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1

渔父
李煜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①此词调名亦作《渔父》,《历代诗余》中作《渔歌子》。据宋阮阅《诗话总龟》载:“予尝于富商高氏家,观贤画《盘车水磨图》,及故大丞相文懿张公弟,有《春江钓叟图》,上有南唐李煜金索书《渔父词》二首。其一曰:‘浪花有意千里雪,……’其二曰:‘一棹春风一叶舟,……’”。②浪花:《词谱》、《花草粹编》中均作“阆(láng)苑”。阆苑,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有意:有本作“有情”。千重雪:《词谱》、《花草粹编》、《历代诗余》中均作“千里雪”。千重,千层,层层叠叠。③桃李:《历代诗余》、《全唐诗》、《诗话总龟》中均作“桃花”。一队春:指桃李盛开,由近及远,好像队列有序一样排列着,言春色正浓,春意盎然。④身:《南唐二主词汇笺》中作“轮”;《诗话总龟》中作“鳞”。一竿身:一根钓竿。⑤侬(nóng):指我,江南口语。快活:《诗话总龟》中作“世上”。⑥纶:《五代名画补遗》中作“轮”。纶,钓鱼用的粗丝线。
浪花仿佛是有意地欢迎我,卷起了千万重的飞雪。桃花李花默默地站成了一队,让我感受到了春天。一壶美酒在手上,一根钓杆在身边,世上像我这样快活的人有几个呢!
李煜这首词,继承的是张志和的“渔父家风”,写渔父的快乐逍遥。开篇选取两个场景来表现渔父的生活玩境,一是江上,千里浪花翻滚如雪,一望无际,境界阔大。浪花翻滚,本是“无意”,而词人说“有意”,就写出了渔父与大自然的亲和感。江涛有意卷起雪浪来娱乐渔父的身心,衬托出渔父心情的快乐轻松。岸上,一排排的桃花李花,竞相怒放,把春天装点得十分灿烂。江上岸中所见,尽是美景。接着写渔父的装束和生活,身上挂着一壶酒,手里撑着一根竿,想到哪就把船撑到哪里,想喝酒随时都可以喝上几口,高兴了就唱首渔父歌,多自由,多快活!这世上像我这样的自由人,能有几个。
开篇入画,将画中意境以言辞写出,以画境言心境。“浪花”成“千重雪”,“桃李”作“一队春”,写春江浪涌,春光明媚,中间嵌以“有意”和“无言”,作者以情见景,借景寓意,心态淡然而出。有酒、有竿、悠然独钓,这种情境虽静寂却清新,所以作者以问做结,“快活如侬有几人?”其叹如赞,表现出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和满足。这首词语淡情疏,清丽简约,诗情与画境浑然一体,趣致盎然。
不求威仪天下,万古不朽;但求独善其身,性情而为!正如李煜所说,他崇尚的不是武力与征战,而是一种春风暖雨,落絮飞雁的诗意生活。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带着一壶好酒,拿着一枝钓杆,一个人独自在河边,一边喝酒,一边钓鱼,世上像我这样自在逍遥的人,能有多少呢?远离了尘世的干扰,独自拥有一片宁静的天地,那种逍遥与闲适的情怀,又哪里是俗人所能体会的呢?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万顷波中得自由”,原本是如此简单的理想。
只是有时候,理想似乎离我们那么近,就在头顶,像触手可及的萤火虫。可掂了脚尖去够,再跳起来去抓,却始终与我们的手隔着一个指尖的距离。
这深沉飘忽的惆怅,让人好像听到西海岸一位诗人的叹息:生活,在别处。 (姚敏独自莫凭栏)
酒逢知己千杯少!自古至今,饮酒的境界到底有多高?且从历代文人墨客遗作便可知一二:
“绿醴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所谓花看半开,酒饮微醉也。
“登斯楼也,则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是一番旷达即兴之饮,舒怀之酒。
一代枭雄曹操也有如此之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此则为伤时感怀,感慨之饮也。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则谓之人生的理想境界了。
而酒仙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气贯长虹,豪放之饮。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这又是何等的冷静洒脱!
望江南,两眼空空,一番思量清眸带红。
我痴我怨我笑我颠。于歌舞升平的台上,觥筹交错的楼中,恍恍惚惚的花前,迷惘失忆的月下,发酵酝酿我如宿命一般的风流。
烽火间,剑雨中,菊花满地伤,生生死死或如一场幸福的假象,欺骗斯人于乱世,堕红尘,忘国不思忧。浮现一世的浮浮沉沉,如秦淮河上的黄黄红红,摇曳着一切纸醉金迷的浮华之梦。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未提笔,泪两行,阑干拍遍,几何痛?谁又读懂一个南唐后主那浮生若梦的伤感和痛。
你笑你唱你想你忘。如是间,众生若蜉蝣,谈笑一瞬,于灯红酒绿间寻那只属于我的一页注脚。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千年李煜,多少离愁多少泪
李煜,一走走了千余年,将四十年来家国梦写入诗歌,将自己交给历史。
李煜,一走走入千余年,将满腔遗恨交给长江,将三千里地山河常装心间。
从“红锦地衣”的南唐后主,到“故国不堪回首”的宋室囚徒,词人李煜呵,谁能体味你天上地下的身世沦落?谁能明了你内心“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的巨大沉痛?世人说,亡国的代价铸就了你可追唐诗的非凡成就,你认可么?你愿意后人称呼你南唐李后主还是词人李煜?可惜你不能回答,也许你不屑回答。或许你在乎的,只是无法与自己的家国再进行交谈,不管是用脚步还是视线。
一江春水向东流。
江河卷走了一切,却卷不走你的离愁别恨;匆匆的流水,因你的惨痛变故和心事婉约而多情地歌唱着,歌唱着你的屈辱、黯然以及落寞。
千年李煜,是因为那些平民化的质朴的诗歌。人们记住的是一位词人,而不是一位帝王!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理想中的事业会幸运地成其为现实中的职业?人终其一生,苦苦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最佳定位,但又有谁可以抗衡命运?少年的理想曾如春梦,在日益严峻的现实世界中渐渐失去光泽,很多的时候,我们许许多多的人,被生活的潮流身不由己地挟裹着,走上一条越来越情非得己身与愿违的人生之路……
顺意的人生,也许是花好月圆的喜剧,快乐也许会肤浅,但亦是生命的终极目标。错位的人生,也许是一出悲剧,于是悲情中唤醒生命的激情,个体生命有了体验生命坚韧、提升生命层次的不竭动力,也许阴错阳差中反而成就一片属于自己的生命天空,譬如南唐后主李煜——错位人生,写就悲情,也铸造辉煌
灿烂的历史人文景观,与秀丽的自然山川交融和谐,构筑了古都南京的迷人风韵。其中最绮丽、最灿烂的人文风景,应是南唐后主李煜。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一咏三叹、不忍释卷的词,正是由于李煜的出现,由俚俗小曲变成了姿态万千的阳春白雪。
时代决定命运,翻阅历史,一个“错”字写就了李煜悲情的一生。李煜(937-978),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宋建隆二年(961)在金陵嗣位,在位十五年,史称南唐后主。南唐在中主李璟后期,已称臣于宋,李煜是中主李璟的第六子,按照嫡长子袭位的封建传统,他绝对没有做皇帝的可能,本不该成为执政治国的一国之君。在极其复杂的宫廷权势斗争中,李煜懦弱多病,天性喜文厌武,他的人生志向,就是要做一个风流倜傥的文人墨客,或者做一名经纶满腹的高人隐士。“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李煜少年的理想追求,在早期作品《渔父》中不难看出。随着太子弘翼莫名其妙的病逝,李煜的其他几个哥哥也都早卒,在中主病亡后,年仅25岁的李煜硬生生地被历史的激流卷进政治漩涡中,纵然身与愿违,也别无选择。
李煜生于金陵的帝王之家,那里文人的儒雅和悲哀歌哭,那里的微风暖雨落絮飞燕,那里江南秀美的旖旎风光,把他悄悄地塑造成一个多愁、善感、柔弱、伤怀的文人。个性决定命运。家国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一种亡国的紧迫感沉重地压在李煜心头。风雨欲来,大厦将倾,李煜也想振作,也想图强,但他天性懦弱,他没有拯救危局的政治魄力和才能,强国谈何容易?以其父李璟的英武明断,尚不能保社稷于不衰,一介懦弱文士又怎能力挽狂澜于乱世?所以,当面对日渐没落的江山,他不知所措——没有整顿朝纲,指挥征伐,复兴南唐的勇气,没有伟丈夫铁骨铮铮的刚烈血性,没有卧薪尝胆十年磨一剑的宏图大志,有的只是一味修好的纳贡,苟延残喘。“外示恭俭,内怀观望”,李煜只希望以自己的一片赤诚忠心,换取宋太祖的宽容之恩,求得南唐小朝廷的一时苟安。但他也深知,南唐,注定必亡,那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强不能,弱不甘,外有患,内而乱,既然无能为力改变命运和现实,唯有放纵性情,耽于声色任情而动,随意而行,无奈地等待命运的摆布,一如当年被命运无奈地推入政治激流中。
在位十五年,是李煜生命中屈辱难堪的十五年,在无奈的命运中,李煜唯一可以选择的,只有自己的性情和才情。所以在李煜的内心世界里,仿佛隔绝了腥风血雨的杀伐,隔绝了勾心斗角的争名夺利,有的只是纯净的心灵,美丽的飘逸的爱情。整天与大周后、小周后沉湎于温柔乡中,歌唱“霓裳羽衣曲”,或者把玩玉石,品评书画,作赋填词,于是,历史上便出现了一位集昏庸无为失败于一身的皇帝,集风流倜傥天才卓绝于一身的词家。
李煜具有多方面的艺术才能,工书法、善绘画、精通音律,诗、文均有一定的造诣,而词的成就尤高,在南唐时期的艺术造诣,堪称绝顶!李煜的词,可以分为前后两期,以宋太祖开宝八年(975)降宋时作为界线。前期的词已表现出李煜非凡的才华和出色的技巧,但题材较窄,主要反映宫廷生活与男女情爱,但词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空前绝后。国亡后在“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软禁生涯中,一改词之风格,转琦香绮丽为哀怨伤婉,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语始工”。他后期的词主要抒写自己凭栏远望、梦归故国的情景,表达了对“故国、故人、故事”的无限留恋,反映亡国之痛,题材扩大,意境深远,凄凉悲壮,感情真挚,语言清新,极富艺术感染力,为苏辛所谓的“豪放”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大宗师,赢得生前身后名。
太平兴国三年(978)七夕,是李煜42岁的生日,国恨家仇,千愁万绪无从释怀,李煜让歌妓吟唱新作《虞美人》,太宗大怒,命人在宴会上下牵机药将李煜毒死,死后追封吴王,葬洛阳邙山。从25岁即位开始,身与愿违的李煜早已是醉生梦死,苟活人世,17年后,他终于可以从沉重而无奈的生命中解脱出来,终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追求“一槕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渔夫》)的理想生活境界。
人生错位的李煜做了无为无能的昏君,国亡家破,妻离子散,千古蒙羞,那是他对自己错位人生的别无选择,这错位人生造就的深刻痛苦反而成就了词曲艺术上的辉煌成就!但如果不错位,李煜的人生,又会如何?
今夜,一轮皎洁的明月下,又见李煜的绮丽词句,引发了我对这位才华横溢的亡国之君的深切怀念。人生,这真是一个难解的谜题,也许正如李煜的生命初衷:不求威仪天下,万古不朽,但求独善其身,性情而为。是啊,政治上碌碌无为的李煜,最终以词曲艺术的辉煌不朽于世,此生,纵然错位悲情,亦不空虚。
不朽李煜,词人李煜,不朽!
从一位囚徒的诗词里倾泻而出,一江春水向东流,昼夜不停,流了千余年。幽怨凄楚的词句,为一位历史上的帝王白描了沧桑漫漶的轨迹,让千古为之一叹。
北靠黄河,现在的开封那时叫汴梁,大宋的根基驻扎在这里。奔腾汹涌,咆哮跌宕的黄河使它习惯了气吐万里,学会了搏击风浪。然后,像黄河扑下高原,滔滔东去,一种叫理想的东西高擎斧钺,从这座都城出发,去收拾那片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局面。
五代十国,只用铁蹄和血痕填充着唐与宋的间隔。
那是草莽群雄们肆意点燃狼烟而豪强辈出的乱世,南唐虽如桃源,却不能孤悬世外,尊事中原、偏安一隅,到底只是一个幻想,即使天堑长江也不能阻隔那用欲望燃起的熊熊战火,“南唐”两个字,最终在大宋一统天下的铁蹄下被踏为齑粉。这个国家的历史在金陵城下涛声渐涨的长江里画完了句号。
词史上最早写《渔父》词的,是唐代的张志和。李煜这首词,继承的是张志和的“渔父家风”,写渔父的快乐逍遥。开篇选取两个场景来表现渔父的生活玩境,一是江上,千里浪花翻滚如雪,一望无际,境界阔大。浪花翻滚,本是“无意”,而词人说“有意”,就写出了渔父与大自然的亲和感。江涛有意卷起雪浪来娱乐渔父的身心,衬托出渔父心情的快乐轻松。岸上,一排排的桃花李花,竞相怒放,把春天装点得十分灿烂。江上岸中所见,尽是美景。接着写渔父的装束和生活,身上挂着一壶酒,手里撑着一根竿,想到哪就把船撑到哪里,想喝酒随时都可以喝上几口,高兴了就唱首渔父歌,多自由,多快活!这世上像我这样的自由人,能有几个。
开篇入画,将画中意境以言辞写出,以画境言心境。“浪花”成“千重雪”,“桃李”作“一队春”,写春江浪涌,春光明媚,中间嵌以“有意”和“无言”,作者以情见景,借景寓意,心态淡然而出。有酒、有竿、悠然独钓,这种情境虽静寂却清新,所以作者以问做结,“快活如侬有几人?”其叹如赞,表现出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和满足。这首词语淡情疏,清丽简约,诗情与画境浑然一体,趣致盎然。
不求威仪天下,万古不朽;但求独善其身,性情而为!正如李煜所说,他崇尚的不是武力与征战,而是一种春风暖雨,落絮飞雁的诗意生活。
南唐后主李煜写了一首《渔父》的词,全文如下: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诗歌不长,短短27个字,勾勒出了渔父的舒适的令人羡慕的生活。不知道曾为一国之君的李煜在位时是否也曾羡慕过渔父的悠闲自得的生活!
可能,李煜在早年当王子的时候曾经过过一段悠闲自得的生活,但是,因为“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老故事,无意权利的他被推上权力的顶峰,坐上南唐国主的宝座,不过可惜的是,当时政局非常糟糕,内有臣下结党营私,外有大宋虎视眈眈,李煜的后宫也不算安定,因此,他当国主的那十几年,应该是不算太舒适的。所以,他是否将自己向往世外桃源的悠闲生活的心意,寄托在这首词里面呢?
当一个现代人生活压力很大的时候,也会喜欢读这首词。看看诗中的美景吧,看看诗中主人翁的悠闲生活吧,然后幻想是自己也能如此生活,多好啊!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诗歌中的渔父却是很难在现实中存在的。有钱的人,应该没有时间去享受如此写意的生活,他们想休息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始终摆脱不了世俗的纷争和压力;而真正的渔父,他们有着很重的苛捐杂税,打鱼是他们的劳动,他们必须辛勤劳动才能换取食物、衣服、还有娶媳妇养孩子的本钱,再说了,一个人偶尔打鱼觉得很悠闲,但是如果当成是一项一辈子的工作,还能觉得这工作愉快吗?就算是当地风景如画,天天看也会审美疲劳没有感觉的。
因此,这篇《渔父》中的写意生活只能是作为上层阶级的人们隐居的好方式,而并非真正的渔父都有如此悠闲生活,可以算是人们的“画饼充饥”吧,描绘一个脱离现实的美好生活境地来抚慰自己辛劳的心。
李煜两首渔父词,是李煜题在别人所画的一副《春江钓叟图》上的。
此词的背景:南唐太子李弘冀——李煜的兄长,对李煜“一目二瞳”的“帝王相”一直心怀猜忌,为了躲避打击,李煜一头扎进故纸堆,身在宫廷却浸在文艺世界里,一心向往隐士生活。
从嘉,就是李煜,登基以前叫李从嘉。
这种皇宫隐士的生活,对李煜是非常合适的。文学世界,艺术世界,对于他来讲不仅是个避难所,更是一个广阔的精神家园。他在中间不仅找到了安全感,还真的获到了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和快乐。李煜给自己取了一大堆外号,什么钟隐,钟山隐士,莲峰居士,钟峰隐者,钟山白莲居士等等,他就是要向世人宣告,他要当隐士的决心,在这个时期内,他纵情地歌唱隐士的生活。这两首词就是这个时候的作品。
这里渔父的生活,实际上是隐士的生活,因为古代的渔翁长年生活在青山绿水之间,看起来自由自在,所以在古人的眼中,是潇洒、浪漫的行为艺术家,是隐士的标准像。
李煜这两首词本来是给别人题的,是给别人说话,可是在词中,他自己跳了进去,把自己变成了那个渔翁,正在那里拍着船舷,纵情地唱“世上如侬有几人,万顷波中得自由!”痛快淋漓地表达着自己的惬意和快活。
? 李煜的这两首词,曾经有人嫌它太浅,认为是不够委婉含蓄。其实这个“浅”正是李煜词最大的特点,最大的好处,他往往采用直写心臆的那种抒情手段,把自己的整个心灵一下子捧到你的面前,让你一览无余,那你就不得不被他那种毫无保留的真诚所感动,就在心灵上产生了强烈的感动和共鸣。
五代之际,天下纷纷攘攘,闲人高士避处深山,寄身渔樵的的确也不少。李煜本是文人性情,疏懒于皇权政事,隐居大泽的理想却也并非做伪。海阔天空凭鱼跃,万类霜天竞自由,有什么比烟波江上钓鱼人的逍遥形象更让困于笼中的金丝雀更羡慕的呢。若真能学那潇洒渔父,扁舟垂纶,祭三江,泛五湖,一壶酒,一竿纶,万里江天任逍遥,又何须羡他一个末世坐立不安的君王。
并且,据说这两首《渔父》是李煜在遭受长兄弘冀忌恨时所写。他在词中着意描绘的寄身渔樵,举酒垂钓、逍遥自在的生活理想,其实原是要对兄长剖白心迹。
? 渔父的形象源于《楚辞》。
??屈原流放途中,一日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一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答:“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道:“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屈原再答:“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鼓枻而歌,飘然自去:“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因为清醒执著而痛苦,与随波逐流与世沉浮任逍遥,谁的境界更高?也许真的,清者自清,世事浑浊其奈我何。
所以尤喜《渔歌子》的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自号烟波钓徒的张志和博学多才,歌词诗画俱佳,性情疏宕豪迈,长年耽于杯中物,率性而有趣,是真得“渔父”真意的妙人。
??唐肃宗曾赏赐给他奴婢各一,他就让他们结成夫妇,并分别取名“渔童”、“樵青”。说是“渔童使捧钧收纶,芦中鼓泄,樵青使苏兰薪桂,竹里煎茶”,使山水禅意入了寻常夫妇,也自有神仙意趣。陆羽、裴休问他有何人往来,他则答:“太虚作室而共居,夜月为灯以同照。与四海诸公未尝离别,何有往来?!”此中妙意,真比“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菩提之语更通透。天地一家亲,四海任遨游,人生的离合聚散,原不过如清晨各自钓于江上,晚来归家秉烛夜语,何须有须臾牵念记挂。
颜真卿任湖州刺史时,他撑着个破破烂烂的小船前往拜访,颜欲为他造新船,他谢道:“搅惠渔舟,愿以为浮家泛宅,诉讼江湖之上,往来茗冒之间,即野夫之幸矣!”
白朴《沉醉东风》亦有《渔父》:
??黄芦岸白苹渡口,绿杨堤红蓼滩头。虽无刎颈交,却有忘机友。点秋江白鹭沙鸥。傲杀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
万顷波中得自由,可惜这样浩然的境界,岂是困于功名富贵的营营俗子所能到达的。
陆游《南唐书》说:方五代之际,天下分裂大乱,贤人君子,皆自引于深山大泽之间,以不仕为得。
??《南唐隐士传》载有史虚白、沈彬、陈况等十多位当世高士,有远见卓识,但大多因早年才华不见用,从此隐居不肯出仕。甚至装疯迷窍,放诞不经。
有这样一个故事,说一个富翁到海边去旅游,看到一个渔夫躺在沙滩上,就问他:你怎么不打鱼了,渔夫说,我已经把今天的鱼打够了,富翁说,你怎么不多打一些呢,可以多卖钱啊,这样每天多付出辛苦多打一些,你日积月累就会成为富翁了,渔夫说,那我成了富翁在做什么呢,你就可以不打鱼了,可以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渔夫说,那你说我现在在做什么呢?富翁说不出话来。其实这个道理李煜在1000多年前就知道了,所以他没有劝渔父去学习考取功名,然后为国效力之类的,而是从根本上就理解了一个渔父生活的简单和自由,因为那种自由是李煜所奢求不到的,他不能回避自己的家庭,不能躲开继承王位的天命,他不能忘记红尘中自己的红颜佳偶,他抛不掉荣华奢侈的生活,渔父除了自由,几乎什么都没有,而他除了自由,什么都有,所以,他对渔父的羡慕流于笔墨,他对自由的渴望止于心灵。在“落花狼藉酒阑珊,笙歌醉梦间。”中,“流连光景惜朱颜”。
因此,《渔父》词,是李煜心灵中的一丝自由之光,是放弃红尘的洒脱梦想,也许我们会说,放弃红尘也可以去种田啊,他为什么不去羡慕农夫呢,我想一个“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都已经吓坏了多少文人墨客了,更何况帝王呢?再说看不出农夫有清闲的自由啊,所以,无论渔父多么苦,在帝王的眼中,只看到了他“出没风波里”的潇洒,只看到了一幅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画面,这一切怎不令李煜羡慕呢。李煜儿女情长,兄弟情深,英雄豪气甚少,“触目柔肠断”,满腹“柔肠”,不幸生在帝王家。幸好李煜的“柔肠”,不是“忧肠”,他的“柔肠”是“情长(肠)”,所以,真情似李煜,徜徉于如画美景,不辜负似水流年,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心灵永远是游离于物外的,这是李煜作为一个国君,对普通百姓的羡慕,国君有无尚的荣华富贵,李煜也享受到了人间的极乐(情爱的和谐、奢华的生活),但是他为什么去羡慕一个渔父呢?因为他从心灵上感受到了渔父的自由,虽然没有豪华的生活,而且还在为生活奔波劳碌,但是心灵和行动的自由这是李煜永远都难以达到的啊,他享尽富贵荣华,陶醉于琴棋书画诗酒花,在温柔乡、绮罗丛中穿梭自如,但是,他总是不能得到心灵的绝对自由,他在为他偏安的生活忧心,他能得片刻享受就不会放过,因为这是很短暂的,不知什么时候就不属于自己,他用自己的真诚享受生活中的一切,尤其是他的爱情,帝王之中,他对自己的发妻可谓情真意切,娥皇与他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即使不要地位,娥皇也会要自己的爱情的,当娥皇病入膏肓,她也坚守李煜对自己的唯一,当看到自己的妹妹与李煜的感情时,两个自己最亲的人对自己的背叛她的痛苦可想而知,她不能原谅李煜,看到娥皇如此,李煜也是痛不欲生,当他想自杀殉情时,他的心中只有娥皇一个人,他与娥皇生活的十年使他畅快淋漓的徜徉在爱河中,失去了娥皇,他的生活也暗淡无光,他满腔柔肠,怎堪思念悲伤,当他为国事、家事、情事烦恼时,他能不羡慕那无忧的渔父么?在他的笔下渔父的形象确实令人有乐而忘忧的感觉,“一壶酒,一竿纶”多么惬意的人生啊,不用去思考太多的东西,不用去担忧太多的事情,只要是静静的坐在岸边,或者驾一叶扁舟,行走在“花满渚”的湖上,只要“酒满瓯”,就能在“万顷波中得自由”,李煜能从富贵中领悟渔父的生活,这是多么不容易啊。
李煜虽是南唐后主,但他天生诗人气质,向往自然,因此他对渔翁远离尘世、“一壶酒,一竿纶”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非常羡慕。这幅画,生动传达出《渔父》词的意境。然而,正如《渔父》词所说,这世上不慕富贵、淡泊自守者又有几人?其实,幸福生活并不仅仅在于物质上的富足,身心的自由闲适也是幸福的重要内涵。
中国古典诗词往往以人的生命体验、或情志体验为中心,把人的生命和情志辐射到、甚至移植到宇宙万象、日月山川之间,出现了天地同歌的动人景象。诗人们对山川草木多有一份亲和感,不是简单地把它们当作衣食之源而予以索取,而别有一种诗情画意的缘分,与之相悦相得。在现代工业过度开发自然而威胁生态平衡的时候,这份诗情体验,难道不可以提醒人们如何才能“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李白说:“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把讲究诚实信誉的赊借,用到白云明月那里了。杜甫说:“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把自由嬉戏的飞鸟,都当成日常家居的朋友了。罗隐说:“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在一遮一碍中,似乎责怪飞云蔓草,却把自己留连美景的欣悦的心情烘托出来了,李后主说:“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把垂钓江上的恬适心情,都归功于浪花和桃李作美了。由于生命和情志的移植,使一些花木禽鸟成为特定诗人的人品志趣的象征。比如陶渊明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名句,他与菊花结下不解之缘;林和靖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名句,导致有人为梅花抱不平,“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
许多被拟为国花、省花的名花,都与诗人的吟咏分不开。旧时的年画、条屏和陶瓷彩绘中,流行一种《四爱图》即王羲之爱鹅、陶渊明爱菊、周敦颐爱莲、林和靖(或孟浩然)爱梅,可见名诗名文及其典故,已经带着诗人和他们对自然的关爱,走进民间的日用家居生活之中了。
重光,你一生笃信佛教,只想做个隐士,泛舟于山水中,追求心中的宁静,只是命运有时不饶人,一定要你的生命坎坷无比。在这般痛苦的纠缠中,我依稀看到,那个连呼吸都吞吐着寂寞的帝王,眉眼深处,是永远都无法抹去的忧愁。一个失败的帝王,一个成功的词人,孰轻孰重?即使把一切交给历史,也无法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忽然觉得,烟花和你很像,但又不完全一样。当朵朵烟花绽放在夜空的那一刻,是多么令人眩目。散尽了,消失了,余下的只有寂寞。烟花永远不会让人懂得,它化作尘埃时是怎样的温暖与灿烂,他宁可在夜空中留下最美的微笑,也不愿一世寂寂无闻。人们会为它伤感,为它哀悼,却从未否定过它最初的选择。重光,能理解你,世上有几人?你是一朵兰花,寂寞地在风中开谢,没有几个人,能读懂你的心情。
一千多年前,重光在那个清冷的七夕夜走完了他作为词人华丽的一生,作为君主凄楚的一生,以耶稣受难般的方式。
??那日定然月如弯钩,烛泪点点,潇湘影动,树影婆娑。
??也曾风花雪月,鸳鸯情浓。
??但这一日,金风玉露的相逢背后,天上人间的誓言背后,又有何人与他作陪?
??千百年后诗词流芳后,又有何人知这牛郎织女相会的佳节里,有人含泪饮下一生的苦恨,草草别过这贪图欢爱的人间。
??为词人李煜一叹。
??今日一祭,总恨不能做他诗篇上的一滴眼泪,做他澄心堂外无望的艾草。
??从来彼花好月圆,此残星冷月,彼缘定今生,此望断星河。
??悲欢离合,本无分庶民贵胄,人生便是如此不堪。



« 上一篇: :下一篇 »

One Response to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