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吾归何处?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0

满庭芳
苏轼
元丰七年四月一日,佘将去黄移汝,留别雪堂邻里二三君子,会李仲览自江东来别,遂书以遗之。

归去来兮,吾归何处?万里家岷峨。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坐见黄州再闰,儿童尽、楚语吴歌。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
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堂前细柳,应念我,莫翦柔柯。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蓑。

1.雪堂──在黄州东坡,苏轼于元丰五年春所建的居室。2.会──恰好。3.李仲览——李翔,兴国人(今湖北阳新),受杨绘(时知兴国军)所托至黄州,邀请苏轼赴汝途中往游其地。4.遗(wèi)──赠与。5.岷峨:指苏轼故乡四川的岷山、峨眉山。6.百年强半:韩愈“年皆过半百,来日苦无多。”此用其句,意为人生已过大半。7.再闰:苏轼于元封三年(1080)二月到黄州,元封三年闰九月,六年闰六月,故为“再闰”。8.楚语吴歌:黄州在春秋战国时属楚地,三国时期属吴地,故称。9.鸡豚社酒:豚,猪。社酒,祭祀神祗时所用的酒。10.莫翦柔柯:不要砍伐柔嫩的枝条,此处谓要珍惜彼此的友情。

思归不得归,有家不能归,我将何去何从呢。人生已过大半,将来的日子不多了。来到黄州已经两个闰年了,那时出生的孩子都学会了此地的语言。山中的邻里拿出了祭祀用的鸡和猪肉,与我聚会宴饮,互相劝酒。
临行之际说些什么呢?人生就是这样到处奔走,好似织布的梭子一样往来不停。我马上就要到汝州去观赏秋风中的洛水了。好在堂前有柳树,应会想念我,请不要砍伐那柔弱的柳条。也请转告江南的父老,要不断为我晾晒所穿的蓑衣,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词前小序已将写作背景说得很明白,大意是说:元丰七年(1084)四月一日,作者将离开黄州,移居汝州(今河南临汝),向东坡雪堂的两三位邻居告别。恰好李仲览从江东来告别,于是写了这首词赠他。
归去来兮,吾归何处?万里家在岷峨
归去呵归去,可我到哪里落脚?我的家远在万里,在那岷山和峨眉山所在的地方。“归去来兮”,直接引自东晋陶渊明《归去来辞》。陶写弃官归隐,苏轼也希望像他那样,但却不可能。因为他此时仍是带罪之身,不得自由。“万里”一句不过是托辞。苏轼这次由黄州改任汝州,罪名并未撤销,官职也仍是一个“不得签书公事”的州团练副使,政治处境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善。如果说陶渊明的“归去来兮”是在摆脱尘网樊笼后的悠然吟唱,作者此刻只能是悲叹飘荡无依,有家难归。
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
人生百年已过了大半,我余下的日子不多了。韩愈《除官赴阙至江州寄鄂岳李大夫》诗:“年皆过半百,来日苦无多。”此用其句。其时,苏轼四十八岁。“强半”,过半,大半。一个“苦”字,流露出作者对生命空自流逝的惋惜之情,以及对眼下生命的珍惜。这一句加深了失意思乡的感情氛围,是作者经历二十多年宦海生涯、尝尽人生苦味之后的惋叹。
坐见黄州再闰,儿童尽、楚语吴歌
我已在黄州经过了两次闰年,孩子们早学会了当地方言和歌谣。作者于元丰三年(1080)二月到黄州,元丰七年四月离开,历时四年多。其间过了两个闰年,故说“黄州再闰”。前面着一“坐”字,表明光阴虚度。黄州在战国时属于楚国,三国时属于吴国,故称当地语言为“楚语吴歌”。
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
山中友人用猪肉、鸡、酒款待我,并劝我在黄州长住下来。“豚”,猪。“社酒”,春秋社日祭祀土神所用的酒。“老东坡”,终老于黄州东坡。作者将笔锋一转,抛开上文生命短促、人生无常的感叹,转而叙述起黄州山川人物。这几句承上启下,在技巧和章法上并无奇巧,却以真实感人的情绪和浑然天成的结构取胜,表现了作者与黄州父老之间纯真质朴的情谊、依依惜别的情怀。
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
对这次离别,我能说些什么呢?人生一世,为何要东奔西走,来往如梭?“云何?当此去”,正常语序为:“当此去,云何?”“底事”,何事。“人生底事”二句是黄州父老的问话,也是苏轼借他们之口自抒感慨。以下都是作者的答词。
对离开黄州一事,作者这里没有多说,但在《与王文甫书》中,说得很明白:“前蒙恩量移汝州,比(近)欲乞依旧黄州住,细思罪大责轻,君恩至厚,不可不奔赴……本意终老江湖,与公扁舟往来,而事与心违,何胜慨叹!计公闻之亦凄然也。”所谓“量移”,指的是被贬谪远方的官吏,遇赦酌情移近安置,并非平反复官。
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
等到了汝州,我要悠闲自在地欣赏秋风中洛水清波荡漾的景色。“洛水”,即洛河,源出陕西,经河南,流入黄河。汝州与洛河相去不远。
作者瞻望未来,表现出随缘自适的心理。一个“闲”字,将上阕哀思愁怀化开,全词一直徘徊低沉的气氛终于变得开朗起来。“秋风洛水”,化用贾岛“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诗意,暗合作者渐趋明澈的心境。
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
这几句是作者对黄州父老的嘱托:雪堂前的柳树枝细叶嫩,请为我照管好,不要让人剪伐。“柯”,枝条。因为是朝廷命令,作者不得不去汝州,但他是很不情愿的。这几句是表示自己以后还要回来。
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蓑
并请转告大江南岸的父老,经常为我晒晒打鱼时披戴的蓑衣。这些交待越是琐细,便越发表现出作者对黄州的感情。尾句收束全篇,与上阕所叙与黄州父老的纯真友情相呼应,于平直中见含蓄婉曲。“渔蓑”,在诗词中往往指隐逸江湖,过一种平静自由的生活。作者并不明说自己留恋黄州,而不舍之情、欲归之意已充溢于字里行间。
在这首词中,作者通过娓娓的叙事和抒情,抒发了人生失意、宦海浮沉的感慨,表达了对黄州的留恋之情。
这首词的语言十分质朴,感情却非常真挚。“将去”之叹,寄慨遥深,怨而不怒。“山中友”挽留之语,实际也是苏轼的自白。尤其是上下阕的后半,不但情致温厚,属辞雅逸,而且意象鲜明,含蓄委婉,是构成这个抒情佳篇的两个高潮。南宋周辉《清波杂志》论曰:“居士词岂无去国怀乡之感,殊觉哀而不伤。”正宜于概括这首词的情感特征。
这首词,于平直中见含蓄婉曲,于温厚中透出激愤不平,在依依惜别的深情中表达出苏轼与黄州父老之间珍贵的情谊,抒发了作者在坎坷、不幸的人生历程中,既满怀悲苦又寻求解脱的矛盾双重心理。
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因“乌台诗案”而谪居黄州达五年之久的苏轼,奉命由黄州移汝州(今河南临汝)。对于苏轼来说,这次虽是从遥远的黄州调到离京城较近的汝州,但五年前加给他的罪名并未撤消,官职也仍是一个“不得签书公事”的州团练副使,政治处境和实际地位都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善。当他即将离开黄州赴汝州时,他的心情是矛盾而又复杂的:既有人生失意、宦海浮沉的哀愁和依依难舍的别情,又有久惯世路、洞悉人生的旷达之怀。这种心情,十分真实而又生动地反映在词中。
上片抒写对蜀中故里的思念和对黄州邻里父老的惜别之情。首句“归去来兮”,搬用陶渊明《归去来辞》首句,非常贴切地表达了自己思归故里的强烈愿望,暗含了思归不得归、有家不能归的怅恨。接下来“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二句,以时光易逝、人空老大的感叹,加深了失意思乡的感情氛围。上片的后半部分,笔锋一转,撇开满腔愁思,抒发因在黄州居住五年所产生的对此地山川人物的深厚情谊。“坐见黄州再闰,儿童尽、楚语吴歌”句,于平和的语气中,传达出生命短促、人生无常的沉重哀伤。“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这三句,真切细致地表现了作者与黄州百姓之间纯真质朴的情谊,以及作者在逆境中旷达超脱、随遇而安的淡泊心态。
词的下片,进一步将宦途失意之怀与留恋黄州之意对写,突出了作者达观豪放的可爱性格。过片三句,向父老申说自己不得不去汝州,并叹息人生无定,来往如梭,表明自己失意坎坷、无法掌握命运的痛苦之情。“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二句,却从未来着笔瞻望自己即将到达之地,随缘自适思想顿然取代了愁苦之情。一个“闲”字,将上片哀思愁怀化开,抒情气氛从此变得开朗明澈。从“好在堂前细柳”至篇末,是此词的感情高潮,以对黄州雪堂的留恋再次表达了对邻里父老的深厚感情。嘱咐邻里莫折堂前细柳,恳请父老时时为晒渔蓑,言外之意显然是:自己有朝一日还要重返故地,重温这段难忘的生活。此处不明说留恋黄州,而留恋之情早已充溢字里行间。词的下片,深沉蕴籍,含蓄委婉,情真意切,将惜别、依恋之情表现得动人肺腑,令人回味无穷。结尾的临别告语,奇峰突起,收束全篇,与上片的纯真友情相呼应,将惜别之情推向高潮。
一部东坡词集,抒情方式与技巧变化多端,因内容的需要而异。其中有一类作品,纯任性情,不假雕饰,脱口而出,无穷清新,它们在技巧和章法上看不出有多少创新,却专以真实感人的情绪和浑然天成的结构取胜。这首留别黄州父老的词即是一例。
东坡一生东奔西走、南迁北徙,虽说笑看万里风光,但离情别愁总无法让他真正做到心无萦绕。但东坡就是东坡,他内心的修为旷达,总让他哀而不伤,对未知的前路永远充满遐想而不是恐惧,在艰苦的环境中依然活得情趣昂然,处之泰然。
东坡在黄州时,一位籍贯蜀地的僧人要回家乡去,东坡给他写诗送行说:
更厌劳生能几日,莫将归思扰衰年。片云会得无心否,南北东西只一天。
南北东西,都是一个天空,在哪儿都一样,都可以把身处之地当作家乡。东坡在送别人,也是在安慰自己。生命有限,归思无穷。故乡与客居之地,同在一片天空下,却远隔万水千山。
人老思乡,心灵寂寞的时候也思乡。家乡不仅仅是那些山,那些水,更是一个美好的幻影,一种精神的安慰和寄托。回家去,也许并不能使问题得到实际的解决,却可以使心灵得到休憩。家乡,似乎永远遥不可及,但又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东坡思念家乡,思念田园,希望摆脱世事的纷扰。
东坡小的时候,有一天跟随父亲读《庄子》。读罢后非常感慨地说:“过去我心里有许多想法,却不知道如何表达,今天读了这部书,觉得它把我心里想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如果说经纶国家、兼济天下是东坡的志向,那么回归家乡,躬耕田园,则是苏轼的梦想。
为什么要万里迢迢,离开家乡,涉江渡湖,去担任官职?如果留在家乡,做一个农人,鸡黍浊酒,不是很快乐吗?农忙时劳作,农闲时吟诗,自由自在,哪像身在官场,有着无穷无尽的束缚?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这是东坡最喜欢的诗人陶渊明的句子。东坡写词说:“归去来兮,吾归何处?家在万里岷峨。”
清净的家乡田园,“本来田地”,也是禅宗对人的本心的比喻。
回家来吧,引来明净的泉水,招来宜人的清风,将家乡的田园重新开垦、播种。
你将会发现,这一片田园,原来是那么的温暖、安宁。
归去来兮,吾归何处?
不知觉中,我们心灵深处总会被空灵,大气,厚重的空间景象感染…….
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让我们踏入美丽广阔新疆大草原,在光影的转化下,时空在变幻,空间在变幻,时间在流逝……..
何不让我们的心灵插上想象的翅膀?
东坡
你坚信,秋日的菊花就是宁死不屈的。
即使那种自信在某一天被满地铺满了的菊花瓣无情地敲碎,你仍然矜持着。因为你知道,一簇真正的秋菊,绝不可能被秋风扯散。即便枯萎了,死亡了,也永远不会屈服。而黄州落瓣的那些家伙们,不过是世风日下的见证罢……你也竭力去说服自己这样想,尽管你知道,这不过是对你冰冷心灵的一种慰籍而已。
坐见黄州再闰之日,也是你去黄移汝之时。花红柳绿,朝夕相处了五年的老东坡在一缕缕料峭春风中沉醉着。你不必再感慨独酌的幽寂,自有雪堂邻里的二三君子来与你作别;你不必再怨恨虞诈的艰险,自有团练副使的无聊闲职等着你享受。最后一次,你发现堂前垂柳竟是如此妩媚;最后一次,你猛省楚语吴歌竟是那么动人——归去来兮,吾归何处?喧闹中你忽然回归了失落。
菊花,你的生命在百花刹无的深秋中开始,发芽,出叶,萧瑟秋风追逐着你,残花败柳警醒着你,你不去理会,我行我素,继续不懈地前进着,艰难也好,凛冽也好,哪怕是凋零的威胁也打不败你,直至无数沟堑中金黄色的光芒愈发耀眼,最后逐渐凝聚成了一线——你绽放了,你盛开了!多么雄壮,多么苍凉,你奏响了一曲生命的凯歌。人们赞颂你,人们褒扬你,无数雪片般的喝彩向你飞来。看到你的人们热血在沸腾着,感受到你的人们心灵在涌动着。而当人们满怀着感动去祝贺你的时候,横在人们面前的,却只有你金色的被风雪玷污了的尸体——
为了转瞬即逝的辉煌,你付出了生命。
菊花啊!
喧闹早已在你的生命里远去,你似乎已经陶醉在秋菊那凄美的故事中。是啊,你的大半生就这么悄然地飘走,你希图锦帽貂裘牵黄擎苍,千骑一卷平岗;你企盼会挽雕弓西北遥望,射尽天下豺狼。可当你发现你的鬓角早已不止华发些许时,一切都太迟了。
台湾作家李乐薇有美文《我的空中楼阁》,读罢颇有感触—— 青山如眉,小山似痣,这便是李乐薇心中家的位置。
山色虚无,树影缥缈,这便是李乐薇为家营造出的氛围。
席地幕天,怡然自得,这便是李乐薇的心境。
我欣赏作者这种超凡脱俗的气质,这份海阔天空的情怀,我当然也有我自己的“空中楼阁”。
那么,它应修建于何方呢?
我深深地思考——
像杜甫那样在江边盖座草堂吧。这样,每当清晨用竹权支起悬窗,映入我眼帘的就是那“西岭千秋雪,东吴万里船”,小小茅屋顿然有了一种博大的胸襟,“千秋”的时间和“万里”的空间同时被收入其中,我也可以如老杜一样平静、深沉地面对那“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像太白那样飞到敬亭山上,也好。“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千年前的青莲居士已不见,“相看两不厌”的,依旧是这敬亭山。没有喧嚣,没有纷扰,我的小屋终日与青山为伴,久而久之,也会感染上天地之灵气,听得懂朴实无华的高山流水,真正读懂太白“俱怀逸兴壮思飞”的诗句。
当然,若能像陶潜那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谓一大快事;但若无此佳运,住进刘禹锡夕阳斜照时的乌衣巷也不错。朱雀桥边,野花衬着野草,年复一年地开放着,旧时王谢府上的燕子也欣欣然在我的屋檐下做起暖窝。权势、地位只不过是过眼烟云,真正永恒的是平淡、清新的自然——看,作一个市井小民照样可以有一份宠辱不惊、去留无意,“身居陋室、唯吾德馨”的心境。
即便我连这种寻常百姓的安稳日子都过不得,而要像东坡那样注定一生颠沛流离,我也定然会善待我那暂时歇脚的小屋。中秋之夜,若与亲人天各一方,我就与小屋、明月为伴,欢饮达旦,我不沮丧,因为我懂得“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哲理;春寒料峭,我的小屋不幸遭雨打风吹,我不抱怨,因为东坡对我说:“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我也许会特意将小屋造在“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赤壁旁,去领略子瞻的“归去来兮,吾归何处”,去找寻他面对人生的那份执著与坦然。
也许小屋还会在杜牧远上寒山“望见的白云生处”。
也许小屋还会在王维的“行至水穷处”,出现在“坐看云起时”。
也许……
太多的也许,太多的选择,寻寻觅觅之后我终于明白
生在尘世,我们的身体必然拘泥于空间,要么停滞,要么漂泊,不可能随心所欲;而心境却不受束缚,天地之大,可以四海为家,可以天南地北随遇而安。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陶渊明如是说。
五月的万种风情在一片静寂的空地上停留。回眸,看不见来路芳春遗留的清新。一切或许还不够成熟,被激情燃烧的岁月搁置在蝴蝶翩然的起舞中。
“归去来兮,吾归何处?”羁旅中独步欣赏五月,能够斟酌出什么样的诗情呢?
无聊的思绪在温和的阳光中蒸发,散射成遍地不成格调的光彩。眼里泛起的微波,洋溢着诉说不尽的犹豫。
还好,五月的风景颇有姿色,艳丽了整个充满生机的自然界。在一阵紧似一阵的风里,席卷而过曾经无数的美丽。
飘来飘去的五月,伤逝的青春不复存在。
舒展的五月,蜻蜓在飞翔。
凝望的眼呆滞在五月,语言的表达没有形式。情感的内容及其空洞,这使得五月的芳香残留一份追逝年华的音韵。
五月的风情风种,也许只能够停留在一片空地上。
约定终于成空,醒来终究是梦。没有彼此的天空下,来去匆匆,相爱都来不及从容。迷茫的泪水日夜封冰,愁吻西风,一回回苦雨都为落泪,找不到你脉脉的呵护。你已把我遗忘,也许从未认得故无所谓遗忘。
肝肠寸断,支离破碎的心事缘尽情灭。输赢爱恨怎奈一语成谶。你的音容笑貌宛然成风,已不属于我的眼睛。只被你宠爱一刻,业命既定,但这不能承受之重,却为何由我来背负?
独坐星空,唯有两只萤火虫飘过子夜的悲哀,坠落于无法圆寂的因缘真假。对白已成了独白,难道露水风情毕竟无法傲然前行,多少的痴心人,多少的负心人,上天早已自行定义?
绿草丛中的那朵月季,五瓣的单薄犹如你我的爱情,轻轻触碰便已香消玉陨。小心地把她埋于那诗集之中与断翅的蝴蝶一起焚诗毁札,爱与不爱,懂与非懂间只有今夜的一帘凉月,酩酊相随。
睫醒天涯,却旧约难舍,快乐只是我的匆匆过客。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繁华一瞬,何处安身?如今归去来兮,吾归何处?无心出岫,白云一片孤飞。生生世世。只求你真情一份,只求你,赴那前约一次。然而,但约定终于成空,我终于,终于只剩下了,你给我的眼泪,依然永远地为你痴狂!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