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3

上李邕
李白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1.上:呈上。2.李邕:字泰和,广陵江都(今江苏江都县)人。有才华,性倜傥,唐玄宗时任北海(今山东益都县)太守,书法、文章都有名,世称李北海。后被李林甫杀害,年七十余。《旧唐书·文苑传》有传。李邕年辈早于李白,故诗题云“上”。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青年时期的李白的豪情壮志。3.扶摇:由下而上的大旋风。4.假令:假使,即使。5.簸却:激扬。6.沧溟:大海。7.恒:常常。8.调:格调特殊。9.余:后。10.大言:大话。11.宣父:即孔子,唐太宗贞观年间诏尊孔子为宣父。12.丈夫:古代男子的通称,此指李邕。

大鹏总有一天会和风飞起,凭借风力直上九天云外。
如果风停了,大鹏飞下来,还能扬起江海里的水。
世间人们见我老是唱高调,听到我的豪言壮语都冷笑。
孔子还说过“后生可畏”,年轻人也不是不可以做大丈夫。

大鹏是李白诗赋中常常借以自况的意象,它既是自由的象征,又是惊世骇俗的理想和志趣的象征。公元725年(开元十三年),青年李白出蜀漫游,在江陵遇见名道士司马承祯,司马称白“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李白当即作《大鹏遇希有鸟赋并序》(后改为《大鹏赋》),自比为庄子《逍遥游》中的大鹏鸟。李白诗中还有一首《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据唐李华《故翰林学士李君墓志铭序》云,李白“赋《临终歌》而卒”。后人认为可能就是这首《临路歌》,“路”或为“终”之误写。可见李白终生引大鹏自喻之意。按此诗语气直率不谦,故前人有疑非李白之作者,亦有信为李白之作而辨之者。参詹锳主编《李白全集校注汇释集评》此诗题解。
这首诗,是李白青年时代的作品。李邕在开元七年至九年前后,曾任渝州(今四川重庆市)刺史。李白游渝州谒见李邕时,因为不拘俗礼,且谈论间放言高论,纵谈王霸,使李邕不悦。史称李邕“颇自矜”(《旧唐书·李邕传》),为人自负好名,对年轻后进态度颇为矜持。李白对此不满,在临别时写了这首态度颇不客气的《上李邕》一诗,以示回敬。
诗中李白以大鹏自比:“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大鹏是《庄子·逍遥游》中的神鸟,传说这只神鸟其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其翼若垂天之云”,翅膀拍下水就是三千里,扶摇直上,可高达九万里。大鹏鸟是庄子哲学中自由的象征,理想的图腾。李白年轻时胸怀大志,非常自负,又深受道家哲学的影响,心中充满了浪漫的幻想和宏伟的抱负。在此诗中,他以“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自比,这只大鹏即使是不借助风的力量,以它的翅膀一搧,也能将沧溟之水一簸而干,这里极力夸张这只大鸟的神力。在这前四句诗中,诗人寥寥数笔,就勾划出一个力簸沧海的大鹏形象——也是年轻诗人自己的形象。
诗的后四句,是对李邕怠慢态度的回答:“世人见我恒殊调,见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世人”,指当时的凡夫俗子,显然也包括李邕在内,因为此诗是直接给李邕的,所以措词较为婉转,表面上只是指斥“时人”。“殊调”,与后面的“大言”同义,指不同凡响的言论。李白的宏大抱负,常常不被世人所理解,被人当做“大言”来耻笑。李白显然没有料到,李邕这样的名人竟与凡夫俗子一般见识,于是,就抬出圣人识拔后生的故事,反唇相讥:“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宣父,指孔子,唐太宗贞观十一年,“诏尊孔子为宣父”(《新唐书·礼乐志》)。丈夫,对男子尊称,此指李邕。《论语·子罕》中说:“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这两句意为孔老夫子尚且觉得后生可畏,你李邕难道比圣人还要高明?男子汉大丈夫千万不可轻视年轻人呀!后两句对李邕又是揄揶,又是讽刺,也是对李邕轻慢态度的回敬,态度相当桀骜,显示出少年锐气。
李邕在开元初年是一位名闻海内的大名士,史载李邕“素负美名,……人间素有声称,后进不识,京洛阡陌聚观,以为古人。或传眉目有异,衣冠望风,寻访门巷。”对于这样一位名士,李白竟敢指名直斥与之抗礼,足见青年李白的气识和胆量。“不屈己、不干人”笑傲权贵,平交王侯,正是李太白的真正本色。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读一读唐代李白这两句诗,翻阅古今中外一些历史人物的档案,不难发现这一真理。楚霸王项羽领导八千精兵起义时,才24岁;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24岁当闯王,28岁率起义军推翻明王朝;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列宁,创立并领导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时,才25岁;邓小平同志16岁赴法国勤工俭学,25岁领导发动百色起义。
在革命战争年代,当年指挥一个团、一个师、一个军、甚至一个方面军驰骋沙场时,还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至于改革开放以来,许多年轻干部被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后大显身手的事例,更是数不胜数。
让人不禁想起:小荷才露尖尖角。
如此让人又爱又羡慕的孩子们啊,真应了老李那句千古名言: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自工作以来,很少读唐诗了,更不要说长篇巨著,卷帙浩繁,无力读之。但又看不来故事会之类,既没有思想的深度也没有篇幅的长度,读之乏味。偶得唐诗一本,无意之间见李白《上李邕》一诗,颇多感慨。
前段时间跟一朋友聊天,他说怀才没有怀孕好,怀才如果不遇的话,就只能空有一身才华无处施展拳脚,就只能寄情花草对月惆怅。而怀孕不然,怀孕不但身体快乐了,还能够整出点高尚来,为人类的发展做出贡献。我大笑,细想之,觉颇有意味。
文人好官,认为官是舞台,能够施展自己的才华;文人意气,满脑子的忧国忧民,认为居官位能报效国家。可文人终究是文人,出发点是好的,脑子里想的相较于现实过于理想,所以在现实生活中难免碰壁。回想李白一身,虽有一身诗才,胸中海岳笔底波澜,但最后也只能如杜甫一样慨叹“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虽然身处大唐盛世,明君在位,仕途也有过昙花一现般的人生巅峰,但是最后却也不得不在月光和浊酒之中惆怅老去,留下诸多遗憾。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李白胸怀大志,自比大鹏,本想趁年轻大大施展抱负,可是当他去拜见庸官李邕后,遭遇挫折,李邕对其非常冷淡。激愤之余,尚能歌以言志,表明李白对人生仍然抱有乐观态度,对仕途仍然有不到黄河不死心之斗志。就像其“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一样,对人生和未来充满了期待。
年轻气盛,轻狂如我。想当年大学毕业,也信誓旦旦,颇想有一番作为。可现实跟历史总是有着出奇的相似,当我们奋力拼搏一番之后,剩下的不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意气风发,更多的是对人生和未来产生了怀疑,剩下的是一身的精疲力竭和对仕途的惆怅慨叹。空余一身力气,空有一身才华,不得不在纷繁的纸堆中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想到那个年李白在走出了李邕家门之后那空落凄凉的身影,即便是从他嘴里吟出来的“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又多了几分滑稽、可怜的凄凉味道,多了些讽刺意味。我想,诗人当时的心境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悲愤与慨叹,还能有什么!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诗人把自己当回事,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可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又算是什么呢?其实我们什么都不是。没有大唐的李白照样是盛世的大唐,李白不过是这些过去的繁华中一簇烟花罢了,除了点缀还是什么?
可是我们,依然盼望着能够挥洒豪情,大有一番作为。
“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这样的场景,也许我们都曾经遇到过。不是被认为年少轻狂无知,就是被当作不切实际的空谈。呵呵,诗人也一样的遭遇这样的人生尴尬。李白啊李白,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跟李邕这样的人谈你的志向,别人不笑你傻才怪呢,要是跟我,说不定咱们能喝上几杯,惺惺相惜一番。“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自古宣父只一人,又有多少人能够赏识你呢?李白啊李白,如果那时你自称自己为诗仙,说不定还有很多人骂你是疯子呢!
比照当今,让我们来看看少年的李白,大概要把你们羡慕死的。让我们看看李白的《上李邕》一诗吧,诗云:“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时人见我恒殊调,见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我们看到,这首诗题为《上李邕》,应该是首拜谒诗。可是再看看这诗的写法,我们发现,这哪是一首拜谒的诗呢,没有一点谦卑,反倒是狂放不羁,自我期许,目中无人,要是放在今天,那些位高权重者不怒发冲冠、拍案而起才怪,不捏死你也要压死你,“尔等黄口小儿,居然敢不知天高地厚,不给我抖抖瑟瑟、毕恭毕敬,反倒教导起我们要知道后生可畏,实在是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李白是幸运的,李邕不但没有责怪他,反倒是对他刮目相看,成就了李白的少年气盛。鲁迅说,“不是没有天才,乃是没有天才生长的土壤。”李白之所以能够狂妄不羁,少年气盛,那是因为他出生在盛唐,人们宽容、大度、爱才、扶才;而当今却是“万言不值一杯水”、“读书只为稻粱谋”时代,金钱和权力才是硬通货,你就是天才,没有钱和权,也只配去当奴隶。
可是,少年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希望,“少年强则国强”,如果我们的少年都去当奴隶了,都变得奴颜婢膝了,都未老先衰了,那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的希望还在哪里呢?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那些位高权重的肉食者们,请你们听听李白的呼声,不要再去奴役和折磨少年人了,给少年人一片天空,让让他们自由抒发情怀,自由地思考和创造吧,要知道,后生可畏,他们代表着我们的希望和未来。
当飞翔和人的志向或者说理想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作为“飞”的主体———鸟的身份就多变起来,大家熟悉的鹏喻高志,风喻高语,鸥喻隐逸等等不一而是。这一类的象征意义在文人诗歌中犹为多见。李白《上李邕》一诗中,这种意味最为突出。诗言“大鹏一日同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时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李白诗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孔子的名言“后生可畏”,表明先行者高远的眼界和仁爱的胸怀。对后来者的赞美和期待,正是对“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这一代谢规律的欣喜确认。



« 上一篇: :下一篇 »

3 Responses to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