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菩萨蛮
韦庄
劝君今夜须沉醉,尊前莫话明朝事。尊重主人心,酒深情意深。
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1.尊:酒具。2.漏:古代滴水计时的器具。3.春漏短:春夜短。4.呵呵:笑声。此处指强作欢笑。

今夜,我劝君只须沉醉,举杯痛饮,别去想明日的是是非非。请珍重我劝酒的这片心意,酒杯里盛满了酒,也盛满了情。
若要愁也应愁春宵太短,莫推说这酒斟得太满,有酒就应当开怀畅饮,人生难得有几回这样的消遣。
唐末五代诗人、词人。字端己。长安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武后时宰相韦待价之后(一说为玄宗相韦见素之后,其实并非一房),诗人韦应物四世孙。至韦庄时,其族已衰,父母早亡,家境寒微。
韦庄一生经历,可分前后两期。
前期为仕唐时期。广明元年(880)他在长安应举,适值黄巢起义军攻占长安,未能脱走,至中和二年(882)春始得逃往洛阳,次年作《秦妇吟》。后去润州,在镇海军节度使周宝幕中任职。光启元年(885),僖宗还京后,又因李克用逼迫,出奔凤翔、兴元。韦庄出于拥戴唐室之忱,离江南北上迎驾,中途因道路阻塞折返,后在婺州一带客居。景福二年(893)入京应试,不第。乾宁元年(894)再试及第,任校书郎,已年近60。后昭宗受李茂贞逼迫出奔华州,韦庄亦随驾任职。乾宁四年,奉诏随谏议大夫李询入蜀宣谕,得识王建。后又在朝任左、右补阙等职。这一时期的创作主要是诗歌。今存《浣花集》所收作品即止于光化三年(900),此后无诗作留存。
后期为仕蜀时期。天复元年 (901),他应聘为西蜀掌书记,自此在蜀达10年。天宝四年 (907),朱全忠灭唐建梁,韦庄劝王建称帝,与之对抗,遂建立蜀国,史称前蜀。他被王建倚为心腹,任左散骑常侍、判中书门下事,制定开国制度。后官至吏部侍郎平章事。在蜀时,他曾于成都浣花溪畔杜甫旧居重建草堂作为住所。这一时期的创作主要是词。今存韦词大部分作于后期。
韦庄的代表作是长篇叙事诗《秦妇吟》。此诗长达1666字,为现存唐诗中最长的一首。诗中通过一位从长安逃难出来的女子即“秦妇”的叙说,正面描写黄巢起义军攻占长安、称帝建国,与唐军反复争夺长安以及最后城中被围绝粮的情形。思想内容比较复杂,一方面对起义军的所谓“暴行”多所“暴露”,另一方面在客观上也反映了义军掀天揭地的声威及统治阶级的仓皇失措和腐败无能;一方面揭露了唐军迫害人民的罪恶,另一方面又夹杂着对他们“剿贼”不力的谴责。它选择典型的情节和场面,运用铺叙而有层次的手法,来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复杂矛盾,布局谨严,脉络分明,标志着中国诗歌叙事艺术的发展。韦庄因此诗而被称为“秦妇吟秀才”。由于某种忌讳,韦庄晚年严禁子孙提及此诗,也未收入《浣花集》,以致长期失传。20世纪初始在敦煌石窟发现。
韦庄又是花间派中成就较高的词人,与温庭筠并称温韦。温、韦词在内容上并无多大差别,不外是男欢女爱、离愁别恨、流连光景。但温词主要是供歌伎演唱的歌词,创作个性不鲜明;而韦词却注重于作者情感的抒发,如《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 5首。
这首词头两句说“劝君今夜须沉醉,尊前莫话明朝事”,下半首又说“须漏短,莫诉金杯满”,四句之中竟有两个“须”字,两个“莫”字,口吻的重叠成为这首词的特色所在,也是佳处所在,下面写“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又表现得冷漠空泛。有的选本因为这重叠和空泛而删去了这首词以为不好,实际上等于割裂了一个完整的生命进程。“劝君今夜须沉醉,尊前莫话明朝事”,是深情的主人的劝客之语,一个“今夜”,一个“明朝”具有沉痛的含义,是说你今夜定要一醉方休,酒杯之前不要说起明天的事情。人是要有明天才有希望的,明天是未来希望的寄托,可是他现在用了一个“莫”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你千万别提起。为什么莫话明朝事呢?那必然是明天的事情有不可期望,不可以诉说的悲哀和痛苦,所以他这里反映了非常沉痛的悲哀。这是主人劝客之词,如果联想到他的“红楼别夜”的美人劝他早归家,则当时他的希望原当在未来,在明天,明天回去可以见到他“绿窗人似花”的美人,而现在主人劝他“尊前莫话明朝事”,是明天绝无回去的希望了。“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纵然是对红楼别夜的美人还是这般的锺情和怀念,但是没有再见的希望,我就珍重现在热情的主人的心意吧,因为主人敬给我的酒杯是深的,主人对我的情谊也是深的。李白有首诗是这样写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兰陵的美酒散发着郁金花的香气,白玉碗中的酒浆闪泛着琥珀般的光泽,只要主人能使我沉醉,我就忘记了什么地方是他乡。一般人只知道欣赏李白诗潇洒飞扬的一面,其实李白诗也有非常沉痛的一面,李白写饮酒的诗最多,而且多与“悲愁”联系在一起,像“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都属此类。在韦庄这二句写的主人劝酒之情中,也隐含了深重的悲哀。下半阕的“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我以为此处乃是客人自劝之词,我忧愁的是像今晚这般欢饮的春夜非常短暂,我不再推辞说你又将我的酒尊斟得太满。“遇酒且呵呵”,“呵呵”是笑声,如果你认为是真的欢笑就错了。因为“呵呵”两个字只是空洞的笑的声音,没有真正欢笑的感情,韦庄所写的正是强做欢笑的酸辛。如果你再不珍惜今天“春漏短”的光阴,今天的欢笑,今天这“酒深情亦深”的感情,明天也都不会再存在了。唐朝灭亡,当时的韦庄已经是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了,所以他说“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叶嘉莹讲韦庄《菩萨蛮》
爱又能怎样,终究是离别
韦庄《菩萨蛮》

红楼别夜堪惆恨,香灯半掩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劝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
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可是这个离别的人,心里最是明白不过,他这一走,岁月遥遥,根本就不曾想过归程这个问题。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这个美人应该不俗,可是,诸如此般小情调,又怎能留住注定要离去的男人。倒是此情此景,为男人的回忆添上美妙的一笔,让他在以后,可以虚荣一下,可以故作忧伤的提起当年,那个含泪的女子对他是如何用情至深。也许他回忆她的心情是真的,可是,他要离开她,也是坚定不争的事实。
痴情女子,经常是男人无数次艳遇中的一个而已,是他向别的女人提及时的炫耀,是他老来依然愿意回想的片断,是他故做叹息时也心知再活一次还是会抛下她的真实而已。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回忆里面美人是如此让人怀想,只是一双雪白的手腕,已足以让人想起太多温暖的往事。她曾用手抚过他的脸颊,满眼都是盈盈柔情,她的玉手为他缝过冬衣,为他煲过羹汤,她像月亮一样洁白美好。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其实,是美人亦老矣,还乡会断肠。何不说“未老难还乡”或是“未老别还乡”呢,此处一个“莫”字,直接让我想起陆放翁的《钗头凤》: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一个莫字,道尽无奈!
总是回忆当时事,总爱想起当年事。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那竟是怎样春风得意、年少翩翩的小帅哥啊。想着“骑马倚斜桥”只五个字写尽了不羁少年的风流倜傥,踌躇满志。那时节,那样的他,面对歌楼上数不清的美丽女子,舒展着彩云一样的红袖,莺语相邀,想想,那种倍受青睐的感觉有谁能拒绝,只能不由自主就那样翩然下马,推开玉屏风,打开金锁链,从此醉入花丛。而这一切,毕竟已成为过去——“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这最后竟是对谁说下这样的誓言。而这样的誓言,又如何当得真呢。他的真情,只是阶段性的为某一个女子停留,一段一段的真情付出,只是他自身丰富感情的需要。他从不会欠疚,因为他一直都在付出真情,可是他也一直在离开,然后同样忧伤的面对那些女子或孤苦或空虚或惆怅……的晚年生活。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最是此一句,让我倍加喜欢韦庄。想过多次回与不回,十分矛盾。好友王建陪他饮酒,两个惆怅的男人却绝口不提心事,只是一杯杯互相劝酒,在哈哈爽朗的笑声里,将恣意的人生继续过下去。
也许每一个优秀男人的身后,都有许多女人的影子在飘忽。她们泪也罢,歌也罢,却终难控制感情爱上如韦庄这样的男人,也注定了她们的命运会有一段伤离别。对于韦庄来说,许多的女子,他不曾轻薄过任何一人,一生付出真情无数,却终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段段过往。他不能陪她们一生,也知道给过她们泪水,他不可遏制的怀想她们,可是假如重新来过,依然还是会这样。这是宿命,是他的命,也是那些爱上他的女子们的命。他常思归,却肯定回不去了。把一切茫然交给酒吧,还能怎样呢,呵呵的笑声里,一生便也匆匆而过。
第五首是他对全词的总结。如今他也老了,却是越加经常的回忆起昔日恋人。散步时看到桃花春水与成双成对的鸳鸯,便怀想起金风玉露一相逢的万般激情痴缠,想起共有的朝朝暮暮。他从不曾掩饰他的过往,不曾讳言一生之中身边走过多少位女子,这是他的可爱,也是一个男人的残酷。他喜爱过的女子,无一例外都成了他怀想的过往,他在感叹忆君君不知时,却不知那些女子,又在忍受着怎样的孤苦晚年。红颜老去,年老色衰,也许,她们会庆幸在变得老丑之前被他抛弃吧。可是,这终归是一种多么心酸且无奈的心情啊。
五首江南词读到这里,心里的感想丝丝缕缕,或许,爱上一个优秀男人,是一个女人的好命,也是她悲剧的开始。她只能成为他的曾经,成为他的一个阶段,还要在离别那天含泪微笑,为着,让他在年老时能够心怀温柔的想起她。
爱又能怎样,终究是离别。人生能几何,还是遇酒且呵呵吧。
记得秋瑾有首<>,”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足见这位近代著名女革命家,文学家的豪迈,峻洁,激昂慷慨地抒写了革命豪情壮志.想必酒是能激起豪情的.
似乎这声”貂裘换酒也堪豪’已与我们渐行渐远,在一般人的心间难以再有激越跳动的情感泛起.酒再已不是抒发豪情壮志的好东西.它成为一种筹码,在中国,在饭桌上,如若你不会喝酒,生意就谈不成,工作便没有着落,凡事必要到酒兴浓,弄得酩酊大醉时,才有些许眉目,为了达成”共识’,免不了下一次的觥筹交错.难有古人的闲适,洒脱.
人生如白驹过隙.酸甜苦辣咸宛在这看似短暂的旅途中,我们能否如古人般”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好好的陶醉一番,让奔放的心情直接倾泻呢?放下名利,回归自我呢?我想,我是需要的.
世界上有许多事,不管你愿不愿意,他就是这样发生了……
今天心情很不好,真的很不好。朋友问我怎么变忧郁了,我竟忘了该怎么样回答。何时起,我的脸上不再有那灿烂的笑容了?!这一个月发生了很多事,很多让我措手不及。一直以为自己是坚强的,坚强的让人心疼。今天才发现自己原来那么脆弱,脆弱的让人可怜。明明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的挑战,可是还是在人心这里败下阵来,终究自己还是不能接受现实。我怎能依然对人性有奢望?虚伪是天然的,自私也无需学习!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不去想了!现在,我只需把我最重要的事情做好。马佳说:“一个人只有在自己的岗位上,站稳了脚跟,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我呢,没有那么高尚,我只需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好,然后再去做我想做的事,对自己负责。
再多灿烂美丽的话语也只是一瞬间的智慧与激情,唯有朴实的行动才是开在成功道路上的鲜花!人生能几何?看看书,听听曲,写写文,然后,归去!
酒,是一种特殊古老的文化形式。中国,是酒人的乐土。地,无分东西南北;人,无分男女老少;族,无分汉满蒙回藏,饮酒之风,从杜康酿造开始,源远流长五千年。一切政治、经济、商务、雅叙都离不了酒。推杯换盏,将宴请推向高潮。
酒是神水,饮酒的意义决不仅满足了口福之乐,很多时候表现出的是一种礼仪、一种气氛、一种情趣、一种心境。文人墨客对酒的痴迷历来有记载:李白斗酒诗百篇;郑板桥不醉不画;王羲之醉而书成《兰亭序》……
杯酒下肚,陌生的人拉近了距离,熟悉的人推心置腹。难办的事、难说的话,借助酒精降低了难度。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酒杯一端,政策放宽;酒杯一举,可以可以”。不会饮酒者在席间犹如断了臂膀,游刃不起来。
酒是一个精灵。以各式样貌出现,红的白的黄的啤的。。。“性格”迥异,或温婉或刚烈,或咄咄逼人或蓄势待发,又万变不离其中,到最后总能让你飘飘欲仙。开心的时候喝下去的是喜悦;难过的时候吞咽的是苦涩。能叫你忘却尘世忧愁、也能让你沉沦到伤心欲绝。放下面具,原形毕露。或释怀或唏嘘;或豪情万丈或放荡不羁,都在杯酒之间。
酒,是物质的,却能轻易溶于你的精神。
国人喝酒最大的不好就是喜欢劝酒。其实喝酒无非三类:善饮者不待劝、绝饮者不能劝、惟有一种能饮而故不饮者宜用劝。然,能饮而故不饮,不是自有苦衷就是感情没到那份,若如此不如宽待何须多劝?所以除了作为主人,为表热情好客浅浅劝过,都应得饶人处且饶人,有量饮量。
若一个男人每次都劝同一女人喝酒、女人也一再愿醉,大都会有故事待续。或许成了妻或许成了妾,再不济也会成为一夜情的伙伴。不管成为什么也好,等他真的视你为自己的女人,那么就再不舍得让你多喝。这就是为什么夫妻间永远不会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缘由。
上半场推推拖拖、下半场你争我夺,相比这类的应酬,吾更愿意和亲近的人小酌。频频举杯饮的不仅是酒,还有情意和自己的心绪。“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那叫豪爽。可以狂笑也可以垂泪,胡言乱言也不会怪罪,因为我们是朋友。
女人喝酒,最先想到就是李清照。可能受她诗词的影响,总觉得风雅。“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看,天刚一擦黑就喝上了;“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好嘛,喝少了根本不好使;“沈水(一种香)卧时烧,香消酒未消”——看来没少喝;“昨夜风疏雨骤,浓睡不消残酒”——第二天早上还没醒酒呢;“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一醉方休酣畅淋漓,坦率自然褪去矫揉造作,这正是女诗人的自我写照。
而苏轼是一个酒量很小的人,据他自己说,早年不能饮酒,后来经过学习,能饮一点儿,但是酒量始终不大。一次有人送他一瓶好酒,他独饮一杯之后,便“醺然径醉”(《与贾耘老》),又有诗云“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馀”(《发广州》),可见也就一两杯的量。可贵的是,苏东坡不因自己量小就不饮酒,相反,他喜欢饮酒,“我虽不解饮,把盏欢意足”(《与临安令宗人同年剧饮》)。酒量小而喜欢饮,便常常醉,醉后又能写出《饮湖上初晴后雨》、《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之类的优秀诗词,比起李白,苏东坡显然是低酒耗的大诗人,既合乎古今利润最大化的经济学原则,又合乎当今环保节能低碳的时尚理念。
在这首词里,没有歌儿舞女;没有倡女孪童;没有离人幽妇;没有闺娃姬人。没有充斥花间词的那种思春怀远的情绪;纵情声色的场面;只有饮酒之乐和酒友之情。当然,统贯全篇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及时行乐思想也透着几分无奈!
如果我们用今天的价值观去套古人,我们会认为他是消极的、颓废的;得过且过的。但是,作为封建大官僚,词中透出的旷达的一面,殊为不易!汤显祖评此词说:“一起一结,直寓旷达之思,与郭璞游仙、阮籍咏怀,将无词调?”从汤评可以得到一个启示:道家思想对封建士大夫的影响,直抵骨髓!其实,后来苏轼的《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和陆游的《鹊桥仙》(一竿风月)都表现了相同的情绪。
评词苛严的王国维对韦词比温庭筠词略高,王国维说:“‘画屏金鹧鸪’飞卿语也,其词品亦似之。‘弦上黄莺语’,端己语也,其词品亦似之。”“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已之词,骨秀也。”“弦上黄莺语”有形有声,显然比“画屏金鹧鸪”要生动鲜活得多;“骨秀”比“句秀”当然要高明。
“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你要珍惜主人的一片心意,酒的颜色是那样的深浓,主人的情意也是那样的稠密。这两句词描写出外做客,主人真挚的情意,令人感动。常用来劝人切莫辜负他人的一片真心诚意。
自古就有借酒壮胆之说,“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战争惨烈,而酒就是战士们最好的伙伴了。当今社会自然没有了战争,但是借酒壮胆之事并不少见。偶见好友被丘比特的神弓射中,偏偏却言语不达,着急上火。这个时候酒酒发挥了它神奇的作用,看着酒桌之上的好友在酒精的刺激下面红耳赤的向心上人表白,也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酒做媒缘,好事终成,这酒又要被记上大功一件。而当朋友之间闹了矛盾,当面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解决的时候,喝酒又成了让大家和好如初的契机。大家借酒壮胆,借酒说话,借酒说情,借酒说事,把想讲未能讲想说又未能说的话,统统一吐为快,终于冰释前嫌。看着友情在酒中不断升华,不能不让人为之感动。
偶尔也去酒吧喝酒,里面灯红酒绿,音乐不断,这里酒又有了另外一种身份。在经历了一天又一天的工作生活劳累之后,我们都需要放松一下,酒精发挥出了想象不到的魅力。在或悠扬或劲暴的音乐声中,我们在酒精的刺激下,完全的忘却了工作上或者感情上的烦恼,眼前只是好友的笑容和一杯杯端起来的彩色液体。或者热舞,或者高歌,或者静静的坐着聆听音乐和好友闲聊,在酒的陪伴下,疲劳的身体会重新充满精力,让我们充满斗志的迎向下一个阶段的工作和学习生活。所以说,男人有时候也为放松而去喝酒。
劝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 。亲爱的朋友,你,又是为什么喝酒?
何以解忧?
“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曹操横槊赋诗,慷慨激昂地告诉世人,闷上心头愁到身边最好的解脱办法就是畅饮求醉。
李白赞成曹操的观点,并发挥的淋漓尽致: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将进酒》)
韦庄也曾劝人饮酒,但表达的方式比较温柔:
“劝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菩萨蛮》)
寺公大师作《醉义歌》更是道尽饮酒妙境:
正是幽人叹幽独,东邻携酒来茅屋。
怜予病窜伶仃愁,自言新酿秋泉曲。
凌晨未盥三两卮,旋酌连斟折栏菊。
愁肠解结千万重,飘飘渐远尘寰中。
一器才空开一器,宿醒未解人先醉。
请君举盏无言他,与君却唱醉义歌。
风云不与世荣别,石火又异人生何。
荣利傥来岂苟得,穷通夙定徒奔波。
争如终日且开樽,驾酒乘杯醉乡里。
醉中佳趣欲告君,至乐无形难说似。
泰山载斫为深怀,长河酿酒斟酌之。
迷人愁客世无数,呼来稻耳充罚卮。
一杯悉思初消铄,两盏迷魂成勿药。
尔后连浇三五卮,千愁万恨风蓬落。
胸中渐得春气和,腮边不觉衰颜却。
陶陶一任玉山颓,藉地为茵天作幕。
丈人我语真非真,真兮此外何足云。
农丈人,千头万绪几时休,举觞酩酊忘形迹。
与以上几位先生不同的是张泌,他面对一缸香喷喷的醪酒不仅没有产生豪迈感,反而生出了幽怨惆怅:
“酒香喷鼻懒开缸,惆怅更无人共醉。旧巢中,新燕子,语双双。”(《酒泉子》)
也有人说:“酒入愁肠,化作点点相思泪。”
马守真直截了当地指出以酒解忧决非长久之计:“酒是消愁物,能消几个时?”
李白在经历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下独酌》)之后,也发出了“抽刀断水水犹流,举杯浇愁愁更愁。”(《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的感慨。
无论醉里乾坤如何大,壶中日月怎样长,到头来总会要面对“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雨霖铃》柳永)的现实。更何况“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声声慢》李清照)
既然“酒不解真愁”,既然一醉无法解千愁,求一醉就莫如“语双双”,“举杯邀明月”,就不及“小红低唱我吹箫”了。
人在最快乐的时候会想到朋友,在最忧伤的时候最需要朋友。
其实曹操以“杜康”解忧,也并不是独钟杜康酒,而是羡慕杜康其人一醉三年的潇洒淋漓。曹操孤独,刘备、孙权不能引以为知己,而其他的人又缺少“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不具备充当知己的资格,难得相中一位“红颜”想作为知己潇洒一把,倒赔了一员虎将还险些丧命。满腹知心话不知向谁说,无奈之下,只好偶尔用酒浇浇挥之不去的孤独。
相对于曹操,刘备可就幸运多了。刘备有关羽、张飞两个结义兄弟,兴至推杯换盏,闲来同研兵书共谋大业。后来又增加了赵云和卧龙先生,掏心窝子的话可以有处倾诉,遇为难着窄有人出头露面。尽管天生泪多,也未曾哭过几次。
然而,朋友再多也会有到不了位的时候。
古人云人生有三乐:“闭门阅佛书,开门接佳客,出门寻山水。”闭门读书排行首位。可见以书解忧胜过佳客。引书为知己,可以随叫随到,随时随地相陪。你不觉累,它永远不说累;你不发烦,他永远不烦;你发烦,他也不发烦。
读书可以忘忧。
翻开书页,你只需默默注视那一行行文字,千言万语就会滔滔不断涌上心头,奇形怪状的场景也会联翩而至:“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弹剑而歌的豪迈之声;“邻家少妇有美色,当垆沽酒,籍尝诣饮,醉,便卧其侧。”(《晋书?阮籍转》)贪色醉眠的癫狂荡子;“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元曲?讥贪小利者》无名氏)尖刻形象的妙语……真是妙趣横生,其乐无穷。
梁启超先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在病榻旁边,这几个月拿什么消遣呢?我桌上和枕边,摆着一部汲古阁的《宋六十家词》,一部王幼霞刻的《四印斋词》,一部朱古微刻的《疆村丛书》。除去我的爱女之外,这些‘词人’便是我唯一的伴侣。”(《痛苦中的小玩意》)这是梁先生在老伴病重乃至逝世以后一段时间里消磨时光的方式。
读书可以离忧。
读书可以开阔人的胸怀,平和人的心态,增长人的智慧,激发人的斗志,鼓舞人的勇气。从而让人摆脱狭隘偏见的困扰。一个有智慧的人,有知识才干的人,能够充分运用自己的智慧,运用自己的知识解决问题,取得成功,因而让忧愁远离自己。解忧是被动的,让忧愁远离身边才是睿智的。
人的忧愁不外乎生离死别和利益得失两种。
打开佛经,“六度”法门明确写道:“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十二个字。佛陀告诉世人,财富、智慧、健康长寿,都是属于果报;要想得到这个果报,一定要修好因。善因得善果,恶因得恶果;有果才有因,有因必有果。“财布施”得财富;“法布施”得聪明才智;“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
家庭夫妻和睦、子女孝敬,系为善缘,视为来报前世之恩;夫妻反目、子女不孝,系为恶缘,视为来索前世之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好坏与此同理。报恩也好,索债也罢,尽是理所当然,不该计较。
做事情心中不能产生“贪”、“亏”二字。钱财被人骗去,不能产生嗔怒,应该坦然一笑说:“这人咋如此性急,我正要把钱还给他,他到抢先下手了。这不是你前世寄存到我这儿的吗?还能少得了你的?”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应该发生的,而且也都是合情合理的。想开了心平气和了,忧愁还有空隙可钻吗?。
生离死别也是如此。亲人离你而去,你应该节哀自重,人各有命,该走的走了,走的应该,走也自然。该留的留了,留的在理,留也合情。
列子说:“可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以生而不生,天罚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罚也。生生死死,非物非我,皆命也,智之所无奈和。自然者默之成之,平之宁之,将之迎之。”(《列子?力命》)
“观其所积,以知福祸之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可以通过自己的行为改变命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什,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金刚经》)不求五欲快乐,但令内破悭心,外利益一切众生。视我为无存,我已不存,贪嗔何存?贪嗔不生,烦恼焉在?
何以解忧?
酒让人忘忧,朋友为人解忧,书教人离忧。
以酒避忧,避忧一时;以友排忧,排忧一事,以书离忧,离忧一生。
品人如酒
“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菩萨蛮》韦庄)这句千古流传的佳话道出了酒与人的特殊关系。有时,人们像品酒一样来品味人生,通常以酒预示女人,故而不同层次的女人具有不同的品味。少女如啤酒,开着酒花而透明;初婚的女人像绿酒,稀有而碧玉般诱人;成熟的女人类似葡萄酒,不论干红或干白,总是给人恰到好处的感觉,但不能贪婪,否则醉人坏事;更年期的女人像白酒,辣而显烈性;晚年的女人颇似黄藤酒,色黄味淡却耐人寻味;极品女人,酷似金冰酒,量少而珍贵。在男性世界里,有清圣浊贤之说,这源于三国时期曹操,曹喜饮酒,以酒来评价大臣,喝清酒者谓之圣人,喝浊酒者谓之贤者,而他自称“中圣人”(清浊皆喝)。故而,在酒桌上,不能轻易说不喝酒,不喝酒不行(贤)也。
唯唯诺诺地活着,被众多潜规则牵制和左右,如果再无放胆一饮的豪情,岂非丧失了全部的生命张力?曹操醉酒横槊赋诗,李白醉酒天子呼来不上船。陶渊明“偶有名酒,无夕不饮”,写了二十首《饮酒诗》。韦庄说要“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苏东坡豪气干云,“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辛弃疾晚年自问自答“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而饮酒又最讲求时机和环境。所谓春饮宜庭,夏饮宜郊,秋饮宜舟,冬饮宜室,夜饮宜月。因为饮酒就应该有饮酒的心胸。故而有人分别饮酒和喝茶人的不同,说:“茶如隐逸,酒如豪士;酒以结友,茶当静品。”我以为,这区别可以借用王国维的境界之说,人喝茶,是有我之境,是我在品茶;饮酒却是无我之境,不知是我饮酒还是酒醉我。有了酒胆和酒气,饮酒的人,便不只是一个拘泥在现实里跳不出来的青蛙,中国文学中,春花秋月便不只是见到月缺花残黯然泪下的情绪之作,而是蕴含着天地化生以来每一个断片之下的浩浩愁茫茫劫。
《前赤壁赋》以浪漫的笔调描写了月夜美景和泛舟江上饮酒吟诗的舒畅情怀,继而通过客人及其幽怨的洞箫声调,引出一番主客争辩,以探讨人生观和宇宙观。
乐曲开始是让人颇熟悉的传统羽调式,箫声悠悠飘起,恰到好处地音色、力度处理,仿佛月下小舟,夜访赤壁。船上“主、客”于觥筹间有感而发。“客”的回答,阐发了怀古伤时之情,感情色彩甚为悲伤。乐句中“7”和“4”的运用,让人情不自禁地感叹“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客”之所以“悲”,在触景伤怀,有感于人生短暂。
月下赤壁,色殷如血,眼前之景,让人想到曹操兵败赤壁、血染长江的战争惨烈。此处古琴一段扫弦独奏,再现古战场刀枪剑戟、杀声震天的场景。乐句末琶音和泛音与扫弦泼喇形成巨大的反差对比,寓意战事结束,“一世枭雄”亦随“大江东去”,销声匿迹,空余赤壁战场千古悠悠。箫声复起,此处箫声力度和速度都有加强,似在感慨:“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有为者尚此,更何况吾等短暂、有志而无为者。羡慕长江永恒,哀叹人生短暂,表现出一种消极的人生观和虚无主义思想。陷入了封建社会文人士大夫仕途失意、生活挫折的苦闷与迷茫中。
但苏轼不以为然。他认为举杯消愁只有愁更愁。“心病还要心药医”,欲求精神苦闷的真正解脱,只有求之于自身在哲学上的“解脱”。所以虽然他借客之口表达了自己的悲情,但醉翁之意并不在宣扬这种悲观的论调,而是沿用赋家“抑客伸主”的方法,力求阐明万物变与不变的道理,超脱于无益的悲观。凭仗哲学武器,他的精神世界也就随之而转出了一个更高的境界。此时羽调旋律再次响起,但旋律上行、音色变得宽阔、力度更强,“升4”代替了“4”,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消极悲情变成了“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般的豪情。苏轼以明月、江水作比,说明世上万物和人生,都既变也不变。从变的角度看,天地万物时刻处在变态之中;而从不变的角度看,世间万物都是永久的存在,不用羡慕长江和明月,更不用哀叹人生短促。应该轻物质而重精神,执着于自己的不朽事业,保持平静超然的心态和乐观旷达的情怀。这种“物我一致”的观点说明了苏轼对生命的肯定和对生活的热爱。
纵观苏轼一生,既坚持了一个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士大夫积极入世、刚正不阿、恪守信念的人格理想,又保持了文化追求的超越世俗,追求艺术化的人生境界与心灵境界的高度和谐。无数宦海风波和人生挫折铸炼了诗人宏大旷达的胸怀,当我们读他这一时期的作品时,更多了一些人生的感悟与哲理的思考。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飚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坎坷长苦辛。”(汉·无名氏《古诗十九首·今日良宴会》)人生如寄,倏忽而过,必须抓紧时间以求得富贵,否则就要终生穷困。诗句体现了为个人奋斗而只争朝夕的强烈意志。《古诗十九首》中的另一首“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这首产生于东汉最黑暗的桓、灵时代的诗歌,表现了统治者醉生梦死、抓紧享乐的思想。“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五代·韦庄《菩萨蛮》)醇酒美人,及时享乐,勿使人生虚度,精神的空虚于此可见。
21世纪的人们,生活节奏加快,更加感觉到时间这股东逝水的快速奔流,而人们对时间所抱的态度似乎与古人并无太大的差别,这倒是一个值得我们思索的问题。
李白从梦中走过,写下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柳永从仕途中走过,写下了“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辛弃疾从国破家亡中走过,写下了“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我没有李白的不幕权贵、恣意奔放,没有柳永面对仕途不得志时的豁达情怀,更没有辛弃疾要收复祖国河山的豪迈理想。我只想和一个人,携手走过烟雨的江南,走过大漠的孤烟,走过北国的风雪。
李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韦庄说“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而我更向往走过一段“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平淡安详的人生。
王国维说词的第一重境界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这正是我已走过的路,一条铺满了落叶的寂寞之路,我孤独地走在雨途中,不知谁为我撑伞,我回望天涯,仍是萧索一片。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王国维所说的词之第二重境界。如今的我又何尝不是“为人消得人憔悴”。人说相思成疾,我在深夜里,掌那一盏孤灯,为谁而灭。对月独酌,感受着寒风吹酒冷的孤寂,冷到心底。
有时我会想,若人生是一场梦,纵然“吹落黄花满地金”又何尝不好,而我却得不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第三重境界是否就将是我要走过的人生?是否人们总是懦弱,错过了才发现自己真的错了,这错,又怎是“铸就而今相似错”?
你是否看到了江南的烟雨,那时天空斟给大地的酒,迷醉了道边的过客;你是否看到了直上蓝际的漠北炊烟,那是大地回敬天空的佳肴,震撼了驰骋的旅人;你是否看到了如千枝万瓣梅飘落的风雪,那是北国为我盛开的雪,因为我在走过人生的旅程中,爱上了寂寞。
我不要权贵,不要浮名,只想与你共撑一把伞,走过漫漫雨途,只想共掌一盏灯,行过幽幽夜路。然而,我仍只是一人在走,仍就“众里寻他千百度”,纵使蓦然回首,那人却不在灯火阑珊处。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