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心原不大,容得许多香。

竹清松瘦 目录 诗词相关,Tags:
0

兰花,是国人最为喜爱的传统名花之一。其叶常青,花洁雅,味幽香,素有“空谷佳人”、 “王者香”、“香祖”、“天下第一香”等美誉。其生于深山,隐于幽谷,象征着处困厄而不改其操的大德君子、临危难而不移其情的仁人志士。而中国兰文化,是指国人在采兰、养兰、赏兰等过程中逐渐积累形成的一种文化现象。其因先民与兰花的接触而产生,又伴随着对其认识的深化而发展。源远流长,精深博大,颇值得一书。
一、空谷佳人
兰花,又称兰草,依生物学分类,属多年生单子叶兰科植物。兰科共750属35000余种,而兰属有70余种,分为有附生、地生、腐生等众多类型。其根肉质肥大,无根毛,有共生菌,具假鳞茎,俗称芦头。外包有叶鞘,常多个假鳞茎连在一起,成排同时存在。叶线形或剑形,革质,直立或下垂,花单生或成总状花序,花梗上着生多数苞片。花两性,味芬芳。
野生兰花生长于热带或亚热带植被丰茂的山坡地带,性喜阴,忌阳光直射,喜湿润,忌干燥,喜肥沃、富含大量腐殖质、排水良好、微酸性的沙质壤土,宜空气流通的环境。因纬度及海拔高度不同,造成气候土壤等条件各异化,久之便形成不同品种。目前,按国际通用标准,可分为国兰与洋兰;按生存方式,可分为着生兰与地生兰;按适宜温度,可分为温性兰与凉性兰;按形态,可分为单茎兰与复茎兰;按苗源,可分为野生兰、杂交兰与复制兰等;按花期,可分为春兰、夏兰、秋兰、寒兰和报岁兰(墨兰)等;按瓣型,主要分为梅花瓣型、水仙瓣型、荷花瓣型、蝴蝶瓣型、素心瓣型等。而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兰花,则专指兰属中的少数地生兰,其中尤以春兰、夏蕙为典型代表。春兰于春季开花,夏蕙则在夏季展露芳容。花期长久,观者赏心悦目,香气浓郁,闻者沁人心脾。
二、王者之香
兰花在我国古籍中,现身甚早。《易经?系辞上》有“同心之言,其臭如兰”之语;《诗经?溱洧》有“溱与洧,方涣涣兮;仕与女,方秉兰兮”之句。时至两千余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更有孔子咏兰、勾践种兰、屈原吟兰之美谈。
孔子咏兰,见于《孔子家语》。子曰:“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以困穷而改节。”“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最为经典的记载在《猗兰操》,中有“孔子自卫返鲁,隐谷之中见香兰独茂;喟然叹曰:芝兰当为王者香草,今乃与众草为伍。止车援琴鼓之,自伤不逢时,托词于兰”之语,这也是以兰为“王者香”的出处。
勾践种兰,乃据《越绝书》。春秋时,越王勾践为吴王夫差所败,退居浙江会稽山,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在会稽山种植兰草,韬光养晦以惑吴王。这是中国最早人工栽培兰草的记载。至晋代,书圣王羲之在会稽山勾践种兰处附近筑兰亭,邀集当时名士四十一人,曲水流觞,赋诗饮宴,并乘兴挥毫,以行书写成《兰亭集序》,成为书法传世珍品。
屈原吟兰,见于《离骚》、《九歌》、《九章》等诸多诗篇中。屈原将念君爱国之志,匡时济世之情,通过吟咏兰花予以表达,触物以起情,索物以寄志,且用比兴之法,将物我、情景融为一体。尤其是《离骚》中所写之滋兰、佩兰、纫兰、搴兰、刈兰等活动,表明他对兰花寄以无限深情与希望。“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枝叶之峻茂兮,愿俟时乎整吾将刈。”他以兰为友,将兰作为知音:“时暧暧其将罢兮,结幽兰而延伫。”他将兰作为佩物,表示自已洁身自好的情操:“扈江离与薜芷伫,纫秋兰以为佩。”他又担心兰在秋风寒露中枯萎而从俗,变节而不芳:“时缤纷以变易兮,又何可以淹留?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莆化而为茅。”在《九歌?湘夫人》中,屈原写道:“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屈原爱兰、颂兰,发“寄蕙以情,托兰以讽”之滥觞。
其后,文人雅士多有养兰、咏兰以抒情明志者。儒释道虽旨趣不同,但在爱兰方面绝无分歧;兰花也早已走出国门,在日本、朝鲜和越南等邻国发扬光大。
三、文化意象
  古往今来,兰花以其近乎完美品格为历代文人雅士所激赏,与梅、竹、菊并称为“四君子”。宋人王学贵曾云:“挺挺花卉中,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松有叶而啬香,唯兰独并有之。”的确,兰花有叶、有花、有香,且四季不衰,持之以恒。乃与人中君子之境界颇相吻合,集中体现了文人雅士的价值追求和审美情趣。历代士子以兰明志,以兰示节,以兰寓心,故而吟颂兰花的诗、词、曲、赋、书、画等作品汗牛充栋,不可胜数。唐代,诗仙李白曾高歌“为草当作兰,为木当作松;幽兰香飘远,松寒不改容;松兰相因依,萧艾徒丰茸”。宋代大文豪苏轼曾咏兰曰:“春兰如美人,不采羞自献;时闻风露香,蓬艾深不见;丹青写真色,欲补《离骚》传。” 明人张羽《兰花》诗云:“能白更兼黄,无人亦自芳;寸心原不大,容得许多香。”清人郑燮有《折枝兰》诗云:“晓风含露不曾干,谁插晶瓶一箭兰;好似杨妃新浴后,薄罗裙系怯君看。“
兰花入画,概始于唐代。至宋朝,画兰之作渐多。据说苏轼曾画兰,且花中夹杂荆棘,寓意君子不得已而与小人同处。南宋时,士大夫常以画兰花来寄托宋邦沉沦后不随世浮沉的气节。宋元之交,画家赵孟坚擅画兰,至今有两幅春兰画卷真迹存世,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其中一幅有孟坚题诗:“六月衡湘暑气蒸,幽香一喷冰人清。曾将移入浙西种,一岁才华一两茎。”表明此画作于湖南,而兰花则是自浙江引种。孟坚是宋宗室,宋亡后,隐居画兰,以彰气节,兰花无疑成为忠贞高洁之象征。孟坚堂弟孟頫,亦书画大家,后屈身仕元,有弃宋之愧,故而从不画兰。清人画兰者众多,尤以郑板桥最痴。其题兰诗不下七、八十首。在《折枝兰》中,板桥写道:“多画春风不值钱,一枝青玉半枝妍。山中旭日林中鸟,衔出相思二月天。”板桥擅画兰,书法亦佳,时人蒋士铨有“板桥作字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桥作兰如写字,秀叶疏花见姿致”之赞。
正因兰乃国人之崇高审美对象,观照所得、思虑所积,久之使兰字成为美好的代名词。如以兰交喻志同道合之人,兰襟喻诚挚之友,金兰喻情投意合,进而形容结为异姓兄弟或姐妹,兰谱喻义结金兰后所交换之谱贴,兰客喻佳宾贵客,兰魄喻高尚之精神,兰质喻高尚品质,兰衰喻时贤亡故,兰章喻妙文华章,兰闺、兰室喻佳人寝室, 兰姿喻美丽姿容等。 成语典故中,亦不乏蕙风兰影。如芝兰之室,代指高雅芳香的美好环境;兰心蕙性,喻女子善良贤淑的品格;兰芳石坚喻高风亮节;芝兰玉树喻才貌出众;兰薰桂馥,颂积德长寿后嗣昌盛;金兰契友,代指异姓兄弟姐妹;兰因絮果,代指不美满的婚姻。兰摧玉折,代指贤人亡故、志士夭折等。
四、滋兰养志
因爱兰者日众,除士大夫养兰以自娱外,亦多有以滋兰育兰以为生计者。久之,经验积累,学问乃成。至南宋时,赵时庚所撰首部兰花专著《金漳兰谱》问世,分为叙兰容质、品第高下、天地爱养、坚性封植、灌溉得宜五部分。明李时珍《本草纲目》将“兰草”与“兰花”、“蕙草”与“泽兰”予以区分,并分别说明其药性。清代,区金策撰《岭海兰言》;民国时,吴恩元撰《兰蕙小史》,皆是兰文化领域的重要文献。使兰友有所依凭也。
在已进入市场经济时代的今天,从物质财富角度言之,兰花作为一种商品,其经济价值不可低估,同时也是兰文化必要的物质依托。但更重要的是精神财富。若只想通过养兰来获取经济收益,便是对兰文化的矮化甚至亵渎。已融入国人的血液的以兰明志、以兰育人、以兰会友的理念,才是兰文化的灵魂。我们确信,随着国人文化修养和生活品位的不断提高,中国兰文化必定更加高洁典雅,更加厚重深沉。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