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日奔忙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0

VER 1

终日奔忙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
绫罗绸缎身上穿,抬头却嫌屋子低。
盖了豪宅与大院,床前缺少美娇妻。
如花美眷伴身旁,忽虑出门没马骑。
买得高头金鞍马,马前马后少小厮。
前呼后应仆从多,有钱没势被人欺。
时来运转做知县,抱怨官小职位鄙。
做到尚书升宰相,朝思暮想要登基。
一朝南面做天子,东征西讨打蛮夷。
四海万国都降服,想和神仙下象棋。
八仙陪他把棋下,吩咐快做上天梯。
天梯太高没爬完,阎王发牌鬼来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爬到天上还嫌低。
玉皇大帝让他做,定嫌天宫不华丽。

VER 2

明代朱载堉一首《十不足》的散曲。

终日奔忙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又嫌房屋低。
盖下楼房并大厦,床前缺少美娇妻。
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人前无马骑。
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
家人招下数十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一铨铨到知县位,又说官小势位卑。
一攀攀到阁老位,每日思量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来下棋。
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那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阎王发牌鬼来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梯还嫌低。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