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陌上花
苏轼

游九仙山,闻里中儿歌《陌上花》。父老云:吴越王妃每岁春必归临安,王以书遗妃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吴人用其语为歌,含思宛转,听之凄然,而其词鄙野,为易之云。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
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

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軿来。
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回。

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
已作迟迟君去鲁,犹歌缓缓妾回家。

1.《陌上花》,又名《清平调引》。2.翠軿(cuì pēng): 古代贵族妇女乘用的翠帷车。

阡陌上的花儿已盛开,蝴蝶飞舞,江山仿佛还依旧,但人却已不同。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前朝留下来的人们都已经老了,但歌女们却还唱着歌,慢慢走在回来的路上。

北宋熙宁年间,苏东坡任杭州通判。英雄相惜,对钱镠敬佩有加,曾书《表忠观记》碑文,高度评价钱镠之功绩。苏公喜欢走动,也常来临安,听到里人之歌后,颇有感触,便写下了三首《陌上花》诗。
苏轼的《陌上花》诗,风流蕴藉,含意深远,读之令人感慨。在诗的背后,还有一个很美丽的故事。当年吴越王钱镠的爱妃每到春天,就要回到临安娘家省亲。有一年,又到春暖花开的时候,钱镠坐在王宫大殿上,思念远方的爱妃,给她的信中这样写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钱镠此人,史载“权勇有谋,性任侠,以解仇报怨为事。”彪悍且野心勃勃的男人,不识几个大字,从市井小流氓起家,硬是在五代十国的乱世中,拼抢下一片江山。诗僧贯休为其献诗道:“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虽然有马屁之嫌,倒也大致与实际情况相符。就是这样的人,却给他爱的女人写出了敏感而温情的信――好比在报纸上看到当红歌星自言“休闲时爱看看黑格尔的哲学书”,让人大跌眼镜。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里有着对于美的赞叹,还有着在急景流年中心灵敏感的悸动,一种面对良辰美景、如花美眷而发自内心的珍惜之情。春天总是让人感伤的,春天又是一个饱含骚动不安生命力的季节,而在这个季节里开遍陇头陌上的鲜花,就是最容易为人们的心灵带来微妙触动的事物,枭雄如钱鏐者竟亦不能幸免。
诗中感慨人世荣华富贵,虚名浮利的过眼云烟,皆如那草头露,陌上花,转眼即消逝凋谢不见;人们生前的一切荣华富贵,全如那清晨草头上的露水,不多久就散发消失;死后所留下的美好名声,也全如那路上的花朵,很快就会凋枯谢落。
陌上花开缓缓归。回溯八百年前的一天,在杭州任官的苏轼闲步于九仙山的陌上,耳边忽闻“陌上花”的曲调。那是当地父老对吴越王的感念。苏子深思,感慨朝代的兴亡与富贵的梦幻,历史似乎特意安排苏轼在秋天踏在临安的陌上。陌上的花开,春天开得绚烂,秋日亦绽得繁锦。春日的陌上花透着柔情,而秋日里却浸着萧瑟。苏轼有感于此,一唱三叹,怅惋人间盛衰的变迁,感叹“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悲”的哀伤。
意义上的秋,就那么涩涩地寒冷,等待着陌上的花再开,也就那么痴痴地等。
意义上的苏轼,就那么站在空阔的草地上,任泛寒的露水打湿衣裤。
他在等,等陌上花开,就在那个季节里: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
等,等,等!等到双鬓发白,等到两眼花茫,于是轻轻吟诵只属于陌上的诗句:移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
缓缓归,归人何处寻?无奈,轻轻叹:叹,叹不能持节云中遣冯唐,只能看天狼;叹,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叹,叹墙里秋千墙外道,多情总被无情恼;叹,叹似花还似非花,点点是,离人泪。
终于有一天,等到海枯石烂,却没等来那个人;叹到天荒地老,却也没再西北相望。人,仍旧在远方,幽梦还乡正梳妆;天狼,仍挂在天上,痴痴地笑。
终于有一天,愁淡了,心也淡了,中秋之夜,吟出千古绝唱,对酒当歌,淡然悲欢离合。于是,在居舍种上一片片的竹,就像它那样的傲而有节,却也卓而不群。
日子就那么过吧,淡然而不失滋味,突然发现,颓然也是一种美。一天天,一年年,就那么划过指尖,转眼消失不见。
每到春天,总会到远方欣赏,只为那一抹小花:陌上上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辇来。
然后就静静地思考,生命就像一朵小花,而小花,只有成百上千的绽放才称得上漂亮: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归。
后来的后来,一切都变得宁静,淡然却也不失豪情,但也不会成天聊发少年狂,偶尔的千骑卷平冈,也只是对往昔峥嵘岁月的怀悼,就像一只雁儿: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喜欢公瑾,出于“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豪气;喜欢苏轼,或许只是因为那一句:早生华发……
而现在,更希望听他吟诵那三首《陌上花》,淡然的美: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己作迟迟君去鲁,犹教缓缓妾还家。
泪水无预兆地冲出眼眶,划过脸庞,滴落在纸页上,化开淡淡的墨渍,那一卷书画至今保存,不是名作,只是临摹的三首《陌上花》,而现在,我更愿意捧着它入梦。
梦里陌上花又开。
当今社会的很多人都将幸福指数建立在工资的基数、钱财的数量、车子的品牌、房子的舒适度等基础之上,当然,我们都是凡夫俗子,这些也确实是看的见得幸福,我们所能追逐的幸福,于是,才有了那么多人,为了钱财和权力,拼命的努力,可是到头来,当这些争名逐利的人被自己搞得筋疲力尽时,才猛然发现,幸福仍像海市蜃楼般的高不可及,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努力,而是他们忘记了,很多时候,幸福其实就是一种云淡风轻的心情,那一份远离功利的气闲心定。就像某位哲人说过:“幸福的根源不在于拥有,而在于知足,在于对眼前的所有持一份欣赏的心情。”
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有的时候,我会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让那些躲在记忆微风深处的思绪,驾驭着我的想象,用心去体会平凡生活的感动。幸福,有时就是春天吹来的风,暖暖的,柔柔的;幸福,有时就是秋天树上的果,酸酸的、甜甜的;幸福,有时是一个家人的拥抱、一次安慰、一个鼓励的眼神。幸福的味道就如奶茶,温暖而香甜,让人欣慰;幸福的味道就如花朵,香味弥漫心扉,让人迷恋;幸福的味道就像米酒,清新醇香,让人沉醉……
幸福其实很简单,当我们狂热追求它时,别忘记转身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有时候幸福就在自己的身后。别让我们的心被狂热的欲望全部占领,留一点空间给淡泊,留一点空间给单纯,这样,落在我们身后的幸福才有机会追上我们!
陌上花随暮雨飞,幸福味道缓缓归。在五月的风中,在五月的烟雨中,我披一身“五月风情”,采一束陌上花,在花的馨香里我感受着幸福的香甜。我们也许拥有不了蓝天的深邃,但是我们可以拥有白云的飘逸;我们也许没有大海的辽阔,但是我们可以拥有小溪的优雅;我们也许没有原野的芬芳,但是我们可以拥有小草的翠绿。生活中,没有旁观者的席位,我们总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光源、自己的生活。其实,幸福一直都在,一直无声无息地流淌在我们人生的河流中。
那是春天里最美妙的一幅图画:在后宫粉黛的簇拥下,一位美若天仙、仪态雍容的贵夫人,款摆腰肢,走在一千多年前江南临安的阡陌上。这时,一匹快马飘然而至,驿者把一封信递给贵夫人,原来是吴越王嘱爱妃只管消受春色,不必急着回宫:“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缓缓归,缓缓归,多么柔情的一句话贴的话,也难使国家逃脱倾覆的噩运,怜美惜春的柔情敌不了剑戟弓弩!
只是再柔情、再体贴,吴越王烟逝,爱妃云去,留下一个美丽的浮荡在临安陌上,供人凭吊。在吴越国“国除”百十年后的一个秋天,诗人东坡来到了临安。历史似乎有意安排东坡在秋天踏上临安的土地,陌上春天花开,秋天花亦开,只是春天的骨子里透出的是柔情,秋天的骨子里透出的萧瑟。东坡怅对古人,一番凭吊,三首《陌上花》在胸中郁结,一吐为快。“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诗人一唱三叹之中,浸染着对人事盛衰的感慨。陌上花,就这样开在历史的车辙中,栉风沐雨,浸透艳丽与沧桑,令人唏嘘不已。
漫步陌上,我把“缓缓归”当作人类面对大自然所共有的心境去感怀。当然,东坡透过陌上花开而生发的历史感悟,更以一种强劲的力量震撼着我的以来。
我几乎要拜倒在陌上花的面前了。我突然觉得这一束束、一丛一丛开了又落、落了又开的陌上花,简直就是为了人类的历史与文化而开而落。我不敢说我可以触摸历史与文化,但我可以觉悟地抚摸陌上这些娇嫩而又顽强的花朵。陌上花开缓缓归,这不仅意味着悠闲、诗意,而更大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的以来在恬静的陌上花开中恬静如花,回归自然,回归人类的历史与文化。缓缓归,缓缓归。披一袭“三月风情”,再来一束“陌上花”,缓缓归。
缓缓归矣,我心已是陌上花开。
也难怪前人要感慨“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浮名如陌上之花,花开花谢。不论是朝阴不知晦朔,或是蟪蛄不知春秋,亦或是大椿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一切尽如陌上流年,随滚滚东流而逝。淘尽世间百态,荡尽人生冷暖,阅尽悲欢离合。然后心如止水,透悟天地。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每到白云初晴,幽鸟相逐之时,就会想起这么一些人。
站在历史的海岸漫溯那一道道历史沟渠:楚大夫沉吟泽畔,九死不悔;魏武帝扬鞭东指,壮心不已;陶渊明南山悠然,饮酒采菊……他们选择了永恒,纵然谄媚污蔑视听,也不随其流扬其波,这是执着的选择;纵然马革裹尸,魂归狼烟,也不愿纸醉金迷、声色犬马,这是豪壮的选择;纵然一身清苦,终日难饱,也愿怡然自乐、躬耕陇亩,这是高雅的选择。
陌上花开,万种风情,兀自微笑,让心灵在恬静的陌上花开中恬静如花。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