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0

送朱大入秦
孟浩然

游人五陵去,宝剑值千金。
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

1.朱大:孟浩然的好友。2.秦:指长安:3.游人:游子、旅客,此诗指的是朱大。4.五陵:地点在长安,唐朝的时候是贵族聚居的地方。5.值千金:形容剑之名贵。值:价值。6.脱:解下。

你要离家远游去了,我有宝剑可值千金,现在我就把这宝剑送给你,以表示我今生对你的友情。

朱大要到长安去,分手的时候,我解下自己价值千金的宝剑赠送给他,这是为了表达我平素对朋友的深厚情谊。

孟浩然(公元689~740)唐代诗人。襄州襄阳(今湖北襄樊)人,世称孟襄阳。前半生主要居家侍亲读书,以诗自适。曾隐居鹿门山。
隐居一段时间,又想有所作为,因而到长安寻觅机会。他的诗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名声一时传遍京师,可惜在仕途方面却阻碍重重,始终得不到朝廷重视,孟浩然受到莫大的打击,只得失意地回到鹿门山,悠游山水间。之后虽有一、两次机会,但可惜都没能施展才能。
公元740年,好朋友王昌龄来到襄阳,此时孟浩然背上生疽,己经快痊愈了,医生叮咛不可吃鱼虾等食物,可是老朋友相聚,饮酒聊天,无比欢乐,孟浩然竟忘了忌讳,吃了鲜鱼,结果病毒发作死亡。活到五十二岁。
孟浩然诗歌绝大部分为五言短篇,题材不宽,多写山水田园和隐逸、行旅等内容。虽不无愤世嫉俗之作,但更多属于诗人的自我表现。他和王维并称,其诗虽不如王诗境界广阔,但在艺术上有独特造诣,而且是继陶渊明、谢灵运、谢眺之后,开盛唐田园山水诗派之先声。孟诗不事雕饰,清淡简朴,感受亲切真实,生活气息浓厚,富有奇妙自得之趣。如《秋登万山寄张五》、《过故人庄》、《春晓》等篇,淡而有味,浑然一体,韵致飘逸,意境清旷。孟诗以清旷冲澹为基调,但冲澹中有壮逸之气,如《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一联,精力浑健,俯视一切。但这类诗在孟诗中不多见。总的来说,孟诗内容单薄,不免窘于篇幅。现通行的《孟浩然集》收诗263首,但窜有别人作品。新、旧《唐书》有传。
这是一首送别诗,朱大名去非。
首句“游人五陵去”“游人”,强调其浪游者的身份。“五陵”本为汉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都在长安,诗中用作长安的代称。京华之地,是游侠云集之处。“宝剑值千金”,惜别赠别乃知之所为这句诗本为曹植《名都篇》诗句,这里信手拈来,不仅强调宝剑本身的价值,而且有身无长物的意味。这样的赠品,将是何等珍贵,岂可等闲视之!诗中写赠剑,有一个谁赠谁受的问题。从诗题看,本可顺理成章地理解为作者送朱大以剑。而从“宝剑”句紧接“游人”言之,似乎还可理解为朱大临行对作者留赠以剑。在送别时,虽然只能发生其中一种情况;但入诗时,诗人的著意唯在赠剑事本身,似乎已不太注重表明孰失孰得。这反而耐人寻想。
千金之剑,分手脱赠,大有疏财重义的慷慨之风。
不禁令人联想到一个著名的故事,那便是“延陵许剑”。
《史记·吴太伯世家》载,受封延陵的吴国公子“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季札挂剑,其节义之心固然可敬,但毕竟已成一种遗憾。“分手脱相赠”,痛快淋漓。最后的“平生一片心”,语浅情深,似是赠剑时的赠言,又似赠剑本身的含义—— 即不赠言的赠言。只说“一片心”而不说一片什么心,妙在含浑。却更能激发人海阔天空的联想。那或是一片仗义之心,或是一片报国热情,..。总而言之,它表现了双方平素的仗义相期,令人咀嚼,转觉其味深长。
浩然性格中也有豪放的一面。唐人王士源在《孟浩然集序》中称他“救患释纷,以立义表”,“交游之中,通脱倾盖,机警无匿”,《新唐书·文艺传》谓其“少好节义,喜振人患难。”那么,这首小诗所表现的慷慨激昂,也就不是偶然的了。
孟浩然,唐代山水田园诗派代表人物。他虽曾参加科考,但是没有中过进士,一生中多数时日游历在山水间,因此作品多是田园风光。他的文学成就还是很高的,在史册里与王维这样的大政治家的文学成就是齐名的。可能在那时,政治观点和文学见解联系并不大呀(猜得,一定不对,但就是突然这样觉得了。)。
俗话说,宝剑赠英雄,红粉赠知己。诗人眼里的朱大应该是和他惺惺相惜的英雄吧。朱大,是诗人的友人,因为排行老大,所以诗人称他为朱大。可见两人的感情很好。入秦,其实就是指去到长安。(长安,今天陕西省的西安市,陕西省曾简称秦。历史上秦始皇统治天下时都城也在西安,现在西安附近还有著名的兵马俑随葬坑见证着我国古代的历史。)
古诗里有名句“一片冰心在玉壶”。我读过这首诗里的“平生一片心”,不觉间就想起了这句古诗。同样是表达心意,像冰心,玉壶,好像就珍贵许多。但要论朴实诚恳“平生一片心”倒也不差什么。读者要是心里喜欢清爽不失雅致的古诗,那“一片冰心在玉壶”这类的当然是好句子了;但是要喜欢粗放的诗句,“平生一片心”就拙中带朴,也是很好的句子。此作品对于艺术的贡献,精华就是最后的一句。写作技巧上,其实诗里简直就是平铺直叙,除了好像用点明宝剑的珍贵来突出自己对朱大的友情外,没有别的任何修辞。也许诗人考虑到人们之间分别的时候,多提其他的会难免伤怀吧,所以就赠予朱大自己珍惜的宝剑,一来是种信任,二来也是种祝福。或许用其他的修辞反而达不到这样的效果,我知道有时修辞用得多或者乱,就会画蛇添足。
四处游历的人,宝剑是防身的兵器,怎能随便送人呢,这样一想,我们就应该轻而易举得明白诗人的心意了。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恐怕能得到李白这样的赞许,这位孟襄阳豪气侠义,游人武陵去,宝剑值千金,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襟怀之坦荡,人品之高洁,为李白所敬慕。所以饮酒能将人的品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始终认为足球的本质是属于悲剧。扬眉吐气的胜利者,毕竟只是少数,而且是一时,几家欢乐几家愁,是悲剧永恒存在的背景。那些失败者,才是绿茵场上的游弋的灵魂,更何况这些失败者本身是拥有一定的实力,并不应该遭受如此致命的一击,这又加深了悲剧的力度。于是,看他们悲伤地离开赛场而再也无法返回的情景,总像是一场大片刚刚看了个开头,我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就已经壮烈牺牲一样,徒留下无限的遗憾和感伤。
世界杯进入淘汰赛,才像是真正开始。两支对垒的球队必须有一队被淘汰出局,忍受提前回家命运的残酷折磨。这样的比赛,过程是激烈好看的,但结局却让人感伤,为出局者生出更多的同情和无奈,特别是那出局者的实力本来并不差,甚至强于敌手,或者出局者本来是你心中的所爱,会在无形中更增加你的怅惘之情。
我称这样的淘汰赛所呈现出的悲剧之美为残酷美。像是电影或戏剧里演的那样,不是窄路相逢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必然有一人扬长而去,另一人则仰天长啸倒在血泊之中;就是恋人分手在所难免,纵有离别前的无限缠绵与纠葛,一次次的彼此争斗与伤害,最终还得是挥泪而别,即使还能够有重逢的机会,最早也得再苦苦等上四年。前者,体现出的是无可奈何的牺牲;后者,体现出的是黯然神伤的分别。一样的残酷,一样的美,只不过,一个是壮烈的美,一个是凄然的美。
世界杯的残酷,就在于无论你是如何的英雄,无论你是如何的缠绵,必须得有一个倒下,必须得有一个分手。但是,足球的悲剧之美正体现在这样的残酷之中。前者,尽管封侯路断,论功不成,毕竟一路杀来,且吟王粲,不赋渊明,气魄与志气体现在最后轰然倒下的瞬间,美便也体现在残酷中。后者,尽管不知魂断,空有梦随,毕竟不舍不弃,难舍难分,哪怕最后恩断义绝,不得不离开,离开的背影颤抖着也分外动人。纵使做不到“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却也有一幅“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的画面,凄美存在于残酷中。
足球的本质就是属于悲剧,重要的原因,那是因为最后的胜利只能属于一次比赛的性质所决定;那是因为为了最后的唯一一次的胜利,你要付出漫长的等待、煎熬和磨难的命运所决定。落下的树叶,便再也无法如鸟一样重新飞上枝头,你只能忍受一脚定乾坤的结局。因此,既然你选择了足球,你就要记住老马尔蒂尼在上届世界杯上讲过的话:“你必须忍受足球带给你的痛苦。”
李白的离别诗是最多的,真不明白他如何每一次离别都可以写不同的心情意境。文字最工整、情景最交融的当属“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 情”;最为苍凉最为凝重的是“正当今夕断肠处,骊歌愁绝不忍听”;最有音韵、最有意境的是“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有人说怅惋有人说旷达,读来却是孤帆远去、江水东流中无限的千古寂寞 ;而气氛最为渲染、感情最为牵挂的是“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可怜李白自己后来也被放逐到了夜郎;最有同病相怜之感的是送杜甫的“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劝慰的是不必去想别后各自如飞蓬一样的飘泊人生;最客套最肉麻的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不就是多喝了几坛好酒嘛,犯不着如此夸张:)。李白的离别也真 是因人而异,别赠汪伦的所作文字最为浅显直白,还在诗中提到人名,不像他别的离别诗作如果不看题目或注释,告别的友人是谁也无从所知。
奇怪得很,catzhou从未读到过别的诗人别时赠李白的作品,大概是诗仙的才华四溢促消了他们的别时创作的念头,李白会写的嘛反正写不过他;或者是诗仙的才华四溢掩盖了他们的作品,那些离别之后流传下来的就都是李白的诗了。(纯属瞎猜)李白“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是写给王昌龄的,而王昌龄的“一片冰心在玉壶”却不是送李白而是送辛渐;李白初识孟浩然便送他“烟花三月下扬州”,孟浩然的“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却是送给名不见经传的“朱大”的。只有杜甫,纵然石门一别便不复有再会之期,怀念李白的诗作却是一首接着一首。
除却以上提及,唐诗中离别名句当然还有不少。王维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最为凄绝,更有古曲《阳关三叠》为绝唱;他的另一首《送别》中云:“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表面平淡之极,蕴含却值得玩味。王勃的“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意境最开阔、心胸最豁达,只是“无为在歧路,儿女泪沾巾”却又如何能够?须知“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呀,所以说杜牧的离别是最委婉别致的,“到天明”的是多么依依不舍、不忍分离的深情。李颀的“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是最为殷切叮咛的嘱托;白居易的“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是最深最持久的离情。称得上最坦荡豪迈、开朗达观的,非高适的《别董大》莫属,“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
在这熙熙攘攘的红尘之中,在这岁月的长河岸边,友谊是最后的芳香和光明。”没有友谊,世界仿佛失去太阳。”这是哲人西塞罗在二千多年前的感叹。”
“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游人五陵去,宝剑值千金。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流溢在唐朝诗人脸上的,是直抵内心的纯真光芒,是轻风吹过竹林的依依情怀。
于是,德国文豪歌德来了,他站在历史的扉页,大声宣布:”只要有空气和光亮、以及朋友留下来,就无须胆怯。”
于是,巴金先生来了,他在路上走了很久,轻轻细语:”友情在我过去的生活里就像一盏明灯,照彻了我的灵魂,使我的生存有了一点点光彩。”
这些年,因为有知音,我的天空开始辽阔。
这些年,因为有知音,与一些朋友的友情日益深厚。
这些年,因为有了博客,捧着一颗心,对待我的知音、朋友。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