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中被遗忘的佳句·东方虬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2

卷100_8 【春雪】东方虬
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不知园里树,若个是真梅。
这首小诗的作者是东方虬,说起此人,似乎是无名之辈,唐诗选本上也很少提及。不过在武则天一朝,东方虬也是可以“身染御炉香”的宫庭诗人,还当过左史。这左史,是被武则天改过的官名,在其他朝代一般称为起居舍人。此官品级虽然并不大(从六品),但负责记录皇帝日常行动与国家大事,能够经常亲近皇帝,所以这职位也是相当重要的。像裴度、苏轼等许多人都做过起居舍人这个职位。
据说东方虬曾经打趣道,他的名字百年后可与西门豹(就是把巫婆扔水里的那个)作对。所谓“作对”,不是瞪眼打架,他是说如果做对联的话,其名和西门豹恰好是一绝对。也是,“东方虬”对“西门豹”,十分公正。可惜的是,东方虬的名字,百年之后,渐渐不被人知了。现在我们对他的生平事迹了解得很少,与之有关的是这样一个故事,出于《新唐书·文艺传·宋之问》篇:
武后游洛南龙门,诏从臣赋诗,左史东方虬诗先成,后赐锦袍,之问俄顷献,后览之嗟赏,更夺袍以赐。
武则天和群臣游洛阳南边的龙门山,让大臣们写诗比赛,东方虬捷足先登,先写成了,武则天一看不错,当场赐给他一袭锦袍。东方虬乐得嘴还没合上哪,宋之问的诗也写成了,武则天觉得宋写的更好,于是下令将东方虬的锦袍夺过来,转赐宋之问。于是留下这样一个典故,把赛文中获胜称为”夺袍”。比如杜甫在《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中就说:“龙舟移棹晚,兽锦夺袍新”。不过,在这个故事中,东方虬扮演的却是一个失败者的角色,甚至是个给宋之问垫脚的丑角身份。可以想像当时刚得到锦袍又立马被夺去的东方虬,是何等的尴尬万分。
其实东方虬的诗才还是挺不错的,现在他的诗几乎完全散失,只留下四首,我们也无从窥得全豹。陈子昂写有一篇《寄东方左史修竹篇书》,文中狠批了一番齐梁风气,却猛夸东方虬的《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并提高到“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的高度。可惜东方虬这首颇有建安风骨的《孤桐篇》早已失传了。我们也只好从他留下的四首小诗中选出这首来品读一下。
《春雪》这首小诗,明白如话,不用多解释。我觉得王安石的这首诗应该明显就是受了此诗的启发:“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当然,从诗意上来讲,王安石的诗更胜一筹。东方虬的诗中只是讲梅雪莫辩的情景,而王安石却用“为有暗香来”,突出梅有香而异于雪的特点,更多些说不尽的隐喻。不过,东方虬创作在先,而且这首小诗本身读来也相当不错。打个九十分还是能够得上的。常有人说:“第一个以鲜花比美人的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才”。其实也不见得,东方虬应该说是很早就将“雪”、“梅”并写的诗人,但他的这首诗却远不如宋代卢梅坡的“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以及上面所举王安石的诗出名,东方虬早于宋之问成诗,结果被夺去锦袍,早于卢梅坡、王安石二人以梅拟雪,却诗名不传,何其冤哉!故江湖夜雨将此诗推荐给大家一读,莫使东方虬复有夺袍之恨。



« 上一篇: :下一篇 »

2 Responses to “唐诗中被遗忘的佳句·东方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