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注意的麝月:那些掉进人堆里找不见的姑娘

竹清松瘦 目录 品读红楼
0

她们不特别漂亮,也不算难看;不特别聪明,也不算傻;不特别能干,也不算笨;不特别有想法,也不算没头脑;不特别招人喜欢,也不让人烦。总的来说,她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这让她们平凡得近于平庸,普通得非常普遍。
和那些因各方面出众而引人注目的女性相反,她们是一群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姑娘。她们朴实无华,似乎缺乏光彩。很多时候,她们都是可以被忽视的人,但在人生的某些时刻,她们会悄无声息地显示出她们的重要性。
就像《红楼梦》里的麝月丫头。
麝月不是怡红院的尖子生。论温柔贤惠,她不如袭人突出;论貌美手巧,她赶不上晴雯。没有太多可以凭恃的东西,倒让她少了竞争之心,生就一份随和与淡定。
宝玉要替她篦头,她安然受着,并不觉得是怎样的亲近和荣宠。只篦了三五下,被忙忙进来取钱的晴雯见到,醋意大发,冷笑挤对:“哦!交杯酒儿还没吃,就上了头了。”麝月也不回嘴,只对镜和宝玉相视笑笑。
麝月可不是不会吵架,相反,她是怡红院头一个吵架高手,晴雯“急红了脸”对付不了时,机关枪一样言语响快,把闹事的婆子连唬带吓轰了出去的,是麝月。怡红院里吵闹起来,袭人会自然而然地搬麝月当救兵:“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而且麝月每次都一出手就见功。一流的拌嘴功夫在身,却不和冷嘲热讽的晴雯辩驳,是她肯让人,更是她漫不在意,心境轻松。
晴、袭多少都有些在宝玉跟前争宠的心思。美貌温柔、聪慧能干的女子,或者自以为美貌温柔、聪慧能干的女子,总不免有些抱负,有些志向,有些想法。袭人会有“争荣夸耀之心”,晴雯见宝玉亲近别的丫头就来气。只有麝月这样的姑娘,不会心怀灰姑娘的期冀,她从来就知道王子肯定不是自己的,不贪图,不妄想,内心宁定,随遇而安。
袭人会和晴雯比,说“她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麝月天生不具备争座次的资本,也不怀争座次的心思。
麝月是安全的,这种安全,是双向的安全。对身周的人们而言,她是一个安全的伙伴,熟稔、亲切、温和,永远不会被视为敌手。她和袭人亲厚,深受袭人信赖,直到袭人最后离开,还会嘱咐宝玉“好歹留着麝月”;和晴雯也相处无忌,言笑晏晏,晴雯撕扇,她骂“造孽”,晴雯病了,她一直看护,晴雯半夜会央她倒茶。
她也由此获得了自身的安全,可以最大限度地规避木秀于林的风险,不会成为人群中的靶子。她不会因“风流灵巧”而“招人怨”,被人“毁谤”,也不会像袭人,因为事实存在的竞争关系,以晴雯之去而见疑于宝玉。
王夫人对麝月的评价是“粗粗笨笨”,其实她只是不显山露水。如同今天总结的“第十名现象”,那些不拔尖的、位居第十名的学生身上,往往深藏着难以预想的潜能和创造力。怡红院的几次仆妇闹事,都是麝月一手弹压,心思缜密、逻辑严整、词锋犀利,袭、晴都束手无策时,才会有麝月挺身而出,展示她的机敏和辩才。
善良温和,心地宽厚,安守本分,息事宁人。那些掉在人堆里找不见的姑娘,她们从来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女主角,不具抢镜的资本,也没有抢镜的意识。她们无声而从容地过着属于自己的安宁日子,尽自己的能力和职责。直到有一天,有需要的时候,身体里蕴藏的潜能和韧性爆发出来,让她们成为一种力量,甚至一种支撑。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女性的平凡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了。

——摘自《会得美人无限意》 周珣 著 外文出版社 《广州日报》连载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