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日苦多闲日少,新愁常续旧愁生。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 ,
0

《浣溪沙?和无咎韵》
懒向沙头醉玉瓶。唤君同赏小窗明。夕阳吹角最关情。
忙日苦多闲日少,新愁常续旧愁生。客中无伴怕群行。

注释:

“懒向沙头醉玉瓶”又作”漫向寒炉醉玉瓶”

①无咎:韩元吉,字无咎。南宋著名诗人。

②漫向:一本作“懒向”。

赏析:

陆游通判镇江时,韩无咎从江西来镜江探母。陆游与其盘桓两月。这首《浣溪沙》

即作于此时。上片表现了二人友情的深挚。下片写客中送客,表现了作者的孤寂心情。全词抒情委婉,真挚感人。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首二句委婉有致。“夕阳”句于闲处写情,意境并到。“忙日”、“新愁”二句真率有唐人诗格。结句乃客中送客,人人意中所难堪者,作者独能道出之,殆无咎将有远行也。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