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1

梧桐影
吕岩
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1.明月斜:一作“落日斜”。
月轮西挂,秋风送寒,清光如洗。今夜老朋友来不来,让人在月光下的梧桐影里等了好长时间。
吕岩,字洞宾,唐末、五代著名道士,通举进士,曾两为县令。值黄巢起义,携家入终南山学道,不知所终。号纯阳子,自称回道人。世称吕祖或纯阳祖师,为民间神话故事八仙之一。
另外一种说法:吕洞宾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他是唐代的道士,本姓李,道号纯阳。关于他的身世,典籍文献中有许多记载,都是大同小异的。他本是唐朝的宗室,因为武则天时屠杀唐室子孙,于是他就带着家人隐居起来,改为姓吕。生于唐贞元十四年,而道教则以四月十四日为他的生日。相传他就是我国民间,广为流传的神话传说──“八仙”故事中的吕洞宾。在道教中,全真道奉其为“纯阳祖师”,又称“吕祖”。吕洞宾的著作丰富,清康熙时汇编的《全唐诗》里,收有他的诗词两百多首,《唐才子传》中也有他的传记。他的事迹收在正史中的,可看《宋史、陈抟传》中所记载的:“关西逸人吕洞宾有剑术,百余岁而童颜,步履轻疾,倾刻数百里,世以为神仙……。”文章虽短,但仍可以从字里行间看出吕祖当年的风采,八仙中流传故事最多的当数吕洞宾,再细品一下他的诗词,几乎都与修道有关。
此词据毛先舒《填词名解·卷一》,调名应为“明月斜”:“明月斜,吕洞宾题于景德寺。其词曰‘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查培继《词学全书》,中国书店1984年,据木石居校本影印)。但据同书《填词图谱续集·卷上》,调名为“梧桐影”。
明月,给人清冷的感觉,明月已斜,则夜色已深。秋风冷之“冷”,不仅是写身体在风中感到的寒冷,更是心里的冷清。只此六字,令人遍体生寒矣!今夜故人来不来,点明相思相待之意。一“尽”字,更见等待之长,梧桐树影都已不见,是夜更深,月色已无,树影已不可见。而所等之人,终是不见到来,更可见相思之深,而分别之苦。
这首词总共只有二十个字。
开头两句写景,六个字就创造了一个特殊的环境:明月已经西斜,秋风已带寒意。其中一个“斜”字,可以作者已经等了许久(“斜”是相对于原来的“正”而言)隐隐暗示著作者内心的焦急情绪;一个“冷”字,紧接着“久等”的内涵,自然的拖出夜深风寒的环境,便给人一种凄清之感。两个字又从环境的描写中传出了作者微妙的情绪。
第三句加强了读者从前面两句中得到的印象:“今夜故人来不来”果然是约好了的等人,等久而生急,急切而不免有些埋怨的情绪了。这句话看似平淡,顺口而说,实有天籁的自然之美。
末句再回到写景中来:“教人立尽梧桐影”,造句巧妙,优美而内涵丰富,用现代汉语很难有平行的翻译方法。而且此句与开头两句一起创造出极美的意象:明月慢慢向西移动,夜风吹动着满树梧桐的枝叶,飒飒有声,梧桐树的月影随着月亮的移动也渐渐移向远处,最后完全消失。凄清的夜风中,作者还在那里孤单单的站立着,引颈企待朋友的到来!这是有声有色的画面,是一组电影镜头,这组省净的镜头构成了一个内蕴丰富、意味隽永的完美意境。
静夜。清风。虫鸣。树影。曾经,自己在此立下誓言;曾经,自己在此玩耍嬉戏;曾经自己在此留下永恒的记忆……
月夜,一钩新月挂在如水的天上,照耀着大地。河畔,野草丛生,随风摆动。爽风吹来,带来一片曾经的记忆。河水,静静的流着,映着残缺的月牙,射出一片淡淡的金辉。 曾经的一切,重又回到眼前:曾经的嬉戏,曾经的誓言……
月下,它们再次回到脑海。月下的梧桐林,清静而又美妙。与自己的影子,一直立在这记忆之中。梧桐们,对友谊的向往与忠诚,不仅将“立尽”自己的身影,那宽厚的叶片,竟也化作清凉的秋露,点点、滴滴……
此时,思绪早已乘着月光,飞向那遥远的光辉,去寻早那曾经的辉煌。月下,流水轻轻,虫鸣连连,树影静立,爽风吹来,带去古人一片思念与哀愁。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几行诗,诉说着作者微妙的心绪。清冷的月光,瑟瑟的秋风,还有梧桐树下那漫无休止的等待。
来与不来,走与不走,实难抉择。若是等到日换星移都不来,也就罢了,偏偏就碰上这“不可预料”。去也难去,留也难留。又当如何那,啊,正如人生吗?
来,抑或是不来,犹如错综复杂、爱恨交织的无奈人生,它魅力源于那难于预测的神秘,和无法控制的欲望。走,或许是不走。正如面对生活的态度,是要抛下那虚无缥缈的期待,还是坚持下去,绝不轻言放弃。
“若有所待”,就是你啊,教我在这儿吹了一夜的冷风,令我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走也不对,停也不对。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来?不来?在那一弹指顷来?在千万劫后才来?还是日换星移了也不来?
如果肯定是不来了,我会痛痛快快一走了之,虽然很苦,但也很痛快。或许,我会哭着哭着,吊那逝去的梧桐影子。偏偏就碰上这“不可预料”。不能走,因为恐怕刚走开,便来。也不能哭,生怕来了,赶不及抹去泪光。更也不能生气,只为没谁说过来或不来。
是谁?是果陀还是撞树的兔子?
“若有所待”!是它描绘了整个人生!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来还是不来?是顷刻就来还是今夜无缘?是此去经年再来还是要等到几世的轮回之后再来?
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残月树影中的等待,不过是若有所待,那种等待是阅尽千帆之后的平静,是历尽沧桑之后的从容。
就那样的若有所待吧,那是一种可以包含你一生所有的期待的等候,那又何必去一一的弄清楚呢?其实每个人的人生不都是在若有所待吗?



« 上一篇: :下一篇 »

One Response to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