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子夜歌
李煜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1.何:什么时候,哪一个。2.销魂:灵魂离开肉体。形容极度的愁苦或极度的快乐。语出“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梁·江淹《别赋》)。3.何限:哪里有个边际。4.故国梦重归:重梦归故国。5.觉:醒。6.谁与上:与谁上。7.秋晴望:在秋日的晴空下登高远望。

人生的遗恨何时才能完结?只有我如此悲痛,没有尽头。睡梦中回到故国,醒来却仍然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不由得双泪暗洒。
亡国后的日子孤单清冷,无人陪伴。谁还可以和我一起登高远眺,遥望故国呢?以前一起在晴朗的秋日登高望远的日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多少旧日的往事,已经化作一场空;却还若有似无地萦绕心头,仿佛是在梦中。

这是后主入宋后的作品,表达了亡国的悲痛和对故国的无限思念。
开篇言愁,直抒胸臆。人生的遗恨何时才能完结?只有我如此悲痛,没有尽头。睡梦中回到故国,醒来却仍然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不由得双泪暗洒,这也正是开篇所言愁,恨的原因。亡国后的日子孤单清冷,无人陪伴。谁还可以和我一起登高远眺,遥望故国呢?以前一起在晴朗的秋日登高望远的日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是那种快乐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往事不过是一场春梦,美好但难以留住。醒来依旧是空,什么也抓不住。剩下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回忆和痛苦。多么希望现在的悲苦也是一场梦,终有醒来的一天!只奈何,好梦易醒,噩梦却永远没有尽头。
这阕词以思念故国为主旨,直白不假修饰,悲苦之情倾泻而出。起笔即言愁恨,可见内心之苦恨,难以抑制。独我,只有我。给人一种无人能解的凄惶和绝望。两个梦字,意义不同故不觉重复。第一个梦,是对往事的依恋和对现实的无奈。美好的过去只能长记于心,故国只能重逢于梦,却再也无法回去了。
后一个”梦”字,则表达了人生如梦的感慨和无奈。往事如梦,醒来成空。徒留伤感。但现实的苦痛却实实在在地存在,永远无法如梦般消失。这就让整首词,沉浸在一种极度无奈又空荡的气氛中。
读着李煜的《菩萨蛮》内心一片荒凉,就如那冷冷的秋风吹过夜幕下的枫叶树般,枯黄的叶子一片片掉落,没人能感受内心的那份思念与痛楚。人生的愁就如李煜写的一样怎样能免得到呢?时常的保持着微笑,只不过是一种自我的安慰,而真正那份对家人、对朋友的思念何尝不是一种常隐的痛呢?其实,也说不出那到底是为什么?有时候一个人静静的呆着多半是多愁善感,特别是我这样的人,静静读一首太过于悲伤的诗,或者看一片感人的电影,都会如此的这般。   一个人长时间的流浪,有时候也就成了长时间的孤独与寂寞,常常将思绪撤落成一片片多愁善感的落叶,有思念、也有爱;有情、有时候也有恨。是的,对于一个长年累月在外很少归家的人,一个经历太多人间烟火的人,除了看得淡薄与孤独以外又能以什么来弥补那份空虚呢?没有人愿意孤独,也没有人愿痛苦,但是愿与不愿意有时候都不是我们想的!快乐是原自于内心,可内心却常常不会是自己能控制的,所以,愿不愿意的问题也就不是自己能想的!沉默常常是自己是自己最好的礼物,最好的礼物是流浪所给的!人家常说“你怎话这么少”!话怎么这么少?难道需要那么多话吗?我只能这样讲。只是不想讲太多的话,太多话有的时候自己和这个城市是格格不入的,原因是自己太想那个离自己遥远的家与朋友,除了工作、事业还有什么要讲的!像我样多愁善感和想象力丰富的往往都是比较的沉默的,有时是因为一种无奈,或者是因为太过于孤单。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常常有意无意的念起李后主《菩萨蛮》的这一句,总觉自己要些什么,而事实却想要东西却不存在于现实之中。在这个城市生活着就是这样子的,有下过的雨没留下雨后的彩虹,没有彩谁会陪我去彩虹呢?
“人生愁恨何能免”,是一般人的情形,言外是說,如果只是一般人那種愁恨,倒也罷了。“銷魂”謂因過度刺激而神思恍惚,如魂欲離體,可用以形容極度痛苦情狀。“何限”意同無限。“銷魂獨我情何限”,是說自己的愁恨多而強烈,世上沒有誰像自己這樣痛苦:常人只是難免有時含有愁恨,自己卻時時刻刻都在痛苦之中,永無歡樂之時;常人的愁恨還可以忍受,自己的痛苦卻到了無法忍受的程度。“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夢中是一國之君,多麼尊嚴、富貴、歡樂;醒來卻變成了亂國之囚,多麼卑賤、屈辱!由最頂端一下跌到最底層,這是多麼強烈的對比,怎能不刺痛他的心,使他心碎腸裂,淚流滿面。據《默記》卷上說,李煜入宋後,「有旨不得與人接」,直如身居囹圄之中,這與從前正好形成強烈的對比,昔日的富貴繁華,恰恰反襯出今日的孤獨淒涼。過去的一切已成虛幻,作者五內摧傷,無可奈何,只有悲嘆往事如夢,再也不會重來了。但明知往事不堪回首,作者卻又無法把它忘卻,這悲嘆的本身,就是對過去的眷戀。
对于无常,后主是无奈的。无奈中品味孤独,思前尘,忆往事。孤独中,更加深其悲世情怀。在他眼中,往事如烟,人生如梦。因此,他的后期词作中多次出现“梦”字。如: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 (《乌夜啼》)“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子夜歌》)“多少十艮,昨夜梦魂中。”(《望江南》)“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浪淘沙》)在梦中,曾多少次与佳人相逢,曾多少次流连凤阁龙楼;梦醒时分,却依旧是“帘外雨潺潺”, “三更滴到明”。人生本无常,大梦本虚幻。梦中愈是辉煌,醒后愈是阔帐。梦里越美好,现实越冷峻。梦中、梦后的巨大反差加深了他的悲观情绪。以梦来体验无常,加剧了他人生虚幻的感叹。
李煜的词作中也经常涉及到空,如“往事己成空,还如一梦中”(《子夜歌》), “想得玉楼瑶殿月,空照秦淮”(《浪淘沙》)等。梦即空,空即梦。色即空,空即色。在前尘往事的空追忆中幻化出一系列色相:珠围翠绕的嫔娥、缠绵相思的情爱……作者因空生色,因色悟空,传情入色,见色生情,循环不己,陷入难以自拔的深渊。他不止一次地吟咏人生无常,他不仅以词人的直觉体悟到无常,更以一个亡国之君经历了人生的大悲大痛,品尝了无常带给他的苦酒。无常即为空。山盟海誓的爱情,惊天动地的帝王伟业,确实如空花阳焰!历史已无情地道出答案:历代帝王,或明君,或昏王,终是一杯黄土掩风流;各个王朝,无不由兴到衰,走向灭亡之渊。他时时吟咏无常,念念不忘空。
综上所述,李煜作为南唐最后一代皇帝,他受到家庭的影响,从小信奉佛教。在登上王位之后,他还以帝王的影响力建寺度僧,诵经礼佛,亲近高僧,在国民中推行佛教信仰。与此同时,李煜还以诗词作为弘法的工具,在诗词中表达自己对佛法的体悟,借以扩大佛教的影响。
世人有几能体会“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寻味?则然又怎有那么多的“当时只道是寻常”?“自古多情空余恨”,在前情往影相交映中,追忆已只是“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世事如白云苍狗,瞬息万变,“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缘聚缘散,人总是再那回眸之间,美丽便消失了。心痛,可却只能无奈,蓦然回首,清泪暗弹。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那些纷纷扰扰的爱恨情仇,已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去。
多年后,每每想起,或许会有那一度思量,一阵心痛,但这残缺不全的美丽,却使你的生命蒙上了一道惘然的美丽。去追忆,想回到过去,回到那初见之时,人生若只如初见。
花谢花飞,落尽了人世沧桑,花在枝头绽放是灿烂的,凋零后的阵阵余香,亦让人回味无穷。爱过了,错过了,泪过了,痛过了,只剩那淡淡余香,脉脉残念,深埋心底,追忆往昔那初见的美丽。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曾经的美丽已成水月镜花,泪眼双垂,在那回眸之念,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
其实一切只是一场梦,当梦一旦醒来,一切还要重新开始。
纯真的远走,韶华的东去,人生不会有重复。我还是依旧固执,终古不变,不停的摔,不停的爬。
祝福自己将来不管经历什么样的挫折,都不要放弃。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