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
0

江畔独步寻花(其六)
杜甫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1.独步寻花:独自一人一边散步,一边找花欣赏。2.黄四娘:杜甫住成都草堂时的邻居。3.蹊(xī):小路。4.娇:可爱的。5.恰恰:形容鸟叫声音和谐动听。6.留连:同”流连”即留恋,舍不得离去。本诗句用来形容在花丛中飞来飞去,恋恋不舍的样子。“留连”是个“联绵词”。构成联绵词的两个字仅仅是这个词读音的记录,而与词义无关,所以一个联绵词可能有几种不同的书写形式,作词的意义仍然一样。7.江畔:江边。
黄四娘家的周围的小路上开满了缤纷的鲜花,千朵万朵,压得枝条都低弯下了身。嬉闹的彩蝶恋恋不舍地盘旋飞舞,自由自在的娇媚(可爱)黄莺叫声和谐动听,美妙无比。
在春光明媚的日子,
我独自去郊外踏春。
顺着潺潺流泻的小溪
我来到黄四娘的家门。
那里百花吐艳,空气清香,
层层密密的花压弯了绿枝,
蝴蝶在竹篱间翩然嬉戏,
黄莺在树枝上欢快唱歌。
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诗人杜甫在饱经离乱之后,寓居四川成都,在西郊浣花溪畔建成草堂,暂时有了安身的处所,心情比较舒畅。春暖花开时节,他独自在江畔散步赏花,写下了《江畔独步寻花》一组七首绝句,这是其中的第六首。
首句“黄四娘家花满蹊”,点明寻花的地点。“蹊”是小路。“花满蹊”是说繁花将小路都盖住了,连成片了。
次句“千朵万朵压枝低”。“千朵万朵”形容数量之多。“压枝低”中的“压”和“低”两个字用得十分贴切、生动,形象地描绘了春花密密层层,又大又多,沉甸甸地把枝条都压弯了。这句是上句“满”字的具体化。
第三句“留连戏蝶时时舞”。“留连”是形容蝴蝶飞来飞去舍不得离开的样子。这句从侧面写出春花的鲜艳芬芳。其实诗人也被万紫千红的春花所吸引而留连忘返。
第四句“自在娇莺恰恰啼”。“娇”是形容莺歌柔美圆润。“恰恰啼”是说正当诗人前来赏花时,黄莺也在鸣叫。只因为诗人内心欢愉,所以想当然地认为黄莺特意为自己歌唱。这与上句说彩蝶留连春花一样,都是移情于物的手法。由于诗人成功地运用了这一手法,使物我交融,情景相生,这首小诗读起来就更亲切有味。
首句点明寻花的地点,是在“黄四娘家”的小路上。此句以人名入诗,生活情趣较浓,颇有民歌味。
次句“千朵万朵”,是上句“满”字的具体化。“压枝低”,描绘繁花沉甸甸地把枝条都压弯了,景色宛如历历在目。“压”、“低”二字用得十分准确、生动。
第三句写花枝上彩蝶蹁跹,因恋花而“留连”不去,暗示出花的芬芳鲜妍。花可爱,蝶的舞姿亦可爱,不免使漫步的人也“留连”起来。但他也许并未停步,而是继续前行,因为风光无限,美景尚多。“时时”,则不是偶尔一见,有这二字,就把春意闹的情趣渲染出来。
正在赏心悦目之际,恰巧传来一串黄莺动听的歌声,将沉醉花丛的诗人唤醒。这就是末句的意境。“娇”字写出莺声轻软的特点。“自在”不仅是娇莺姿态的客观写照,也传出它给人心理上的愉快轻松的感觉。诗在莺歌“恰恰”声中结束,饶有余韵。读这首绝句,仿佛自己也走在千年前成都郊外那条通往“黄四娘家”的路上,和诗人一同享受那春光给予视听的无穷美感。
此诗写的是赏景,这类题材,盛唐绝句中屡见不鲜。但象此诗这样刻画十分细微,色彩异常秾丽的,则不多见。如“故人家在桃花岸,直到门前溪水流”(常建《三日寻李九庄》),“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轮高”(王昌龄《春宫怨》),这些景都显得“清丽”;而杜甫在“花满蹊”后,再加“千朵万朵”,更添蝶舞莺歌,景色就秾丽了。这种写法,可谓前无古人。
其次,盛唐人很讲究诗句声调的和谐。他们的绝句往往能被诸管弦,因而很讲协律。杜甫的绝句不为歌唱而作,纯属诵诗,因而常常出现拗句。如此诗“千朵万朵压枝低”句,按律第二字当平而用仄。但这种“拗”决不是对音律的任意破坏,“千朵万朵”的复叠,便具有一种口语美。而“千朵”的“朵”与上句相同位置的“四”字,虽同属仄声,但彼此有上、去声之别,声调上仍具有变化。诗人也并非不重视诗歌的音乐美。这表现在三、四两句双声词、象声词与叠字的运用。“留连”、“自在”均为双声词,如贯珠相联,音调宛啭。“恰恰”为象声词,形容娇莺的叫声,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听觉形象。“时时”、“恰恰”为叠字,即使上下两句形成对仗,又使语意更强,更生动,更能表达诗人迷恋在花、蝶之中,忽又被莺声唤醒的刹那间的快意。这两句除却“舞”、“莺”二字,均为舌齿音,这一连串舌齿音的运用造成一种喁喁自语的语感,惟妙惟肖地状出看花人为美景陶醉、惊喜不已的感受。声音的效用极有助于心情的表达。
在句法上,盛唐诗句多浑然天成,杜甫则与之异趣。比如“对结”(后联骈偶)乃初唐绝句格调,盛唐绝句已少见,因为这种结尾很难做到神完气足。杜甫却因难见巧,如此诗后联既对仗工稳,又饶有余韵,使人感到用得恰到好处:在赏心悦目之际,听到莺歌“恰恰”,不是更使人陶然神往么?此外,这两句按习惯文法应作:戏蝶留连时时舞,娇莺自在恰恰啼。把“留连”、“自在”提到句首。
黄四娘家的鲜花遮往了庭前小路,花儿千朵万朵,沉甸甸地,把枝条都压弯压低了。首句点明寻花的地点。“黄四娘”,不详。“娘”或“娘子”是唐代对妇女的美称或尊称。以人名入诗,很有生活情趣和民歌味道。次句“千朵万朵”,是上句“满”字的具体化,“压”、“低”二字用得十分准确、生动,可见出争相怒放的花朵重重叠压的盛况。
流连不舍的蝴蝶在百花丛中时时游戏飞舞,安闲自得的黄莺似为我的来到而传出一串娇啼。这两句以细微的刻画,写出了蝴蝶轻捷的舞姿和黄莺动听的歌声,显示出春意盎然的景象。“留连”,亦作“流连”,依恋而不忍离去。暗示出花的芬芳鲜妍,也是说诗人被这美景吸引,留连忘返。“自在”,既描绘黄莺自由自在的歌唱,也描述出诗人心理上愉快轻松的感觉。“时时”,不是偶尔一舞,而是几乎不停地舞。“恰恰”,恰好,正当这个时候。“时时”、“恰恰”相对仗,显得格外工丽。
看,彩色蝴蝶戏花多兴奋,留恋不去翩翩起舞;听,娇媚黄莺兴致高,悠然和谐自在歌。蝶舞娱目,莺歌悦耳。有舞有歌,江畔景色好热闹!由于诗人心情好,蝴蝶献舞、黄莺献歌,也都成了性情中“人”。
蝴蝶围着花丛时去时来,正是与留连不舍相照应。娇莺自然婉转的歌唱,正是悠然自得的注脚。
这两句诗中并没有写到花,但在蝶舞莺歌的气氛中,不是把“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的娇艳繁盛烘托得更红火了吗?
在成都郊区筑建一个草堂后,诗人暂时过了一段安定的生活,心情也变得舒畅。在这篇诗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兴致勃勃、热爱生活的杜甫。
人有时需要反抗、需要斗争,但他也必须有幸福而快乐的日常生活的时候。有严肃的时候,也有亲切的时候,这才是一个可爱的人。鲁迅应该也不是人们印象中“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怒目金刚形象,在平时,他也有类似杜甫的这种闲情逸致的时候。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