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多少事,弹指一时休。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Tags:
1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说起唐朝的诗,人们想起的名字一定是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这些名家。很少人会想到司空图这样一个陌生的名字。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当我打开百度,搜索唐朝诗人名录时,还真的找不到他的名字。说明后人从没将他列入唐朝诗人的行列。

不过对诗有研究的人,一定会记得他。因为他着有一部《二十四诗品》的书。他的“韵味说”:“韵外之致、味外之旨、象外之象、景外之景”。也还是现代诗家,所力求要达到的一种境界。

虽然,他的诗作不多,但,他对诗的那份雅,却是我十分欣赏的一种意境。“玉壶买春,赏雨茆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荫,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这是司空图在《典雅》中所描绘的景致。

虽然窗外春雨绵绵,虽然那容身之所,只是一简平常的茅屋。但,温上一壶美酒,相邀几位好友。听雨击茅顶如歌,赏修林茂竹如画,论山水悠然如诗。雨过天晴之后,天上白云悠然,林中群鸟相逐。弹琴者醉眠于绿荫之下,静听处唯有飞瀑潺潺。入眼皆是花,花落却无声,人融于景,亦变的淡泊如菊,唯有如此,此生方能有韵可读。这就是文人骚客们想要的仙境。

王羲之曾在兰亭写下过书法圣书《兰亭序》,然而,在魏晋时期,那些齐聚兰亭的文人,以及“竹下七贤”不也是在那样的仙境中,才孕育出,被鲁迅先生誉之为“魏晋风度”的文人风骨的吗。

我不想深究司空图归隐的动机,但,我很欣赏他“将取一壶闲日月,长歌深入武陵溪”,“侬家自有麒麟阁,第一功名只赏诗”的情怀。面对大权在握王重荣他不屑一顾,王重荣没法就设下骗局,让司空图为其做一碑文,得手后赠绢数千匹以此示好。而司空图更绝,他将绢堆放到虞乡市上,任由众人取用,以示洁身自好,不攀权势之心。唐昭宗即位后,曾先后数次召他入朝,拜舍人、谏议大夫、户部侍郎、兵部侍郎等职,他都以老病为托,坚辞不受。

在他隐居的王官谷庄园,修有一个取名叫“休休亭”的亭子,并对这个亭子做这样的诠释:“休,美也。既休而美具。谓其才,一宜休也;揣其分,二宜休也;耄而聩,三宜休也。而又少而坠,长而率,老而迂,是三者皆非济时之用,则又宜休也。”伟人曾教导过我们:“人贵有自知自明”,纵观当今的社会名流与精英,那一个能拥有他这样的自悟自明之心呢?

然而,不管是什么样的隐士,他都不可能真正做到超脱红尘的,在他欣花观草之中,无时不将自己的忧伤与感叹化于其中。“买得杏花,十载归来方始坼。假山西畔药阑东,满枝红。旋开旋落旋成空,白发多情人更惜。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从这首《酒泉子》中就能清楚地看到他的心迹。

某日清晨,鬓生华发的司空图闲来无事,在庭院中信步,不经意地看见假山西畔花圃的东面,满树娇红,妖娆艳丽。他记起,原来那是他十年前买回家亲手种下的杏花开了,这是一幅很正常的画。然而,十年种下今始开的杏花,虽然满枝嫣红,但,盛开不久它便开始凋零了。面对落红无数,嫣红一片,想起自己逝去的年华和鬓边的白发,他也只能无奈的举杯祝祷,央求东风,请它放慢脚步,好让春光能多暂留数日。

整首词抒写出了司空图的感时伤逝,伤春悲秋的情感。但词中的“旋开旋落旋成空”一句是颇具禅意的。事实上,杏花花期虽短,但也有四至五天,哪里就会“旋开旋落”了呢?司空图将时间有意缩短,强调花期的短暂,方开方谢,如梦如电,转眼成空,恰似如梦人生。

人生像一匹飞奔的马儿,你还没有看清它,它就像一阵风一样飞过了,如同《庄子·外篇·知北游第二十二》里所说,“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佛家也曾这样说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于是,司空图也留下这样一句名言:“平生多少事,弹指一时休。

很欣赏司空图:“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淡泊情怀。还是用汉代的这首诗做结吧:“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愚者爱惜费,但为後世嗤。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人的一生还没有一百岁,却常常怀着一千岁的忧伤。白日太短,暗夜太长,为什么我们不点起灯烛深夜游玩呢?我们活着的时候就应当让自己快乐,怎么能够等到来生呢?愚笨的人爱惜钱财,不肯千金买欢,只落得被后人取笑的下场。如果想做像王子乔那样长生不老的仙人,只怕等不到成仙的那一天吧。



« 上一篇: :下一篇 »

One Response to “平生多少事,弹指一时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