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
0

清平乐
李煜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1.李煜:五代时期南唐的国君,又称做南唐后主者李后主。在位十五年,过的是偷安、享乐的生活,却是写词名手,他的表现才能很高,运用朴素、洗练的语言,不加修饰,写起来生动深刻,极具感染力,在唐末五代词中具有极高的成就。2.春半:春意春浓。3.砌下:阶下。4.雁来音信无凭:古人谓鸿雁可以传书,此处为雁来信不来,凭,依据,依靠。

离别以来,春天已经过去一半,映入目中的景色掠起愁肠寸断。就象白雪飘飞的阶下落梅一样零乱,把它拂去了又飘洒得一身满满。
鸿雁已经飞回而音信毫无依凭,路途遥远梦中要回去也难形成。离别的愁恨正象春天的野草,越行越远它越是繁生。

自从那天分别后,春天已经过去一半了。放眼这满目春色,我愁肠百结。独自伫立在台阶上,纷纷坠下的梅花如白雪飘落,刚刚拂去了一身,眨眼肩头又铺满了。
抬头看飞来的大雁,为何没有为我传来书信?我的亲人离得那么远,连梦里相见都那么困难,我胸中这离愁别恨,就如眼前的春草,离别得越是久远,它就越来越滋长。

春意浓浓,春光明媚之时,人人都喜逐颜开,敞胸纳喜,唯有他因思念柔肠寸断,黯然神伤,台阶上的白梅似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杂乱地堆在一起,轻轻拂去,却又落了一身,,就象他心中驱不散,挥不走的离愁,绵绵不绝,令人痛苦不堪。大雁来了,信却不来,大雁去了,人却不归,路途漫漫,归路长兮,梦中难归。这离恨就好比越走越远还生长茂盛的春草那样,细碎浓密,无边无际,浩渺无垠。
词的开端点明事由和季节。“春半”本是春光明媚,春意盎然之时,皆因一“别”字让人举首触目间柔肠寸断,触目之景则是:梅蕊缤纷,零落如雪,鸿雁南归,锦书无着。睹景伤情,徒增愁恨。“路遥归梦难成”又翻出一层意来。梦之成否,与“路遥”何干?偏是无理之句,见至诚之情!后主之词,素以白描见功力,淡笔勾勒,简净真淳,流走如珠,自然天成,毋庸赘语多释,此处想从意象角度拈出两处说说。
其一是,“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似纯在写景,写自然界的梅落如雪之物状。可细味此二句,却感到一个“痴”字,正悄悄向我们走来,并逐渐弥漫全词,而抒情主人公正伫立于斯。“砌下”“还满”写出了落花之多,伫立之久,表现出词人无限怜惜伤悼的情怀,这里既有对落花的怜惜之意,又有对生命的伤悼之情。“如雪”二字写出了那份纯净和无瑕,整个画面空灵脱俗,毫无沾滞,意境清冷静寂,“乱”字又与“柔肠断”呼应,这便形成了意象的构建——字字写物,字字写实;却字字写人,字字写意。将意与象离析又重合,形成了象外之意,从而使全词氤氲起别样的情韵。
其二是,“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以远接天涯,绵绵无尽,无处不生的春草来比喻离愁别恨,形象可感。此处的春草,既可是词人眼前的实景:愁恨齐涌心上之时,正是草色无边,一碧无情之景笼于目前!又可是离恨的象征,忧愁本是不可名状的无形之物,却借春草之葳蕤延展,写愁思的广阔之际。此处的春草既是景象,又是喻象,渗透了作者情志,还是心象。这种奇特的意象由于作者赋予深情,自然产生出情与景合,思与境偕的艺术效果,这样的例子在古诗文中俯拾皆是。譬如《楚辞》中“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乐府中“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别赋》中“闺中风暖,陌上草薰”,唐诗中“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皆是描摹春草以抒心曲,为情设景,又在体物吟咏间,因景生情,从而情景合一,交融无间。
这首词是作者思念其七弟从善的作品。他的七弟从善朝宋,给宋太祖(赵匡胤)留在汴京时,他上表请求从善回国,宋太祖不许,他很难过,罢掉了四时的宴会,以此来表示他对远方留作人质的手足兄弟的怀念。
后主词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的语言极为平易,且从不用生僻的典故,让人一读而后即知其意,不用反复思索它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想,这大概就是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到的“不隔”之境吧。的确,作词,如果都象稼轩和吴文英那样喜欢“掉书袋”,一个喜用典故,一个喜用生字涩字,对于文学基础并不是很好的读者来说,一篇词读下来,不啻于读一篇深涩的外国短篇,需要不停的查典故和字典。何况,词因境而胜,不是其中的“学问”多少而定高下的,王国维的这个教诲值得我们深思。这篇词中,后主基本上没用到一个典故,文清字顺,语虽浅显而情境却很深挚。先让我们一一分析一下这首词的全文。
“别来春半”,点明这是写离愁,也说明此诗正是“春半”,春天已过了一半了,那刚刚流逝的春景我无法找寻,而我明知你远在他方,我也无法探望,岂不更令人凄凉神伤!“伤春悲秋”是古人诗词中最为常见的题材,本篇亦是以此起兴。“触目柔肠断”五字写出思念之苦,我们应该注意到“断肠”(肠断)这种感受最是在分别或思念故乡,亲人时容易体会到,古诗有“好去莫回头,一看肠一断”来摹写分别时的悲切场景;古时交通音信不发达,分手一次,不知道是否还有机缘再见,故此时正是肠断时。现在作者和自己的同胞兄弟天各一方,无缘相见,岂不是更令人柔肠寸断?这五字毫不掩饰,毫无艰涩之言,却道出了一片深挚的手足之情。“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砌,就是台阶。这两句极力写出撩乱情怀的景物,景物写得越突出,情绪就得以更饱满的体现。台阶下落满点点梅花,零乱似雪,落在人身上,拂去一身又来一身,这岂不是诗人愁苦心情的体现吗?旧愁未去,又添新愁,诗人国际即在沦亡之睫,作为一国之君,又想到兄弟长留异乡,怎不叫人心乱如麻,偏这梅花不解人意,撩拨人的无名愁思,“言愁之欲去仍来,犹雪花又拂又满”,艺术的体现了愁之多之盛;而且当我们仔细的体味这句词的表达时,往往会对这个“还”字赞不绝口,若易之为“尚”、“犹”等字,决没有这个“还”字来得传神,字虽“熟”而不显“俗”,反而更显神韵,这就是所谓“粗服乱头,不掩国色”吧。
下阙“雁来”句是从自己着眼,没有对方的音信,古代有凭雁足传书的故事(《汉书,苏武传》),因之看见雁就联想到音信。雁来了,却没有你的音信,我又怎能放心得下!后面“路遥归梦难成”是从对方的观点着手,从汴京到金陵,路途遥远,你就是从梦中想回来,也恐路远难成归期吧。最令人叹服的是末句“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离很绵绵,邈无尽期,“用随处生长的春草作比离愁别恨,不仅如稼轩的‘旧恨春江流不尽,新恨云山千叠’(《念奴娇》)一样说出了愁恨之盛,同时还兼有欧阳修‘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踏莎行》)一样说出了所以积成很多愁恨的情况;而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春草来比象愁恨,更能说出愁绪的旋生旋灭,排除不尽的意味,更是值得我们仔细体味的。”(詹安泰《李王[王景]李煜词》),这“春风吹又生”的春草,和上面“拂了一身还满”的梅花一样有相通之处,在本质上和愁恨有共同之点,何况“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楚辞淮南小山招隐士》),春草本来就是引动离情的景物。这种精深,又形象的手法的运用,是李煜高度艺术成就的一种表现。
能作出这样真挚动人的词句,没有对所思念人的深挚感情,是难以想象的。李煜确实非常想念这位胞弟,他为从善所作的《却登高文》中有这样的句子:“怆家艰之如毁,萦离絮之郁陶。陟彼岗兮企予足,望复关兮睇予目。原有翎兮相从飞,嗟予季兮不来归!空苍苍兮风凄凄,心踯躅兮泪涟洱!无一欢之可乐,有万绪以缠悲。”凄恻酸楚,不忍卒读。这就更不是没有深厚感情的人可以写得出来的了。顺便提到五代,宋时几对“兄弟文人”如李煜兄弟,苏轼兄弟,王安石兄弟等都是感情颇深,彼此相怀而屡见佳作,反观齐梁时萧衍、萧绎、萧纲三位以及三国时曹丕之对于曹植却如此轻轧,手足文人之间感情如此之笃者,五代两宋时期可为楷模。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二句,承“触目”二字而来。“砌下”即阶下:“落梅如雪”,一片洁白。白梅为梅花品种之一,花开较晚,故春已过半,犹有花俏。“如雪乱”,是说落梅之多。梅白如雪,尽为冷色,画面的冷寂,色调的愁惨,不正是寓示着人生的哀伤、离情的悲凉么?“乱”字尤语意双关。此时思绪之乱决不亚于落梅之乱。
“拂了一身还满”,亦以象征手法表达自己扫不尽的离愁。梅花越落越多,而离愁亦拂去仍来。一笔两到,于婉曲回环中见出情思。这两句,词人巧妙地将感时伤别的抽象之愁绪,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构成一个天真纯情的艺术造型。花下久立恋恋不去,落梅如雪,一身洁白,是个深情的怀人形象,境界很高洁,拂了还满,而又洁白如雪,十分纯洁。
你却从天而降手持梅花
眼中水波荡漾一口深井
葬我于温柔的诱惑把夜色枕得发凉
我在心的缺口处开一扇小窗
看你摇曳神魂渺茫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我知道一场醉后我仍是原来的我
手握余香在通往山巅的曲径和漆黑中探索
那神圣的殿堂如天上的明月
洗净相隔千里两个灵魂让一些忧伤洒落
如瓣瓣梅花

梅花,又名“五福花”,是中国传统名花,也与松、竹合称为岁寒三友。她象征着快乐、幸福、长寿、顺利、和平。它既没有牡丹仪态万千的雍容华贵,也没有玫瑰浪漫温柔的艳丽芬芳。梅花的美,不是一朵,而在一群,她在盛开时一团一簇,给人温暖的感觉。深冬初春里赏梅,会有一种热烈的气氛,让人感觉不到深冬初春的冷峭。她那不畏严寒、经霜傲雪、冰肌玉骨、凌寒留香的独特个性,喻为民族的精华,为世人所敬重。古往今来的文学写作中,也是被歌咏得最多的品种之一。“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黄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的笔下,梅是如此的寂寞,也衬托了文人雅士的孤芳自赏。“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的妙笔,让人闻到雪中梅花的淡淡暗香。“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李煜的词,把对故国的思念,离恨随人而远的忧思,融进了雪梅之中。
没有蝶绕蜂拥的热闹,在“众芳摇落”的寂寞寒冷世界里,梅花独自冲开冬的裂隙“先天下而春”,不经意间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尽风情”。且梅花毫无傲意,依然只是“浓淡由它冰雪中”。——也许在一个高境界里,傲,也是一种尘俗罢,梅之不俗,便包涵了她的不傲。想来在冰雪中开放的梅花,或许本自便冰魂雪骨,与清莹的冰雪一样至纯至洁。就连“故作小红桃杏色”的红梅,都“尚余孤瘦雪霜姿”;就连飘然飞落的残英,都是“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于是才有了以“冻梅碎蕊”咏雪,以“剪雪裁冰”咏梅的诸多佳话。
但梅花又另有超过冰雪的动人之处——那沁透一切的清香,且“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纵然黄昏里暮霭沉沉,淡雾中月迷津渡,我们也能“遥知不是雪”,为什么呢?就是“为有暗香来”。便是零落成泥,碾压作尘,此香也依然“如故”。
纯如雪而香于雪,因纯而香,这也许就是苏东坡所说的“梅格”。而“梅花香自苦寒来”,那珍贵的每一丝每一缕,都是从寒彻骨髓的苦中不断净化自己修炼出来的。恶意封杀生命的“苦寒”,却反而成就了梅花—个纤尘无染且清香四溢的超凡境界。
眼下,又是江南梅花“淡荡寒山之月,留连野水之烟”的好时候了,那流水空山、断桥孤馆、茅舍闲庭,和数不清的梅溪、梅坞、梅亭……哪儿没有令人神往的香雪如诲或疏影筛月呢?更不要说许多素以梅闻天下的地方了。每念及此,便羡慕古时长安的范晔,能有江南好友在“折梅逢驿使”时,千里迢迢“聊赠一枝春”给他(《荆州记》),而不会遭到没有操守的小人作梗。好在人之珍爱,在心而不在形。天地间有了一颗珍爱梅花品格的心,其实就已可以超越一切拦阻,得到梅花一样的自在。
穿越在梅树之间,偶一碰触枝干,花瓣自天飘降,轻歌曼舞,那是大唐芙蓉国,还是飞天的传说,似雪似花、非雪非花,“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花瓣落在我的身上,飞舞在我的眼前,暗香飘浮,沁人心脾,引得人流连忘返,似醉非醉。
轻轻拈起一瓣芬芳,放在唇边,感知这一亲芳泽的触感,却不料,一阵风过,芳香犹在,那瓣梅花却已消失了行迹……目尽梅影,亦真亦幻。置身梅林的簇拥之中,我只能微闭着眼,聆听梅花的呼吸,感知梅花的心跳,任那一股股淡淡的清香,沁脾透体。以花香清心,以花露洗尘,馥郁之气沁骨入魂,情融融,直觉得眼醉、心醉,感觉被这一片缤纷的梅花溶化了,溶为一瓣自己喜欢的梅花,溶为一片飘香的激情。
千古梅花芳荫如此,今人又似她几许?
我是冬天里的一株梅,经过了夏的酷热、热情,秋的萧杀和冷静,如今我站在凛冽的寒风中,与日月为伴,与雨雪共舞,我在在孤寂的山中、村头、在溪畔静静地绽放。
这是一个生命重生的季节,我用一颗坚强的心屹立在风雪中,我无意苦争春。我比娇嫩的兰花更令人敬慕,兰花的世界只有温柔的风、暖暖的阳光,还有甜蜜的微笑。
对于梅花,文人墨客从来不吝啬他们的笔墨,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足雪 ,为有暗香来。"王维的“ 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 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人们,再也无法体验这样的景致,只有在想象中体会这种境界了。;李煜“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王冕的”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陆游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大文豪留下了人们至今还在吟颂的千古佳句。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这是唐朝诗人张谓的《早梅》诗。它深刻地描绘出了我的性格,寒冬未消,一枝独放,傲也;迥临村路,疏离尘世,孤也;近水先发,悄然报春,信也。枝如白玉,花似冬雪,洁也。
我们生活在溪畔、在村头、在山里,要寻觅我们的踪影,只有走出喧闹的尘世,冒着严寒去偏静的地方,踏雪访梅,我不屑与热闹为伍,独守着寂寞,平淡。不会因他人的喜好,“以曲为美”“以欹为美”“以疏为美”而改变自己,我不会做“人皆得以隶使之”的病梅、夭梅。我要张扬自己的个性,我要舒展自己。
我是冬天的一株梅,我生活在寂寞的深山里,悄然地绽放,散出淡淡的幽香,我宁愿孤芳自赏。
随时、随性、随遇、随缘、随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人在世俗,身在方外,很高的境界。她来,视作无物,她去,视作无缘,看山花则笑碟痴,赏细柳则笑风弱,超凡脱俗,定力惊人,问题是,这是个人么?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个体,有感情,有性情,有喜怒哀乐,有无尽的寂寞和哀伤,有偶尔的忧郁和感性,是的,这不是人,也不应该是人的境界,人不能这么绝情。
??李太白同志说,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扰。李煜同志说,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李清照美女说,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可见,即使是大家,文人雅客风流才人,都是免不了悲观离愁的。什么是境界?大抵就是做个真实的人吧,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悲伤,有离去的哀愁,有相逢的喜悦,有淡淡的春心一动,有暗暗的相思徘徊,喜欢自己喜欢的,不问结果,容忍自己不喜欢的,不问理由。
??我心向佛,尘世间的喜怒哀乐却左右着我,我想我能淡定的面对这一切,然而一切徒劳。太向往境界,我于是开始逐渐失去境界,我在深夜的草地前徘徊着自己的心情。
??我很感激,我没有失去自己,是的,我是个人,我没有境界……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