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成豆蔻诗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

竹清松瘦 目录 随笔杂谈
0

每每读到红楼里的那句,“吟成豆蔻诗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我便看到了这样的图面:暮春之际,看着帘外飘飞的荼蘼入眠,头枕着荼蘼花的芬芳入睡,连梦里都是花海花香。一点一滴,淡淡远远,荼蘼就如青涩而美好的初恋,润了年少的青衫,叫人欲忘不能忘。想当年,单纯得如荼蘼花一样,拼了一生的花香为心爱的人,甚至不留后路。所谓无怨无悔地恋过了,伤痕累累却等不到当初的人。是啊,人生不若初相见。春天过后,哪还有花开的季节呢?只是,除了开在夏末初秋的鲜红如血的彼岸花,寂寞,清愁,甚至带着丝丝的绝望。

“开到荼蘼花事了”,意为荼蘼花开时,春天那些五色斑斓、美艳不可方物的各类花儿,都悄悄地把喧嚣让给即将到来的如火夏天。因此,人们常常认为荼蘼花开是一年花季的终结。春花怒放,却开到荼蘼。我总在想,荼蘼为什么不给自己希望的机会?是否,没有希望就没有受伤,也就没有绝望?荼蘼无语,它们大片大片地盛放在暮春的山野里,雪白如玉,芳香如初。白色的花海就像少年纯洁的心境,等待着美好理想的飞翔,等待着知心爱人的到来,等待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只是,人在这一生里,有多少春天许下的心愿能够实现?又有多少的付出会在人世的游戏中销声匿迹?又有多少热情在他人的冷漠里灰飞烟灭?又有多少春花般的容颜在时光的流逝中渐渐老去?

花儿什么时候最美丽?有的说是初蕾点点时,有的说是昙花一现时,有的说是朵朵迎风展时,有的说是夕阳西下片片红时……我只想说:花儿的美就是在它即将要凋谢的时候。这时,最能见得其风格与风华。我不喜欢那种花,开放时美仑美奂,凋谢时却犹豫不决,毫无凛然傲然的风骨风度。比如玉兰花,开时雪白如莲,清香四溢,可是它一定要等到死黑一般才肯慢腾腾地掉落。国色天香的牡丹凋谢时,则别有一番景象,花到极艳时就大片大片地落下。在这种无悔无怨的离散中,有着一种离世独立的飘然决然。荼蘼花谢时也是翩翩惹人怜,风起飘落于水中,花架之下散落如雪,让人不忍心践踏,宁愿绕道而行。花谢之时,世人难免伤春感怀,只是结局已经来临,花儿在凋零的凄凉中却包含着生命的底蕴和厚重,从此心如止水。 

总有人问我,为什么热爱文字,喜欢这种寒窗孤灯下的冷寂写作?我无语,找不到答案。就像有朋友问我,荼蘼花为什么一定要开在暮春四月,而不是百花齐放的盛春三月。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了,把它当作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上班写公文一样,是每天的必须。也许,某一天,我会把它融入生命,成为人生的重要部分。那样就表明,我对文字的痴迷就如宋代文人骚客对荼蘼的痴迷一样,以花换酒,以酒醉花,不醉不归,如醉如痴。

喜欢荼蘼的孤傲和率直,想像着它在暮春初夏之际,后无来者、若即若离的寂寥与清高。就如,喜欢在烟雨飘渺的黄昏里一个人漫步长湖,体会着那种寂寂淡淡的乡愁一样;就如,喜欢在白雾茫茫的日子看江花江帆,品味着那飘然若仙的淡然一样;就如,喜欢在天高云淡的山脚下看红枫,感受着片片红叶随风轻转的灵逸一样。落花飘零,落叶随秋,这是自然法则的轮回。春雨夏花,秋叶冬雪顺其自然,是生命的奇迹。 

我想热爱荼蘼的人,一定有着水一样的清纯情怀,即使苍苍鹤发,也是童颜赤心。从少年时的懵懂,到现在的成熟,我总以为自己改变了许多。当我又一次遭遇冷落时,又一次受伤挂彩时,我知道,自己一切都未改变。我还是那个喜欢在繁华里穿梭却永远无法停驻的女子,还是那个喜欢在孤傲冲撞却看上去安静淡泊的女子,就像孩子一样贪恋着那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时光,心中的理想和梦在我心里从未改变。虽说花开荼蘼,花事已了,不必哀怨,何不暂时放下一切,享受这片刻的沉寂。可我,还是会冲动,会受伤,会迎着风雨笑!

荼蘼花开,我心依然。我还是那个在早春柳色、落叶知秋的季节里行走的女子,就像荼蘼一样把花开到彻底、开得无怨无悔的女子!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