以兆惠为定边右将军讨之,遂定伊犁。大、小和卓木得以还喀什。

然乾隆二十三年,回部大、小和卓木又叛。兆惠移平准部得胜之师南下讨之,竟被围于黑水。这便是《书剑恩仇录》中霍青桐大败清军之本事。明年,围解。
清军合两路之兵,大败回部。史载,乾隆二十四年,霍集占为其族人所杀,回疆遂平。这“族人”便是香妃的另一个哥哥图尔都、和她的叔叔额色伊。

但香妃并非是被献俘北京的。而是大、小和卓当初请满清出兵时送给乾隆的“礼物”。

大家都知道中南海的正门是新华门。但前清时此门称“宝月楼”,是乾隆专为香妃建的。因香妃远离故土,思念家乡,乾隆便将新疆回部迁来一支到北京西
长安街居住,称“回子营”。在南海之南建宝月楼,与回子营的礼拜寺南北相对。乾隆常携香妃登楼眺望,以慰其思乡之情。宝月楼建成于乾隆二十三年,其时回部尚未反叛。香妃得宠更在建楼之前。其初入宫时,封号和贵人。后晋容妃。与乾隆夫妻恩爱三十余载,卒于乾隆五十三年,享年五十五岁。葬于清东陵。所谓“因企图行刺乾隆而被太后赐死”云云,全系无中生有。

金冈@爱河.花城--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今欲改操吴王戈,只为久封越女剑。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