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
3

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


[译文] 鹅与鸭完全不知道春天已经过去了,还在那里随着流水争先恐后地追逐着水中的桃花。
[出典] 北宋 晁冲之 《春日》其二
注:
1、 《春日》 晁冲之
阴阴溪曲绿交加,小雨翻萍上浅沙。
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
2、注释:
阴阴:草木阴阴。
趁:追逐。

3、译文:
浓浓的树阴下流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绿荫、绿水互相映衬;小雨淅沥,翻动着水面上的浮萍,浮萍摇荡着漂上了浅浅的沙滩。鹅鸭不知道春天就要过去了,还嬉闹着顺流水去追赶飘落在水面的桃花呢。

4、晁冲之,宋代江西派诗人。生卒年不详。字叔用,早年字用道。济州巨野(今属山东)人。晁氏是北宋名门、文学世家。晁冲之的堂兄晁补之、晁说之、晁祯之都是当时有名的文学家。早年师从陈师道。绍圣(1094~1097)初,党争剧烈,兄弟辈多人遭谪贬放逐,他便在阳翟(今河南禹县)具茨山隐居,自号具茨。

5、这是一首寓情于景的惜春诗。全诗四句四景,小溪明净,细雨翻萍,鹅鸭嬉戏,桃花逐水,画面十分鲜明,历历如在目前,令人悠然神往。诗人以鹅鸭“趁桃花”的景象寄自身的感慨,春已去尽,鹅鸭不知,故欢叫追逐,无忧无虑,而人却不同,既知春来,又知春去,落花虽可追,光阴不可回,诗人的惜春之情,溢于言表。

6、《春日二首》是诗人晁冲之晚年的作品,“惜春”是它的主题。诗的前两句是“阴阴溪曲绿交加,小雨翻萍上浅沙”。作者摄取了春景的一个小场面:草木荫荫,夹溪而生,而溪水之绿与两岸植被之绿交相辉映;细雨打在浮萍上,浮萍随水泛动,荡漾的溪水,甚至把一些浮萍冲到水边细沙上。
这是一个非常精细的特写镜头,如果不再有其它内容,它应该是“静美”的。但作者没有将笔触定格在这里,而是巧妙地别开生面,原来溪中的鹅鸭争先恐后地游来游去,追逐着落在水中的桃花呢。
写景逼真,画面感强,生活气息浓,是本诗的特点。特别是“争随流水趁桃花”一句,用争、流、趁三个动词,鲜明地凸现了鹅鸭争先逐桃花的自然景象,非常生动活泼。作者在组织这两句诗时,用“不知春去尽”暗扣“流水趁桃花”,更流露了幽幽淡淡的惜春情感,浓而不显,余韵不尽。

7、随着郊游、猎狩的结束和春耕、农忙的开始,春天便要结束了。
“游人不管春江老,来往亭前踏落花”(宋.欧阳修),与“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宋.晁冲之),通过对游人、鹅鸭任意践踏落花的惋惜和不安,抒发作者对春光即逝的留恋心境。
“浮萍断送春归去,尽向东流载落花”(元.宋无),写春天就要归去,夏日即将来临,流露出作者对春光短暂的感慨。“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唐.杜甫);“莫怨春归早,花余几点红(清.翁格),写春天再美好,总要离我去。因而作者心生感慨,与其空叹春光流逝去,何日春又归,还不如珍惜春光好,蓄芳待来春。

8、春在清澈小溪里。“阴阴溪曲绿交加,小雨翻萍上浅沙。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这是宋代诗人晁冲之的《春日》。小溪明净,细雨蒙蒙,鹅鸭嬉水,桃花随波而漾。眼前美景,历历如在目前,令人悠然神往。无奈,春已去尽,鹅鸭不知,欢叫追逐,无忧无虑。凡尘人间,时光荏苒,既知春来,又知春去,落花虽可追,光阴不可回。
春在窈窕柳梢间。高高的柳树碧玉妆饰,翠绿晶莹,宛如名贵的宝石。柳枝轻拂,自然垂直,轻盈柔美,犹如丝带。柳叶精巧细致,形态万千。世间哪有如此妖娆妩媚的女子,是谁有这样的袖珍手法,来描绘裁剪这么绮丽的衣裙?当然是二月的春风,它是一把神奇的魔法剪刀。这“剪刀”裁制出嫩绿鲜红的花花草草,给大地换上了新妆。的确,“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贺知章的剪刀正是春天自然活力的象征,是春天给予了人们美妙的启示。
春在啾啾鸟鸣中。“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这是黄四娘家门前的黄莺声声鸣唱。“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孟浩然的春梦了然无痕。最幸福的睡眠就是自然醒来,窗外,到处是鸟的身影,到处是鸟的欢笑。杜甫草堂边,新绿的柳枝上有成对黄鹂在欢唱,一派愉悦景象,有声有色,构成了新鲜而优美的意境。“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鸟儿成双成对,呈现一片生机,具有喜庆的意味。白鹭自由飞翔,姿态优美,自然成行,晴空万里,一碧如洗,色彩鲜明,图层跌宕。心情好,一切都美不胜收。
春在诗句里苏醒了。一切都充满了希冀……

9、 春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这是大散文家朱自清的感受,是沥沥春雨活化了春天,灵动了春天,张扬了春天。有多少人,旁若无雨地在春风里流连徜徉,让雨儿淋湿了头发和衣裳啊!“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北宋诗人秦观的《春日》带着些许浪漫。瞧,雨后庭院,晨雾薄笼,碧瓦晶莹,春光明媚;芍药带雨含泪,脉脉含情,蔷薇静卧枝蔓,娇艳妩媚,有情有姿,随意点染,参差错落。人,近乎痴傻于这唯美胜景。
春天的傍晚斜阳披丛树,绿地与天接,犬欢叫,人晚归。不免吟起南宋诗人杨万里的又一首《春日》:“远目随天去,斜阳着树明。犬知何处吠?人在半山行。”他把我们带进全景式的春之氛围,让我们体会春之境的美妙,春之色的绚烂,春之味的浓烈,春之声的和悦,置身其间,谁不会敞开胸襟,尽情欢歌呢?
暮春时节,不免勾起惜春思绪,这不, 宋代诗人晁冲之的《春日》:“阴阴溪曲绿交加,小雨翻萍上浅沙。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为我们描绘小溪明净,细雨翻萍,鹅鸭嬉戏,桃花逐水的鲜活情境,令人悠然神往。
信步于春天的诗园,透过感春的心门,就开启了绿意盎然的通道,置身于活力无限的自然。

10、桃花固然可爱,可由于花期太短,十天左右便花谢萼残,色衰香逝,若遇风雨,更飘零一空。故而,李白因有诗吟道:“桃花开东园,含笑夸白日。偶蒙春风荣,生此艳阳质。岂无佳人色,但恐花不实。宛转龙火风,零落早相失。”刘禹锡则将易衰的桃花比作薄情的男子,传神地袒露出一位热恋中的少女微妙、细腻而又复杂的内心世界:“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王建的《宫词》却以桃花作比,倾诉出宫女长囚深宫,年华虚度的无限惆怅和痛苦:“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然而,飘零的桃花,在他人笔下却又呈现出全然不同的意境:“夹道桃花新过雨,马蹄无处避残红”;“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你看,诗人的妙笔稍加点染,这无声飘落的桃花,顿时便显得生机勃勃,别有意趣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3 Responses to “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