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0

临安春雨初霁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鉴赏:

淳熙十三年(1186)春,陆游奉命权知严州事,由山阴被召入京,这诗歌是在临安(浙江杭州)时所作。时陆游已六十二岁。诗人大半生浮沉宦海,壮志未酬,情怀郁悒,虽召入京,但已无年轻时的慷慨,反有厌倦风尘之意。

“世味似纱”自然算不得什么生花之笔,一如“世事如棋局局新,人情似纸张张薄”之类,倒有几分俗,但就诗人而言,这经验可是就其大半生的浮沉化来。以前可能也将“世味似纱”之类俗语挂在嘴边,但究竟未加深究,而现在想自己大半生之坎坷,才恍然知晓“世味似纱”喻得恰好。于是诗人便冲口而出,落纸为诗了。然而,诗人既知“世味似纱”,就当学范蠡泛舟五湖,象陶潜采菊东篱,然而诗人反是“骑马客京华”。诗人是知道自己所思与所行不一的,故用反问,谁驱使我打马客京呢?当然是诗人自己!是诗人那杀敌报国、恢复中原的不死之心!尽管山河难收,几成定局,但诗人一旦听宣,便不假思索,打马上京。真忠臣也!

然而,诗人急切地进京却只能闲闲地候着。这年春天,陆游便在临安,但直到七月,始赴严州任。客居京城,无所事事,这无疑是给诗人那滚烫如火的报国之心浇一瓢冰水。卧居小楼,一夜无眠,听春雨淅沥,想杏花夜放,诗人那郁闷心境由此可知。“小楼”、“深巷”句为陆游名句,单看可见早春的清新、美好。卧居小楼,想明朝可以遥遥听见曲折小巷里传来的清脆的“卖杏花”之声。这是何等美好的早春细节!但是,倘若“知人论世”,我们倒能深切感受老英雄困于客栈,报国无门的心酸!

再看“矮纸”、“晴窗”句。春雨初霁,闲居无事,便信笔涂抹作草,随心品鉴杯茶。看似闲,实是闷,写字品茶,哪是陆放翁所为?只是郁闷无奈啊。

郁闷无奈毕竟不是诗人所愿,于是诗人用典安慰自己。“素衣”句化用陆机《为顾彦先赠妇》中诗句: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不必感叹临安城中风尘多,清明时节即可离京还乡(陆游于这年三月由临安返山阴)。诗以离乡“客京华”起,以别京“可到家”终,离乡时尚是希望在前,返乡时便郁闷满怀,“莫起风尘叹”的安慰只是表面而已。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