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道春风不解意,何因吹送落花来?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戏题盘石
王维
可怜盘石临水泉,复有垂杨拂酒杯。
若道春风不解意,何因吹送落花来?
1.盘石:扁平的磨盘状大岩石。2.可怜:可爱。3.临:一作邻。4.解意:领会心意。5.何因:何故,因为什么。何因一作因何。
可爱的巨石大如席,下面濒临泉水。垂杨拂拂临泉举杯,是多么高雅的情趣。春风飞花低吟高唱,春风啊难道不解人意?如果说你不解人意的话,为什么又要吹送落花来?
古人称王维为“诗佛”,与诗仙李白、诗圣杜甫并列。不过,我们不可因此而忽略王维世界观的根本仍是儒家思想。
这首诗流淌着诗人陶醉于山间盘石的独得意趣。尤其是诗中的盘石、泉水、垂杨、春风、落花,似通人意,杨柳拂杯,春风送花,各尽其能,纷纷为诗人的逸乐助兴。自然景物的灵动和谐,使诗意变得活跃跳动,闪现着智性的光辉。末尾两句以问答和猜测的语气抒情遣意,耐人咀嚼回味。泉水激石、垂杨拂杯、春风送花,都在无意之间,“空山无人,水流花开”,自然万物生灭变换,各随其宜,各得其所,是生动形象的禅理论。
诗人善于剪裁生活中的某些片段,作为诗歌的素材,往往味外有味,感人至深。这首诗可谓‘诗中有画’。磐石如席,春风习习,花片飞舞在岸边垂杨巨石只畔,这是多么美丽的春归图。绿杨飘拂,高举酒杯,临泉吟诗,这是一种多么高雅的情趣。
诗人把这美丽的图画和高雅的情趣,熔铸在一个画面上。情景上,令人为之神往;技巧上,令人为之叫绝。特别是结尾两语,似浮泛,实空临。使人徐徐得到一种清新秀丽的艺术享受。
感想:美则美矣,读着有掩不住的寂寞。酒杯只有垂杨拂着,人上哪啦?酒杯里盛的是寂寞,落花则送来荒凉。
泉水激石、垂杨拂杯、春风送花,都在无意之间。自然万物生灭变换,各随其宜,各得其所,人却依据自己的心情赋予了万物不同的色彩。“空山无人,水流花开”,自然万物生灭变换,各随其宜,各得其所,是生动形象的禅理论。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意境幽远、恬淡、宁静,但它的幽远、恬淡、宁静,决不尽是死寂、枯槁、浮躁,而是静中有动、动中寓静。他所醉心描画的自然美,他所追求的幽远、恬淡、宁静的意境,是和现实生活的污浊世界、黑暗的政治环境相对立的,而非都是心灵空虚寂灭的反映。
《戏题盘石》,“可怜盘石临水泉,复有垂杨拂酒杯。若道春风不解意,何因吹送落花开。”此诗当作于辋川隐居时。写杨花飘飞的春季,诗人在大石之上临水饮酒的闲逸之趣。诗虽短,却有微妙的禅机。诗人隐身山水之中,悠然自适,在身心完全放松之际,达到物我同一的境界,仿佛自己也成了自然界的一员,与垂杨春风心意相通。在这里,诗人找到了自然本真状态的自我。
事实上,在王维的山水诗中,这种与山水草木之间情感碰撞交流的例子不胜枚举,如:“寂寥天地暮,心与广川闲”(《登河北城楼作》)、“曾是厌蒙密,旷然消人忧”(《自大散以往深林密竹蹬道盘曲》)、“若道春风不解意,何因吹送落花来”(《戏题盘石》)、“高馆临澄陂,旷望荡心目”(《晦日游大理韦卿城南别业四首之四》)、“野花愁对客,泉水咽迎人”(《过沈居士山居哭之》)、“上下华子冈,惆怅情何极”(《华子冈》),等等,无不视山水为挚友、为爱侣,对山水诉说思念、倾吐苦闷,直至把山水作为精神家园,在山水间寻找精神的寄托、生命的安顿与止泊。
王维的思想,受到儒道佛三家思想的共同影响,反映了盛唐“三教融合”的时代特征。
正是由于王维思想的这种兼收并蓄,使得他能够更广泛地吸取各家的美学观念,更深刻地认识生命的审美意义;从而在作品中生动地写出昂然的生命精神,表现出个体生命与宇宙生命的亲密交流与浑然互化。这正是王维虽号称“诗佛”,其山水诗却与一般“僧诗”的枯槁死寂全然不同的根本原因。
水边一块大石头,难道也会有什么诗意吗?心中无诗的人,看见了,或走过它的身旁,不会有何感触。王维不同,他先是想象:那水边的盘石不是正好放上酒杯让人对饮吗?继而想到,水边长着杨柳,春风吹来,柳枝轻拂石面,多像是在抚爱饮酒人!那饮酒人真是得天独厚了,又一阵春风,吹落片片花朵,落红铺满盘石,诗人说:那是春风解意,多情地为畅饮者增添乐趣呢。瞧,水边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一个普普通通的场景,被王维发掘出(也可说是赋予了)多美的诗意。这就叫敏感的诗心!现在我们有点儿懂得诗人与非诗人的区别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