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所有歌曲作曲家-左宏元先生简介!

竹清松瘦 目录 缘系新白
0

提起,就不得不提这部剧的音乐主创左宏元先生.
左宏元,笔名古月,是正统音乐科班出身的,在写流行歌曲之前,他已经是创作过很多著名儿歌,如“郊游”、“丑小鸭”,军歌如“蓝天白云”、“前程万里”的大师级人物了。他创作的范围很多元,也因为有深厚的音乐基础,使得他写歌的风格格外活泼,常可因人、因电影剧情,天马行空、恣意挥洒。

左老师成名的很早,台湾第一首打入香港市场的国语歌“今天不回家”就是他的作品,那时还是群星会的时代,他就已是流行歌首屈一指的大师,连刘家昌都曾是他的学生,还有台湾第一部连续剧“晶晶”的主题曲,也是他的作品,主唱者邓丽君更是左老师所一手提拔的。“海韵”、“千言万语”、“我怎能离开你”、“风从哪里来”、“君在前哨”都是出自左老师之手。连我们常听到的“娜奴娃情歌”、“山南山北走一回”这一类较有地方色彩,像是民谣山歌一般的曲子,也是他的大作。他歌曲中旋律之轻妙,让我不禁想将他举为流行歌中的“雷诺瓦”。

六十年代,流行歌曲与文艺电影紧密结合,算是市场行销学最成功的一种典型,那时左宏元、刘家昌、骆明道,并称为电影作曲, 背景音乐创作的三大家。而左宏元+琼瑶+凤飞飞的铁三角组合,更雄霸了台湾国语歌坛长达五年之久。随口一提“我是一片云”、“月朦胧鸟朦胧”、“一颗红豆”、“金盏花”、“奔向彩虹”你一定倍觉熟悉。这个时期左老师的作品偏向于三拍子华尔滋的旋律,相当口语化, 也因为故事是由琼瑶的原著小说改编的,通常就会以书中现有的歌词来谱曲,因此同一个歌词,可能出现好几个曲调的版本,如 “我是一片云” 就有(一)(二)两个版本、“奔向彩虹”也有(A)(B)两个版本,还有更多的插曲亦同,往往一快一慢,相互辉映,这在当时,甚至到今天都还是算是很特别的作法。除了主题曲外,电影插曲部分更有多首畅销程度更甚主题曲者,如神话(“梦的衣裳”电影插曲)、聚也依依散也依依(“聚散两依依”的插曲)…等。可能台湾最早的电影音乐在左宏元时代就已经成型了。

他创作的中期赶上了民歌风潮,左老师作品的风格也变得更为清新、毫无压力,配合当时新一代歌手的特质,他创作了不少歌手的成名金曲,如银霞的“你那好冷的小手”、陈淑桦“娃娃的故事”、沈雁“踏浪”、“在这里”,江玲的“我的小妹”……,有这些旋律明快、记忆点强烈的歌曲,要想让歌手不红恐怕都难,而这些不落俗套的歌曲不难让人联想到他所创作的儿歌,他这回运用回流行歌曲上,颇有一番妙趣;如同刘家昌之于孙仪一样,古月与庄奴的搭档在后民歌时期也是唱片上常见的黄金组合。

左老师后期成名的作品较少,但都有一定水准,他开始转向大型历史剧, 琼瑶清装电视剧的主题曲、配乐的创作及唱片监制上。综观他的作品里,有一部份是最特别,无法由别的作曲家取代的,就是小调风格,

他擅长加入台湾传统歌谣的元素(如歌仔戏)及中国传统的五声音阶,配合千回百折的转音,让他创作的小调歌曲,十足充满了韵味,当然也充分考验著演唱者的歌唱技巧。于此,发挥的最淋漓尽致的歌手,应为邓丽君、凤飞飞与蔡幸娟,如同刘家昌一般,左老师的歌几乎每位畅销歌手都演唱过,他对于流行音乐的贡献就是他创造了一条真正属于台湾风格的音乐,这是与当年东洋或西洋歌曲完全不同的路线

左宏元先生的访谈完整版,可以让我们更加了解这位流行乐坛的作曲大师

<>

我是从大学当助教的时候,大概是民国五十几年吧,在老师不反对的鼓励之下,我到中国广播公司,就是新公园,台湾广播电台去弹钢琴,那时候每周写一首儿童歌曲,“丑小鸭”“大公鸡”“好儿童”“太阳出来了”“蜗牛与黄郦鸟”等等,写了很多,每周发表一次的中广周刊,每个礼拜发表一次,很多年轻的妈妈都是听这样的歌长大的,这个时候对我的努力很大,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把儿童歌曲,有一点把它流行化,一般我们小时后的流行歌曲,我在大陆听到的,都是一句话连起来的,例如:”今天天气好”,就不能”今”、”天”、”天气好”,我想为什么不能改变一下,如:”走””走””走走走”、”呱””呱””呱呱呱”,我觉得跟动物的节奏比较配合,”呱呱呱呱呱,丑小鸭啊丑小鸭”从前的儿歌就是这个样子,一句好像是不能分割的,作曲不能分,所以我那时候作儿童歌曲,老师觉得好像还写的不错,那时候的儿童歌曲好像全台湾的小孩子都喜欢的不得了,对我的鼓励很大。
刚好姚苏蓉他们需要新歌,那时候台湾的国语歌刚有一个起步的机会,因为早期的台湾歌曲,都是日本歌曲,唱日本歌,或是日本的旋律配上台湾的歌词,这个大概是从光复前几年,就这样慢慢的开始了,就是日本旋律填上台湾的歌词,我很有荣幸,觉得是开创的,觉得融合了东洋跟西洋,所以当初我就写这个“今天不回家”“像雾又像花”“偷心的人”,当初我们也制作“负心的人”,这样的日本歌曲把它填上好歌词,我觉得很开心,也结识很多的好朋友。

我的笔名叫做古月,因为我们怕老师知道,所以不用自己的名字,古时候的古,月亮的月,这两个字并在一起,就是胡,我想写流行歌,胡乱写,胡思乱想嘛,字拆开来又很漂亮,叫古月,这是第一个艺名,其实我用了好多艺名,就是怕老师知道,那时候写儿童歌曲,写流行歌曲,全部百分百是兴趣。

然后到邓丽君的“彩云飞”“我真的离开你”“千言万语”,比方说“今天不回家”,现在由张艾嘉重拍,杜德伟有重唱,还有“千言万语”,我都很开心,当初写歌的时候,完全是个兴趣,从前没有人给我们钱,包括“海韵”,完全是自己的兴趣,我、姚苏蓉、白嘉丽、邓丽君,这个比较是外省的孩子,但是本省的孩子我也很帮忙他们,我没有分本省外省,好比说凤飞飞,她本来唱台语歌的,她妈妈拜讬我看能不能把她的孩子从台语改变成国语,我就说好啊,我就是一个兴趣,我觉得她那个沙哑的声音,以及本土的转音,转腔就写个很多流行的,她那个转音,我们越转越多,那时候多少受日本演歌影响,这种东洋式的台语歌。他们小时后吃过苦的,像凤飞飞她们,所以像凤飞飞、甄妮“晴时多云偶阵雨”,因为我那个时代,就是日本统治我们家乡的时代,所以日本歌我们听了很多,到了台湾以后,台湾的旋律是我很喜欢的,好比杨三郎的“失恋歌”旋律美的不得了,我就很喜欢那个旋律,国语歌好比甄妮的“晴时多云偶阵雨”,那我就把台语歌的旋律改成国语歌,中间再加上”呀~~”很好玩的,我觉得玩这个很快乐。

所以那时初期的流行歌曲,和我写儿歌的时候,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候。但是我穷得想吃一碗牛肉面是不可能的,没有钱,但是我生命最丰富,最幸福最快乐,所以那时候我开始与音乐结缘,所以古典音乐我的助教就没有做了,就真正的投身到流行音乐界。

<>

我讲一位很好玩的,白嘉丽,她是最美丽的主持人,但她要唱歌,所以我就请了我最好的兄弟刘家昌,他从前开始是我带他到唱片界当助教,我讲:“家昌,白嘉丽就请你做了。”白嘉丽就在那边唱,一边动作、表演,她唱歌会表演手动,还有表情,结果刘老师就不见了,只剩下工作人员,跟歌手白嘉丽。然后她问:“老师你觉得我唱的好不好啊?”再抬头一看,老师已经不见了,然后白嘉丽晚上就找我哭诉了,我半夜就找到家昌,他睡在床上,黑黑的,他睡觉把灯都关掉,好像有一点缺乏安全感的,那我就说:“家昌,起来起来!”他说“干什么?我要睡觉!”我讲:“你做老师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白嘉丽唱着你怎么跑掉了呢!”他说“全世界啊,白嘉丽只知道五个音,但是这五个音都不准。”他一定要歌手唱刘派的唱法,他一定要那个腔,不管男的女的都一样,一听他觉得爽,好像生命再现,每个人都在唱他的歌,他是在耍这个东西。
那我觉得怎么可以呢,一定要逼人家唱,那白嘉丽不是要她的命嘛,后来我给白嘉丽写“喜相逢”“可爱的陌生人”,每首都很红啊,她以后到全世界也都唱这种歌,手在动啊,身体在动啊这姿势,她也满快乐的,最近她还回国,家庭非常幸福美满。那时候我觉得很开心,对台湾的艺人啊,才是起步的时候,给我的信心很大。我开个玩笑,我当初这么多名人,我也没做她们经纪人,培养了一个姚苏蓉出来,马上就出了一个经纪人,培养个邓丽君,马上有另外的经纪人,培养个甄妮、凤飞飞…….马上又有经纪人出来,我从来没赚过歌手一毛钱经纪的,但是我觉得很开心,我跟她们艺人都是一辈子的朋友,相处的很好,我觉得很快乐。第一次我记得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白嘉丽这一段,满好玩的。
<>

曾经合作过印象最深的歌手,我想就是邓丽君。她很小,她也没交男朋友,裙子穿的短短的,到了屁股这边,好像跳芭蕾舞一样的,好可爱,声音好甜。那时候我叫她唱第一首歌,是连续剧的歌曲,那是小女孩找妈妈当然对啊,那就容易,但是后来叫她唱“彩云飞”,她讲“什么是彩云飞啊”,什么叫“我真的离开你啊”,我讲“不要离开你,就是你喜欢个男生,叫他不要离开你,就这么简单”,她说“我才不要,离开就离开嘛”,小女生怎么知道呢,跟她讲了很多,那么小却唱的很感动人,甄珍跟邓光荣主演,琼瑶的小说,那么小女生怎么唱呢,后来他们说怎么唱的这么好,竟然是小女生。到第二部电影再唱唱“海韵”就更笑了,“海韵”更难,徐志摩的诗我改编的,她这个小孩子居然唱的那么深刻,所以她这想像力非常的丰富,非常聪明过人,非常有天才。

所以我印象最深刻是邓丽君,她少女初长成,从香港回到台湾的时候,她就高兴的不得了,因为护照的问题,日本不让她进来,她拿着印尼的护照进来香港,说她是假护照,因为那时我们台湾的歌手,为了到这一国,到那一国,为了要方便一点,难免有这种状况发生,邓丽君让我在香港给她做了一首歌叫“军在前哨”,就回国来劳军,这个事情就结束后就回国了,回国了以后,我们在南海路的录音室,唱“军在前哨”,准备劳军,唱了两句,问:“老师,你觉得差不多了吗?”“再唱两句我觉得就差不多了”,我说:“好了好了”,她说:“我马上要走,我妈妈马上要来了,爸爸要打电话来,说我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讲:“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嘛,你告诉我嘛,不然你自己打电话。”她说:“不要!不要!”,她为什么不要你知道吗?她跟几个同学约好了,到disco去跳舞,几个男生女生好朋友嘛,她讲:“有时候同学打电话来,知道我回国了,大家去喝咖啡啊,跳跳舞啊,去发泄发泄,年轻人嘛!”这边我拿皮包,说我来了来了,这边妈妈也拿皮包,那我回头问:“妈,你干什么。”妈说:“我陪你去。”我说:“怎么?我不要啦,人家都没有妈妈陪。”妈说:“爸爸讲了,我一定要”她就怕她爸爸,所以邓丽君爸爸一死掉以后,就没人管得住了,小女孩革命了,所以后来有很多笑话,与家庭革命有关的。

假如这辈子身边有人好好照顾她的话,我想到现在应该是颠峰的,应该这时候就像蒂娜透娜,我想她这时候应该比她还强,东方应该是,像这种音色、技巧、呼吸控制到现在恐怕还没有人超过她,因为她具备了两样东西,就是我常常讲的,一定唱出来以后不管再难的旋律,再高深的旋律,再变化的旋律,但是你要唱出来以后,能不能让这个旋律有似曾相识的的旋律,这个旋律似曾相识,不管难唱不难唱,到了邓丽君嘴里就变成似曾相似的旋律,第二个好像让你心里有个共通的,一个深入浅出的感觉,一个语言,所以邓丽君歌里面有这两点,这两点像深深打动我们,再来她声音可能年轻,声音里面就是甜蜜蜜的,带有一点点的小小的哭腔,好可爱!就是他这个声音里面包含了两种东西,就是我们常常讲的,一个叫快乐,甜甜就是快乐,一个叫悲伤,哭腔就是哭泣,我们人生莫过于要我们两样事情,一个要快乐,一个是让我们自己哭泣,一个是令人快乐,一个是令人哭泣,所以我们音乐文化艺术,都是朝这两样去做,所以给我印象最深的歌手,我想是邓丽君。
<>

最难忘一次的录音,我想应该是齐秦,因为我拍第一部本土的电影就是侯孝贤,我觉得侯孝贤非常有才华,他跟另外一个名摄影师,跟着林凤娇,就是成龙的太太,他们三个人住在弥敦道的弥敦酒店,那时候晚上打电话给我,然后他们两个都想做导演,他们两个说,万一这个戏连不起来,左老师那怎么办呢?我讲连不起来的话,我就把它烧掉,没关系,假如你们是不是对自己有信心,两个都说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我就尽我的能力帮助你,所以一个人都拍了第一部,一部是“我踏浪而来”,最近徐怀钰有翻唱“踏浪”,侯孝贤这一部是齐秦第一次出版唱片,他那个男生又酷,头发长长的,从背后一看以为是女生,我就喜欢这样子,我觉得时代应该来临啦!耶稣为什么不能唱歌,耶稣留长头发,他省钱,他不要剪头发,所以才留那么长嘛,有的人爱漂亮,-两礼拜三天就剪一次头发,齐秦就是耶稣那个样,我觉得很特别,男孩子为什么不能留长头发?那我就问齐秦他就说:留长发又不妨碍到别人,不妨碍到别人就好了嘛。我就说对呀,他没有妨碍到别人啊,那个时候电视、电台,留长头发都不准上电视的,那时候男孩子留长头发走在路上别人都会指指点点,甚至别人会骂你,骂你人妖,不男不女,有没有?这种情况之下,他为什么留长头发?他就有这种人的气质,在音乐上的,有不同于一般人,唱这个歌啊,你看唱那么久,那个男生的味道,那种声音的控制,那种内敛,那种声音的感受,到现在他还保持大家所肯定,长头发应该是摇滚,应该是声音粗粗,他没有粗,他声音非常细,细的不得了,所以我说他的声音呢,唱出来是一种会哭的男人,难怪女生很多人都喜欢他,就是他的歌声是非常能够打动女孩子的,因为女孩子比较感性,所以我对齐秦的印象是很难忘的,这一次的录音,很会唱,你只要给他的歌,他自己情绪来了后,他自己马上再创造,比你原来还要好。
<>

我喜欢音乐的型态,例如小时候听过的戏曲啊,那时候的歌曲啊,以及各地方的民谣、东洋音乐、西洋音乐,或者各种民族的音乐,世界音乐我都很喜欢。

<>

我就是希望,老早我就说,我们这个音乐的脚步,一定要跨出去,不可以死守,好比我们台湾就是歌仔戏的调子,或者我们就是哪一种旋律,这样子的话,我们的音乐永远跨不出去,永远不能跟世界在一起,但是我们的特色,我们保留了,把他们的五颜六色,装扮我们,装扮我们东方的,本土的音乐。

<>

我也不算成功,但是我很快乐,就是说假如没工作的话,我就糟糕。

<>

我本身从前很好玩,突然从事写儿童歌曲,然后遇到家昌,他的美术很好,美术非常好,第二他英文歌听了很多,听美军电台,他跟我在一起我们两个就拼命写歌,他写”梅兰梅兰我爱你”,我就写”美酒加咖啡”,他写个”往事只能回味”,我就写”你怎么说”,我们那时候写的歌,是对着酒家女、舞女,我们到台湾开始写歌的时候,那时候还是封建时代,舞女、酒家女,到了30年代,到台湾40年代了,慢慢50年代了还是歌女、舞女、酒家女,这个对女性的一种不尊重,有钱没有钱,大家立足点平等的,我们那时候做的时候,正是”那卡西”最风行的时候,那时候刘家昌觉得,唱片公司老板赚了钱以后,每天带我们跑三四家酒家,就这样我们两个到现在都还没学会喝酒,结果他们每个老板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那个刘家昌后来告诉我老大我们拍电影,不跟他们玩了,没有意思,就说他们这班人,class很低,因为说实在的,早期他们作唱片生意的,都是盗版出身,到日本唱片,把日本唱片买一张就来盗了,或者跟朋友借一点钱,用个日本歌,配上台语歌词,中了就每天喝酒,不中的话就躲债,躲起来,他们叫走路,满好玩的,后来跟刘家昌开始我们就拍”往事只能回味”,我记得”往事只能回味”第一男主角就是刘家昌,第二男主角就是尤雅,唱歌就是他,然后这个戏上影轰动,我们到处挂了牌子到处宣传,到最后我们没有收到一块钱,现在底片在哪我们也不知道,这就是一个很好玩的电影开始,所以我后来就做了很多电影,发行很多电影,也做了台湾的院线,也盖了电影的大楼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