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醒门外三竿日,卧看溪难十亩阴。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0

溪前堂
苏轼

白水满时双鹭下,绿槐高处一蝉鸣。
酒醒门外三竿日,卧看溪难十亩阴。

1.三竿日:成语有日上三竿,比喻天已大亮。2.十亩阴:溪边阴地。

水满的时候,一对白鹭飞下来嬉戏;在绿槐树的最高的地方,有一只蝉在那儿鸣叫。酒醒的时候,门外早已日上三竿了;卧下来欣赏溪南一片碧绿的田亩。

宋仁宗嘉六年(1061)11月,苏轼被任命为大理评事签凤翔府判官。这是他步入政治生涯的开端,也是他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时,周至县属凤翔府辖。从此,他与周至山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苏轼与前商洛令章子厚交情甚厚,二人相携,遍游周至名山胜水,且留下了不少佳咏名篇。他在一则《游记》中写道:“章子厚自长安来终南会轼,而西还岐下,因同游南山。轼三年连三至此,然与子厚游,其乐如始至也!”可见,其时苏轼正在楼观酣游,才让章子厚觅踪访至的。神奇的古楼观,招惹得苏轼连续三年三到斯地,且再游时,又“其乐如始至也!”须知,苏轼自宋仁宗嘉六年赴任凤翔府,至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还朝转官,其间总共仅有三年啊!
游西楼观时,苏轼兴致勃勃,终日未竟,夜宿大陵山,写了《溪阴堂》一诗:“白水满时双鹭下,绿树高处一蝉吟。酒醒门外三竿日,卧看溪南十亩阴。”这里,山上是吾老洞、尹喜墓,山下是就谷水和老子墓,对面便是延生观和玉皇殿,古洞幽境,仙山秀水,名人逸事,让他又一次醉卧周至。现在,历经千年风雨的“绿槐”仍然高高耸立在大陵山之巅,有风吹来,蝉鸣枝摇,似在吟唱苏学士丽句华章!
在陶渊明的田园之乐中,乐不只在于看到了南山,使他赏悦的更是那见南山时的“悠然”心情的体验;白居易也因此不在乎景观规模之大小,而满足于“竹间琴一张,池上酒一壶”,(《白居易集》卷三六(闲居偶吟,招郑庶子、皇甫郎中》)从中体验悠闲自适的愉悦。苏东坡《溪阴堂)云:“白水满时双鹭下,绿槐高处一蝉吟。酒醒门外三竿日,卧看溪南十亩阴。”(《苏东坡集)上)这里诗句就不仅仅是眼中的景,更是人的一种心境体验,于其间感受一种精神境界。没有这种心灵体验,就说不上是真正的欣赏。
饮酒佳境——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以至酒酣忘却身为客,意欲元同送者归。和好朋友喝酒是最舒服的,没有世俗的纷争,没有利益的驱使,没有尔虞我诈的欺骗,有的只是感情的凝聚,和对生命的陶醉,所有人的语言在此时都会显得更加流畅,仿佛回归到了最原始的亲情流露状态。亲朋相聚,把酒甚欢,谈天说地,共话亲情,此时饮酒,最为得意,身心达泰,爽矣!
饮酒仙境——酒醒门外三竿日,卧看溪南十亩阴。曾经在一个夏天的夜里,和朋友在山上边喝啤酒边看夜空,没有城市的喧哗,没有扬起的风沙,听着远处的蛙声和近处的虫鸣,酒尽客亦醉,满江空月明。
闲来无事便把近来所读的与酒有关的诗句做个评价。个人论断,不一定准确,还好这些作者都早已仙去,不必怕他们与我理论个不是。
最醉生梦死的饮者: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最情深意长的饮者: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最欢乐的饮者: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最狗眼看人低的饮者: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最消极的饮者: 人生由命不由他,有酒不饮奈若何。
诗句流传最广的饮者: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二者不分伯仲,皆为酒名)
最诗酒双绝的饮者:腹中诗万卷,身外酒千杯。(似乎对李白不公)
最够哥们的饮者:今日送君须尽醉,明朝相忆路漫漫。
最与世无争的饮者: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
最朝不保夕的饮者: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最容易满足的饮者:薄薄酒,胜茶汤,丑妻恶妾胜空房。
最得过且过的饮者: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最多情的饮者: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最凄凉孤独的饮者:三更酒醒残灯在,卧听潇潇雨打蓬。
最理智的饮者:美酒饮教微醉后,好花看到半开时。
最自以为是饮者: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
最不知足的饮者: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最怀旧的饮者: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最不亢不卑的饮者:浩然一曲酒千鈡,男儿行出是,未要论穷通。
最愤世嫉俗的饮者:观棋不语真君子,把酒言多是小人。
最不敢爱敢恨的饮者: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最豁达远见的饮者:一杯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用情最深的饮者: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最可怜的饮者: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最悠闲自在的饮者:酒醒门外三竿日,卧看溪南十亩荫。
最听天由命的饮者: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最淡泊名利的饮者: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最形只影单的饮者: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酒是一种心态。“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酒醒门外三竿日,卧看溪南十亩荫”。给不理解的人讲自己的心曲,那等于赤裸裸地剥去自己的外衣,不但得不到解脱,还会给自己引来无尽的烦恼。生活中我们都愿意被美酒和鲜花包裹着,但谁的记忆中都会有苦涩的昨天,而且追求理想的路上,荆棘和坎坷并存。“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有些心曲是要隐藏于心头的,那难诉的心曲,何不对酒而诉,酒后临风而歌:对着空空的旷野,在风中畅谈你的心曲,风是力量的像征,风是何等的宽容!将你的难言之隐告诉它,让这些难诉的心曲风一古脑儿带走!哪怕你胡言乱语,哪怕你失态,它都不会嘲笑于你,酒醉后就与风同歌,与风共舞。把你的心曲交给酒,交给风,让酒和风做你的知已,你会其乐无穷,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如若,人生只有初见,刘玄德与诸葛亮,转身而去,你辗转江湖,酬一统江山之志;我布衣草履,南阳躬耕。得闲时半掩柴扉,醉且酩酊。可酒醒门外三竿日,可卧看溪南十亩荫。又如何会有事必躬亲、殚精竭虑、积劳成疾,壮志未酬却病故五丈原的人生结局呢?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