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群芳谱”

竹清松瘦 目录 好文欣赏,Tags:
0

  金庸成功塑造了一大批极具特色的“女孩”形象,这和古龙笔下的“女人形象”不可同日而语。下面对其中的一些女主角每人赋诗一句,虽然不尽吻合,但也颇为有趣。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 ——小昭

  金庸说,在他的《倚天屠龙记》中,他个人最喜爱的女子是小昭。事实上,最可爱的女子也是小昭。小昭很漂亮。很抱歉,很庸俗地将漂亮作为第一点理由。身为“紫衫龙王”的独生女,小昭的美丽无可怀疑。小昭很温柔。在赵周离昭四美中,小昭是对张无忌最温柔的。天底下哪个男子,喜欢自己的女友对自己又凶狠又小气?小昭坚毅。作为混血儿的小昭,大概具有着更多的东方特性。这使得她能够假作残疾潜入光明顶。小昭聪明。细腻性情,兰心慧质。小昭楚楚可怜。有谁在看到海上别离时不凄然欲哭?为情郎舍却青春,从此“红颜守空枕”。你是否象起了一首歌:“焚心于火……”在你难取舍的时候,要一个最爱你的人吧?小昭和赵敏,究竟哪个更爱张无忌?有时候想想,这张无忌有什么好的?似乎天下的美女就全要嫁给他!

  

  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 ——黄蓉

  黄蓉是金庸武侠小说甚至所有武侠小说中女主人公的极品。抛开电视连续剧《射雕》的轰动效益不谈,光看小说你就会有这种感觉。黄蓉出身典雅。作为江湖上名声赫赫的东邪黄药师的独生爱女,自小颇受调教,以至于诗书棋画,无所不能,甚至奇门八卦这等异术,也领会掌握。黄蓉显然很痴心,这从她对郭靖的感情可以轻易看出。黄蓉的聪明无需多说,事实上她是金庸小说中最聪明的一个。与程灵素等的慧质所不同的是,黄蓉是“急智”型。黄蓉与郭靖的最后功德圆满,其中也历遍坎坷。可谓“应知爱意似流水,斩不断理还乱”,恩恩怨怨,一言难尽。只是也太便宜了郭靖,连个情敌都没有。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小龙女

  小龙女是武侠小说中女子之另一极品。小龙女的出现,使武侠小说彻底摆脱一种古代戏文式的“相携相依,共闯难关”的爱情描写。其实读者印象最深的也就是杨过与小龙女相互痴恋;在夸张化的描写中,十六年如等闲;在离奇的情节里,舍身跳崖又何难?关于小龙女和杨过的另一争论引出了“礼教大防”,即所谓师徒不婚,况且,小龙女比之杨过还要大上那么几岁呢?有关小龙女,只能评为冰清玉洁,人世间最纯情的女子;正因为她不谙世事,所以金庸将杨过和小龙女最后定为隐居,真是最佳处理。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任盈盈

  金庸小说中极品真是太多了,任盈盈又是一极品也。然而将之称为令狐冲的知音,也许更恰当。她是令狐冲“笑傲江湖曲”的真正知音。

  任盈盈是大家闺秀型,和金庸小说中其它女子绝不雷同。也许和王语嫣有些相似,但比王语嫣性格丰满得多。后者纯粹就是美丽的外壳加上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武功来历而已。任盈盈出场和令狐冲相识的这一段,是金庸小说中男女主角相识最浪漫最温馨的一段,读来定当欣然微笑。自以为笑傲天下的令狐冲,居然乖乖地管任大小姐作婆婆,想来令狐冲也真够傻的,居然猜不到,唯有已经钟情的女子才会任由你牵着木棍,陪你温馨浪漫而行。

  

  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 ——周芷若

  周芷若不是极品。然而如果套用一句倪匡式的评语:芷若“有说不出的苦”。从小父女俩孤苦伶仃飘泊江湖,不久就有父丧大痛。年纪小小即深禁禅门,参念玄学。然而又能如何?世事总是这样。没有人来帮你,全靠你自己修一些心计,练少许权术,有何可以非议?周芷若本来可以很舒服地嫁与张郎,然而赵敏的出现使得她这一最美丽的梦想化为飞花。要不然,她好端端怎么会去练那九阴真经?“新妇素手裂红裳”,还有比新婚大礼上新郎弃女出走更令人痛苦的事吗?此刻还有谁比张无忌更绝情,更冷漠?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缺少关怀的周芷若,以后还会得到张无忌的眷顾吗?这样看来,周芷若是不是可以原谅,值得同情?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阿朱

  阿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因为她得到了天下第一英雄乔峰;阿朱也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女子,因为她死在乔峰一掌之下。烟雨凄迷,江湖茫茫。唯我愿与君比翼双飞。阿朱的信任,是透心透骨的信任。乔峰只待大仇一报,却走那江湖作甚?从此便与阿朱塞上相守,共牧牛羊。落花飞去,无可奈何。乔峰只有独立坟前,热泪滚滚;从此这一生,便不会再有意义!从此便要独行风雪,孤苦一世!只求萧峰箭入胸膛逝去时,其魂刹那间能和阿朱双手相握,心意互通。

  

  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 ——华筝

  很少有人注意到华筝。黄蓉的这个情敌也着实太弱了一些。倪匡曾经评到:华筝是个好姑娘,金庸应该为她找个好夫婿的。但金庸只是让华筝远涉西域,当什么圣女教的教主,这也无可奈何。其实华筝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既不刁蛮也不奸猾,即痴痴情深又知晓大节。而且还是高干子弟……然而华筝真不幸。想起来有点象《神雕》里的程英,一样的优秀,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寂寞。唉!金庸该写些续集的。好让华筝程英小昭们都有个好归宿。

  

  别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 ——梦姑

  虚竹的妻子梦姑,大概是金庸小说中描写方式独一无二的一位较重要女角。她自始至终就没有以真面示人;读者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她是美是丑。但这真是金庸的高明。但得两情相悦,丑美又如何?不管梦姑是丑是美,这位梦郎虚竹是丑的,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然而丑又如何?梦姑照样思之切切,念尔深深。然而虚竹和梦姑两人,也是金庸刻画得不太成功的两人。可以说,虚竹完全就是经历了一场传奇,他给人的性格就是老实,除此之外,还有呆,外加迂。然而这世界上,懒人有懒福。呆人也有呆福。没办法啊,一切都是缘分。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木婉清

  说老实话,段誉的各位妹妹中,也就这位木婉清妹妹最是动人。本来应该是“婉兮清扬”的一个可人儿,结果却被段誉搞得“情何幽幽,思何切切”,哎,段誉此人,不是东西。爱他的人,他不爱;不爱他的人,他偏要爱。还死缠烂打。讲起木婉清,可以评之以一“幽”字。自出场起,其面容即被金庸神秘地盖以一黑纱,象木婉清这样一个女子,情之所钟,不能自已,结局多半是隐迹深山,不问俗事,青灯一盏常相伴。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瑛姑

  首先,刘瑛姑同志,那对丈夫不忠不义,不贞不洁的行为是极其错误的;是需要深刻反省的!爱情,是男女双方基于共同的生活理想,愿意共同生活的一种高尚情操。就你和那神经兮兮的老顽童,你点我一下“环跳穴”,我点你一下“百会穴”,就能点出爱情来?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论告诉我们:这是不可能的!但是,理论要与实践相结合。西方思想不一定符合中国国情。还是英明领袖毛主席说得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鉴于刘瑛姑同志已主动提出与段智兴解除婚姻关系,并提出放弃财产分配之宽厚要求;鉴于刘瑛姑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对情人殊难忘怀;鉴于刘瑛姑同志年事已高,生活上确实需要照顾。特批准周伯通与刘瑛姑结婚,分配住房一套。但周伯通同志生活散漫,态度不端正,罪不可饶。应该拖上来打500屁股。

  

  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李秋水

  作为金庸小说里的“大龄女人”,李秋水大概是最漂亮的一个武林中人。象陈圆圆,那与江湖无关。然而古来红颜多薄命,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李秋水最可怜的一点是,为情郎争风吃醋了一辈子,最后不但没成功;临死前反而发现自己连情敌是谁都根本没有能搞明白。可悲乎?可怜乎?同样可怜的还有天山童姥,但由于其出现在小说中时,已经形象不佳。世人总是同情漂亮女人的悲惨命运;而对于一个不漂亮的女子,她所经历的磨难,被认为是应该的,真可悲。“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金庸的这个回目名,取得相当有水平。时光飞逝,百年后谁还留得住“艳若桃李,灿如玫瑰”?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王语嫣

  此诗非形容恋情也。但断章取义,拿来说说也非不可。冠盖满京华者,慕容复也;斯人独憔悴者,王语嫣也。王语嫣之暗恋慕容复必然是一种错误。因为一个太执着于事业的男子,是不值得为之倾心相恋的。王语嫣对段誉的突然感动,简直莫名其妙。差不多可以认为是对慕容复的一种报复。就象周芷若声称嫁于宋青书实际上是对张无忌的报复一样。女人真是奇怪。

  

  花发多风雨,人生足别离 ——殷素素

  谁说好人一生平安?谁说善有善报?谁说福至心灵逢凶化吉?为什么张翠山殷素素那么好的一对却要磨难重重风雨肆虐?这人世就是不公道,就是歪曲,就是黑暗!殷素素说的一句话,最是荡人心肺,最是一针见血,而这正是她临死前的一句话:女人会骗人,越漂亮的越会骗。这真是名言。相信每个看过《倚天屠龙记》的读者都会记得这句话。世界是多么古怪,象殷素素这么会骗人的,我们仍然将之列为好女子。只因她和翠山是无辜的。只因他们已经经历太多的风雨,太多的别离。尤其以张翠山死的这一次别离最是伤断伊人心。众目睽睽下,武林正道前,直面娇妻,怎舍得说个别字……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 ——双儿

  双儿是金庸武侠女角中另一极品,是因为她是所有理智的男读者挑选妻子的最佳人选。双儿对“韦相公”无疑是小宝八个老婆中最好的。

  双儿并没有绝世容颜,在八女之中,未必算得上中等;双儿也绝不绝顶聪明,虽然常能帮韦小宝出些主意,那实在是因为咱们韦爵爷太那个草包;双儿也绝非武功盖世,能保得韦小宝一身安全,她那两三招,怎么打得过洪福齐天之洪夫人?然而双儿温柔。她细腻。她纯朴。她宽容。其实双儿有一条大大的优点,就是她不吃醋。说老实话,韦小宝最爱的就是双儿,肯定不是阿坷。这就象酒席上来了一道味香俱全的猪蹄,垂涎三尺,不吃怎可?不行,死活也要吃到嘴里。然而自己最爱吃的,还是面前的一碟茴香豆,无哗众之美,有长久之香。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刀白凤

  刀白凤者,段正淳之原配夫人也。其实段正淳的几个女人都差不多,可怜可悲,除了康敏这个大变态。不是据说科学表明:一个人同时爱上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吗?怎么段正淳就爱得这么起劲?还有滋有味,象模象样。号称对每个所爱的女子倒也是真情实意。其实何来真情实意一说,让人家观中,谷中,山中苦苦等,自己却又去相那“星眸竹腰”去也?然而也全怪这几个女子殊无眼光。不过刀白凤也真不亏是女人也,居然想得出乘人家“王孙落魄”时,强迫人家“销得杨枝玉露”,摆夷女子,就是不一般。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黄衫女子

  说起武侠小说中风华绝代的女子,也许读者会想起古龙世界里《绝代双骄》中的苏樱。金庸的小说里倒有这么一位气质旷世的佳人,她在《倚天屠龙记》里出现;她是杨过和小龙女的后人。她一出场便是非同凡响,她俨然便是天外来的仙子;她在仙乐声中降临;她在几个美丽少女的簇拥中来到;她衣袖翩翩;她步履盈盈……这样一位女子,当真是“可远观而不可近亵也”,黄衫女子的武功也是美绝天下。不是柔,不是阴,而是美。《倚天屠龙记》看到最后恩怨快了时,就可见识了她的武功了。她走时,就象飘过的桂花香,一丝一毫不留痕迹,却仿佛丝丝毫毫,还在空中……

来源:书剑亭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