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西门庆必须死

竹清松瘦 目录 好文欣赏
1

  最后一滴血被擦干后,云蒸霞蔚,色彩斑斓,纯净雍容美丽,看不出丝毫的杀戮、阴谋、残忍和算计。上帝、佛陀、奥丁和宙斯四散溃逃,去做了历史书上的边陲蛮夷。玉皇大帝走进了灵霄宝殿,坐定俯瞰天上人间,满眼净是仙女文工团的羽衣霓裳,满心想着半夜里怎么偷袭月宫嫦娥的玉床,那嫦娥的身段比月还白比糖还甜,叫朕怎的按捺?正思想间,太白金星出班进谏,说如今天上业已大定,陛下当思细细的治理人间。
  
  玉帝问:啥?
  
  太白金星说:世上本无饮食、房屋、器物、车驾、杯盏。凡人劳苦一生,终日奔忙只为饥,才得饱暖又思衣。我们仙家所以能不劳而获、享用尊荣,是因为我们有杀戮人类、扶助人类、爱之则生、恶之则死的权力和能力,所以人类敬畏,香火祭祀,进贡无算。但仙家队伍和人类队伍,都需要管理才是。
  
  玉帝说:呸,既然我们爱之则生恶之则死,怕他则甚!你这厮,只顾聒噪!左右与我,把这厮鸟打将出去!
  便闪出巨灵神,提起太白金星一扔,飕一声去了天际……于是他成了太阳系里的一颗行星。
  
  
  
  后来,东胜神州遨来国花果山上一石头,感得天地精华,化而为猴。随后四海求艺,跟了边陲蛮夷,学许多旁门左道,在下界热闹。先去龙宫抢了定海神珍铁,让仙家喝不到特供饮用水,又查不了水表;去地府画了生死簿,搅乱了人类的户口统计。玉帝听发改委说户口统计被搞乱,没法如期通货膨胀了,大怒,欲招安之,命其为弼马温。不料这猴头甚是倔强,撕了诏书,踢了使者,喝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没的冷了老孙与兄弟们的心!
  
  玉帝知晓,龙颜大怒,便欲征伐。已经成为行星的太白金星电话奏曰:陛下息怒。此猴未有罪状,师出无名。可招其为齐天大圣,管理蟠桃园;再寻个错处,逼他下界;然后有了罪状,师出有名,再派十万天兵围剿了他。玉帝大喜,曰:卿一席话,令我如拨云见日!神算真如掌上观纹也!回来吧,别绕着地球跑了。
  
  过了两天,玉帝又一脚把太白踢成了金星:去你妈的,打不过这猴头,可如何是好?
  观音曰:陛下休慌,叵耐那猴头,有多少本事?只是天宫里诸将拥兵自重,不爱出兵。我有一计,可立擒猴头——只要请得如来佛祖做外援,便好。
  玉帝称善。果然如来佛祖一个五指山,收了孙猴。
  
  五百年后,观音说:陛下,这猴子刑期已满,该当如何?如今放他在人间,他必然生事;抓他来天上,却又不得干净。倒不如套他一个枷,让他在人间做个城管,扫除妖魔;待他过够了,便招上天来。那时他猴性也没了,人间疾苦也吃了,也肯当个仙家享受即得利益了。却不是好?还可以展示我们仙家特别宽容哩。
  
  玉帝抱着嫦娥曰:善。快去实行!
  
  观音又曰:此事须得有个记传,对凡人有个交代。可差一人下界,写篇小说,把孙猴被招安的美谈晓谕凡人知晓,大家当个乐子看,还以为孙猴是条好汉,而天庭也甚为宽容。如此可好?
  
  玉帝:好,这小说就叫《西游记》吧。
  
  
  
  却说那时清河县前有个官人,姓西门,单字做庆,在县前开着好大的生药铺。又开绸缎庄、当铺,专一放刁把滥,又浸润官府,与朝中亦有往来。家里娶着七八房媳妇,每日里倚红偎翠。这人贪心不足蛇吞象。却是:
  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又嫌房屋低。
  盖下高楼并大厦,床前却少美貌妻。
  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出门没马骑。
  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
  家人招下数十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一铨铨到知县位,又说官小势位卑。
  一攀攀到阁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来下棋。
  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哪是上天梯。
  
  
  西门庆享尽人间富贵,便欲成仙。先结交了一个修仙未遂的人,唤作杜子春,借此认识了昆仑山上老仙人。西门庆上门求拜,欲上天去。
  老仙人叹曰:我本化外散仙,以前不过是兜率宫传达室大爷,焉能成仙?
  西门庆捧出十万雪花银道:谁不知兜率宫是老君居处?
  老仙人叹曰:钱有甚用?哎,近来正欲练阴阳炉鼎之术,可惜少了个有缘人。
  西门庆捧上潘金莲道:小妾六儿,最善房中术。
  老仙人破颜笑曰:我看你根骨非凡,颇合天意。且拟个族谱来。听你姓西门,莫非是西门豹之后么?那西门豹有功黎民,上天也是应该的。来来来,我渡你上天。
  
  于是老仙人把五万两银子与了老君,老君把二万两银子与了王母,王母把八千两银子与了赤脚大仙,赤脚大仙把四千两银子与了王灵官,王灵官拿一千两银子与了南天门守将,南天门守将就许西门庆进南天门。西门庆感佩,又送了南天门守将一万两银子,南天门守将拍着肩说:你这人忠肝义胆,古道柔肠,我与你一见如故,待我与你拜个把子!!
  
  没一个月间,西门庆已和天宫八成的仙人拜了把子。王母赞他伶俐,老君夸他温柔。佛祖收了他的烂金袈裟,给他摩顶开光。玉帝闻知,也说这人甚好。前任天蓬元帅取完了经,成了净坛使者,那就许他做个天蓬元帅吧!西门庆走马上任,自有众神仙逢迎。说不尽这良辰美景、歌功颂德。
  
  且说这日,西门庆出门闲逛,却见对面霞云万道。视之,乃一仙半云半雾,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海鳞甲,手提一杆如意金箍棒。西门庆连忙叉手道:啊,斗战胜佛!
  孙悟空看看他:你是玉帝请来的救兵吗?
  西门庆:此话从何说起?
  孙悟空:休怪,休怪。老孙心理失常,看谁都想害老孙。
  西门庆:此乃仙家祥境,谁敢害大圣?
  孙悟空:看你这副聪明样,却是个银样蜡枪头。你本是地上凡人,此处是天上仙界。仙界可以不劳而获,随意享用人类果实。你我都是地上登仙,从此就能鱼肉凡人了。
  西门庆:正是正是。
  孙悟空:可你想啊,仙界好处恁多,如果人都上了天,谁还会挨统治呢?
  西门庆:大圣差矣。仙界是维护凡人,岂是统治凡人?
  孙悟空:唉,这就是他们的手腕了。纯以杀伐威慑,百姓不反了才怪。所以要先把仙家的统治正当化,说明我们高人一等,血统非凡。然后才能居高临下,表现我们护佑凡人。凡人这才会心悦诚服,甘受奴役。
  西门庆:咿,当年我对小妾说,夫是天,妻是地,夫骑妻天经地义,妻压夫岂有此理,与此异曲同工哩。可是大圣,上了仙界,岂不就太平了么?
  孙悟空:嘻,汝无慧根,不说了,不说了。
  
  
  这日潘金莲正与仙人行采补之事,忽见一个黄巾力士滚倒尘埃,叉手禀道:“好教娘子得知,西门大官人甚得玉帝器重,已升了殿前都检点。”潘金莲听了,心中忖度:“叵耐这厮薄情,自己当了天官,却叫俺在这里,日日陪这三寸丁谷树皮老道士厮混,却是苦也!”不由悲从中来,泪落如雨。老道士以为自己龙精虎猛,催得潘金莲情动,心中大喜。金莲问:“何时可教我上天?”老道笑曰:“玉体一具枪一根,世上如侬有几人?且图凡间快活,何必上天哩?你那官人,兀自不知苦处哩!”
  
  却原来西门庆在天庭,交游豪阔,欺男霸女。邀观音前来坐莲,逼弄玉与他吹箫。又仗着自己是殿前都检点,与佛祖有旧,就和二十八宿、八百罗汉,称兄道弟起来。赤脚大仙性子直,便来府里寻他。
  赤脚大仙:你可知上天的荣宠如夏季雨云,一阵风便可将之吹散?
  西门庆:我已久历人间的官场,知晓人心肮脏的秘密。
  赤脚大仙:你可知你势力愈大,愈容易遭人嫉恨?
  西门庆:我却知道一旦谨小慎微,反会遭人踩踏。
  赤脚大仙:仙家的立场一如人间,只会趋奉最后的胜利者。
  西门庆:我便是熟知此道,才逼迫自己变得强大。
  赤脚大仙:他日你身败名裂的瞬间,但愿会忆起我此刻的忠告。
  西门庆:多谢你善意的提醒,请收下我这支善意的脚气膏。
  
  
  没几日,河伯上书玉帝,说当年西门豹忤逆于他。如今西门庆既号称西门豹后代,定怀不敬之心。又有值日功曹报称,西门庆结党成群,必有私心。玉帝摇摇头,不说话。
  有土地爷来报,说西门庆在下界,毒杀武大郎,霸占潘金莲;坑骗花子虚,霸占李瓶儿,为恶多端。
  南天门守将出首道:我初见他时,以为他忠肝义胆,古道柔肠。没想到熟悉后才知道,此人污国害民,毒施人鬼,罪无可赦,侮辱仙女,连老母猪都不放过!我实在看不过去了!!
  
  玉帝震怒,召西门庆来庭对。西门庆看左右:二十八宿低头不语,八百罗汉不见踪影。
  玉帝说:既是你私德有亏,须容不得你。快快绑了。
  西门庆说:我愿削职为一散仙,求陛下饶恕。
  玉帝:拒绝。
  西门庆说:我愿削职做一凡人,但求为富家翁罢了。
  玉帝:拒绝。
  
  
  
  西门庆在狱里,孙悟空去看他。隔着栏杆,悟空摇了摇头:你倒比我想像中聪明。
  西门庆长叹一声说:上了这条路,死中求活而已。纠结党羽是死,默默无闻也是死,不进则退。
  孙悟空道:嗯。
  西门庆道:所以我纠结党羽,只为了人家对付我时有所顾忌。却不料他不拿此事说我,却翻我凡间旧帐。
  悟空说:所以你其实也后悔过,想来个两袖清风,不问世事?
  西门庆道:岂可得哉?要入这道,必先做些坏事。所谓投名状是也。以后要对付你时,自能把这些事抖出来整。其实每个仙人,早有都些凡尘俗事。他日要追究起来时,都逃不脱干净。比如你吧,再怎么化外散仙,他们若要整你,只要把你闹天宫的前科拿出来。所以上了天,便没有回头路了。人都想成仙,可是成了仙,便不能再当人了。
  悟空说:你晓得你最大的罪状是什么?
  西门庆说:因为我知道这一切的规则了,所以我必须死。
  悟空说:正是。
  
  
  悟空趁云而去,西门庆独自隔铁窗,望着薄暮的西天。仙女正在以彩袖云笔绘画天空,让凡人可以在黄昏时抬头观看啧啧赞叹。那是仙与人所能想像的,最尊贵、最华美的天空情景,是仙家竭力让凡人看见的天庭模样。云蒸霞蔚,色彩斑斓,纯净雍容美丽,看不出丝毫的杀戮、阴谋、残忍和算计。



« 上一篇: :下一篇 »

One Response to “乐活–西门庆必须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