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
2

【南唐】冯延己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
魂梦任悠扬,睡起杨花满绣床。薄幸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
释义
细雨打湿了的青草,映出流动迷离的光彩,每一年都伴随着幽怨滋长。
凤楼中多少往事,如同四周笼罩的烟雾,一片茫茫。
镜中所铸鸾凤、衣上所绣鸳鸯均是惹人断肠。

魂梦悠扬不定,醒来杨花扑簌,堆满绣床。
门半掩着,负心的人儿不见归来,斜阳西下,只教人在这暮春时节流泪心伤。

《南乡子》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
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
魂梦任悠扬,睡起杨花满绣床。
薄幸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
这是一首借景咏草之作,勾画了一个置身在细雨中的怨妇,来抒发个人的淡淡相思之愁。虽然词有浓浓的柔美味道,摄草之魂,正是为摄怨妇之魂。但是写这首词的不是女子哟,而是多情的才子冯延巳,他的词多半都是高楼拥衾、对镜伤神。由于他身为当时宰相,生活优裕、舒适,故此他的词写闲情逸致辞多,感觉文人的气息很浓。
词上片“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写当时的景色,一派江南烟雨的凄迷之图,流年如水,惆怅如草,年年在蔓延。“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通过远处烟雾之中阁楼,思绪转折,想到了江南烟雨里众多的风月,想到了自己。紧接着则是写一个美艳的女子依靠着栏杆,看着雨水之中的野草和花,想着自己对心爱之人的期盼和怨。整首词看起来很像是南唐江南歌姬谢枝娘自己所描绘,其实不然,是多情的才子冯延巳在和谢枝娘离别二年之后所写。他并不知道当时谢枝娘已经成为了一个弃妇。沦落红尘,再度为卖唱的歌姬。一句“薄幸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便让南唐江南歌姬谢枝娘不得不离开自己一直爱慕的南唐宰相冯延巳,一直到临死,手中还握着他为自己所写的词。真可谓是千年红颜,终究乃一痴情女,匆匆来,匆匆去,带走的是一生的回忆,留下一声长叹。
纵观整首词,可以说,这一句“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用的妙,既承接了上一句的景,又将景和人融合为一体,引出作者想写的心情。此句承上启下,至关重要。 特别是“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真的是勾起了作者心头的无限事,读来也感觉自然,毫无故意雕刻制作。自古以来,在文人眼中,江南的烟雨原本就是一团淡淡的愁绪,借助眼前之境,勾勒作者婉约柔美的爱情故事,这样的安排,可谓是水到渠成。冯延巳的词在文学创作上,也是一直使用这样的方法。三言两语,借景开头,而引出大量的心情描述,落情在后。这样的自然,可能与他多情又关系吧。他相貌儒雅,而且性情温和,和他亲密接触的女子也是人多如牛毛。
比如这首词里所描绘的就是他众多红颜知己中的一个,南唐江南歌姬谢枝娘。作为一名歌姬来说,如若能遇见面容清秀,才华出众的男子,而且此人还是当朝高官,可谓是难得。攀上这样的人物,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时有发生了。十五岁遇见这样的男子的谢枝娘,一等就是五年。五年,就为他一个人,洁身自爱,拒绝和任何人有什么暧昧纠缠,但是如此决裂的痴情,却让她目睹了冯延巳和众多歌姬缠绵的场景,也听多了关于他的传说,她身心憔悴,所有的梦破碎了,人也累了。终于,在二十岁带着一身的遗憾,不得不撒手西去。
时隔多年,身为宰相的冯延巳巡查经过此地,看见那个“香艳居”,依然还是置身在繁华最深处,绣楼上,依然是有人还在弹拨着他当年在这里创作的歌曲。当他踏上“香艳居”的楼梯,发现物是人非。经打听,才知道一代名震江南的当红美艳歌姬谢枝娘已经于一年前,离开了人间。不过,众多姐妹依然还保存有她的衣物,看见她曾经用过的东西,冯延巳心微微颤着。他怎么也没想到,当他再度重游“香艳居”,看着一切依旧在,只是人已随风去。忍不住叫唤歌姬再度为自己演唱那首《鸾》。写下这首《清平乐》:
雨晴烟晚,绿水新池满。
双燕飞来垂柳院,小阁画帘高卷。
黄昏独倚朱阑,西南新月眉弯。
砌下落花风起,罗衣物地春寒。
这首同样是刻画一个在烟雨里的一少女倚栏凝望西南的一弯新月的情景。但字里行间依然洋溢着孤眠的凄冷,和忧伤的思念,倾吐着难以说出的内心苦闷。写完,他一直静坐在阁楼前,等到黄昏才离去。多年之前,谢枝娘也曾日夜黄昏独倚朱阑,等待着冯延巳,可惜啊,相同的情景,相同的心情,却相隔多年才重复。多情的冯延巳怎么也没想到,歌姬也如此的情深意重,一生只和他一个男子亲密接触,也只为他一个人脱下罗裙。一夜的缠绵,换取了谢枝娘的五年。五年啊,五年。真的难以想象,五年对于一个美艳的歌姬来说,可能遇见多少个多情的才子哟,会有多少个机会可以改变自己。为什么不在众多商贾中,选择一个宠爱自己的人从良,这样的生活也安逸哟。难道就他冯延巳才是你命中注定的人吗?是不是在来生,谢枝娘你还在奈何桥上这般,黄昏独倚朱阑,芳草年年与恨长呢。
如此宛如火焰般的爱恋,到处撒播柔情的冯延巳是否懂得珍惜呢?为什么总是要等到蓦然回首,才知道原来自己拥有过,只是当时已惘然呢。想来,爱情真是魔鬼,怎么就如此忍心,让一个为爱而生的女子,就这样香消云散了呢?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命中注定之说,冯延巳和谢枝娘的邂逅,是错过了时间?还是真的如网上所言,情已欠费、爱已停机,缘份不在服务区、思无应答、想也占线、爱情只是一个人的事情?



« 上一篇: :下一篇 »

2 Responses to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