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 , ,
0

临江仙
李清照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雕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赏析]

这首词作于女词人随宋室南渡后的第三年。朝廷任用奸邪之辈,使爱国志士厄塞当途,有意难吐,有志难伸,于是女词人便用比兴深微,曲折含蓄的手法,写成此词,以寄托自己的爱国之思。

上片写景,景中寓情。起句“庭院深深深几许”,虽是拈用欧阳修《蝶恋花》现成词句,但其意却是隐喻爱国志士被迫深藏不出。而且首句叠用三个“深”字,女词人还嫌“深”得不够,还要再用一句“云窗雾阁常扃”,让其藏得更深些。故此二句,出语虽不涉忧愤,而忧愤之情如见。第三句景语,既承上,又启下。承上,说明“春色满园关不住”,爱国情思终究要透露出来;启下,则引出“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的感叹。年年春归,年年人老,岁月蹉跎,恢复无望。这“春归”、“人老”之境,不也真正令人居建康而生悲,望秣陵而愁结吗?!

? 下片直抒忧国忧民之情。过片“感月吟风多少事”,内含今昔对比。昔也乐,今也悲。悲在哪里?她南渡思归,对占领中原的敌人无比仇恨,对屈辱言和,不思恢复的南宋统治者无比怨憎。她主张“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战死也不投降。可是,南宋王朝尽是一些昏庸苟且之辈。词人展目乾坤,怀思故国,心都寒了,能不悲吗?女词人对国事用心如此,可到头来只落得“老去无成”。如今,她“憔悴”“雕零”了,无人怜惜;抗金大业“憔悴”“雕零”了,也无人怜惜。一切的一切,她只能独自承受,忧愁终至压得她抬不起头:“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这一节所表现出来的思想情绪,真实地反映了南渡爱国者的共同心理 。(尧熙)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