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着,盼望着,铃声响了,回家的脚步近了

竹清松瘦 目录 评论跟帖
0

盼望着,盼望着,铃声响了,回家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是刚放学的样子,欣欣然走出校园。车开过来了,人挤上去了,小朋友的脸红起来了。
小朋友偷偷地你推我挤,嫩嫩的,密密的。驾驶室里,角落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站着,转两下身子,踢几脚朋友,捏两把同桌,捉几回迷藏。车轻悄悄的,风软绵绵的。
小亮、小刚、小明,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挤得难以呼吸。脸红的像火,额粉的像霞,皮服白的像雪。车厢里带着汽油味儿,闭了眼,车上仿佛已经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校车不禁杨柳风”,不错的,像飓风的手抚摸着你。车里带来些恐怖的摆动气息,混着汽油味儿,还有各种汗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小朋五六十人挤在面包车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天真的萌,唱出刚学的曲子,与车水马龙应和着。马路车大货车的长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
危险是最寻常的,一月发生好几起。可别恼。看,像豆腐,像纸皮,像变型金刚,密密地斜撞着,人家引擎上冒薄烟。小博士相撞迎面,小太阳又翻下了田。傍晚时候,开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毫无安全的气氛。送孩子回乡去,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还有在马路旁等待子女放学的家长,举着伞,拿着糖。他们马路,弯弯曲曲的,在雨里等待孩子安全归来。
国家新校车渐渐多了,领导也多了。下完了课,挨家挨户,都有专车,也很尊贵的,一个个都笑着上来。吹虚吹虚牛皮,帮扶帮扶国际,。“一年之计在于蠢”,刚捐千万,有的是钞票,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马其顿的宇通校车,从头里脚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欧洲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雄狮,有海一般的慷慨和肚量,以大国形象帮扶国际。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