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0

江城子
苏轼

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1.张先: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2.凤凰山:在杭州市南。3.芙蕖:荷花。4.娉婷:貌美。白居易《昭君怨》:“明妃风貌最娉婷。”5.湘灵:湘水女神。传说帝尧的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帝为妃,二人随舜南(巡),死于沅湘之间,成为湘水女神。

凤凰山下雨后初晴,水面风清爽,晚霞艳丽。荷花开放,盈盈美好。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一对白鹭,可是被荷花的美丽风貌吸引而来的吗。
忽然听到江面传来弹奏筝的乐曲,音色哀婉,谁能忍听?这曲调令烟霭为之敛容,云彩为之收色,好像是湘水女神在奏瑟倾诉自己的哀伤。一曲终了,弹筝人已飘然远逝,只见青翠的山峰仍然静静地立在湖边,仿佛那哀怨的乐曲仍然荡漾在山间水际。

鳳凰山下,雨後初晴,雲淡風清,晚霞明麗。一朵荷花,雖然開過了,但是仍然美麗、清淨。什麼地方飛過一對白鷺,它們也有意來傾慕彈箏人的美麗。
忽然聽見江上哀傷的調子,含著悲苦,又有誰,忍心去聽。煙靄為之斂容,雲彩為之收色,這曲子,就好像是湘水女神奏瑟在傾訴自己的哀傷,一曲終了,她已經飄然遠逝,只見青翠的山峰,仍然靜靜地立在湖邊,仿佛那哀怨的樂曲仍然蕩漾在山間水際。

此词为苏轼于熙宁五年(1072)至七年杭州通判任上与当时已八十余岁的有名词人张先(990-1078)同游西湖时所作。作者富有情趣地紧扣“闻弹筝”这一词题,从多方面描写弹筝者的美丽与音乐的动人。词中将弹筝人置于雨后初晴、晚霞明丽的湖光山色中,使人物与景色相映成趣,音乐与山水相得益彰,对人物的描写上,作者运用了比喻和衬托的手法。
开头三句写山色湖光,只是作为人物的背景画面。“一朵芙蕖”两句紧接其后,既实写水面荷花,又是以出水芙蓉比喻弹筝的美人,收到了双关的艺术效果。
从结构上看,这一表面写景,而实则转入对弹筝人的描写,真可说是天衣无缝。据《墨庄漫录》,弹筝人三十余岁,“风韵娴雅,绰有态度”,此处用“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的比喻写她,不仅准确,而且极有情趣。接着便从白鹭似也有意倾慕来烘托弹筝人的美丽。词中之双白鹭实是喻指二客呆视不动的情状。
下片则重点写音乐。从乐曲总的旋律来写,故曰“哀筝”,从乐曲传达的感情来写,故言“苦(甚、极的意思)含情”;谓“遣谁听”,是说乐曲哀伤,谁能忍听,是从听者的角度来写;此下再进一步渲染乐曲的哀伤,谓无知的大自然也为之感动:烟霭为之敛容,云彩为之收色;最后再总括一句,这哀伤的乐曲就好像是湘水女神奏瑟倾诉自己的哀伤。湘灵,用娥皇、女英之典故。词写到这里,把乐曲的哀伤动人一步一步地推向最高峰,似乎这样哀怨动人的乐曲非人间所有,只能是出自像湘水女神那样的神灵之手。
与此同时,“依约是湘灵”这总绾乐曲的一句,又隐喻弹筝人有如湘灵之美好。词的最后,承“依约”一句正待写人,却又采取欲擒故纵的手法,不仅没有正面去描写人物,反而写弹筝人已飘然远逝,只见青翠的山峰仍然静静地立湖边,仿佛那哀怨的乐曲仍然荡漾山间水际。“”人不见,数峰青“两句,用唐代诗人钱起《省试湘灵鼓瑟》诗”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是那样的自然、贴切而又不露痕迹。它不仅意象动人,而且结构上还暗承”依约是湘灵“一句,把上下用典结合起来。”数峰青“又回应词的开头”凤凰山下雨初晴“描写的雨过山青的景象,真可谓言尽而味永。
雨后天晴的西子湖畔,水清霞明,荷花盈盈,让人心情顿时开阔明朗起来,大名鼎鼎风度翩翩的苏才子正驻步留恋,暗叹不已。放眼观望西湖,水波随微风轻轻地漾起,看见有一彩舟渐渐临近,只见那舟中人,身着粉荷色偏襟上衣,下着碧绿色罗裙,外罩白色纱衣,真比那湖中的真芙蓉还秀美,还水灵;又如天边的晚霞般娴静美妙,风韵撩人,娉娉婷婷的女子玉手弄筝弦,亦真亦幻,似诗似画。真是人间天堂啊!
再看那女子多情明丽的眼眸,柔美曼妙的腰身,引发苏才子无限旷阔的才思。苏才子正一手托腮,脑子里的妙语转化成颜面上得意的微笑:如此美景佳人,真是让人才思泉涌,浮想联翩,何不作词一首,让女子演唱?二八女郎纤手弄丝弦歌杨柳岸晓风残月,此情此景,对酒当歌,此乃人生乐事,人生乐事啊!哈哈……不觉笑出了声。
岸上苏才子的英姿勃发,也引得女子双颊绯红,不觉手指更加温柔,歌声更加甜美。
苏才子醉了,真醉了,一会儿赞赏爱慕的望着女子,一会儿双目微闭轻轻和着美妙的曲子。
岸上两个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垂涎女子的美貌,唏嘘以吸引之。
女子见状,一曲未终,就悄然离去……
弄得个苏才子雅兴尽失,叹息不已。
全词上片写景,下片写人,全词情景交融和婉清倩,曲折含蓄,情韵无限。
这首词就是这时候写的,表心中遗憾吧。
众所周知,苏大才子是豪放派的代表人物,但风流多情的生性是很多才子的宿命吧。他的浪漫可是出了名的。
唐宋的诗词已经繁盛到人人能吟的地步了,文人雅士到市井凡人,那有人作就有人唱呀,这就为文人雅士和歌姬舞女之间的架起了一座桥梁,就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继而有了传颂千古的佳话。
还记得苏东坡曾在西湖上见过。当时月色清冷,瑟声随一叶小舟从杨柳深处荡来,舟上鼓瑟的女子,衣袂临风,白衣胜雪。一曲奏罢,飘然隐去,烟霭散处,只有江月。苏子想:为我怡神的,莫不会是湘神吧。怅然间,一曲小令也便呤成:“……忽闻江上弄哀筝,若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似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而如今,群山依旧青着,江水依旧流着,江边次第开了的花的香也似曾闻过,水面盘徊的三两鸥鹭也不以我为客,一切都在“悠悠处处尽经过”。仿佛间我又回溯到了梦的开始,依稀的,还是那当时的春天。那缕若有若无又无处有在的歌声依然没有散去:……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能差兮谁思?
……
望夫君兮未来,吹能差兮谁思?
……
那一片美好的筝声令人心动,本来想要等他弹完后再去寻访,那知一曲终了,人儿却已消失不见,只能呆呆地望着那几座青翠的山峰。作者在江上听人弹筝,那卓越的技巧令人着迷。本想等待曲终再去寻访弹筝的人,可是他却早已飘然远去。这三句词描写盼望与那人相见,那人却早已远去。惆怅无奈之中,更别有一番绵绵不尽的幽情。
且不论这首词是怎样的明艳动人,清新婉约,单是念起来的轻盈跳跃,便足以让人陶醉。以ing音押韵,让整首词都充满空灵轻快的美妙声韵,琅琅上口,极是动听。我对这首词念念不忘,五成是为了这美妙的韵律。能将诗情画意与音韵完美结合,也不是易事。
你来了,轻轻地,象云一样轻盈的飘至,大地留下你的倩影,蓝天印上你的彩照;
你走了,轻盈的,象云一样的飘离,那一刻,“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来时,菜蛙翠绿
别时,稻田有了秋意
又是半个月亮,照窗台
又一个季节
落满了山谷
小溪,小溪呀
全不知,离人归
月凉如水,送我北归
“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弦犹在耳,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没有你以后,雨天不再是雨天。
“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想想,这是多么的寂寥。筵席终将散去,繁华也只是一场虚幻,那些上天所给予的,它都终将收回。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红颜弹指,沓然无踪,今人不见古时月,今夕何夕,世事无常。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这是怎样的苍茫,
读他的词仿佛感受到自然令人屏息的动容,人生苦短,犹如白驹过隙,只有月光如水水如天啊。
惆怅是想得到,但得不到也不会痛断肝肠的那种。错过了,要不就见着了,就是晚了一步,怔怔地,在原地愣神,心里升起来微微的疼,但不厉害。
以前读苏轼的《江城子·湖上与张先同赋,时闻弹筝》,结尾处,就读到那种惆怅。雨后的湖面,水风清,晚霞明。船这样荡着。水上有一朵开过了的红芙蕖,似迟暮的美人,矜守着最后的一点姿态。这时,飞来一对白鹭,在花前盘旋,似是有情,爱那红莲,但又似不是。忽然,江上传来弹筝的声音,筝声里仿佛有万千的情意,只不知谁能读懂。船上的人,便也就痴痴地听,魂灵也许暂离了尘世。想着等一曲终了,前去探问,是何等样的女子,弹出这样哀哀含情的声音。只是,过于沉溺了呢,等曲终,等回过神来,想去寻找那人,却只剩得:“人不见,数峰青。”
当然不会费力去寻找,只不过是湖上的偶遇,听得她弹了一首进入心灵的筝曲。只为了撩动心弦的那些声音,就兴师动众地找,似乎也不必。但是,分明曾这样地近,这样地被打动。却只能由着船儿,在水上轻轻地荡,看着周遭的山,青青依旧。
那样的惆怅啊。没有实体可以附着,也许只能让它飞散在茶和咖啡的香气里,渐渐地淡,淡到仿佛忘记。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