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3

夜读嫣子危《流莺》

流莺飘荡复参差,渡陌临流不自持,
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风朝露夜阴晴里,万户千门开闭时,
曾苦伤春不忍听,凤城何处有花枝。

真真说起这文,还要从李义山这首《流莺》诗说来的,若非晚间突然想起“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一句,也断断不会去翻看嫣子危这文的。

她的文章,总是带着一丝轻柔的残忍,看似无限美丽,实则残酷非常。那些隐匿于璀璨光芒下的男人或女人,都透着一些与世无争的妖艳,一些无能为力的惋惜。这样的文,我是不爱读的,那些字里行间的无奈、无力、无心与无情,总是叫痴心如我者,多心如我者,遍体鳞伤……

《流莺》中过场人物不多,年轻的相国司马燕玲,无心无情又惊为天人的赵清持,自傲自负的王,意气风发的三少主,美丽骄傲的公主,聪慧的丫鬟婉儿,还有那个高声漫骂的被当做祭品的少年……

这些所有的人中,赵清持,祸水红颜,红颜祸水。可这被世人说了不齿说了下贱说了这与那的赵清持,在年少的三少主眼中,只得了简简单单一句话,“你最合白色。”

看到这处时,想起了一个人。我不知嫣大灵感来自何处,是不是借了此人的一些个什么,然读着读着,那个人的形象慢慢渗入脑子,却不明朗,不清晰,只如烟灵水色般盘绕来去。直到看到番外,司马燕玲阖了眼,他说,他刚来此处时什么都不懂得,不高兴的时候身边的人就要倒霉的。这才想起了,我联想到的究竟是谁。

赵清持纯粹,赵清持聪明得很,错只错在,不该与那少年在夕阳下相遇。
从此就是,天河水倾……

这样的清持,莫不是像极了那上了断头台的美艳公主?

我自知晓这样说怕是招人恨的,然,还是要说,玛丽安施洛特公主也好,赵清持也罢,都犯了一个过错。他们都是好的,可偏偏,要到这个浊世上来走上一遭。

清持不是自欺欺人自做清高之人,相反的,他倒是清楚的很,自己是什么人,做什么事,从不曾乱了阵脚。昏君在朝,他名上狐媚惑主,暗暗却在和司马燕玲做对,为的是不要他成就好事。这却不是为的什么大义,说穿了,也不过他偏生的爱看那人为难而已。

也只有这样,他才注意到他。
也只这般,他才记起有个赵清持。

他对他那样的好,他把他带出一片小小的天地。而这些变故,是那白衣人向往,却承受不住的。司马少爷像是个经验老到的技师,把这美玉选走,却不加以照顾。可偏偏的,他又没有什么过错。

他要好好赚得功名,功成名就了,方能救他走。
所以他要离开。
可他离开了,赵清持却做不回原来的赵清持了。

有些东西一旦变了,就再难拼凑回去。

是以,只得渐行渐远,直到不能回头。

他们已经回不了头了。
不管新王是否宠幸清持,不论相国是否叛变,他们都回不了头了。

有缘无分

若说这文中最爱,却是清持掩了姓名,与阿良到了军中那段。他亦是过过清苦日子之人,也曾是芸芸众生中小小的一个。一路上,他玩尽把戏,把那善良的老实人欺负个透底。可等到酒席散尽,他不再能做士兵小丁,仍做回了高高在上的赵清持时,一切都不相同了。那年轻的士兵想不通,这个人,就是那声名狼藉的赵清持。如何受得住呢?就如同你身边的朋友,忽的有一天说,对不住了,我要回天上去了。

如是一般的。

许是阿良当真就没想过,再者,说不准,他只是不敢想而已。那个少年,拿不得枪,举不动刀,生得比天仙都好看,出门骑马走不得多远便要好好睡上一觉……怎么看,都不像是普普通通的士兵不是?说不准,那个善良的老好人,只是不敢想了,要说嘛,红颜祸水的赵清持,不当是娇纵异常美艳无方的吗?

怎生是得,这般模样?

其实,赵清持,本不当是这般模样的。他应是那被送上木筏的少年,献了神明做了祭品的呀。曾经的赵清持,只是个远远的看着少年们玩闹而不敢靠近的孩子;曾经的赵清持,白衣净衫,腼腆无辜。曾经的他,对着那越墙而入的司马家的孩子浅浅一笑。他说,我不是鬼,我叫赵清持。

是谁让他们万劫不复的?清持只是单纯的等待,等待司马燕玲的承诺兑现,等待被当作神明的祭品,等待能从那高高的墙院中走出去。他一生心系之人只得一个,司马燕玲,只得他一个,只有他一个。

是他给了清持希望,是他将他推入地狱,又是他,最后深情款款,说是天下权力,都比不上清持一人。

这样的相国大人,叫人爱不上,恨不起。

清持对新王,并不爱恋,王之于清持,并不是可有可无。王并不一定爱他,但是王需要他。清持是个不清不楚的妖精,凤仙花火,水精风灵,看得到摸不透,他总是就在眼前身边却又像是马上就要消失得踪影不见。王需要他,但那决不是深入骨髓的情。

王的真心,全给了家国天下。

清持知道王的念想,所以活得并不难过。可是面对司马燕玲,聪慧如他,却不知道那人究竟要些什么。若说爱他,那人轻薄侮辱他;若说恨他,那人何必收留与他相似的少年,又何必为他取天下而命丧九泉?

司马相国是爱他的。只是这份爱对他来说太过沉重,太过艰难,太过叫他失了冷静不知所措……也因如此,这份感情他不敢要。不敢要,不能要,所以决不想看到。

可华胥幽梦焉能妄断?他终究是爱得太过于沉重,所以才要背水一战,也不过为的是断了个念想罢了。

红颜祸水,祸水红颜。

恰似流莺。



« 上一篇: :下一篇 »

3 Responses to “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