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
3

浣溪沙
苏轼
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1.簌簌:花朵飘落的样子。簌簌衣巾落枣花:枣花纷纷落在衣巾上,句法倒装。2.缲车:即缫丝车,抽茧出丝的器械。“缲”同“缫”。3.牛衣:蓑衣之类的用具,这里指穿牛衣的人。牛衣,《汉书·王章传》”章疾病,无被,卧牛衣中”。宋程大昌《演繁露》卷二《牛衣》条:”案《食货志》,董仲舒曰:’贫民常衣牛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然则牛衣者,编草使暖,以被牛体,盖蓑衣之类也。”此处指卖瓜者衣着粗劣。或谓本作”半依”,如曾季貍《艇斋诗话》:”予尝见东坡墨迹作’半依’,乃知’牛’字误也。”4.漫思茶:想随便去哪儿找点水喝。漫:随意,随便。因为十分渴,想随便喝点茶,所以不管哪个人家,都想去敲门试问。苏轼《偶至野人汪氏之居》:”酒渴思茶漫扣门”,与此两句意同。皮日休《闲夜酒醒》:”酒渴漫思茶”,盖即此语所本。
衣巾在风中簌簌作响,枣花随风飘落。村子的南北头响起剿车的支呀声,是衣着朴素的农民在卖黄瓜路途遥远,酒意上心头,昏昏然只想小憩一番。艳阳高照,无奈口渴难忍。于是敲开一家村民的屋门,问可否给碗茶?
此词为作者徐州写的五首《浣溪沙》中的一首,描述他乡间的见闻和感受。作品艺术上颇具匠心,词中从农村习见的典型事物入手,意趣盎然地表现了淳厚的乡村风味。清新朴实,明白如话,生动真切,栩栩传神,是此词的显著特色。
上片写景,也写人,并点出季节,生动地勾勒出初夏时节农村生活的画面:作者从枣树下走过,枣花簌簌地落了他一身,这时候,他耳边听到了村子里从南到北传来一片片缫丝车缫丝的声音,又看到古老的柳树底下有一个穿“牛衣”的农民正叫卖黄瓜。作者抓住富有季节性特征的一些事物,有声有色地渲染出浓厚的农村生活气息。
下片记事,转写作者村外旅行中的感受和活动。
接下来一句写作者骄阳下口干舌燥的感受。结尾一句,写作者以谦和的态度向村野百姓求茶,一则显示出词人热爱乡村、平易朴实的情怀,二则暗示了乡间民风的淳厚。
这首词既画出了初夏乡间生活的逼真画面,又记下了作者路途的经历和感受,为北宋词的社会内容开辟了新天地。
这样的词,会使人感到真实、亲切,可以嗅到当时农村生活的气息。这首词与前首有所不同,它主要写作者路途中的片断感受,其重点并不在于要反映农村的贫困面貌。由于灾后得雨,旱象解除,作者的喜悦之情较前首也浓厚得多了。
这首词注重词句的锤炼而又不露痕迹。例如“簌簌”,有的评论家认为这两字放在句首是“句法倒装”,其实,作者的目的在于强调“枣花”落在“衣巾”上的声响,并合乎平仄的要求,而不是在写下落的形态。正因这两字放在“句首”,才说明作者是从“簌簌”声中得知枣花落在身上的。此外,“落”、“响”、“漫”、“敲”等字也均用得灵便而贴切。
本篇写的是作者“谢雨”途中的感受。上片写景,下片抒情。需要指出的是,这首词中所写的景,并不是一般情况下通过视觉形象构成的统一的画面,而是通过传入耳鼓的各种不同的音响在诗人意识的屏幕上折射出的一组联续不断的影象。现在,不妨让我们跟随作者的意识活动来体验一下这首词的构思过程。
作者在“谢雨道上”,经过长途跋涉,加之酒意未消,日高人困,不免有些倦意。突然,“籁籁”之声传来耳际,并好象有什么东西打在身上和头巾上。这时,他才意识到:这是枣花落在身上。接着,耳边又传来吱吱呀呀的声响,越往前走,这响声便越浓,从南,从北,从四面八方传来,不用看也不用问,这是作者熟悉的缫车的响声。从响声中,作者意识到,他已进入村中了。这时,突然一阵叫卖声传入耳鼓,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位披着“牛衣”的农民坐在古老的柳树荫中,面前摆着一堆黄瓜……。些少三句,农村的季节特点,村中的劳动生活以及农村的贫困面貌,均不同程度地有所接触并形象地折射出来。
下片写作者的感受和意识活动。“酒困路长惟欲睡”是对上片的补充。在结构上,这一句又是倒叙,它说明前三句之所以从听觉方面来写,主要是因为酒意未消,路途遥远,人体困乏,故而写下来的只不过是睡眼朦胧中听来的片断,并非是视觉构成的完整统一的画面。“日高人渴”两句,虽然写的是由于口渴而急于到农民家里觅水的意识活动,但同时也反映了作者不拘小节、随遇而安的性格特征。看来,苏轼似乎并没有多少太守的架子,他跟农民的距离并不太远。读这样的词,会使人感到真实、亲切,可以嗅到当时农村生活的气息。这首词与前首有所不同,它主要写作者路途中的片断感受,其重点并不在于要反映农村的贫困面貌。由于灾后得雨,旱象解除,作者的喜悦之情较前首也浓厚得多了。
《浣溪沙》这首词是苏轼43岁(1078)在徐州任太守时所作。那年春天,徐州发生了严重旱灾,作为地方官的苏轼曾率众到城东二十里的石潭求雨。得雨后,他又与百姓同赴石潭谢雨。这组词就是在赴徐门石潭谢雨路上写成的。
“簌簌衣巾落枣花”从枣花落到衣巾上的声音开端,反映了一位关心人民生活的太守对雨后农村新景象的喜悦之情。枣花落在衣巾上的声音是轻微的,但在作者的耳里却是那么真切。“村南村北”概括“缲车”声,说明作者听得多么认真,多么细心,多么兴奋。“牛衣古柳”,作者换一个角度来写他对蔬菜丰收的喜悦心情。三句话,三个画面,似乎东鳞西爪,毫无联系。可是用谢雨的路上这条线串起来,就让人感到这幅连环画具有很强的立体感。这一组画面,不仅色彩美,而且有音乐美。无论是簌簌的落花声,嗡嗡的缲车声,还是瓜农的叫卖声,都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生动地展现出农村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上片写的是农村生产劳动的繁忙景象,下片转入写谢雨途中行路的艰辛。走了一村又一村,这时已是日高天热,人也走得口干舌燥,加上酒困,睡意也上来了,不由得想起以茶解渴,以茶提神。“试问”一词用得十分讲究,既写出了作者满怀希望想讨杯茶解渴的心情,又担心农忙季节,农家无人,自己不便贸然而入的心情。信笔写来,不事雕琢,但却栩栩如生,刻画出一位谦和平易近人的知州形象,将一位太守与普通农民的关系写得亲切自然。全词有景有人,有形有声有色,乡土气息浓郁,为宋词题材开拓了新的天地。
“敲门试问野人家”,词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词人敲门的结果怎样呢?喝到茶没有?农民是怎样招待他的呢?词中未作一个字的交代,留给读者去想像,更是余味无穷。这就是古典诗词中所讲究的“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浣溪沙》词中有“簌簌衣巾落枣花”一句,实为“枣花簌簌落衣巾”的倒文;杜甫《秋兴》一诗中有“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原意为:鹦鹉啄余香稻粒,凤凰栖老碧梧枝。主宾倒置的同时,宾语“香稻粒”、“碧梧枝”还被拆开分属主宾位置。对于古典诗歌诗句的倒置,清人洪亮吉说:“诗家例用倒句法,方觉奇峭生动”。
苏轼的词描绘了一幅淳朴自然的田园生活图画。金灿灿的枣花,虽然细小,却香味袭人,从枣林穿过,簌簌飘落的枣花会洒人满头满身。村南村北轧轧的缫车声响成一片。古柳树下,一位衣裳简朴的老农正歇担休息,他挑着黄瓜游乡叫卖——黄瓜上市之日,正是小麦泛黄之时,“日高人渴漫思茶”与首句是对偶句,“日高”暗示起得早,照应上句“路长”“人渴”照应上句“酒困”“路长”,并逗出当句的“思茶”以及结句的“敲门试问野人家”。日高、路长、酒困、人渴,字面上表现旅途的劳累,但传达出的仍是欢畅喜悦之情。此行尽管劳累,还敲农家门讨口水喝,堂堂太守向辖境中的百姓家讨口水喝,初看,着实让人百思不解,细思,人们恍然大悟,原来,词牌通过此句传出了主人公县令体恤民情的精神风貌。
作者在这首词中生动地描绘出一幅饶有情趣的农村初夏图景,流露出对乡村生活的喜悦之情。
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
首句正常语序应是“枣花簌簌落衣巾”,是说枣花簌簌飘落在衣服和头巾上。“簌簌”,象声词,摹写枣花飘落时的细微声音。作者通过枣花点明初夏时节,同时展现出人行走于枣树下,微风吹拂、清香四溢的景象。
次句写所闻。耳畔传来“吱吱嗡嗡”的纺车声,细细倾听,却又无法分辨声音的来处,因为在这个繁忙的收蚕季节里,缫丝声已在村南村北此起彼伏响成一片了。“缫车”,是抽丝的工具。
末句写所见。“牛衣”,《汉书·食货志》有“贫民常衣牛马衣”的话,也有人说即蓑衣之属,这里泛指用粗麻织成的衣服。作者抬眼望去,就在路旁的一株古柳树下,一位村农正叫卖着黄瓜。
作者成功地抓住了富有季节性特征的事物,不加修饰,渲染出了浓厚的农村生活气息;同时暗中流露出久旱逢雨之后轻松愉快的心情。如果旱情不解除,桑树枯死,哪来桑叶养蚕而抽丝,也谈不上卖瓜果了。作者用笔之妙,就在于此。
这一段写景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是用静态的视觉形象构成画面,而是通过各种不同的音响在人的意识屏幕上折射出的一组连续不断的影像,构成有声有景的立体情境。“村南村北响缫车”,虽然只是写声音,却分明呈现出村里百姓辛勤劳作的场景。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酒后困意正浓,又经过长途跋涉,此时真想好好地睡上一觉。烈日当空,口干舌燥,要是能有一杯清茶解渴该有多好!于是走到村野的一户人家前,试着敲门探询。“漫”,随意,不由地。因为非常渴,所以不由得想喝点茶。“试问”,透露出谦逊亲切、不愿惊扰人家的意思。
下片开头两句用对偶,看似漫不经心,属对却十分工整,尤其是虚词“惟”与“漫”的对仗尤见功力,将初夏正午的炎热和酒渴困倦的行人情态表现得真切生动,如在目前。
在苏轼以前的文人词中,偶尔也有以农村生活为题材的。比如归隐题材中就经常描绘乡村山水的风景和樵夫渔父的形象,著名的如张志和《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和风细雨不须归。”但是这里的乡村只是山林归隐的象征,是被文人理想化了的隐逸之地,而不是真实的乡村生活。
苏轼把自己亲身感受到的、富有生活气息的乡村生活写入词中。一方面,他有诗人的慧眼,能从农村的风土人情中提取淳朴自然之美,让自己仕途劳顿的心灵得到放松;另一方面,他又是以士大夫“民胞物与”的责任感来关注乡村、关心现实,因而百姓的哀乐也时时牵动着他的心情。苏轼开创的这样一种表现农村的传统为后来的诗人和作者所继承。从南宋陆游和范成大的农村题材诗以及辛弃疾的农村词中,都可以看到苏轼的影响。
这首词在艺术上也很有特色,所写见闻和经历,似乎信手拈来,但在构思和用语上都是颇见匠心的。枣花、缫车、牛衣、古柳等都是农村习见的事物,卖瓜人、野人家也别有乡土风味。尤其向农户敲门求茶,更见出农村淳厚的风俗。清新朴实、明白如话、感染力强,是这首词显著的艺术风格。
苏轼,是宋代词坛富于创造精神的第一流的词人,比那些倚声专事者高出了许多。就内容而言,他的婉约词空前地丰富,他自觉地从精神实质把词与诗贯通起来,以诗为词,扩展了词的内容量,刷新了词的作风。
人们常说“诗言志词言情”,唐宋词的题材集中在伤春悲秋、离愁别绪、风花雪月、男欢女爱等方面,与“艳情”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张炎说“簸弄风月,陶写性情,词宛与诗。盖声出于莺吭燕舌间,稍近乎可情也”。
词在逐渐的发展过程中,可谓是步履维艰,早期的词是歌唱男女相恋的“艳词”歌妓们装做出娇媚慵懒的情态,那是最吻合眼前情景的,“艳词”的内容去向是由其流传的场所和发挥的娱乐功能决定的。也就是说它就像一根植物一样,它的生长发育靠养育它的土壤和水份及阳光所决定的。
宋人一直在追求词的雅化,宋词创作中“以雅相尚 ”审美观念的形成及演化,有着其特定的历史和社会背景及特定的审美渊源。
在此过程中,苏轼是文人抒情词传统的最终奠定者。陈师道“以诗为词”评价苏轼,道出苏轼作词的本质。从整体上观照,词的雅化从内容上解脱以往的体裁的格套,与以往的词的内容有大大的开拓之处。他写的婉约词就单说写一些为歌妓代言之词,免不了雕红刻翠,悲欢离合。但这类词亦与他人之作颇有区别:一是他对这些歌妓没有被轻傅侮弄的口吻,在一定程度上流露出怜悯同情,写出了被社会制度所歪曲的真实情感;二是他没有鄙亵庸俗的情调,纤巧浓艳的描写,而是温雅蕴藉,落落大方,不失其正。极深婉之思而不细碎,不以只字片言取胜,而以整篇构成鲜明形象取得突出的效果。对婉约词的提裁、内容进行了开拓,其词内容丰富,或怀古、或咏史、或说理、或谈玄、或感时伤时、或描绘山水田园、或抒写身世友情达到了“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的境地他继承婉约而不泥古。
词写充满乡土和生活气息的农村,是苏轼以前词人从未关注过的领域。在这些词中,苏轼以“使君元此中人”的身份,多角度的描写了徐州乡村景色和农民百姓的生活情态,前四首词中,作者既写了农村小伙子见到大官惊恐有活泼的情态;也写了农村姑娘那种好奇又怕羞的心理。既写了预庆丰收的祭神日子里人们欢乐的情趣;也写了缫丝妇女忙碌而欢笑的生活……俨然一幅封建社会官民同乐的画卷。最后一首写作者巡视归去,仍陶醉在那美好的农村风光,以致忘情的呼出“使君元此中人”。像这样如此真切的描绘出农村的美好景色,如此众多的各类人物,接触到劳动人民生活的各个角落的词,再以前的婉约词中是绝无仅有的。
作为北宋词史上一名举足轻重的作家,他对词的内容题材进行大力的饿开拓创新之外,其婉约词的艺术风格也是独树一帜的 。
在现存的苏轼的词中,仍然以委婉言情,风格优美的作品占大多数,这类作品流传至今的还有三百余首,约占传今作品的百分之八十七,婉约言情的词作是当时词坛创作的主流,苏轼也是在这个范围内进行的,然后有所突破的。出于词人的旷达之个性,同时也是受“诗化”词作的影响,苏轼的“婉约词”与他人之作也有明显的不同,同样显示出其鲜明的个性。
宋代,那么一个婉约典雅精致的朝代。而苏轼在这个诗词酒乐的朝代里安然打坐,怡然自得,至今让我们念念不忘。
每一阕词都可以读到一个平静睿智,如同一偿欢喜相逢般久远悠长。
文字飘逸雄健,佐上醇香而甘冽的美酒,“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田园乞人,压年间天下无一个不好人”的乐观豁达、宁静致远。是他的笑容和心跳浸染着浓墨重彩的芬芳。
泪水又生动而清澈,低徊、低婉的延生出生命无法阻挡的忧伤,赋予清新质朴的情感表迹。
夕阳西去,暮入碧山,苍苍翠微映于夜色之中,一轮山月如鉴,照见台前读书人,琅琅诵声誉幽谷深涧。
而东坡,如同月下的寒烟秋草——一一挺立而生。



« 上一篇: :下一篇 »

3 Responses to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